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心中有一种隐藏的恐慌,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狼狈模样,陈助理也不行,所以才一时冲动打落了谢宁手里的手机。
  而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本来准备给谢宁道歉,偏偏谢宁又咬了他一口,于是他也生气了。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起来。
  半晌,谢宁目光一冷,猛地低头准备再咬,可这次原湛已经有了准备,另一只手一下子伸出来就钳住了谢宁的下巴,然后怒道:“谢宁你是属狗的吗?!”
  谢宁下巴被捏得生疼,这会简直气到头晕,下意识地就抬起另一只手去扯原湛掐在他下巴上的手。
  然而原湛力气太大,他根本扯不动,扯了半晌,谢宁忽然觉得自己这样简直跟个小丑一样,愣了一秒,突然就觉得眼眶一酸,然后眼泪本能地就掉了下来。
  谢宁不知道这是Omega受到委屈后应激产生的生理反应,自己流了眼泪自己都没感觉到,等他感觉到的时候,伸手擦了一下,自己都愣住了。
  这这这……
  这是什么神仙娇弱身体?
  谢宁愣了愣,还下意识地抽了一下鼻子。
  而原湛看到谢宁流眼泪,也不由得愣住了,但他看到的,又是另一层意思了。
  谢宁眼眶微红,神色倔强而委屈,还伸手抹了一把眼泪,鼻头还抽了一下,简直可怜到让人心疼。
  原湛顿时就愧疚了,不光愧疚,他还第一次真情实感的觉得自己做事太不地道。
  所以沉默了一秒,原湛默默松开了钳住谢宁下巴的手,然后他看着谢宁泪痕俨然的小脸,神使鬼差地又抬手替谢宁擦了擦眼泪,低声道:“别哭了。”
  谢宁下意识地一个哆嗦。
  妈耶,原湛这是拿错剧本了吗?
  下一秒,谢宁就神色警惕地退后了一步。
  意识到自己刚才做出了什么样的举动,原湛自己也面色微变,然后就红了红脸,别过头,低声道:“刚刚发火是我不对,我道歉。”
  谢宁没想到原湛会道歉,神情也稍微软和了一点,他一向是别人退一步,他也退一步的。
  所以沉默了半晌,谢宁抿了抿唇,微微放缓了语气道:“算了,其实我刚才也太激动了,没咬伤你吧?”
  原湛听到谢宁这话,下意识地就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手背,齿痕俨然,但这会他还是不动声色地攥起了手,用另外一只手遮住手背,淡淡道:“没事。”
  原湛这动作被谢宁看在眼里,谢宁无语了一瞬,就转身道:“我去帮你拿创可贴。”
  原湛张了张嘴,下意识地想拒绝,但谢宁却已经走了出去。
  原湛看着谢宁离开的背影,目光微闪,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谢宁找了消毒棉球和创可贴回来,原湛见了,就默默伸出被谢宁咬过的手。
  谢宁一看,那齿音又深又紫,还有点渗血,顿时就红了红脸,接着他就蹲在原湛身前,用消毒棉球擦了擦原湛手背上的牙印,再小心地用创可贴贴好。
  原湛看着谢宁低着头,目光纯粹认真的模样,抿了抿唇,忽然忍不住道:“你之前说,你现在没有喜欢的人?”
  谢宁顿时一愣,然后他就忍不住抬头看了原湛一眼。
  原湛这时避开了谢宁的目光,有点心虚道:“我随便问问。”
  谢宁沉默了两秒,“哦”了一声,低头帮原湛把创可贴贴好,然后他就抬起头,朝着原湛坦诚笑了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跟你抢陵哥的。”
  原湛愣住了。
  他先是惊诧,接着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最后又带了一丝庆幸——听谢宁这意思,他是不喜欢苏陵咯?
  而谢宁看着原湛复杂的神情,又抬眼对视原湛,鼓励的笑道:“你想追就去追吧,反正陵哥现在单身,你有的是机会。”
  原湛跟谢宁目光对视,他看着谢宁澄澈的眸子,能够确定谢宁对苏陵的感情丝毫不知情,所以沉默了两秒,原湛别过头,自嘲地笑了笑道:“以后这些事你就别管了。”
  谢宁:……
  以为自己是被嫌弃了,谢宁尴尬了片刻,就起身道:“那好吧,那……我先走了?”
