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就痛呼了一声,然后还抽了一口凉气。
  原湛虽然总觉得这是谢宁在做戏,但脚步顿了顿,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于是原湛就看到谢宁眉头紧皱,俯身捂着肚子,疼的龇牙咧嘴地抽凉气,脸都有点发白了,可见不是假的。
  原湛沉默了一秒,还是快步赶上去,道:“你胃痛犯了?”
  说着,他抬手就要按铃。
  而谢宁一见,连忙就一把伸手拉住了原湛的手,摇头道:“别!”
  接着谢宁又捂着肚子‘哎哟’了一声,疼地声音都拐了弯。
  原湛迟疑了一下,皱眉道:“你到底怎么了?”
  谢宁咬着嘴唇,翻了个白眼,颇为无奈的道:“好像是刚刚笑太狠,岔气了,肋骨疼,嘶——”
  原湛以前听说过笑岔气能笑得肚子疼,可一直都觉得是夸张,而今天见到谢宁这样,他倒是相信了。
  半晌,原湛默默抽回放在呼叫铃上的手,居高临下地看了谢宁一眼,心里忍着笑,面上淡淡道:“你这叫自作自受,知道吗?”
  谢宁顿时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有气无力地捂着肚子道:“那就祝你一辈子不会笑岔气吧,哎……好疼……”
  说着,谢宁就又皱眉蜷成一团。
  原湛见状,目光动了动,发觉似乎确实有点严重,接着他便略微凑近了几分道:“疼得很厉害?”
  谢宁捂着肚子哼唧,没说话。
  原湛沉默了两秒,还是走到床边,伸手去按铃,道:“不行,还是得让医生看看。”
  而这次他的手依旧是被谢宁一把拉住。
  原湛顿时就皱眉道:“你能不能不要老是——”
  “我骗你的。”谢宁抓着原湛的手,看着他,忽然道。
  原湛愣了一秒。
  原湛:???
  “耍人很好玩么?”
  接着,原湛的脸上就涌出一股怒气,下一秒他正欲甩开谢宁的手,谢宁就握着他的手摇了摇道:“哎,我确实是笑岔气了,只是缓过来就好了,一开始确实很疼啊。”
  原湛:……
  半晌,原湛默默甩开谢宁的手,远远走到对面的床边坐下,冷冷道:“真是胡闹。”
  谢宁跟原湛隔了一条小走廊,他目光动了动,倒也很无所谓地道:“喏,你看,我自作自受了,你消气了吗?”
  原湛:……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谢宁这么无赖呢???
  可这会原湛也没法跟一个这样的原湛计较,静默了许久,原湛唯一赌气的方式就是冷冷丢下一句:“吃你的!”
  谢宁本来正抿着嘴唇装可怜,听到原湛这话就扑哧一笑破了功。
  原湛这熊孩子,真是太好玩了。
  但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谢宁也不敢多笑,只能忍着,默默按着还在发疼的肋骨,扭头去吃床头柜上摆着的美食。
  谢宁吃东西的时候倒是很专心,而且还特别可爱,吃到喜欢吃的东西就时不时眯起眼,笑一笑,露出一个小酒窝来,纤长的眼睫毛还一颤一颤的。
  原湛这会坐在一旁,静静看了一会谢宁吃东西时安静漂亮的侧脸,不知怎么的就心里一软,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解了气。
  而谢宁挑挑拣拣,花了十几分钟,把几碗小吃都吃了个三分之一就不吃了。
  原湛看了,倒也难得没有指责他浪费,只道:“吃饱了?”
  谢宁抽了张纸巾,擦擦嘴,深深呼出一口满足的气道:“吃饱了。”
  原湛点点头,正准备起身,谢宁就开口道:“你要走了吗?”
  原湛目光一动,道:“不走干什么?”
  谢宁眨眨眼:“没什么。”
  原湛莫名有点失望,接着他就站起身来,而谢宁则在这时道:“你要回去就让陈助理留下来陪我聊会呗。”
  原湛顿时眉头一皱道:“陈助理自己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是我的工作助理,又不是给你陪聊的。”
  谢宁:“哦……”
  原湛这会又默默看了谢宁一眼,像是等着他再说点什么,结果谢宁就摆摆手,来了一句:“那算了,你回去吧。”
  那算了,你回去吧。
  原湛突然就有点憋气了。
  而谢宁倒是毫无知觉一般,这会又默默掏出了手机,一副‘你赶快走吧,我要打游戏了’的模样。
  原湛见状,目光动了动,忽然又坐了回去。
  谢宁这会刚点开游戏界面,眼角余光瞟到原湛又坐了回去,不由得一愣,接着他就放下手机道:“阿湛你还有事吗?”
