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那些安慰失恋的话都搬了出来,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错过是给相逢创造更好的机会”给原湛哗啦啦讲了一通。
  而原湛居然还罕见的没有反驳什么,都静静听完了。
  谢宁讲了一堆,忽然感觉到原湛安静的有点反常,他就立刻闭了嘴,然后瞄了一眼原湛的表情。
  原湛这时目光动了动,却莫名露出一点笑意,然后他就看向谢宁道:“你没失恋过吧。”
  虽然句子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是笃定的。
  谢宁愣住了,然后他仔细想了想,觉得原湛说的不对,因为他是谈过恋爱分过手的人,但又无法反驳原湛的观点。
  因为……谢宁基本没谈过那种特别动心的恋爱,又或者说,他还没遇到让他特别动心的人。
  谢宁每次自认为做得很好,帮对方做饭,洗衣服,像个老妈子似的,可每次都是被分手——对方觉得他太温柔,太假面,太不激情了。
  但谢宁就觉得自己很冤,他一直认为小说那种惊天动地要死要活的感情实在是太假,谈恋爱不就该是两人觉得合适,然后柴米油盐酱醋茶吗?
  可现在一听原湛这句问话,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也许……他就真的没失恋过?
  而原湛看着谢宁的表情,就知道被他说中了,同时他心中也莫名开始发酸——那不就再次证明谢宁没喜欢过他么?
  不过看谢宁这样子,也确实不像狠狠喜欢过什么人似的,跟以前那个卑微又小心翼翼的谢宁完全不像。
  真的是一个人吗?
  原湛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然后他又自己被自己吓到了,太荒唐了,怎么可能?
  “我确实没失恋过。”谢宁这会回过神来,就撇撇嘴道,“但这也不代表我不能开解人吧?”
  不过随后他又认真道:“而且我还是觉得,如果你为了一段感情要死要活,还不顾自己的健康。那肯定跟感情没关系,是你自己心里哪里有些缺失,但你自己都不知道罢了。而且我就觉得谈恋爱,只要两个人合适,我就愿意去尝试一下,哪来那么多一生一世一双人啊?”
  “哦?”原湛听到这,忍不住看了谢宁一眼,接着他就淡笑一声道:“只要合适就都愿意去尝试一下,那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谢宁:……
  “像个小孩儿似的。”原湛又来了一句,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却又带着莫名宠溺的笑意。
  谢宁:???
  他当然没看到原湛脸上那一丝浅浅的宠溺。
  “不服气?”原湛又笑。
  谢宁在心里把原湛呸了一万遍,嘴上却道:“不敢,我怎么敢有意见?”
  原湛看着谢宁气成河豚又嘴硬的样子,忽然就想小小地教训他一下,于是他目光动了动,便道:“你过来一点。”
  “干嘛?”谢宁顿时露出一点警惕的神色。
  “我有话想跟你讲。”
  谢宁皱皱眉,道:“那你就在这讲吧。”
  原湛不动声色地淡淡道:“那就算了。”
  谢宁:……
  转了转眼珠,谢宁又实在想不出原湛会真的对他做出什么不利的行为,而他又真的有点想听原湛的小秘密,所以思索了一下,谢宁凑了上去。
  “好了,你说吧。”
  原湛不动,只静静道:“你再过来一点。”
  谢宁眉头一皱,道:“不说算了。”说着他就想起身撤开。
  偏偏这时原湛突然伸出手,一下子揽住了谢宁的腰,一个连贯的动作,就一把将谢宁按在了床上。
  谢宁一头砸在枕头上,砸了个晕头转向。
  “原湛你有病——”
  话还没说完,谢宁就猛然噤声,因为他看到,原湛的俊脸近在咫尺,双手就撑在他身侧,从上方投射出斜斜的阴影来。
  “你……干嘛?”谢宁嗅到原湛身上那成熟中带着一点薄荷气息的alpha信息素味道,整个人就开始发软,同时脸红。
  而原湛这时脑子也微微发涨,但他还是凝视着谢宁的眼睛,静静道:“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说的话显得有多容易被人利用?“
  谢宁:???
  来不及细想,谢宁就涨红着脸,伸手想推开原湛,偏生原湛在这时又靠近了几分,低声道:“如果一个你不喜欢的alpha这么靠近你,你还会不会说什么‘只要合适就都愿意去尝试’的话?”
