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举动,他又觉得这样不太厚道,沉默了两秒,谢宁就转移了话题,笑笑道:“我刚刚看到剧组的定妆照了,陵哥特别好看,网友都夸我造型做得好呢。”
  原湛听到这,目光动了动,忽然就换了副严肃的表情道:“以后这种事你还是不要再做了,苏陵这次因为你贸然出头又吃了不少亏你知道吗?”
  谢宁愣住了,他压根就没想到原湛会突然兴师问罪。
  而原湛看到谢宁的表情,知道他也不是故意的,而且这时其实也不应该提这种话题。
  沉默了片刻,原湛就放缓了一点语气道:“汪滢颖就算再恨你也不敢把你怎么样,但她是个女beta,又是苏陵的前辈,片场稍微挑刺找点茬,是很容易的。不过也不敢明面上找事就是,你也不用太自责。”
  谢宁一开始其实想到过这一点,但他总觉得苏陵是男主,又有资本,汪滢颖就算对他不好也不会太过分,可现在想想,古装剧拍起来那么累,随便ng几次就够折腾人的,还别说汪滢颖故意……
  谢宁顿时又愧疚加深了,然后他又忍不住想起卫华那件事。
  两件事加在一起,忽然就让谢宁觉得自己明明没有想给别人找麻烦的意思,却总是在无意识中给别人带来麻烦。
  原湛这会看谢宁抿着唇,神色低落的样子,知道可能自己说话有点重了,便又低声解释道:“你不懂这里面的门道,想给苏陵出气是正常的,只是以后别再犯就行了。本身不关你的事,汪滢颖这人心胸比较狭窄,即便是你不那么做,她可能也要针对苏陵。”
  明知道原湛是在安慰自己,但听着原湛沉稳和平静的语气,谢宁就莫名觉得安心了一点。
  有时候自己欺骗不了自己的时候,如果来一个盟友一起帮你掩耳盗铃,就会感觉好很多。
  现在,原湛是那个谢宁的盟友了。
  想到这,谢宁就默默抬起头,对着原湛露出一点安慰的微笑道:“好,谢谢阿湛开导我。”
  谢宁这会抱着枕头,露出一只白皙光滑的脚,坐姿十分可爱,微微仰起头的时候,前额的刘海还翘起了一点,显得愈发俏皮单纯。
  原湛跟他目光对视,心中忍不住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但很快,他就静静别过头,转移话题道:“你要午休吗?午休的话我把床让给你。”
  谢宁一愣,随即就笑道:“干嘛呀,这么见外,我现在还不困,咱们坐着聊会天呗。”
  原湛听了,神色稍有迟疑,但他现在的姓格已经比之前好了太多,所以也没迟疑太久,就默默坐到了床上。
  只不过,神态有点拘谨罢了。
  谢宁看着原湛拘谨的坐姿,抿唇笑了笑,就随口道:“阿湛有什么打算么?之后。”
  谢宁没有再提‘离婚’两个字,因为他总觉得提到离婚,原湛就神情不太自在。
  反正,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原湛听了谢宁的话,还真的沉默了一会,随后他就道:“不知道,跟以前一样吧。”
  谢宁愣了一下:“阿湛你真的不打算找对象吗?”
  说实话,现在谢宁觉得原湛脾气也没那么差,就是慢热了点,如果相处时间长了,也算是个合适的对象。
  只要……不发疯。
  而原湛听到谢宁这话,莫名就有点烦躁,但他现在当着谢宁的面却又习惯姓克制脾气了,所以压抑了两秒,原湛淡淡道:“我不想聊这个,换个话题。”
  谢宁;“哦……”
  然而过了两秒,谢宁仍是忍不住道:“可你头痛那个问题,如果不找对象的话,估计会很糟糕啊。”
  原湛:……
  眼看着原湛一脸要生气的样子,谢宁连忙就用被子捂住头道:“算了我不说了。”
  原湛目光一动,看了缩在被子里的谢宁一眼,本来有气,突然又发不出来了。
  半晌,原湛静静抬手关了灯,道:“你不午休我自己睡了。”
  谢宁继续缩在被子里面小声道:“好。”
  熄灯之后,房间内一片黑暗,加上暖气静静在作用,谢宁在被窝里玩了一会手机,便也不由得打了个哈欠,然后他就把手机放到一旁,重新缩进被窝里睡了。
  原湛清醒过来的时候谢宁还没有,而且,原湛是被谢宁冰凉的脚不小心踢到了腿惊醒的。
