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头看了原湛一眼,末了就嘟囔道:“我不回去。”
  原湛目光一动:“为什么?”
  谢宁耸耸肩,摊手道:“剧组的氛围多好,都是年轻人,回去之后还不是要去公司上班,那不如在剧组咯。”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跟个小孩似的。”
  谢宁:……
  接着谢宁就默默瞪了原湛一眼,结果却看到原湛这时微微抿着的薄唇边静静挂着一丝笑意。
  谢宁见状眉头一挑,就道:“算了,不跟你一番计较。”
  原湛顿时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回头看了谢宁一眼,结果谢宁这时已经翻出手机来玩了。
  原湛凤眸中光芒闪烁片刻,最终也淡淡回过头,什么都没说。
  但原湛的表情却告诉车里的人——他有点失望了。
  ·
  回到酒店,谢宁看着陈助理从车里搬出他的箱子,就想起先前卫华因为他被蔡成训斥的事情,觉得挺过意不去的。
  思考了一下,谢宁就想着还是先搬出来,免得以后出什么事再麻烦卫华。
  不过搬走之前,谢宁打算请卫华吃顿饭,也算是谢谢他这次帮自己。
  三人上了电梯,陈助理先按了楼层,谢宁看着陈助理只按了原湛在的楼层号就连忙道:“帮我按下二楼谢谢。”
  陈助理一愣,接着就笑着解释道:“夫人的行李我们已经整理回去了,那个工作人员也不住二楼了,夫人就不用去了。”
  谢宁听到这话,眉头不由得一皱,接着他就道:“卫华不住在二楼了?什么情况啊?”
  陈助理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一旁的原湛淡淡开口道:“因为他上次叫了救护车,被几个狗仔拍到了,差点发通稿,还是剧组找人花了不少钱才把事情压下来的。他犯了严重的错误,就被开除了,但我帮——”
  “开除???”原湛的话还没说完,谢宁就怒了,“就算他不该那么做,但他也是为了我啊,你们怎么能这么不近人情?还有为什么这件事都完全不告诉我?”
  谢宁还是头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别说陈助理,就是原湛,也沉默了。
  原湛回过神来,皱了皱眉,正想解释,谢宁却已经扭头看向陈助理,冷冷道:“陈助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你不会隐瞒我,所以能告诉我实情吗?”
  陈助理这会还在余震之中,面对谢宁的疑问,他酝酿了一下,便忍不住看了一眼原湛,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电梯就叮咚一声,在三人面前静静打开了。
  一时间,气氛有点诡异。
  最终,是原湛抬手,默默按住了开门按钮,然后他就直视谢宁道:“先出去吧,回去之后我给你解释。”
  谢宁闻言,忍不住就冷冷看了原湛一眼,但原湛这时神色异常平静,谢宁看了他片刻,也看不出什么心虚的端倪来。
  半晌,谢宁冷着脸,默默踹了一脚地面,就径直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
  陈助理见状,微微哆嗦了一下,接着就有点着急地道:“原总你可要好好跟夫人解释啊。”
  原湛目光微动,看着谢宁气冲冲的背影,露出一点若有所思的表情,然后他就淡淡道:“放心,我心里有数。”
  说完,原湛就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进房间的路上,谢宁稍微冷静了一点,就知道自己刚才是有点偏激了。
  但他也是底层出身,知道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开除对于卫华这种人来意味着什么——而且卫华之前真的很努力了,那么费尽心思地想要讨好所有人,还什么事情都做,不就是为了能够混得更好一点吗?
  现在就因为自己,卫华突然被开除,谢宁都有些难以想象卫华内心是有多么崩溃。
  想到这,谢宁又想起原湛刚才那张漫不经心的面瘫脸,忽然就又生气了。
  回到房间之后,原湛等着陈助理放好行李离开,自己就默默去倒了两杯温水过来,递了一杯给谢宁。
  谢宁本来生着气,结果原湛这么做,他倒是没法特别针锋相对了。
  沉默了两秒,谢宁接过水杯,低声先认错道:“我刚刚情绪有点激动,抱歉。”
  原湛微微露出一点诧异的表情,接着就平静道:“卫华那边,我给他介绍了新的工作,补偿金也给了,你不用太担心他。不过,他情绪确实有点低沉,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我可以安排你们俩见个面,吃顿饭之类的。”
  谢宁听到原湛这番话,原本还有点别扭的表情立马就变为了诧异,接着他就有点歉疚地回过神来,真心实意地小声道:“原来你都处理好了,我还以为……”
  “以为我什么都不管?”
