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啊。”
  卫华?
  谢宁眉头一挑,就抬起头来,然后他就发现穿着黑色厚羽绒服的卫华神情有点犹豫和惊讶地立在他对面。
  谢宁愣了愣,吐出一口热气,就道:“哦。我还以为是别的什么陌生人,原来是卫哥啊。卫哥要吃点么?”
  说着谢宁就抄起几根串递了过去。
  卫华也没拒绝,接过来就咬了一口,接着他就嘶了一声,道:“好辣呀——”
  谢宁默默好笑,也不接话,就继续吃自己的花甲。
  卫华吃了一根串,辣的嗓子眼都犯冲,没办法,他只有把别的串默默放下,然后又去找老板要了两杯热水过来。
  卫华这边给谢宁递了一杯热水,这边自己又连忙吸溜了几口,一边喝一边就看着吃花甲吃得上劲的谢宁吃惊道:“小宁你居然都不怕辣的吗?”
  谢宁其实这会也被辣得不行,但他确实需要这么一个辣度来冲掉自己的狼狈,而这会听了卫华的话,他目光动了动,就扯了张卫生纸擦了擦嘴,然后喝了一口温热的蛋酒道:“还好,就是突然想吃点辣的。”
  卫华迟疑了一下,期期艾艾道:“小宁你还是注意点身体吧,以后别那么吃了。”
  谢宁笑了笑,道:“没事,谢谢卫哥关心。”
  说着,谢宁不想卫华再问他什么私事,就又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道:“卫哥怎么今晚这么晚?”
  卫华闻言,连忙就道:“这边女主在拍夜戏,我就跟去了,帮忙做点后勤。”
  谢宁“”“”哦了一声,没放在心上。
  而卫华这会看着谢宁干净漂亮的面容,不由得便想起他方才在片场听到的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流言,忍不住就小声道:“小宁,你跟你父亲说过澄清的事情了吗?这种事,最好还是早点说清楚比较好,免得大众有所误会。”
  谢宁听到这,顿时就想起他本来是打算给原湛解释热搜和营销号的事,结果两人乱七八糟搅了一场,谢宁现在都根本记不得原湛到底对这事是什么反应了。
  不过想一想——原湛当时也没什么反应?
  算了,懒得管了。
  这么一想,谢宁就淡淡道:“本来是打算跟我爸说的,但想了想,我觉得这事也没什么,就随他去吧。”
  本来就是,原湛要是都不在意的话,谢宁也无所谓,反正他也不是很在意外面那些虚名。
  而卫华一听,却顿时急了,道:“这不行啊,小宁你都不知道,片场那些人说你说得有多难听,他们还——”
  谢宁倏然抬头,而卫华也在这时猛地回过神来,接着他就咬起嘴唇,噤了声。
  “他们说什么了?”谢宁看着卫华失措的表情,默默皱眉道。
  卫华面部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最终他扭头看了看四周,便小声道:“咱们回去说吧,这边总有人过来,我不放心。”
  谢宁一听,当即就放了筷子,然后叫老板结账。
  结账的时候卫华硬要抢单,谢宁抢不过他,也就由他去了。
  回去之前,卫华还又特意给谢宁买了一杯红豆奶茶让谢宁端着喝,还问谢宁要不要买点胃药?
  卫华这种拖泥带水的“温柔”姓格其实很像谢宁刚进美妆圈子那会,见到谁都小心翼翼地讨好,但后来谢宁才明白,其实一开始你显得越温柔越容易说话,别人就越来欺负你,白工都找你做。
  想到这,谢宁默默抿了一口奶茶,也没说什么特别提醒的话,只是笑笑道:“卫哥你人挺好的,就是有时候人太好了,小心被人欺负。”
  卫华听到谢宁这话,忍不住就挠挠头,笑道:“小宁你这话跟我师父一样,我知道你们都是关心我,不过我自己真的能分辨的清的,大部分人都对我很好,个别的那些我不去理他们就行了。”
  谢宁再次不说话了。
  卫华这样的,还真是要吃了亏才知道疼。
  回到酒店房间,卫华打开了暖气,又把门关上,才换了一张神情严肃的脸,对谢宁道:“小宁,你是不是以前得罪过什么人啊?他们今天在片场真的讲的特别难听。”
  谢宁目光一动,道:“他们说什么了?”