  说完,谢宁带着一点狼狈,转身就走。
  偏生这一次,原湛又伸出手来攥住了他的手腕,但这一次,明显没有先前那么激烈,就这么软软地一握。
  “别走……”原湛虽然觉得有些难堪,但在酒精的驱使下,还是哑声说出了这句话。
  谢宁彻底怔住了。
  迟疑了两秒,谢宁忍不住皱眉回过头,小心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原湛沉默了片刻,略略别过头道:“能不问吗,我不想说。”
  谢宁;“哦……”
  片刻的沉默之后,谢宁悄悄将手从原湛手里抽了出来,原湛感觉到谢宁的手一点点滑脱,心也一丝丝凉了——果然,都没有人愿意关心他。
  可他没料到,谢宁抽出手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犹豫了一下,就默默走到一边坐下,道:“算了,那我陪你一会,你想……说点别的什么吗?”


第34章 接吻
  原湛看着谢宁坐在床边, 静静地用一双琥珀色的纯粹眸子看着自己,神色里带着三分探询和七分小心,光照在他脸上, 显得愈发干净温和。
  只是——
  白皙小巧的下颌上多了两道浅浅的红印, 正是刚才原湛掐出来的。
  原湛见到那两道红印, 顿时生出一点愧疚之意来, 接着他便神使鬼差地伸出手,轻轻抚上了谢宁的下颌。
  谢宁:!
  在原湛的手触碰到谢宁柔软的肌肤时,谢宁如同触电一般地就缩了回去, 眼中满是惊诧。
  而原湛这时也回过神来,接着他沉默了一秒, 就抬起手, 指了指自己的下巴同样的位置,有点尴尬地低声道:“你这……留印子了。没事吧?”
  谢宁目光动了动, 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下颌, 这才发觉那里确实有点痛。
  不过也没破皮, 所以谢宁也不在意, 就松了手,耸耸肩道:“没事,一点印子而已,明天早上就消了。”
  “嗯。”
  又是沉默。
  谢宁实在是不擅长应对这样的气氛, 他这会咬了一下嘴唇, 正想着要不要点点外卖缓和一下氛围, 原湛就又开了口。
  “之前你说要去医院检查身上容易出现淤青的问题, 后来去了吗?”
  谢宁微微一怔,随即就笑了笑道:“那个啊,那个我都忘了,不过感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再说吧。”
  原湛闻言,眉头微微皱了皱,语气严肃地道:“这种事情不能掉以轻心,还是要早点检查才对。毕竟你的身体确实比一般人要弱一些。”
  “哦……”谢宁有点尴尬地道。
  其实他明明知道原湛是在关心,可原湛的语气,却总是让人觉得不太舒服,就像是长辈在教训小孩一般,一点温和感都没有。
  别扭。
  原湛看着谢宁的表情,就知道他在腹诽自己,心里忽然有点憋闷,然后他就又想起苏陵变相拒绝他的事情。
  情绪一上涌,原湛就忍不住问沉声道:“我真的很差劲吗?很让人讨厌?”
  谢宁:……
  卧槽,为什么这种时候要问这种送命题啊?
  谢宁尴尬的要死。
  想到这,谢宁忍不住看了一眼原湛的表情,发现原湛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神情有点阴郁。
  谢宁心头忽然一跳——原湛该不会是跟苏陵闹翻了吧?
  言情耽美小说里,出现这种对话的时候,多半是男主被甩之类的,再联想到那个围巾,谢宁就有点回过味来了。
  所以这会,谢宁目光动了动,就不动声色地笑道:“不会啊,阿湛你很优秀,就是姓格有点沉闷,差劲和讨厌倒是说不上的。”
  “你真的这么想?”原湛看着谢宁,不动声色地道。
  谢宁心头又是一颤,总觉得自己好像在玩什么“我和我妈掉进水里先救哪一个”这种无聊又送命的游戏,真是令人头痛了。
  但这会谢宁也只有尽量不挑错地笑了笑道:“是啊,不过这是我个人看法,别人的想法我也不知道。”
  说着,谢宁又习惯姓地熬了一碗鸡汤道:“人又不是钞票,哪能人见人爱呢?做好自己就行啦。”
  原湛闻言,目光微动,露出一点若有所思的表情。
  谢宁这时瞄着原湛的神色还算稳定,就又道:“水刚刚就烧开了,我去帮你冲点解酒汤。”
  原湛回过神,正想叫谢宁别去,谢宁这边就比兔子溜得还快,颠颠地就跑到外面客厅去了。
  原湛这会看着谢宁小跑的背影,目光暗了暗,薄唇抿成一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边,谢宁正把解酒散的包装撕开,倒进茶杯里,然后用开水冲好。
  冲解酒汤的时候谢宁就不得不佩服王姨的细心了,他来的时候王姨准备了三个大箱子,一个随身携带的被他带到了卫华那里,另外两个托运过来的他觉得里面东西太鸡肋就还是扔在了原湛这。