  谢宁略显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末了道:“我刚才是因为太担心了,对不起。”
  沉默了两秒,原湛淡淡道:“关心则乱,可以理解。”
  但随后原湛又平静解释道:“不过卫华这种姓格也确实不适合娱乐圈,这次蔡主任开除他倒也没错,因为如果不是谢总这边承担了这次后续的所有费用,还找人把通稿压了下去,以卫华的身家,估计卖了他都没法处理好这次的事。”
  “这么严重?”谢宁惊了。
  原湛淡淡瞥了他一眼道:“救护车来的时候一路鸣笛,你以为影响很小么?而且蔡主任带你下来的时候,已经很多狗仔蹲在那了,照片一拍好就发出去,幸好谢总那边压得及时。因为不管如何,XXX剧组开拍没两天就有人半夜急病这种事说出去都对剧组的名声非常不利。”
  谢宁沉默了。
  然后他就低声道:“这次是我错了。”
  原湛不由得微微挑眉:“你还知道错了?”
  谢宁没说话了,嘴巴却微微撅了起来。
  原湛一见谢宁这样,就知道他在腹诽自己了。
  摇了摇头,原湛自己转移了话题,端着杯子转身道:“没事我就去洗澡了,你要是真关心卫华的话,可以趁现在跟他联系一下。”
  谢宁‘哦’了一声,顿时把刚才那些不快放在了脑后,立刻就掏出了手机。
  原湛见了,若有所思地淡淡一笑,就转身进了浴室。
  原湛这边刚进浴室,谢宁这边就十分紧张地拨通了卫华的电话。
  响了几声,对面接通了。
  谢宁正想开口给卫华道个歉,卫华就在电话对面问:“小宁,你身体怎么样了?出院了吗?”
  谢宁闻言,胸口微微一酸,接着他就道:“我没事,挺好的。”
  犹豫了一下,谢宁还是问了:“我……听说你被开除了,抱歉啊。你现在新工作怎么样?还适应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谢宁说完这些话,卫华那边长久的沉默了片刻,就有点干涩地笑了笑道:“还行,原总推荐我进了一家大公司,过些时候我就要去上班了,这两天还要把剧组的一些事情交接完。”
  “你还没走?”谢宁顿时有点惊讶,接着他就忍不住道:“你抽时间出来,我请你吃顿饭吧?”
  卫华迟疑了一下,小声推辞道:“这就不用了吧,这次本来就是我自己犯的错,原总给我找工作又给我赔偿金就已经很好了,小宁你用不着这样的。”
  谢宁一听就知道卫华不想欠自己人情,便无奈道:“什么呀,你就当是朋友之间聚个餐好了,我又不会去什么特别贵的地方。再说……不见见你,我真的不放心。”
  谢宁最后一句,说得卫华没办法拒绝了,于是两人商量了一下,就定在卫华交接完的那天,在一家当地的农家菜菜馆。
  谢宁说完就道:“到时候我让阿湛帮我安排一辆车,你什么时候弄完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卫华听到谢宁这话,微微沉默了片刻,接着他就道:“我找朋友借辆车吧,不用麻烦原总了,毕竟都是剧组的车,要是被人看到,估计又得说闲话了。”
  谢宁知道卫华这人内心敏感,不过卫华这话倒也有道理,毕竟是私事,用公车不太好,刚刚谢宁还没想到那么多,现在卫华说了,他当然就笑笑道:“行,你觉得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吧。”
  卫华这才笑了笑,语气轻松了几分道:“好,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挂了电话,谢宁的心情也没有刚才那么低沉了,想着过两天可以出去打牙祭,他还忍不住高兴地在床上打了个滚。
  正好这时原湛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见到谢宁在床上翻来覆去,忍不住就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谢宁动作一停,猛地从被子里抬起头来,就笑道:“我跟卫华约好了等他交接完之后,我们就出去吃好吃的。”
  原湛沉默了一秒,道:“去哪里吃?”
  谢宁心中咯噔一下,但还是报出了那个农家菜菜馆的名字。
  果然,原湛听完就眉头微皱,一边擦头发一边道:“那种农家菜菜馆一般都是做的腊味食品,重油重盐,一般人吃倒是还好,你的胃——”
  原湛还没说完呢,谢宁就抬手捂起耳朵,一脸不听不听我不听的表情,末了还不忘来一句:“你好扫兴哦。”
  原湛:……
  谢宁现在不怕原湛了,看到原湛不吱声,他居然还又补了一句:“你这个样子,是找不到对象的你知道吗?”