  原湛一时语塞。
  谢宁见状,思索了一下,就指了指手里的手机道:“打一局再走?”
  原湛:……
  然而十分钟之后,就在病房里,谢宁跟原湛各占据一张床,拿着手机打起了游戏。
  “哇,对面那个巨炮萝莉好猛哦,是个男的吧?”
  “阿湛你这边有没有枪?”
  “阿湛你怎么不躲啊?”
  “别走神啊大哥,卧槽……”
  默默放下手机,谢宁吐出一口气,扭头看向另外一边沉默无语的原湛道:“阿湛你有心事啊?”
  原湛没说话,过了一会他回过神来,就淡淡道:“没有。”
  谢宁其实早就看出原湛心情不好,所以刚才才那么逗他,现在原湛这么说,反倒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想了想,谢宁也懒得跟原湛兜圈子,就笑着调侃道:“那你早上来看我怎么不进来?怕陵哥看见啊。”
  原湛脸色骤变。
  谢宁看着原湛的神情,就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心里莫名有点酸溜溜的,但嘴上还是cue道:“你啊,就是死心眼,躲又有什么用呢?也不会影响到人家什么,人家该吃吃该睡睡,什么事都没有。要我说,你这样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第37章 偷袭
  原湛本来忍不住想要反驳谢宁的话, 但他沉默了两秒, 思维不知道怎么转了转, 就淡淡道:“你又没谈过恋爱,哪来那么多经验之谈?”
  谢宁下意识地就想反驳, 但话到嘴边, 他又愣了愣。
  额,这个身体确实没谈过。
  但思索了一下, 谢宁就撇撇嘴,飞快地道:“感情这种事, 就是旁观者清,谁说评价一件事就一定要经历过啊。我评价一道菜好不好吃还需要会做吗?”
  原湛微微一怔,一时间竟无法反驳。
  而谢宁看着原湛的表情, 忍不住又循循善诱道:“阿湛你条件也不差,怎么说都算个钻石王老五了,干嘛那么想不开, 在一棵树上吊死?”
  原湛听到谢宁这话, 就又想起苏陵说的‘优秀没用,相处起来舒服才好’的言论, 接着他就有点憋气地冷冷道:“条件好有什么用?谈恋爱不是不光看条件么?”
  谢宁顿时露出一点意外的神色,接着他就意识到什么,眯眼笑了笑道:“原来阿湛你这是被陵哥教育了啊?”
  原湛:……
  原湛不说话,谢宁就自顾自地笑笑道:“是啊, 谈恋爱肯定还是要看相处舒不舒服, 阿湛你要真把这点改了, 你就是万人迷了。”
  原湛:……
  看着原湛一脸‘我信了你的邪’的表情,谢宁就有点好笑,正当他再想揶揄两句什么的时候,原湛又开了口。
  “那你呢,离婚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谢宁微微一怔,接着他就笑了笑道:“离婚之后当然是怎么潇洒怎么办啊,我又不急着谈恋爱,玩够了再说呗。”
  原湛眉头皱了皱道:“所以你真打算去那种黑机构随便找人临时标记?”
  谢宁奇道:“为什么不行?”
  接着他看了一眼原湛,又打趣道:“不过阿湛你要是愿意帮我这个忙我也乐意接受,少花点钱嘛。”
  原湛:……
  末了,原湛别过头,没好气地冷冷道:“别开玩笑。”
  谢宁立刻就撇了撇嘴道:“就知道你这人一点都不有趣,好歹我也是个Omega啊,配合一下我会死么?”这样可真是活该单身,不过后半句谢宁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
  而原湛听到谢宁这话,蹙眉片刻,就别过头看了谢宁一眼,冷冷道:“知道自己是Omega,还对一个alpha说出这种话?你是不是欠——”
  话音未落,原湛就看到转过头对他做了个大大的鬼脸,那个鬼脸着实有点惊悚,害得原湛把剩下的半截话咽下去,还禁不住咳嗽了一声。
  谢宁:呵呵呵。
  原湛这会咳嗽完了,摸了一把喉咙,就微微涨红着脸,带着一点怒意去看谢宁。
  偏巧这时谢宁也在看他,两人目光相撞,竟是都愣了愣。
  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有些熟稔,插科打诨的话说的太多,以至于原湛脑子里谢宁的形象都是个调皮捣蛋的小鬼。
  而这会原湛跟谢宁目光相对,一下子又再次看清了谢宁的面容,竟是从心底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谢宁的五官玲珑精致,漂亮得不得了,这会他背着光坐在床上,偎着一大团雪白的被褥,头发松软黑亮,整个人宛如浸在柔光里一般,白皙的肌肤都透出半透明的色泽,简直就像个小精灵。
  至于原湛,谢宁看着他眉头微皱,而完美的五官即便是在灯光的直射下仍是利落俊美,眸光黑亮清寒,宛如夜色中闪烁的星子一般,一点都没有平日里那个傲娇鬼的感觉嘛。
  两人一齐看呆了,而过了一会,又一齐回过神来,有点尴尬地默默别过头。
  谢宁内心:哎,颜控真是刹不住车啊。
  原湛内心:其实这小鬼长得还是不错,难怪大家都那么喜欢他。
  十分静谧的沉默过后,谢宁目光动了动,小声道:“现在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原湛没料到谢宁会下逐客令,但他愣了愣,却也找不到什么可以聊天的借口,于是就默默起身道:“嗯。”
  最后是谢宁目送着原湛,提着那些吃完的外卖盒出了门,看着原湛那修长完美的背影消失在门后,谢宁目光动了动,一时间竟然还有点小惋惜。
  惋惜什么?