  谢宁陡然愣住,然后他就明白过来,刚才原湛误解他的话了。
  这是个ABO世界,一个Omega说出‘只要合适就都愿意去尝试’的话实在是有点……人尽可夫的意思……
  反应过来,谢宁刚想解释,就听到原湛在距离他耳畔一寸远的地方静静道:“以后别这么幼稚。”
  谢宁脸上顿时冒出三条黑线——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而这时,原湛还没有停止,而是继续说教。
  “你是个Omega,该拒绝的时候就坚决拒绝,不喜欢的就一定躲开,不要再说这种‘只要合适就愿意尝试’的蠢话了知道么?不怀好意的alpha很多,遇上一个,尝试一次,你这辈子就完蛋了。”
  原湛除了声音磁姓动听之外,语气并不温和,甚至有点严肃教训的意思在里面,可接下来这一段话谢宁听完,心中却生出了几分难以言喻的暖意来。
  原湛好像……也没那么差劲啊?
  想到这,谢宁迟疑了两秒,便抬眼跟原湛对视,
  而原湛这时也松了松手腕,正准备起身,偏生这时谢宁抬起眼,二人目光直直相撞,无形中刺啦一声,交织着信息素的甜蜜成熟气息就在二人身周缓缓浮动开来。
  谢宁顿时脸上一红,但他还是微微张了张嘴,低声道了谢。
  而上方的原湛看着谢宁那薄薄张合的红唇,受到信息素的影响,竟是完全忽略了谢宁说的内容,然后情不自禁地再次俯下了身去——
  这是原湛第一次跟人接吻,也是原湛第一次跟Omega接吻,更是原湛第一次跟谢宁接吻。
  柔软香甜,带着一丝丝春日果园一般的气息就这么笼罩在原湛的鼻翼和唇间,让他原本还涨痛的头一下子就轻松起来,原本无力加烦躁的情绪顿时一扫而空。
  下一秒,原湛就忍不住伸手搂紧了谢宁的身体,然后辗转深刻地吻了下去。
  谢宁柔软的唇带着一点花朵的甘美,柔滑细腻,舌尖微微湿润,引得人忍不住就想汲取更多……
  而谢宁纤长浓密的睫毛则在这时疯狂颤动,他漂亮的琥珀色瞳孔也微微收缩,眼角因为过度激动都渗出一滴泪来,完全没有理解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谢宁几次手指微微攥紧,试图抬起来推开身上的原湛,偏生原湛力气极大,加上alpha信息素天生对Omega的吸引,谢宁的手在触碰到原湛的肩膀时,却又犹豫了……
  一边是清醒和理智,一边是欢愉和堕落。
  床头昏黄的灯光照在原湛穿着黑色丝绸浴袍,微微弓起的腰背上,显得他身材极佳,又暧昧优雅。
  而谢宁的手臂则在这时半松不紧地搭在原湛宽阔的肩膀上,露出的那小半截纤细修长,洁白如雪。
  真是温馨甜美的场景。
  偏偏——
  叮咚、叮咚、叮咚!
  房间的门铃急促而又连续地响了三声,接着便传进来敲门的声音和陈助理急促的呼喊。
  “夫人!原总!你们在不在里面啊?!”
  只是不到三秒的时间,房间里那暧昧而又温馨的气息就突然消失殆尽,然后温度迅速下降,最终化为沉默而又死寂的尴尬。
  隔着一层水晶帘子,能看到是原湛先从床上微微直起身,接着就是谢宁一把推开他,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匆忙穿上鞋就往外跑。
  哗啦一声乱响,是谢宁红着脸,抿着薄唇掀开帘子从里面急匆匆地走出来、
  陈助理这边在门口急的乱转,正想着要不要报警,门就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陈助理先是一愣,接着又是一喜,而在看到谢宁红着脸,眼角泪痕俨然的情况下他又是一愣。
  至于谢宁,还没等陈助理问清楚是什么情况,他就自己沉着脸,快步从陈助理身边走了过去。
  陈助理:……
  发生什么事了?
  站在门口看着谢宁逃一般地进了电梯,陈助理带着一肚子莫名其妙推开房间门,走了进去。
  而一进门,陈助理脸色就变了。
  一股浓烈无比的信息素味道扑面而来,不……准确来说是两股……
  陈助理顿时石化当场。
  他他他、他做了什么???
  原本陈助理还以为是原湛出了什么乱子,谢宁让他帮忙收拾,因为他下午刚帮原湛买了酒,也知道原湛心情不好,结果没想到……
  感情原总是买酒助兴的???
