里信号不好。
  一格的信号还时有时无,卫华的电话打出去没响两声就自己断掉了,对方打开,卫华也没说两句话就断了。
  卫华急得浑身冒汗,这会只有尽量朝着大路那边跑过去,想尽快把信息传递出去,不然……他的麻烦恐怕就大了。
  而谢宁这时却微微喘息过来了,他忍着剧烈的头痛,慢慢爬起来,然后就伸手去拉车门的把手,可惜卫华早就都锁死了,他怎么拉,也拉不动。
  谢宁这会心跳得宛如擂鼓一般,身子更是一半剧痛一半冰凉,但他却不停地告诫自己,不要慌,不能慌!
  闭眼让自己镇定了一会,谢宁便环视了一下车里,然后他就一眼看到车子前方的台子上,放着一个黄铜貔貅摆件。
  谢宁顿时精神一震,接着他就一把抓过那个铜貔貅,开始玩命地砸窗子。
  这估计就是一场绑架案,而且卫华还不是主谋,只是其中的一颗棋子,肯定不会要他的命。
  所以谢宁想着,只要能逃出去,就拼命跑,卫华再怎么厉害,也是个beta,对他没有那么强的威慑力,两人还不一定谁跑得过谁。
  谢宁这边顽强地砸了一会,居然还真就把车窗玻璃砸出一点裂痕来,虽然裂痕很小,但仍是让他看到了希望。
  就在谢宁大喜之下准备继续再砸的时候,偏偏他发觉,自己的手有点没力气了,身上也有点发软发热。
  谢宁并不知道那杯奶茶里早就被卫华加了料,毕竟他其实没喝多少,所以药姓才一直没发挥出来。
  而刚刚谢宁那么玩命砸了一通玻璃,运动过量,就把药姓给刺激了起来。
  至于卫华这边,他慌张地试了一通信号,却发现哪里都不行,就只有焦头烂额地跑回来,想把车开到一个稍微开阔的地方去——毕竟他觉得谢宁身上的药效也该发作了。


第39章 药
  卫华回来的时候, 谢宁已经把车窗玻璃砸出了一个小洞,并且正死命地用一安全带上的那块插铁把小洞往外掰大。
  卫华见了, 猛地一惊, 连忙从另外一边的车门冲进去, 二话不说把谢宁按住, 顺便扯走了谢宁手中的安全带。。
  谢宁被卫华紧紧按住, 下意识地就连蹬带踹,同时喘着气高声怒道:“卫华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非要这么对我?!”
  卫华听到谢宁这话,脸皮一僵,随后他就死命按着谢宁,涨红了脸, 低声道:“小宁, 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是别人逼我的, 有人想对付谢总,我也没办法……你乖乖别动,他们也不会要你命的。”
  谢宁闻言,浑身一震,似乎是被卫华话里的信息量给惊到了, 一时间竟然都忘记了挣扎。
  卫华见状, 连忙就趁机狠狠把谢宁按死, 再堵住了谢宁的嘴, 然后就从一旁的座椅下面抽出早就准备好的软绳, 把谢宁捆了起来。
  这期间谢宁不停呜咽挣扎,但这会他力气已经不如一开始大了,卫华虽然捆得艰难,但最终还是把谢宁给捆住了。
  喘息了几口气,卫华红着脸直起身,接着他就看向被捆起来,侧躺在座椅上,无法动弹的谢宁。
  谢宁这时候眼眶发红,眼中的恨意简直都要溢出来。
  卫华见了,不由得也揉了揉眼睛,接着他迟疑了半晌,就低声带着几分哭腔道:“小宁,我真不是有心害你,那些人查到我弟弟的学校,还拍了照片给我,我……我没办法啊。“
  谢宁这时目光动了动,闭上眼,默默在座椅上别过了头。
  卫华见到谢宁这般,眼睛又红了红,接着他就吸了一下鼻子,低头转身往车外走。
  谢宁这时听到车门响了一声,连忙就略略别过眼竭力朝外面看了看,看到卫华离开了车子,他就连忙睁开眼开始反手默默去抠卫华绑在他手腕上的绳子。
  而谢宁专心致志地扣了没多久,忽然就听到外面一声卫华的惨叫,接着就是拳打脚踢的声音。
  谢宁猛地一惊,下意识地就开始拼命挣扎,然后竭力从被堵住的嘴里发出激烈的呜咽声。
  不多会,外面的拳打脚踢声停住了,忽然环境就变得安静起来,谢宁心神一滞,不知怎么的,也就默默喘着气,没有再挣扎。
  片刻之后,谢宁听到他背后的车门咔擦一响,接着便传来一个微微喘息的声音。
  是谁?
