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道:“算了,你待着吧。”
  说完,谢宁就伸手,打开了浴缸的出水龙头。
  温热的水流缓慢注进浴缸里,谢宁就扭头看了看原湛,然后迟疑着比划了一下,道:“你……自己脱衣服?”
  谢宁这话是疑问句,而原湛听了,迷茫的凤眸闪了闪,下一秒,他就当着谢宁的面,低头撩起了毛衣的衣摆,然后双手交叉,往上一掀——
  原湛身上的皮肤略显苍白,但小腹处的肌肉却十分精实,人鱼线也异常好看,最重要的是,这么一掀,就让谢宁看到了原湛完美腰线下,隐隐露出的带着白色条纹的黑色裤边缘……
  谢宁:???
  接着,谢宁就用食指抵着额头,微红着脸,迅速背过身去。
  然后,他就忍不住想——原湛为什么会喜欢黑色裤?边缘还带白色条纹?这么……骚的吗?
  谢宁这边正在胡思乱想,而原湛则是默默将毛衣脱下来甩到一边,接着开始脱裤子。
  等原湛脱完长裤,谢宁就福至心灵一般,陡然一个激灵回过神,然后他就扭头对着正准备扒短裤的原湛叫道:“别脱!!!”
  原湛愣了一秒,动作一顿,手竟停在了那。
  谢宁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即他就有点头痛地道:“你还是就这样洗吧,水放好了,你先躺进去。”
  原湛抿着唇,皱了一会眉头,最终却还是默默躺进了浴缸里。
  谢宁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无奈地取了旁边的浴花递给原湛道:“你先自己洗,我出去烧水给你煮醒酒汤。”
  原湛闻言,目光动了动,这会就真的接过浴花,也不打沐浴露,就直接慢慢且用力地擦拭着身体。
  谢宁:???
  下一秒,谢宁就一把抢过了原湛手里的浴花,然后他看着原湛白皙精实的身躯上被擦出一道红痕的地方,无语道:“算了,还是我来吧。”
  挤了一大坨沐浴露在浴花上,谢宁胡乱揉搓了两把就凑过去给原湛搓澡。
  原湛见到谢宁凑上来,居然还默默把眼睛闭上了,任由谢宁给他搓。
  谢宁一边搓,一边在心里暗暗吐槽,他现在可真的成了原湛的老妈子了。
  泡沫哗啦啦飞起,原湛白皙的身体就大半都被泡沫包裹住,谢宁一边搓,一边忍不住打量原湛的身材。
  原湛肩膀微微有些薄,但宽度是够的,整个身体上都覆盖着一层薄薄均匀的肌肉,紧实而又有手感。
  腰腹部的人鱼线十分漂亮,腹肌不算太明显,但也丝毫没有白斩鸡的倾向,整一个倒三角的优美弧线,看得谢宁又是嫉妒又是羡慕又是恨的。
  看到这,谢宁忍不住又悄悄瞄了原湛一眼,发现原湛就静静阖眸偏头靠在浴缸边缘,好像快睡着了。
  于是谢宁思索了一下,就低头默默掀开自己的毛衣下摆看了看。
  ……
  白的,平的,软的。
  跟原湛的一对照,还真是……
  惨不忍睹。
  谢宁十分无奈,又有点不服气——在他穿过来之前,他还是有人鱼线的人!可现在这个Omega的鬼身体,素质这么差,估计以后要重新锻炼出来都难。
  郁闷完,谢宁摇摇头,准备继续给原湛洗澡,结果一抬头,却冷不丁对上原湛那冷静又带着几分茫然的目光。
  谢宁:!!!
  他下意识就拉了一下衣服下摆,后退两步警惕道:“你干嘛?”
  原湛没说话,看了谢宁两秒,忽然又把眼睛闭上了。
  谢宁:???
  半晌,谢宁才意识到,原湛这算是喝醉之后“回光返照”?
