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医院这边,谢宁还在郁闷呢,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也没等到陈助理。
  可谢宁也没法打电话——他一个号码都不记得。
  就在谢宁无聊地打开了电视机,看起了肥皂剧的时候,陈助理出现了。
  一见陈助理,谢宁就激动地从床上坐起来,急忙招手道:“陈哥你总算来了!我可等了好久呢。”
  陈助理见到谢宁这样,默默笑了笑,就走上前去把手机递给谢宁,然后又把自己带来的一袋水果放在床边。
  谢宁接过手机,见到还有水果,一下子笑眯了眼,连忙道:“太客气了,还带什么水果。”
  陈助理嘿嘿笑道:“一点心意、一点心意。”
  谢宁这会笑着点了点头,就迫不及待的顺手打开手机,一下子他就看到了顶上那条欧阳谦的短信。
  谢宁目光一动,正想点开短信,看看里面写的什么,就听到陈助理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道:“夫人,原总心情又不好了,我看他是从医院回去才那样的,您知不知道为什么啊?我一点头脑都摸不着呢。”
  谢宁闻言,点开短信的手顿时一停,接着他就扭头看向陈助理,反问道:“从医院回去就心情不好?”原湛来过了吗?
  陈助理连忙点头:“是啊,我刚刚来的时候看他脸色很吓人呢。”
  谢宁目光动了动,心里就有点回过味来,随即他就不动声色地笑道:“谁知道呢?可能是没吃到苹果吧?”
  陈助理:???
  这也行???
  但陈助理仔细思索了一下,觉得以原湛的姓格也确实有这个可能姓,立刻就豁然开朗道:“那我知道了,谢谢夫人。”
  谢宁见陈助理居然信以为真,就忍着笑,认真道:“他就是这样,你晾着他就行,别搭理他,越搭理他他越醉。”
  陈助理颇以为然,连忙点头称是。
  之后寒暄了几句,谢宁把陈助理送走,而回来之后,他又想了想陈助理方才说的那些话,神色就略微不对劲了。
  原湛来过了?
  还没见他就走了?
  所以……他之前看到的那个疑似原湛的身影不是幻觉咯?
  可原湛看到了苏陵,默默避开他可以理解,但苏陵为什么……也要帮着原湛骗他?
  想到这,谢宁心里就有点不是味了。
  然而思索了好久,谢宁也想不出这两人到底为什么要瞒他,所以他就放弃了,转头又拿过手机,看欧阳谦的短信。
  结果本来谢宁心情还不错,看了欧阳谦的短信就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
  欧阳谦:小宁,抑制剂研究出了一点问题,我现在没办法确定在半年里一定能把它研制出来,很抱歉。
  本来谢宁都快把这件事忘在脑后了,结果欧阳谦这么一提,他就又想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得在发情期到达之前就赶快找一个人睡了?
  谢宁:……
  郁闷,暴躁,想打人。
  但谢宁也清楚,自己肯定不能对着欧阳谦撒气,毕竟欧阳谦还是好心呢。
  想了想,谢宁给欧阳谦回复了一条短信过去。
  谢宁:没事,谦哥你自己注意身体,不要太CAO心了。
  这条安慰的短信发过去,谢宁就想打开网络,打一局游戏静静,结果刚点开游戏,欧阳谦的电话就来了。
  谢宁:……
  沉默了一秒,谢宁默默叹了口气,还是打起精神笑着接了电话。
  “喂,谦哥,你没在忙吗?”
  对面窸窸窣窣了一会,传来欧阳谦有点疲惫和沙哑的声音:“抱歉小宁,这次我把事情搞砸了。”
  谢宁听到欧阳谦的声音,就知道他肯定很辛苦,这会心里就说不出的心疼了一下,随后就柔声道:“没关系的,谦哥你尽力就好,这件事我该谢谢你,又怎么能说搞砸不搞砸的话呢?”
  欧阳谦在对面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低声道:“那小宁你打算怎么办?”
  谢宁愣了一秒,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欧阳谦这会顿了顿,似乎是有点为难,末了他道:“其实我这里有个方法,就是不知道小宁你愿不愿意用?”
  谢宁闻言,连忙道:“什么方法?”
  欧阳谦迟疑了一下,道:“由于Omega地位在国际上的提高,很多贵族Omega在适配年龄找不到合适的alpha,就会去一些私人机构花钱购买alpha的临时标记。”
  “购买?”谢宁惊讶了,“这玩意还能买的?”
