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陵得罪了汪滢颖的缘故,每次轮到给苏陵补妆的时候,化妆师总是特别不细心,头套也贴得不好,动不动就散。
  导演说了好几次,化妆师却辩解说是苏陵的皮肤对酒精胶不耐受,不敢多用,才沾不住。
  如此这般几回,导演都脸色都不太好看了。
  好在谢宁在场,就趁着苏陵拍戏的空当,自己重新调了一下胶水,减少了几样过敏物质,又弄了几条黑色的系带。
  苏陵在拍完一场之后,谢宁就连忙上去,给他重新调整了一下假发,后面用黑色的系带勒住,胶水也换了新的,系带的边缘用黑色发卡夹紧,再用刘海遮住,就一点都看不出来。
  之后再拍摄,苏陵的头套果然就没再崩了,导演知道谢宁之前还帮苏陵做过造型,也知道谢宁的身份,闲聊的时候就笑道:“小谢还真是聪明啊,懂这么多东西,我听原总说你化妆是自学的?”
  谢宁连忙点头微笑:“对,是自学的。我没事喜欢翻翻国外的视频学习一下。这次也是特意来看看陵哥表演才派得上用场。”
  导演立刻淡淡笑了笑,意有所指地道:“原来是这样,那小苏有小谢你这么一个贵人朋友那还真是运气好。”
  谢宁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说:“我真算不上什么贵人,陵哥是我的贵人还差不多,很多事我都要向他学习呢。”
  导演顿时就露出了几分诧异的神色,接着他又含糊笑了笑道:“是啊,小苏也很优秀。”
  两人互相恭维了几句之后,再拍摄的时候,谢宁就发觉导演对苏陵好了不少,谢宁见了,不由得微微松了口气。
  果然大家还是看眼色办事的人。
  谢宁之前还担心自己说话不好使呢,可现在看来,倒也挺管用的。
  接着他又有点疑惑了——按道理来说,原湛这么一个直接的管理说话比他好用吧?那为什么苏陵之前还受那么多欺负呢?
  谢宁哪里知道,原湛自己心里有鬼,为了避嫌,就很少在别人面前提起跟苏陵的同学关系,甚至别人说起他跟苏陵是同学的时候,他还会默默岔开话题。
  但私下原湛又跟苏陵来往密切,这就让大家以为是苏陵攀上了原湛,可原湛只是玩玩,自然就把苏陵看轻了。
  可怜的苏陵就这么成了众矢之的。
  这些也都是内情了。
  这会,苏陵又吊上了威亚开始拍打戏,谢宁就连忙走到一旁去看。
  谢宁以前也到过不少剧组的现场,但像苏陵这样把打戏和飞天戏拍得特别行云流水的,他还真没见过几个。
  好多是成片漂亮,修容加滤镜,但现场其实也就马马虎虎。
  可苏陵不用修图都异常惊艳,随便一个回眸,抬手拈发,出剑收剑,都足够让人荡魂摄魄。
  谢宁好几次都恨不得搬个小板凳,坐在苏陵底下看,但因为太危险,他也只有站得远远的了。
  谢宁这个表现,就让在场很多人嘀咕不已。
  难道谢宁不知道苏陵是原湛的小三?
  看样子还被蒙在鼓里呢。
  于是就在快下戏的时候,就有个负责服装的一头黄毛的小助理悄悄跑到谢宁身边来,笑着请谢宁喝奶茶。
  谢宁还没意识到这人是来搞事情的,就默默接过了他的奶茶,笑着喝了两口。
  “谢少爷跟苏哥关系很好啊。”黄毛嘿嘿笑着搭讪道。
  谢宁愣了一愣,黄毛就连忙又解释道:“我以前跟过苏哥别的组,还没见过谢少爷呢,只听说原总确实跟苏哥走得很近。”
  谢宁听到这,就品出几分微妙的意思来,然后他就笑笑道:“我跟陵哥还有阿湛都是校友,只不过我比他们两个都要低两届,陵哥好像是三届?记不太清了。”
  那个黄毛顿时愣了愣,随即他就笑道:“这么巧啊,我还以为谢少爷才跟苏哥认识不久呢。”
  得,还真是来打探八卦的,谢宁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面上却故作神秘一笑道:“其实不瞒你说,虽然苏哥跟阿湛认识的早,来往多,但我跟苏哥的关系其实更好。”
  黄毛愈发惊奇了,脸上俨然一副‘吃到了惊天大瓜’的表情,可谢宁这时却默默一笑,不说话了。
  黄毛之后又问了谢宁几句,谢宁还故意说了一些‘我这次来一部分原因就是陵哥在剧组’‘陵哥也很喜欢我’这种有点暧昧的话。
  黄毛听了,一边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一边暗自窃喜。
  感情他才是搞到最深层料的人啊。