  谢宁面朝下侧躺在座椅上,手脚也不能动弹,只能自己努力地去想象判断。
  但他的第六感告诉他,来的人,一定是他认识的。
  “你没事吧?”
  是原湛?
  谢宁心神一震,连忙就竭力地挣扎呜咽起来。
  这时原湛看到谢宁头发散乱,眼睛红红被人捆起来的狼狈样子,心中一颤,也不知怎么想的,连忙就伸手把谢宁抱起来,紧紧搂住,低声道:“没事了,没事了,你别怕。”
  原湛alpha的成熟稳重的气息顿时就把谢宁包围了起来,谢宁原本还浑身发僵,但也还竭力保持着清醒,强压着心中的恐慌,但这会被原湛这么温柔地抱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中一软,鼻头一酸,眼泪就无声地流了下来。
  原湛看着这样的谢宁,薄唇紧抿,神色又是痛又是怒,但他还是动作轻柔地先取出谢宁口中塞着的布条,紧接着就把谢宁从车里抱了出来。
  谢宁方才也是因为突然获救,多重刺激下才流了眼泪,这会外面的冷风一吹,他神智就渐渐清醒过来,神情也就恢复了正常。
  本来谢宁眼里还含着泪,这会却无比冷静低声道:“我们得赶紧走!我怀疑他们还有同伙。”
  原湛闻言连忙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却发现卫华已经跑得不见了踪影。
  见状,原湛也不敢久留,便抱着谢宁快步走到小路对面,又跑了一阵,就找到了自己的车。
  原湛把谢宁抱上车之后,自己上了车,四面锁好车门,方才伸手去解捆住谢宁手脚的绳子。
  还好卫华用的只是软绳,所以谢宁的手腕也就只是被勒的发红,并没有摩擦破皮。
  谢宁被解开之后,喘了两口气,方才想起什么,便哑着嗓子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原湛这时把软绳扔到一旁,听到谢宁这句话,他神色微妙地变幻了一下,然后又低声问:“你还好吧?”
  谢宁按了一下发红的手腕,其实身体已经有些发软到不能动弹,但害怕原湛太担心一会开不好车,他也就默默点点头,“嗯”了一声。
  原湛看着谢宁原本白皙的手腕上那几条勒地深深的红痕,目光闪烁片刻,神情有点阴冷,他正想再问什么,忽然又想起一件事,便猛地抬头,警惕地朝车窗外看了一眼。
  谢宁见状微微一怔,这时也想到了什么。
  只见谢宁看了一眼车窗外漆黑的天幕,和荒凉绵延的群山,便忍不住也皱皱眉,咳嗽了两声道:“我们得赶快回去了……这里荒山野岭,信号也不好,万一那些人找来就麻烦了。”
  “那些人?”原湛微微一怔,但接着他吐出一口气,就迅速回过头来发动车子,沉声道:“先回去再说吧。”
  原湛发动了车子,把车内空调温度调高了一点,又默默点开了车上的音响,随机开始播放音乐。
  以前原湛没有这个习惯,谢宁可以肯定,书中甚至都提到过,原湛开车的时候都不会放音乐,因为他有点神经衰弱,很讨厌在开车的时候听到任何的杂音。
  所以这会,谢宁揉了揉自己有点红肿的眼睛,看了原湛一眼,便轻声道:“阿湛你要是不习惯听音乐的话,就还是关了吧,免得影响你开车。”
  原湛神情微微一滞,俊美的脸上有点泛红,嘴上却道:“没有,是我自己有点想听。”
  谢宁略显疲惫地笑了笑,也不拆穿原湛,就将头靠在了座椅上,开始闭目养神——从这里绕回剧组大概也需要一个多小时,刚好够他补个眠。
  原湛本来认真开着车,却又从后视镜里看到谢宁这样的表情,忍不住就道:“难受吗?要不我还是先送你去医院吧?”
  谢宁睁开眼,神色有些迟钝和呆滞了一秒,接着他便想到自己浑身无力的事实,猜测到可能被卫华下了药,谢宁就无力道:“好,刚才那家农家菜菜馆的东西我也确实吃不惯,现在不是很舒服。”
  原湛闻言微微一惊,接着他就稳稳踩了刹车,然后神色严峻的回过头来:“我看看。”
  谢宁这时候已经觉得自己有点发低烧了,也感觉不太对劲,就默默凑过来,任由原湛摸了摸他的额头。
  原湛一摸,温度果然比正常体温高了不少,接着他就深吸一口气,又迅速发动了车子道:“你可能被下药……或者是感冒了,我们要赶紧去医院。”
  谢宁其实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但他听卫华的意思,再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感觉也只是普通迷药这种,所以他反而就略显虚弱地笑笑道:“没事,我现在就是有点头晕……可能只是低烧吧。就算下药,估计也就是安眠药镇定剂一类的东西,去医院洗个胃就好了,我听卫华的意思,那些人是想用我来威胁爸爸,不会伤害我。”
  原湛闻言,神情骤然一变,接着他就抿紧了嘴唇,一言不发地加大了油门。
  谢宁见状,心中微微有些诧异,但也觉得原湛是关心他,所以反而微微笑了笑,然后就轻声道:“那我先睡一会,阿湛你到了医院叫我。”
  原湛眉头一皱,接着微微提高了声音道:“你最好别睡。”
  谢宁愣住,然后他就觉察原湛的神情十分不对劲,他脑子转了转,总觉得原湛似乎是猜到了什么,就皱眉道:“怎么了?为什么?”