  微微松了一口气,谢宁就继续给原湛搓澡,搓着搓着,原湛没动静,谢宁胆儿又肥了,便一边搓一边开始哼歌。
  老实说,原湛身上并不脏,甚至连一丝特殊的体味都嗅不到,甚至脱下的衣服上还带着淡淡的古龙水香味。
  所以谢宁大致给原湛擦了一番,就觉得洗的差不多,然后就开始给浴缸换水了。
  浴缸里本来全是白花花的泡沫,这会一放水,泡沫就都随着水流沉下去了,谢宁放了脏水,就又重新开始上新水。
  结果他刚拧开水龙头,回头一看,就发觉……
  原湛似乎有点发情了……
  谢宁虽然不是什么纯情处男,但看到这样的场面也难免觉得尴尬,他沉默了两秒,最终选择装作没看见。
  放水需要几分钟,谢宁思索了一下,看着原湛这样的状态,觉得自己待在这有点尴尬——要是原湛醒来不记得还好,记得的话……
  所以谢宁权衡片刻,就默默溜出了浴室,找到了开水壶开始烧开水。
  烧着开水,谢宁也不急着进去,就看着墙壁上的钟,准备等水差不多放好了再进去。
  这会谢宁在浴室外边转来转去,原湛却又堪堪在热水的刺激中清醒过来一点。
  原湛醉酒跟寻常人不一样,他是属于那种三分钟清醒,三分钟断片的状态。
  刚才跟谢宁正常对话的时候多半还算清醒,之后就断片了,而现在,他又清醒了。
  清醒过来之后,原湛伸手按了一下混沌又隐痛的额头,就想起方才谢宁好像跟他说了点什么,然后又帮他洗澡?
  原湛:!
  下一秒,原湛的瞳孔就微微收缩——谢宁刚才还让他脱衣服???
  接着,他就猛地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在看到裤还算完好的时候,原湛松了一口气。
  而原湛这边刚刚松了一口气,浴室的门就响了一声,是谢宁推门进来了。
  谢宁估摸着这会水已经放好了,那他就可以大致帮原湛清理一下,然后把人裹起来弄到床上去。再灌一杯醒酒汤,他就功德圆满,可以全面撤退了。
  结果这会谢宁从外面拿了浴袍,一走进来,就看到原湛坐在浴缸里,紧抿薄唇,如临大敌的看着走进来的他。
  谢宁:???
  醒了?
  而谢宁还没感觉到危险,就是在这个当口他也不忘瞟了一眼原湛腰间那个位置,然后就——
  咦?居然平下去了?
  谢宁一愣,接着他就见到原湛猛地坐直身体,哗地抽了一条毛巾遮住自己,末了怒道:“出去!”
  谢宁面对原湛的突然变脸,先是吓了一跳,接着也生气了。
  “你白眼狼啊你?明明是你自己说要洗澡,我好心把你扶进来,你还骂我!”
  原湛:……
  看着谢宁气鼓鼓的脸,原湛沉默了两秒,想了想,好像依稀记得是有这么一回事。
  但过了半晌,原湛却神情有点别扭地冷冷道:“我喝醉了,忘了。”
  谢宁看着原湛的表情,知道他就想死不认错,呵呵冷笑一声,就道:“那你自己慢慢洗吧,拜、拜!”
  说完,谢宁把手里的浴袍往架子上重重一甩,转身就走。
  原湛见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中就下意识地就想去拦住谢宁,然而他动作没跟上脑子,手一伸,脚一滑,人还没出浴缸呢,就又重重地坐了回去。
  又是哗啦一声巨响。
  谢宁脚步下意识地一顿,但他这次没心软,扯扯嘴角正准备继续往前走,就又听到了原湛有些无奈和歉意的声音。
  “抱歉,我是真的忘了。”
  原湛的嗓音有点哑,有点狼狈,伴随着他挣扎着坐起来的水声,听得谢宁莫名心头一颤。
  半晌,谢宁眉头皱了皱,回头瞄了一眼浴缸里正微微抿着唇,忍痛从浴缸里站起来的原湛。
  看起来有点小可怜……
  犹豫了一下,谢宁还是不情不愿地扯下了架子上的浴袍,走了过去。
  原湛没想到谢宁会返回来,一时间也有点尴尬,他这会正撑着墙壁,姿态有些别扭。
  而谢宁看得清清楚楚,原湛略显苍白的腰上被擦青了一块,还是不小的一块。
  本来谢宁还准备把浴袍给原湛让原湛自己穿,但看到原湛这样,他迟疑了一下,还是低声问道:“你现在还能动吗?”