  卫华沉默了一下,看了看谢宁的表情,道:“我实话实说,小宁你不要生气。”
  谢宁挑挑眉:“说。”
  “他们说,是你威胁原总,逼原总跟你结婚,原总压根都不喜欢你,而且连睡都……”
  “连睡都不想睡我?”谢宁面不改色地接了下半句。
  而卫华什么都没说出口,倒是神情尴尬了,接着他就连忙解释道:“我知道他们是在造谣,小宁你都没被标记,怎么可能结婚,还是跟原总?他们那些人向来嘴巴不干不净的,小宁你也别多在意啊。”
  谢宁这时默默笑了笑,道:“其实他们说的倒也不全错,我是跟原总结婚了。”
  卫华本来还义愤填膺,这会听了谢宁的话,义愤填膺的表情就一下子凝结在了脸上。
  谢宁望着卫华的表情,忍不住默默叹了口气,道:“卫哥是不是觉得我之前隐瞒了你,很失望?”
  卫华这会猛然回过神来,就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绝对没有——”
  卫华急得满头大汗,最终,他百思不得其解地挠挠头,道:“我只是觉得……小宁你都没被标记,怎么就结了婚呢?不应该啊。”
  谢宁这时默默笑了笑,想着本来就快要跟原湛离婚,他也没刻意隐瞒什么,只道:“本来就不算事实婚姻吧,各取所需而已。”
  “诶???”
  卫华陡然回过神来,然后他就眼前一亮,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接着卫华就道:“是联姻吗?商业联姻那种?”
  谢宁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卫华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就认真道:“那小宁你一定很辛苦吧?”
  谢宁愣了愣,卫华就小心翼翼地续道:“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你还是个Omega,平时里还要听那些人的流言,很坚强了。”
  谢宁抿了抿唇,一时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来,最终他只有默默笑了笑,道:“我自己觉得还好,卫哥你不用担心我。”
  卫华嘴唇动了动,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谢宁比了一个嘘声的姿势给制止了。
  “我好困哦,想睡了。”
  卫华愣了一秒,连忙道:“那我给你烧水。”
  “嗯,谢谢卫哥。”
  卫华转身就走,而后他又听到谢宁在身后道:“卫哥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啊。”
  卫华目光动了动,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但他嘴上还是迅速答应了。
  折腾了一通之后,两人就分别躺在床上睡着了。
  谢宁因为白天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没过多久就睡着了,倒是卫华,脑子里乱乱的,想着谢宁跟他说的那些内容,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
  大约是半夜的时候,谢宁被胃疼给弄醒了。
  醒来的时候谢宁已经疼出一身冷汗来,整个人就蜷缩在床上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按着胃,不停痉挛。
  还好卫华这时迷迷糊糊没睡着,隐约觉得不对就连忙起身开灯,然后他就看到谢宁小脸煞白,蜷在床上捂着胃部发抖。
  卫华顿时就慌了,二话不说从床上跳起来打了120,然后又赶忙去烧热水。
  谢宁这会浑身冒冷汗,疼的快要失去意识,同时自己也后悔无比——他隐约知道自己这个身体受不了那么辣的东西,但还是带了一点侥幸心理,因为他那时候确实需要一点刺激的东西帮助他忘掉原湛那一吻带来的冲击感……
  卫华热水烧好的时候,救护车也来了。
  卫华这边刚抱着谢宁想要下楼,就看到蔡成和几个负责人气势汹汹地朝这边来了。
  “谁叫的救护车?谁叫的!”
  卫华愣了一秒,就有点怂,但想着谢宁的情况,他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去,承认了。
  蔡成见到是卫华做的好事,当即就劈头盖脸把他骂了一通。
  “在剧组叫救护车?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这要是被拍到,明天又是新闻,还不知道狗仔怎么编排呢?卫华你跟了我这么久,脑子怎么还是这么直啊?啊?!”
  卫华被骂得脸色发青,但又不敢反驳,只是咬着嘴唇,连连应是。
  谢宁这时就挣扎着忍痛道:“蔡主任,真不是卫哥故意的。是我突然胃痛,他太担心我才叫的救护车。“
  蔡成当然知道谢宁的身份,这会他先是冲着谢宁温声安慰了一通,又冷冷瞪了卫华一眼,就道:“这边我们负责,你现在赶快回去!”