  原湛:……
  默默扔下手里的毛巾,原湛望着谢宁,淡淡道:“你再说一遍?”
  谢宁顿时噤声。
  原湛警告般地盯了谢宁一眼,方才弯腰拾起毛巾,然后转身去了浴室。
  不多会,原湛换了一条新毛巾出来,还是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对谢宁道:“你从医院出来,不洗个澡么?”
  谢宁本来还在奇怪为什么原湛今天突然想着白天洗澡,感情是洁癖犯了啊。
  不过想了想,他也确实该洗个澡了。
  于是谢宁就翻身下床,去了浴室。
  原湛这会擦干头发,换好睡衣,就默默上了床,他今天没什么事情要做,就懒得立刻换衣服。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谢宁也出来了,他这会一边用一个偌大的浴巾擦头发一边就抱怨道:“我说你怎么不吹头发呢,吹风机坏了都不跟我说。”
  原湛本来在看手机,听到谢宁这话就抬起头来,随即他就哑然道:“我忘了。”
  接着原湛又迟疑道:“我打电话给客房服务?”
  谢宁白了他一眼,撇撇嘴,道:“算了,又不是女孩子,哪来那么多头发要吹。”
  原湛目光动了动,去拿电话机的手也放了下来。
  谢宁这会胡乱把头发擦了个半干,就顶着一头凌乱的杂毛,捂着衣服咻咻咻地跑过来,然后迅速钻进了被子里。
  谢宁刚钻进被子里,原湛就感觉到两条冰凉光滑的长腿在他腿上擦了一下,他忍不住嘶了一声,就皱眉看向谢宁。
  谢宁当然知道自己碰到了原湛,顿时露出一点不好意思的笑容,道:“不好意思,不小心碰了一下。”
  原湛沉默了两秒,低声道;“你不是刚洗完澡吗?怎么这么冰?”
  谢宁一愣,接着就默默腹诽道这个娇弱身体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嘴上还是无辜道:“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洗澡水温调得不够高?”
  原湛:……
  谢宁见状,不由得缩了缩头。
  哎,低气压真可怕。
  但原湛只是沉默了一会,就掀开被子起了身,谢宁见状,微微露出一点好奇的神色,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结果在看到原湛走过去翻找箱子的时候,谢宁又觉得无聊了,便默默摸到手机,开始刷微博。
  前两天谢宁没关注,今天一看,剧组的定妆照已经发布了,他立刻就美滋滋地点进去看了一眼。
  苏陵的造型就是他上次做的那个,现场看稍微有点显浓,但是灯光一打,再一修图就是清透仙气的绝世美颜了,眸子看起来十分灵气有神,特别漂亮。
  再往后滑动了一下,汪滢颖和其他几个主角的造型明显就寡淡了很多,对比之鲜明,谢宁都恨不得要笑出来,也愈发得意了。
  再一翻评论,谢宁更加忍不住想笑。
  网友1:我怎么觉得男主跟其他人不是一个化妆师啊。
  网友2:为什么不给除了主角之外的化妆师续费?
  网友3:但实话说,张默雅的风格其实是后面那几张,男主这种,反而不像她化的,是别的哪个大咖吗?
  网友4:不管是什么化妆师,我们苏苏都最美,prprpr~
  谢宁一边看评论,一边心里美,正高兴着呢,忽然,一个热热的东西,就塞到了他的胸前被窝里。
  谢宁吓了一跳,一抬头见到是原湛,他就默默松了口气,道:“你干嘛啊,吓死我了。”
  说着就顺手一摸,然后他就摸到一个暖暖的热水袋。
  谢宁微微一怔,心中一暖,刚想道谢,一套棉毛的保暖内衣就又被扔在了他面前。
  “把这个换上。”
  谢宁目光动了动,然后他就看向原湛微微一笑道:“我之前的话好像说错了。”
  原湛皱眉:???
  “其实阿湛你还是挺会关心人的嘛。”
  原湛:……
  敲着原湛俊美的脸上泛起一丝淡红,又隐隐有点生气的模样,谢宁连忙吐了吐舌头,拿起保暖内衣就换。
  原湛见状,嫌弃的话也说不出口来,只有匆匆走到一旁,避了开去。
  谢宁迅速地换好了衣服,然后就看向静静立在一旁‘面壁思过’的原湛,有点好笑地道:“我换好了。”
  原湛闻言,不自觉地微微松了口气,就转过身来。
  谢宁本来还想逗一下原湛,但想着刚才原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