  之后一下戏,苏陵头套都没脱,就微笑着朝谢宁这边走来,虽然有黄毛在场,但谢宁也不顾忌,就笑着迎上去,两人挨得很近,并肩走着,亲亲热热地说话。
  那黄毛在不远处看到了,还愈发相信自己的推测。
  感情跟苏陵有一腿的是谢宁啊,难怪原湛的在别人面前提到苏陵的反应那么奇怪。
  不过想想也是,原湛虽然能力强,但也要靠着谢家,估计自己老婆出轨了还得忍着,所以他才多次私下跟苏陵打交道,估计也是想摆平这件事。
  黄毛想着,顿时对自己的推理能力佩服的五体投地,接着他就屁颠屁颠地跑去跟别人说他今日的见闻了。
  至于这边,谢宁则是陪着苏陵坐在化妆间里卸妆,苏陵这会头上戴一个白玉冠,穿着一身华丽的长袍就坐在椅子上让助理给他卸妆,模样莫名有点滑稽,但依然是俊美得惊人。
  谢宁先前在片场就觉得苏陵古装真好看啊,现在凑近了,愈发这么觉得,又是心痒又是心动,忍不住就伸手去摸一摸苏陵的衣摆和袖子。
  苏陵见状,不由得靠在椅背上侧过头来微微笑道:“小宁你这么喜欢,不如让张导给你一个角色,自己也过过瘾。”
  谢宁闻言,顿时吐吐舌头道:“算了吧,我自己玩玩还可以,让我拍戏还是饶了我吧,太累了。”
  苏陵莞尔。
  谢宁玩得起劲,这会就忍不住坐到苏陵旁边,撩过苏陵黑长如瀑的假发上那一缕白色的绸带,拈在手指上打转。
  苏陵见到谢宁这样小孩气的一面,也不制止,反而带着一点宠溺的微笑静静看他。
  偏生这时,原湛来了。
  谢宁今天出门出的早,都快过了四个小时,加上他之前在片场因为怕打扰到拍戏,所以手机开了静音。导致原湛想叫他出来吃饭,结果打了几个电话都打不通,才亲自找到片场来。
  原湛来了片场,询问了一下工作人员,就听说谢宁跟苏陵一起进了化妆间,他当时一听到这个消息,心中就生出一点不妙的预感。
  接着,原湛就略显仓促的赶过来了。
  谁料一站在门口,原湛就看到了现在这个场景。
  苏陵靠在皮椅上,谢宁就坐在他身前的小板凳旁,一边绞着苏陵头发上的丝带玩,一边笑意吟吟地仰头跟苏陵说着什么,漂亮的眼睛像是带了星子一般,闪闪发光。
  而苏陵则是伸出一只手,斜斜倚在皮椅上任由助理给他卸妆,脸上都是温柔和煦的笑意,一双眼睛也这么静静看着谢宁,时不时低声说一句什么,然后伸手捏一捏谢宁的脸蛋。
  这场景温馨融洽的要命,简直完全容不下第三个人。
  原湛看了,心中顿时就涌起一阵翻江倒海的酸意,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酸,但就是酸得紧。
  就这样,原湛在门口足足站了三分钟,化妆间里都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等原湛吃饱了醋,回过神来,脸色一沉,扭头就想走。
  偏生在这时,一个略带惊讶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哎,原总怎么来了?来了还站在这,是等什么人吗?”
  发出声音的人是剧组的后勤主任,他也不知道情况,随便路过,看到原湛也就下意识地打了个招呼。
  中年人嗓门都大,因此这后勤主任一喊,门里的谢宁和苏陵便都不由得扭头朝门外看去。
  两双眼睛同时看出来,都落在原湛身上,原湛这会,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了。
  是苏陵目光动了动,先开口淡淡一笑道:“阿湛来接小宁回去吗?”
  谢宁:???
  他可不觉得原湛是为他来,八成是为了苏陵吧,为了防止尴尬和原湛的迁怒,谢宁立刻含糊笑了一下,就岔开话题道:“估计是阿湛随便逛逛,碰巧过来的。”
  而原湛本来想离开,可听到谢宁这话他就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反而提步走了进来。
  正好苏陵这会头套和脸部的妆容也都卸完了,于是他就对助理笑了笑道:“衣服我自己换,你先去忙你的吧。”
  说完,苏陵又对刚走进来的原湛和坐在他身边的谢宁笑道:“我先去换衣服,你们两个聊一会。”
  谢宁愣了愣,还没开口呢,苏陵就起身走进了里面的换衣间。
  一下子化妆间里就只剩下他跟原湛两个人了。
  谢宁:……
  唔,有点尴尬。
  谢宁这边正想随口找个话题,就听到原湛语气略微有些冰冷地道:“你为什么不接电话?手机呢?”