  欧阳谦静静嗯了一声道:“这种机构会专门招聘身体健康的alpha做员工,还会给他们体检。从标记到结束,整个过程都是绝对保密的,标记过程中也会有专人看守,防止出现失控的情况,最重要的是——标记过程中alpha和Omega会被戴上高科技眼罩,见不到彼此,事后立刻分开,就防止了一些alpha在事后去找Omega的麻烦,算是一劳永逸。毕竟有些Omega因为不想结婚,去找认识的alpha临时标记却又被强|女干这种事发生得太多,相比较而言,这样机构的保险程度就高很多了。”
  “那很好啊!”谢宁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欧阳谦怔住了,他没想到谢宁同意得这么快,他还以为以谢宁保守的姓格会犹豫很久,甚至觉得很荒谬。
  而这时谢宁又笑着道:“早知道这样也就不用辛苦谦哥你了,我提前去找人弄个临时标记可不省事太多。”
  欧阳谦闻言,默默松了一口气,也淡淡笑道:“我先前还怕你不同意,才一直没告诉你,现在好了,没事了。“
  谢宁听到欧阳谦这话,第一反应就觉得很奇怪,但随即又恍然大悟。
  是了,以前那个谢宁能给原湛下药,估计是想一辈子跟原湛锁死的,姓格又保守,大概率不会同意这种事,欧阳谦的担心也不无道理。
  所以谢宁这会就笑了笑,道:“我这不是想开了吗,以前太幼稚了。”
  欧阳谦听到谢宁这么说,语气也忍不住放温柔了几分:“想开就好,你在那边,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放心吧谦哥~”
  谢宁这一声又甜又干脆,听得欧阳谦心中一暖,一块大石头算是彻底放了下来,末了他又柔声叮嘱了谢宁几句,就挂了电话。
  而谢宁这边放下手机,就高兴地在床上打了几个滚。
  如果真的如同欧阳谦说的,那他还愁什么?大可以吃吃喝喝就这么玩了下半辈子,如果谢总非要一个孙子继承家业的话,那也能够找代孕,反正有钱嘛,什么都不是问题!
  这么一想,谢宁就十分激动。
  激动了一会,谢宁出于习惯,就掏出手机想给人打个电话分享一下高兴的心情。
  然而把手机掏出来,通讯录一翻,谢宁愣住了。
  他好像……没有人可以分享。
  手指无意识地在通讯录上上滑下滑几下,看着那寥寥无几的名单,谢宁莫名就觉得有点憋闷。
  按道理来说,苏陵应该是最好的分享对象,但谢宁却一直从内心深处觉得,苏陵并不是一个适合分享心情的人。
  因为他太暖了,大概无论分享什么,他都会依然那么温柔。
  几乎可以预料得到的反应,就不是特别的惊喜了。
  看着手机屏幕,谢宁发了一会呆,最终鬼使神差的,他居然拨通了原湛的电话。
  其实倒也算不上鬼使神差,谢宁本来就有心想问问,原湛为什么就因为苏陵都不来看自己了——至于这么别扭吗?
  而且苏陵现在有喜欢的人了啊。
  不过其实更多的,谢宁是产生出一种——妈的,好不容易收伏一个熊孩子,结果熊孩子因为别人一个眼神又不理自己了那种挫败感。
  电话响了三声,通了。
  谢宁本来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电话突然通的那一秒,他目光动了动,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所以,谢宁一时间竟是沉默了。
  而原湛,在电话这边等了一会,没等到声音,他就忍不住皱眉道:“有事?”
  谢宁骤然回过神来,而他抿了抿唇,忽然就想到一个最好的理由,然后他就装作无事发生一般,懒洋洋地笑道:“阿湛你不是说来找我么?我想问问你什么时候来。”
  原湛愣住了。
  片刻之后,原湛脑子短路了一般,随口就淡淡道:“剧组有点忙,晚上过去。”
  而说完这句,原湛自己又愣住了——他竟然撒了谎?还是对着谢宁,撒这样的谎?
  原湛脸上顿时就露出一点羞窘的表情来,但他随即又觉得,还好谢宁不在,要不然就出丑了。
  而听到原湛这话,谢宁愣了一秒,接着就有点阴谋得逞一般默默地笑了,然后他就舒舒服服地靠回到床上,淡笑道:“这样啊,那你来的时候顺便给我带点好吃的呗。”
  如果是往日,原湛大概率会嫌烦,但这次他却罕见的没有,而是沉默了一下就道:“想吃什么?”
  谢宁立刻就掰着指头,数了一堆好吃的出来。
  原湛听着,眉头就一点点皱了起来,接着他就语气不太好的道:“你知道你昨天为什么进医院吗?”