  原湛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把谢宁叫醒,但他稍微清醒一点,便没有这么做了。
  这会原湛默默抬起头,就看了看谢宁这边,果不其然,他一眼就看到谢宁斜趴着,一半身子已经露在了被子外面,光着的脚都悬空出了床。
  原湛看了片刻,微微叹了口气,便自己坐起身来,先是动作轻缓地把谢宁露在外面的腿和身子塞进被子里,接着又小心翼翼地从谢宁身|下拉出了那个已经凉了的热水袋。
  原湛随手把冷下去的热水袋放在床头柜,刚准备翻身下床,忽然,就被后方一双手伸过来抱住了腰。
  原湛:……
  原湛浑身宛如雷击一般,半晌动弹不得,而很自然地抱住他腰的那一双手这会又没有别的动静了。
  原湛身体僵硬了约莫一分钟,便默默低头,伸手掰开了谢宁搂在他腰上的手。
  谢宁的手指白皙修长,泛着淡淡的粉色,就是略微有些发凉,露出的手臂更是白得像雪一样。
  原湛在最后掰开谢宁手的时候,忍不住握了一下谢宁凉凉的手,但沉默了一下,看着谢宁安静单纯的睡颜,原湛便又将谢宁的手塞进被子里。
  以前还故作老成呢,现在看看,也就是个小孩子。
  原湛如是默默想。
  而谢宁被原湛掰开手之后,鼻头就皱了起来,但眼睛还是闭着的,眼睫微微颤动两下,看起来十分乖巧可爱。
  本来原湛是打算直接下床,然后去剧组那边看一看。但现在看到这样的谢宁,他心中一动,就鬼使神差地就没有离开,而是默默坐在了那。
  房间里只留了一盏廊灯,里面还是很黑,但也不算完全看不清。
  所以原湛这会就默默凑近了一点,去看谢宁睡觉的样子。
  谢宁这会似乎因为呼吸不畅,所以薄红的嘴唇微微张开了一点,露出了两颗洁白漂亮的小门牙,模样有点呆呆的,但还是特别可爱。
  说实话,原湛先前看到谢宁别的样子,也只会觉得确实很乖,想摸一摸揉一揉,但这会看着谢宁那微微张开的,带着一点湿润的薄唇,他忽然就有点呼吸急促了。
  然后,他又想起那个吻……
  谢宁的信息素味道原湛总觉得是个谜,像苏陵,他的信息素味道就是很清淡的薄荷茉莉香,带着一丝丝麝香味,非常有代表姓。
  可谢宁跟原湛接触了这么几次,原湛却觉得他身上的味道总是在变,一会柠檬一会甜橙,一会玫瑰蜂蜜,现在……
  又变成牛奶味了???
  想着,原湛就情不自禁地低下头,有点好奇地凑近了谢宁脖颈旁微微嗅了一嗅。
  顿时,一股夹杂着牛奶和蜂蜜柠檬甜香的浓烈信息素味道就猛地窜入了原湛鼻翼里。
  原湛心头一颤,脑子一热,接着就忍不住默默吻上了那片雪白细腻的肌肤。
  谢宁手脚冰凉,但脖颈处却是温暖的,还十分细腻柔滑,就宛如一大清早刚倒进杯子的温热牛奶一般。
  原湛的吻十分不得章法,甚至带着一点略微粗暴的舔舐和吮|吸,就感觉像是一大块牛奶蛋糕放在他面前,他饿极了,想要一下子吃掉。
  原湛的牙齿轻轻擦过谢宁细腻的肌肤,让谢宁在梦中都忍不住皱着眉头,然后默默伸手去摸自己的颈项。
  恰好,谢宁这么一探手,就拍到了原湛的太阳穴上,原湛猛然一震,停下了动作。
  而谢宁也不是傻子,很快他就觉得不对劲了,然后他就略显混沌和狐疑地睁开眼,回头一看——
  四目相对。
  原湛的唇还微微泛着一点水红,神情也有些狼狈和闪避,而谢宁糊涂了两秒,就后知后觉地惊了。
  但谢宁毕竟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妇,反应过来之后,他也没尖叫什么,只是尴尬了一下,就迟疑道:“阿湛你头痛?”
  “还是做梦了?”
  原湛:……
  最终原湛不着痕迹的别过头,低声道:“可能是做梦了吧。”
  谢宁看着原湛微微发红的耳根,伸手挠挠头,默默打了个哈欠,就睡眼惺忪地坐起身,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道:“阿湛你这样真的不行啊。”
  原湛:……
  偏生这时,谢宁还偏着头,伸手去摸了摸自己脖子上发痒的地方,结果一摸,他就忍不住皱眉痛呼一声。
  谢宁愣了,然后他就小心翼翼地又轻轻摸了几下,居然还摸到几个牙印……
  谢宁顿时哭笑不得。
  “阿湛你是属狗的吗?”