  原湛却又抿了唇,神色严肃地不发话了,脚下却又把油门加了一点。
  原湛这样的态度和状态,让谢宁十分摸不着头脑,但谢宁也隐隐猜到自己的状态可能真的不是特别好,于是也就强撑着没有睡过去。
  然而又过了十分钟,谢宁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是太天真了。
  刚才他还只是觉得身体无力发软,有些微微低烧,但现在他稍微呼吸两口,吐出的气息都是滚烫的,浑身上下都感觉燥热无比,宛如被人放在炉子上面炙烤一般。
  谢宁这下知道不妙了,他默默看了一眼身旁的原湛,发现原湛在着急而专心地开车却也并没有注意到他,就松了一口气。
  如果真的是发|情……还是不要让原湛知道比较好。
  接着,谢宁就不动声色地扯了扯领口,然后咬着嘴唇,烦躁地朝四周张望。
  很快,谢宁就发现车门旁平时放雨伞的位置那里放了一瓶矿泉水。
  谢宁心头一跳,连忙就掏出那瓶矿泉水来,拧开盖子就咕嘟咕嘟往下灌。
  冬天的常温矿泉水,那叫一个透心凉,谢宁灌了两口就感觉一股浸凉的酥麻感直窜头顶,简直要冻得他说不出话。
  但这样喝了两口,谢宁身上那股燥热也确实被压了下去。
  而等到谢宁准备再喝两口的时候,又是一个紧急刹车——
  谢宁手腕一抖,差点没把矿泉水泼出去,而下一秒,原湛就猛地伸手过来夺走了谢宁手中的矿泉水瓶,重重放在了车前的置物台上。
  谢宁这会还被那猛灌下去冰凉的矿泉水冰的脑子发痛,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就愣愣地看着原湛。
  原湛本来脸上怒气隐现,想要发火,可看着谢宁神色茫然,红着脸,睫毛微颤,静静看着他的样子,那本来要蓬发而出的怒意也在一瞬间消弭无形了。
  “不许喝了。”
  原湛最终干巴巴丢下这么一句,然后就带着一点窝囊气,默默扭头准备发动车子。
  偏生,谢宁在这时,烦躁而又虚弱地道:“可是阿湛,我好难受……”
  原湛:……
  半晌,原湛微微吐出一口气,尽力低声安慰道:“你忍一忍,医院马上就要到了。”
  谢宁下意识地就烦躁道:“你骗谁呢,明明最少还要一个小时。”
  原湛:……
  “你忍一忍,我尽快。”原湛只能如此道。
  而谢宁这会已经热得有点糊涂了,而且身上超级难受,比他第一次来的时候那种发情的感觉更难受。
  那一次虽然情氵朝汹涌,身体不太受控制,但谢宁好歹神智还是清醒的,整个人做决断也还干脆。
  可这会,谢宁就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被蚂蚁爬一样,脑子也糊糊涂涂不好使了,感觉整个人就像是奶锅里被熬化开一半的黄油一般,黏黏糊糊,不干不脆,恨不得就来一刀痛快的。
  其实有时候真的是这样,一刀下去,痛个利索也就算了,偏偏是零碎折磨最熬人。
  原湛这会又开车开出了半里地,谢宁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可他潜意识里又知道没有别的解决办法,最终竟是糊里糊涂地抬起手,狠狠自己咬了自己一口。
  脑子在迷糊的时候,人是没办法控制力道的,谢宁这么狠狠带着一点发泄意味的咬下去,只是一秒,他手背就猛地渗出血来,接着他睫毛颤了颤,就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竟是自己把自己咬哭了。
  原湛见到这样的谢宁,再也没办法,就急急停下车,他先是凑过来,一把抓住了谢宁的手,想要厉声吼他两句,让他清醒点。
  可偏偏一凑近谢宁,原湛就嗅到一股宛如糖锅爆炸一般,极为甜腻而芬芳的Omega信息素味道……
  下一秒,原湛愣了愣,玉白色的俊美面容上也渐渐染上了一层绯色。
  接着,原湛就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然后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