  谢宁猜到原湛就会来这么一句,瘪瘪嘴道:“可我想吃的都是少油少盐少辣的,这都不行?”
  原湛卡壳。
  半晌,原湛淡淡道:“到时我看着办吧。”
  谢宁;“哦。”
  听到谢宁这一声,原湛眸光闪了闪,不自觉的就道:“你又不高兴了?”
  谢宁听了原湛这话,本来还不高兴呢,忽然就高兴了,然后他又想起欧阳谦方才跟他说的那件事,便忍不住道:“我刚刚跟谦哥通了电话,他告诉我一件好事。”
  原湛是知道欧阳谦那条短信的,这会他目光暗了暗,莫名心里有点不自在,就忍不住低声道:“什么好事?”
  谢宁笑了一笑,就把欧阳谦给他说的那些话讲给原湛听了一遍,说完,他还有点感慨的笑道:“早知道是这样,我之前就不用那么担心了。”
  而原湛听完谢宁的话,沉默了片刻,末了就沉声道:“这种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做,那种机构都没有经营许可证,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谁负责?”
  谢宁不由得好笑:“人家是做生意的,要是真图谋不轨,生意还怎么做啊?更何况按照谦哥说的,去的都是有钱人家的Omega,那些人肯定不敢乱来的。“
  谢宁这话一时间让原湛无法反驳,但原湛还是莫名觉得这种模式让人不太放心,迟疑了一下,他严肃道:“这件事你不要轻举妄动,要去的话,最好也提前请示一下谢总,不然出了什么问题,没人给你负责。”
  听到原湛这种一板一眼的语气,谢宁就觉得头秃,无奈,他知道自己如果跟原湛反驳,原湛肯定还会跟他理论。也只有满口附和,先把原湛给安抚了下来,不然他估计原湛能在手机里把他念上半个小时。
  哄好了原湛,谢宁挂断电话,忽然就觉得自己也混的挺失败的——居然要沦落到给原湛打电话聊天寻找存在感了。
  惨。
  ·
  而到了晚上,原湛果真就依言来了,还带了一些精致的流食,虽然都是汤汤水水的,但对于谢宁来说也很不错了——天知道医院的那个鬼营养餐有多难吃。
  原湛一边让陈助理把吃食拿出来放在床头柜上,一边就对谢宁道:“晚上还是少吃一点,不然不利于恢复。”
  谢宁:“哦。”
  陈助理正在摆放外卖盒子呢,听着谢宁这话,忽然忍俊不禁,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
  原湛:……
  按捺着怒骂陈助理的冲动,原湛黑着脸,冷冷道:“东西放好了就出去。”
  陈助理憋着笑,连忙点头。
  不多会,外卖都整整齐齐的摆在了谢宁床头旁,盖子还都揭开了,陈助理也就迅速溜了。
  谢宁这会美滋滋地看着床头摆放着的汤水,就拿起了筷子,赶紧一样尝了一口。
  原湛见了,就微微皱眉道:“你是几天没吃东西了?”
  谢宁撇撇嘴,淡淡道:“我这是享受美食,你懂什么?”
  原湛:……
  明明是无语,可看着谢宁有点小傲娇的模样,原湛的唇边却不自觉地露出一丝笑意,然后他就又想起了苏陵说的那句话。
  ——跟小宁相处起来一点都不累,很舒服。
  好像……真的有点道理?
  谢宁这会正舀了一勺煨得熟烂的糖芋头吃了,忽然就看到原湛静静看着墙边,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谢宁砸了砸嘴,微微眯眼,突然就坏心眼地重重咳嗽了一声。
  “咳——!!!”
  原湛果然就被谢宁这一声惊得浑身一颤,而当他皱眉去看谢宁到底怎么了的时候,冷不丁就对上谢宁一张憋笑又狡黠的脸。
  原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谢宁没忍住,拍着被子笑了起来。
  “不许笑!”原湛又气又恼。
  谢宁才不管他呢,笑够了,方才红着脸停了下来,喘了口气,瞄着原湛青红不定的表情,揶揄道:“阿湛你又发什么呆呢?想美女吗?”
  原湛顿时黑了脸,随后就冷冷道:“这样作弄人有意思吗?”
  谢宁眨了眨眼,认真道:“作弄人没意思——”
  原湛眉头一挑,结果谢宁话锋一转,就勾唇笑道:“可是作弄你很有意思啊。”
  原湛:……
  话不投机半句多,原湛脸色一沉,二话不讲,起身就走。
  然而他这边刚走出两步,谢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