  陈助理顿时就抖了两抖。
  而这时,水晶帘子又是哗啦一声响,是原湛从里面走了出来。
  原湛此刻抿着薄唇,眼中带着红红的血丝,俊脸发黑,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几乎能够冰冻一吨水。
  “你来干什么?”原湛看着陈助理,冷冷道。
  陈助理双腿颤抖,恨不得要给原湛跪下,面上则是干笑一声道:“刚刚是夫人打电话让我来的。”
  原湛闻言,目光闪了闪,然后他就想起谢宁刚刚被他打落的那个电话。
  接着,原湛也懒得管陈助理如何,就转身又走进了房间里。
  陈助理见状,顿时松了一口气,而就在这时,里面传来原湛厌烦的一声——‘出去’。
  陈助理心头一抖,接着就慌忙溜了。
  不多时,房门响了一声,是陈助理走了。
  而原湛走到床边,看着地上那个翻过来躺着的,谢宁的手机,目光动了动,便俯下|身拾了起来。
  因为地上铺着地毯,谢宁手机也套了手机壳,所以砸了一下也并没有砸坏。
  原湛把谢宁的手机拿起来,下意识地就按亮了屏幕,想点进去看一看,偏偏谢宁的手机是指纹解锁的。
  看着屏幕上跳出来的“密码错误”几个白色小字,原湛的心情忽然没有来由地烦躁。
  然后他就放下了手中的手机,退回到床边坐下。
  原湛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那样。
  他明明只是想逗一逗谢宁,然后给谢宁讲讲对待感情不要太随便的道理,结果没想到讲到最后,却把自己变成了反面教材……
  静静吐出一口气,原湛抬起手,按在了额头上,觉得自己这次实在是做的太失败了。
  然而过了片刻,他又神使鬼差地默默抚上了自己的唇,想起跟谢宁的那个吻,一想到这,原湛的心跳就微微加速,身体也燥热了起来。
  然后,原湛心中就第一次生出一点无助的迷茫感来。
  Alpha和Omega之间的生理吸引,真的就那么大么?


第35章 晚安
  谢宁离开原湛的房间之后, 一径下了楼。
  然而就当谢宁走出电梯来到卫华住的这层时,一眼就看见许多工作人员来来往往,有说有笑。
  谢宁面色微变, 随即默默转身,走进了一旁的消防楼梯里。
  直接下到一楼, 谢宁戴上兜帽, 就出了门。
  这家酒店是在郊区,位置很偏僻, 但因为四周建了影视城,所以这会晚上也有不少的小商贩在做热气腾腾的夜宵。
  谢宁吸了吸鼻子,嗅到空气里那浓郁的烧烤香味, 就忍不住默默走到一个烧烤摊前,叫了一份炒花甲,一份羊肉串, 然后又去一旁买了一碗米酒汤圆。
  虽然是晚上,但大冬天的,吃夜宵的人也没那么多, 谢宁一个人占据了一张小桌子, 就边喝米酒边等上菜。
  他现在脑子一团混乱,根本冷静不下来, 就连抓着勺子的手,都微微发抖。
  原湛居然亲了他?
  而且还是在那种尴尬的情况下。
  谢宁又喝了一口米酒, 忽然就丢了勺子, 伸手摸了摸自己通红的脸——虽然也许有信息素的原因在里面, 但刚刚那短暂的一秒,电光石火之间,谢宁好像有点明白什么叫做怦然心动了。
  这种感觉,是谢宁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就在今天,谢宁感受到了,可令他哭笑不得的是,他第一次怦然心动,居然是在那样一个场景下,对方居然还是原湛。
  “真是疯了……”
  谢宁按着额头,苦笑着喃喃道。
  还好在这时,热气腾腾的炒花甲和羊肉串都送上来了,谢宁特意让老板多放辣椒,为的就是刺激一下自己,然后忘掉刚才那些破事。
  羊肉串是新鲜的羊肉,烤的滋滋作响,往外冒着金黄的油,上面撒着满满的孜然,辣椒粉和香菜沫,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花甲更是在大料里被炒得咕嘟咕嘟冒着红汤泡泡,各个口张开,露出里面鲜嫩的肉来,浸泡在红油里,看上去就鲜美无比。
  谢宁先是趁热撸了两串羊肉,然后就用筷子夹了辣辣的花甲放进嘴里慢慢吸吮。
  小摊上的烧烤大多数都是重油重辣,味道粗糙但十分具有原始的刺激,谢宁吃了几个花甲就辣的满头汗,先前那一点矫情的小心思也就在这样火热的刺激下,彻底被他抛在脑后了。
  这边谢宁正吃得高兴呢,对面却忽然出现一个人影在他桌前坐下。
  如果是平时,谢宁可能还会好言好语地说点什么,但这会他心情不好,所以他就头也不抬地淡淡道:“麻烦换一桌,我不喜欢同别人一起坐。”
  对面沉默了一下,小声道:“小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