  原湛抿唇,他的脸背着光,也没办法完全看出他的表情。
  但很快,原湛就默默起身道:“你先别碰了,我去找点药来。”
  谢宁闻言,目光闪了闪,倒也真的就收回手。
  原湛开了灯,就去找药,不多会,他就找来一个云南白药喷雾和一盒酒精棉球。
  谢宁见了,就乖乖侧过身,略略把睡衣的领子往后面拉了拉,露出完整白皙的脖颈。
  原湛这会看到谢宁雪白优雅的脖颈上那几个暧昧的红痕和斑斑点点的牙印,已经彻底暴露在空气中的那个诱人腺体,忍不住胸口又是一热。
  但犯过一次错,他就不敢再犯了,所以这会,原湛就默默拿了酒精棉球,先将谢宁脖子上那几个有点深的牙印擦了擦,接着再用云南白药喷雾喷上去。
  没涂药的时候谢宁还不觉得,现在酒精一擦上来,加着喷雾的药效,谢宁就疼得冒出一点冷汗。
  这倒也不怪他——Omega的后颈部位本来就是十分敏感脆弱的地带,被原湛又是咬又是吮的,不疼才怪呢。
  原湛见到谢宁疼得厉害,心中也不太是滋味,这会喷完药,他默默把药物收起,就低声道:“抱歉,害你受伤了。”
  谢宁目光一动,还冒着冷汗呢,就忍痛宽慰地笑了笑道:“你又不是故意的,没事。”
  原湛闻言,薄唇微微抿成一线,神色有些凝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谢宁罕少见到原湛这样的表情,不由得怔了怔,接着他就忍不住道:“阿湛你怎么了?”
  原湛沉默了半晌,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然后他就开口问道:“之前你跟欧阳谦说的那种黑机构,他们有针对alpha的项目么?”


第38章 修罗场
  谢宁闻言先是一愣, 接着便扑哧一声笑了:“阿湛你不至于吧?你又不是Omega, 如果真的有需求的话,在你社交圈子找一找,肯定会有不少人愿意主动献身的。只要不标记人家, 其实也没关系吧。”
  说着谢宁还对原湛挤了挤眼睛。
  原湛听到谢宁这话,眉头皱了皱, 可也想不出什么特别好反驳的话来——其实谢宁说的没错,对他示好的单身Omega还真的不少,现在社会开放, 他跟谢宁结婚之后又经常出差,接触的人多了,自然就有那种想偷腥的猫。而且, 只要不标记, 确实……比那些黑机构还安全保险,毕竟都是有身份的人。
  可即便如此,原湛还是换了一张冷冷的面孔, 淡淡道:“算了, 我还是一会自己问吧。”
  谢宁这时见到原湛严肃的表情, 不由得有些意外, 接着他思索了一下, 就摸了摸耳朵, 问道:“阿湛你认真的?”
  原湛抿着唇, 没说话。
  谢宁见原湛真的认真了, 就微微露出几分诧异的神情, 但他想了想,就笑笑道:“那行吧,我过会帮你问问。”
  原湛微微一怔,接着他回过神来就低声道:“嗯,谢了。”
  谢宁默默一笑,扬了扬手中的手机道:“没事,都是朋友嘛。”
  原湛听到谢宁这句话,心中微微便涌出一种奇怪的酸意,同时隐隐有点失望——原来谢宁对他的定义是朋友吗?
  但即便原湛心中不舒服,却也不能当着谢宁的面讲出来,毕竟……他跟谢宁什么都不是。
  所以沉默了一会,原湛只是淡淡‘嗯’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
  ·
  之后的几天,谢宁跟原湛相处还算和平,而黑机构那边谢宁问过了欧阳谦,欧阳谦回答说没有alpha的业务,谢宁也就随口转述给了原湛,完全没有看见原湛在听到没有之后,那微微有点侥幸和诡异的表情。
  至于谢宁自己,则是记挂着之前原湛跟他讲的事情,担心苏陵被人欺负,于是一有空就跑去片场。
  自从那次营销号的大量屠版和热搜事件之后,剧组的人都知道谢宁是谢公子还是原夫人,就一点都不敢跟之前那么随意地对待谢宁了。
  甚至谢宁走到哪,都有人凑上来问好,然后递点小吃饮料什么的。
  这种虚假繁荣的场景让谢宁有点受宠若惊,但也微微有些不自在——毕竟人心隔肚皮嘛。
  这也导致现在的谢宁,分辨不出哪些人是真心,哪些人是假意了,因为都一样——讨好中带着一点隐隐的羡慕和嫉妒。
  而苏陵这几天都在拍打斗的戏份,虽然是冬天,但要营造出飘逸的效果,苏陵还是只穿了两三层单衣,怕显得臃肿,连暖宝宝都没敢多贴,每场打戏完了,下来都是青着脸,看起来分外让人揪心。
  谢宁为此还特意帮苏陵在网上买了一套高级的自发热内衣,让苏陵穿着保暖。
  不光是这,而且因为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