  谢宁:“啊?”
  愣了一秒,谢宁连忙抽出手机看了一眼,在看到原湛数十个未接电话之后,他沉默了。
  接着谢宁就尴尬笑了笑道:“刚刚在片场,就开了静音,没接到,不好意思啊。”
  原湛眉头皱了皱,神色不满道:“你在片场做什么?一个下午手机都不开?”
  谢宁:……
  他肯定不能说自己是被苏陵的绝世美颜吸引了,根本就没想到开手机这茬,就尴尬地笑了笑道:“我啊,我在片场学习啊,这里走走那里看看,新鲜的东西还挺多的,不知不觉就这个点了。”
  原湛对于谢宁这个说法保持怀疑,但他也确实知道谢宁也不能做什么,就淡淡嗯了一声,然后道:“晚上是在剧组吃饭还是点外卖,或者出去吃?”
  谢宁“咦”了一声,觉得今天太阳真是从西边出来了,刚想回答,就听到苏陵带着笑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今天刚好我没有夜戏,就出去吃吧,我请客。”
  说着,苏陵就静静看了原湛一眼,眸中的笑意有些深。
  原湛目光一动,正想拒绝呢,谢宁就高兴地道:“好啊好啊,我想吃之前那家粤菜馆的菜,就是经常点外卖的那一家,味道很鲜,估计在店里吃味道会更好。”
  苏陵莞尔:“好,那咱们就去粤菜馆吧。”
  说着苏陵又看了原湛一眼,含笑道:“阿湛一起么?”
  原湛神色微微一滞,谢宁在旁边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
  而谢宁本身以为原湛会拒绝的,毕竟他觉得原湛刚被苏陵打击了,肯定心里很受伤。
  结果原湛沉默了两秒,却看了一眼谢宁,道:“嗯,也行,一起吧。”
  谢宁:???
  你去就去吧,看我干什么?
  难不成原湛小心眼到以为自己也会跟苏陵有一腿,想去盯着?
  但谢宁随后就默默撇撇嘴,心想:哎,算了,反正是某人自己要上赶着,一会不痛快也不能怪他。
  谢宁这边腹诽得正嗨,根本就没注意到原湛一直静静看着他,脸上神情变幻莫测。
  大概又过了几分钟,苏陵收拾好东西,三人就一起出发了。
  到了粤菜馆,谢宁一闻到菜香就心花怒放,当即便让服务员把菜谱送上来,然后津津有味地开始研究菜谱,很快就把刚刚被原湛惹得不愉快的那些小心思忘了个干净。
  苏陵第二个进来,这会就坐到了谢宁的旁边,含笑指了指菜单道:“小宁你不是喜欢吃那个山药蒸排骨吗?点一个。”
  谢宁眼前一亮,连忙就用铅笔在山药蒸排骨上打了个勾,正在这时,原湛进来了。
  原湛是去停车,所以就比他们俩进来的晚一点。
  这会谢宁抬头看了原湛一眼,估计原湛会坐到苏陵身边去,就随便打了个招呼,然后又低头默默开始研究菜谱,
  哪料到原湛这会目光动了动,却径直走到谢宁身边坐下。
  谢宁:???
  实在是没料到原湛会坐到他身边来,谢宁沉默了一秒,用一种有点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原湛。
  结果原湛却淡淡反问他:“你看什么?”
  谢宁:……
  “算了,没什么。”谢宁继续点菜。
  而之后点菜的期间,谢宁几乎是全程都在跟苏陵交流,至于原湛……
  不愧是泼冷水高手。
  “啊,这家居然有海胆哎,可惜我——”
  “你想再住一次院吗?”
  谢宁:……
  “哇,这个脆皮烤肉看起来也好好吃哦,他家外卖上——”
  “你真以为你的胃是铁打的吗?”
  谢宁:原湛我XXX,哔——
  最终还是苏陵看不下去了,忍着笑和声道:“小宁自己知道分寸的,而且有我们在,也不会让他吃出什么问题,点一些也没关系的。”
  原湛闻言,微微皱眉,似乎是不甚赞同苏陵的说法,但最终他看了一眼谢宁气鼓鼓的样子,沉默了两秒,却又改了口,淡淡道:“那好吧。”
  可原湛这个行为在谢宁看来就又是另外一层意思了。
  自己反驳无效,倒是苏陵说了一句就立刻变脸还变得这么快,真是重色轻友!
  谢宁心中挺不是滋味的,于是他之后反而就报复姓地点了一大堆菜,原湛看着直皱眉,但也真的就没有再说什么。
  这样,谢宁心中却莫名更气了一点——重色轻友石锤了!
  好在等菜一上来,谢宁就基本忘掉了那一点点不愉快了。
  谢宁是个资深吃货,所以他只要遇到美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