  惋惜一张那么好的脸就给白费了。
  不懂情趣的人真是要了老命。
  ·
  之后谢宁住院的几天里,原湛和苏陵都分别来了几次,苏陵每每看起来都精神不佳。
  谢宁总觉得苏陵在剧组受人欺负了,估计那些化妆师对苏陵也不好,就巴不得自己快点好起来,这样就能给苏陵化妆了。
  至于原湛嘛,每次来都雷打不动地带上不少吃的,一开始是谢宁点名要,后来谢宁不说,他也能无师自通找到谢宁喜欢吃的东西带来。
  谢宁见了,忍不住就想,其实原湛的情商还没低到那个程度,只可惜追人的时候就彻底变成了负数。
  被连续喂了几天大补餐,谢宁出院的时候不光没见到消瘦,反而还感觉长胖了一点,脸蛋也红润了许多。
  以前看着像个没有太多血色的瓷娃娃,现在就是真娃娃了,黑发柔软光亮,肌肤白里透粉,眼睛更是润得发亮。
  而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谢宁跟原湛还有苏陵的关系都熟稔了不少,谢宁看着原湛的脾气日益变得平和,甚至偶尔还能跟他说笑两句,就觉得书里的黑化大概是不会有了。
  难能可贵啊。
  只要原湛不黑化,谢宁的潇洒生活就指日可待了。
  于是谢宁这会就一门心思地等着剧组杀青,然后回去好跟原湛离婚,再过上无忧无虑的逍遥日子。
  想想就美得很。
  谢宁出院的当天,天气特别好,晴空万里,只飘着一丝丝淡淡的白云,一眼望去全是舒心的湛蓝色。
  谢宁这会就穿着粉蓝色的羽绒服和米白色的休闲裤,站在医院前面的草坪中,眯眼伸了个懒腰,从背后望去,他身形修长优雅,带着几分青春的活力,简直就像是电视剧里的画面。
  偏生在这时——
  “上车。”原湛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谢宁回过神来,连忙扭头看去。
  原湛这会,穿着一身一丝不苟的高订西装,手里却还拿着一个淡绿色的枕头,莫名就有点滑稽——谢宁在医院住的时候嫌医院的枕头太高了,就让陈助理给他买了个新的,原湛手里拿着的,就是这个。
  谢宁见到原湛手中的那个枕头,忍不住就笑道:“阿湛你拿那个做什么,直接扔在医院不就完了。”
  原湛目光动了动,还没开口呢,一旁的陈助理就连忙道:“夫人你不知道,这种自己用过的东西要是被别的病人睡了就不太好的,犯忌讳。”
  谢宁:???
  哇塞,这不是ABO世界吗,居然还搞起封建迷信了?
  接着谢宁又狐疑地看了原湛一眼,结果原湛跟他目光对视,也没多解释什么,只淡淡道:“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吧。”
  谢宁:???
  真是越来越奇怪了,陈助理搞封建迷信就算了,原湛这种人居然也会搞封建迷信?
  其实谢宁不知道,一开始原湛也是打算把那个枕头留在那,结果陈助理不小心提了一嘴,原湛思索了片刻,就默默把床上的枕头拿了起来,这才发生了现在这一幕。
  谢宁嘀咕归嘀咕,但毕竟是小事,所以他也懒得去管,便先两人一步上了车。
  原湛随后跟了上来,接着他把枕头丢在车后面的置物板上,就在谢宁身边坐下了。
  车子发动,谢宁正准备掏出手机,原湛就淡淡开口道:“我之前跟谢总通过电话,谢总说如果你身体不适,可以先回去休养,不用坚持待在剧组。”
  谢宁闻言,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