  卫华刚想拒绝,谢宁就主动开口,忍痛颤声道:“卫哥你还是回去吧,救护车都来了,应该没问题。”
  谢宁都这么说了,卫华死死咬了一下嘴唇,就把谢宁交给了蔡成,然后默默回头走了。
  谢宁这会疼的冒汗,虽然看着卫华的背影十分惨淡,但他也没心思再去安慰什么。
  救护车停在楼下,蔡成这边还拦着救护车,又通知了原湛。
  谢宁被医生放在担架上,打了一针镇痛,看着蔡成在一旁笑着打电话,心里只想骂娘。
  他知道,蔡成通知原湛,无非就是不想担责任罢了。
  不过这嘴脸也着实是太恶心了。
  好在没过多久,原湛就赶来了,里面的毛衣都没穿,就是一件衬衣加上大衣,扣子也没扣,头发也有点乱,俊美的脸已经被冻得有点发红,浑身都散发着阴沉的气息。
  而蔡成这会连忙就拦着原湛,跟原湛笑着简单交代了一下,还没说完呢,原湛就不耐烦地让蔡成走了,然后原湛就皱着眉,默默上了救护车。
  谢宁这会正躺在担架上迷迷糊糊等着镇痛药发作,原湛一来,他下意识地就想抬手遮住脸——出了这种事,他真的觉得丢人。
  而原湛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指责他的意思,而是低声让救护车先开走。
  等救护车发动了,原湛又详细的问了一下医生情况,方才默默走到谢宁身边坐下。
  谢宁这会已经有点昏睡的前兆了,见到原湛,他却还是下意识地默默别过头,觉得丢人。
  而原湛却误解了谢宁的意思,他以为谢宁是不想见到自己。
  但沉默了两秒,原湛还是低声道:“为什么突然要去吃那些刺激姓的东西?”
  谢宁抿了一下嘴唇,没回答。
  然后他就听到原湛静静在他头顶叹了口气,隐隐像是说了一句‘算了’,就没有下文了。
  谢宁等了一会,原湛仍是没有别的动作,他莫名有点憋闷,接着,镇痛剂的药姓慢慢上来,他也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所以谢宁并不知道,之后这一路,原湛都静静坐在担架旁,眉头紧锁,就这么看了他,守了他一路。
  而这边到了医院,谢宁又被医生弄醒,先是洗胃,然后又做了胃镜,之后打点滴。
  折腾了这么一通,本来谢宁痛着都还有点精神,现在胃空了,没那么痛了,却整个人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感觉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彻底蔫了。
  而原湛一直陪着谢宁进进出出,这会看着谢宁抿着唇,皱着眉,苍白的小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心中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愧疚来。
  毕竟原湛也猜到,这次谢宁出事,有他的原因在。
  医院的高级病房有暖气,味道也没有外面那么难闻,谢宁这会躺在柔软的被褥里,手上打着点滴,整个人就仿佛是飘的。
  而过了一会,谢宁稍微缓过来一点劲,就默默抬头看了一眼原湛。
  见到原湛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多了几分血丝,谢宁忍不住就哑声道:“你先回去吧,早点休息,我这边不是没事了吗?”
  原湛见到谢宁又主动跟他讲话,目光动了动,神色柔和了几分,而接着他就摇了摇头道:“没事,本身我在剧组事情也不多,丢你一个人在这,我不放心。”
  原湛还是第一次讲出这种话来,谢宁听了,心中颇有点小感触,接着他就笑笑道:“那你去隔壁床上躺着吧,咱们躺着说会话就行,一会也该睡了。”
  原湛点点头,正依言准备起身,忽然就一眼瞥见谢宁扎着针的手露在外面,苍白的,血管还微微泛着青。
  原湛眉头一皱,便起身道:“我出去一会,一会就回来。”
  谢宁愣了一下,倒也没拦着他,只道:“去吧。”
  原湛点点头,转身就走了,谢宁看着原湛离开,目光动了动,伸出没打针的手,默默拨了一下额前的刘海,然后在心里默默想:算了,不就是误打误撞亲了一下吗?又不是什么大事,当做没发生就好了。
  而且原湛现在的态度,谢宁倒也还真的没法去兴师问罪什么的,真要兴师问罪,也显得他太小气了。
  谢宁胡思乱想了一会,就忍不住想要摸手机玩,然而他又忽然想起自己的手机还落在原湛的房间里,一下子就萎了。
  好烦哦……
  谢宁耷拉着脸,了无生趣。
  约莫过了六七分钟的样子,原湛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半新不旧的暖宝宝,暖宝宝还是个粉色的阿妮,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东西。
  谢宁听到开门声,目光动了动,抬头一看,就看到原湛手里捧着的那个暖手宝,顿时就忍不住笑道:“你这么怕冷啊?这是跟哪个护士妹子借的?还挺可爱的。”
  原湛闻言,抬头看了谢宁一眼,接着他倒是没说什么,就径直走到谢宁身边,然后小心翼翼地握住谢宁打针的那只手,再默默地就把暖宝宝垫在了他的手下。
  谢宁愣住了。
  谢宁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