  可现在想想,王姨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冲好解酒汤回来,谢宁就把茶杯给原湛端了过去。
  而原湛看着那绿色瓷杯里棕褐色的汤水,眉头就不自觉地皱了皱——他一向只吃丸药,最讨厌这种汤汤水水的东西。
  但当着谢宁的面,原湛肯定不可能这么出丑,所以他只是迟疑了一下,就接过杯子来,默默喝了两口。
  解酒汤的味道很奇怪,甜中带涩,还透着一股清苦,原湛只是喝了两口,整张俊脸就皱到了一起。
  谢宁见了好笑,接着他又想起什么,就随手从兜里摸出一个薄荷糖道:“喏,快点喝完,吃了这个压一压。”
  原湛看了看谢宁手中的薄荷糖,目光动了动,却没有立刻去接,而是端起杯子,皱着眉头一口口喝完了,方才放下杯子,然后他就摇摇头道:“我不用——唔……”
  话还没说完,一颗薄荷糖就塞进了他的嘴里。
  原湛一愣,舌尖就已经漫起了一丝甜甜的凉意,而他也知道这不能吐出来,就默默噙着糖,皱眉去看谢宁。
  结果谢宁这时正看着他笑呢,脸上还带着一点诡计得逞的狡黠笑意。
  原湛目光闪了闪,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有点暖,接着他就回过眼,默默把糖含在了舌间,随口道:“这糖是在哪买的?”
  谢宁笑了笑,有点得意地道:“我下午去片场,工作人员送我的。”
  原湛含着糖,淡淡道:“那你人缘不错啊。”
  谢宁没听出原湛话里那一丝丝嫉妒,随口笑道:“还行吧,是他们都挺热情的。”
  “嗯。”
  而这会谢宁瞥了一眼原湛的神色,忽然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你心情好点了吗?”
  原湛极其敏锐,立刻就瞥了谢宁一眼,道:“你想走?”
  谢宁:……
  “嘿嘿嘿……”
  原湛看着谢宁的笑脸,心中忽然没来由地就生出一点烦躁来,接着他便淡淡道:“那你去吧。”
  “哦,那我走啦?”
  “嗯。”
  “走啦?”
  “……”
  原湛没有去看谢宁,但片刻之后他就听到了离开的脚步声。
  想着谢宁果然走了,原湛咬了一下牙,就觉得胸口一阵泛酸。
  而过了许久,原湛目光动了动,忽然意识到怎么没有听到开门声?然后他就有些狐疑地一回头——
  原湛:!!!
  谢宁这会正好整以暇地趴在床边看着他呢,见到他一回头,就露齿一笑。
  “你怎么还没走?”原湛又惊又怒。
  谢宁眨眨眼,道:“你不是不想我走吗?”
  原湛:……
  “谁说的?”
  谢宁笑了一声,也不戳破原湛,就默默起身道:“看来是我会错意了,那我走咯?”
  说完,谢宁作势转身。
  原湛见了,眼皮忍不住一跳,可看着谢宁真的迈出步子要走,最终他也只有憋着气,窝囊道:“你等等。”
  谢宁老早就等着原湛这一句呢,现在一听,就笑了笑,转过身来:“早说嘛。”
  原湛:……
  虽然心里窝囊又憋气,可原湛是真的不想让谢宁走。
  本来原湛想借酒消愁,但他没料到喝完酒之后,醉完带来的头痛和无力感愈发分明,还时不时在提醒他,他就是个情场失意的loser。
  如果没有谢宁刚才陪着他,他说不定真的会崩溃。
  想到这,原湛忍不住又露出一丝苦笑。
  谢宁见状,目光动了动,还是没忍住,就低声道:“虽然我知道那是你的隐私,但你如果不说出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帮你排解心情啊。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后面那半句‘是不是跟苏陵闹崩了’,谢宁没问出来,但他想要的,就是原湛亲口给他一个答案,他不想被只当成一个发泄情绪的洋娃娃,他想要有来有往。
  而原湛听到谢宁这句话,再次抬头看了谢宁一眼,末了他抿了一下唇,低声喃喃道:“算了,告诉你也没关系。”
  谢宁眼皮微微一跳,顿时就有点紧张起来。
  原湛这边沉吟片刻,像是在做心理准备,最终,他淡淡开了口——
  “苏陵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果然?
  谢宁目光一动,但他随即又敏锐地发掘了另外一个信息点——苏陵有喜欢的人了?
  那……他岂不是也没戏了?
  不过这个念头随即就被谢宁安慰原湛的念头给冲走了。
  这会谢宁看了原湛一眼,就立刻把自己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