  原湛微微一怔,随即摇摇头道:“我没事,你不用帮忙——”然而话音未落,他就太阳穴一痛,然后不自觉地就脚下滑了一下。
  谢宁:……
  “算了,还是我来吧。”
  谢宁异常无奈,说着就伸手去扶原湛。
  之前原湛醉着,整个人都比较混沌,这会酒醒了一点,谢宁温暖柔软的手扶在他赤|裸的手臂上,就让他忍不住微微绷紧了身体。
  谢宁的掌心非常细腻柔软,几乎感觉不到纹路,先前原湛握过他的手,有过这种感受,可手毕竟不如身体的肌肤敏感。
  所以这会,原湛浑身都不太自在,脸上更是微微有点发烧。但他也不可能推开谢宁,只能默默咬牙撑着。
  谢宁倒是没感觉到原湛的情绪异常,只以为原湛是不习惯别人身体接触,所以他拿了浴巾,尽量动作迅速地帮原湛擦干了身体,就又帮原湛穿浴袍。
  “手抬起来。”谢宁把浴袍抖开道。
  原湛这会微微松了一口气,就抬起手来,他确实喝酒喝多了,这会浑身发软,抬起手来感觉整个人都没法站稳。
  可想着不能在谢宁面前出丑,原湛也只有咬牙硬撑了。
  谢宁这会知道原湛清醒了一点,就没有刚才那么随便了,穿浴袍的动作也小心翼翼起来,而这下却苦了原湛——
  时间过得有点久了,浴室中沐浴乳的香味伴随着凉下去的浴缸水渐渐散去,谢宁凑得近了,原湛就能明晰地嗅到他身上散发而出的,那股熟悉又诱人的Omega甜香。
  而原湛还敏锐地发觉:这一次,谢宁身上的味道似乎又变了一点,如果说以前是淡淡的柠檬加乳香,那么这次却又是成熟的橙子的味道,甜美多汁,散发着阳光的柔软气息。
  谢宁比原湛矮半个头,他低头给原湛系浴袍带子的时候,原湛正好看到他露出的半截白皙后颈和柔软黑发下藏着的小巧的耳廓,以及……那个若隐若现的诱人腺体。
  原湛默默咬了一下嘴唇,只觉得身体蠢蠢欲动,一颗心更是忍不住跳得飞快,最终他实在没办法,只能默默闭上眼。
  然而原湛忽视了自己现在还醉着,而且站不稳这样一个状态,一闭眼,他的腿就猛地一软,整个人就朝前方扑倒下去。
  还好谢宁机敏,一见原湛的身体倒下,他立刻就猛地抱住了原湛的腰,是死死抱住那种……
  片刻之后。
  谢宁涨红了脸,吃力地道:“你没事吧?”
  原湛这会几乎完全趴在了谢宁的身上,他身体发软,嗅到谢宁身上那股香甜的信息素味道更是有些走不动道。
  但原湛清楚的知道,现在不是发|情的时候,所以他就哑着嗓子道:“没事。”
  说完,他便勉力直起身来。
  谢宁见状连忙用力把原湛给扶起来,说实话,刚才他抱着原湛的时候还真有点想入非非……原湛的腰,手感其实挺不错的?
  谢宁这会把原湛扶稳,自己已经连累带惊,弄出一身汗来。
  喘了口气,谢宁便道:“先扶你出去吧,你别乱动了。”
  原湛没说话,只是含糊应了一声。
  谢宁刚才摸了原湛的腰,这会还有点脸红,也有点小小的心虚,没敢去看原湛。
  而原湛这会半个身子的力量都压在谢宁身上,谢宁行动也有点吃力,但他只想着快点收拾好原湛然后回去,所以也并不觉得太累。
  原湛则又是另外一种思维了。
  谢宁扶着他的肩膀,动起来的时候,胸前的毛线衫就微微空荡,原湛稍微一低头,就能够看见谢宁里面穿的那件低领棉布长袖,以及,白皙修长的脖颈和柔软精致的锁骨……
  原湛觉得自己有点口干了。
  这边谢宁把原湛扶到床边,就道:“你先躺下吧,我给你去烧开水。”
  原湛依言坐到床上,然后揉了揉一团浆糊一般的脑袋,默默躺下了。
  谢宁烧完水,走回来,原湛这会就躺在被子里,静静地看着天花板发呆,一双漂亮的凤眼完全没有了平日的犀利和冰冷,只剩下迷糊和茫然。
  谢宁看到原湛这样,忍不住就无奈道:“你到底是为什么喝这么多酒啊?”
  原湛这会还是跟刚才一样,看了谢宁一眼,神情恍惚的想说话,可张了张嘴,脑海里浮现出苏陵那张慵懒又自信的脸庞,他却又闭上了眼,偏过头去,什么都没说。
  谢宁见状,忍不住默默摇了摇头,就抽出手机,准备给陈助理打个电话,让他来收拾残局。
  电话接通,谢宁听到陈助理的声音就默默笑了笑,然后道:“原总有点喝多了,你过来——原湛!”
  伴随着啪地一声脆响,谢宁难以置信地惊叫了一声。
  因为原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疯,直起身来就啪地一下打落了谢宁手里的手机,低声吼道:“不许打电话!”
  “原湛你疯了!”谢宁回过神来,就冲着原湛怒道。
  说完,谢宁就扭头去捡手机,偏生这时,原湛又伸出手来,猛地攥住了谢宁的手腕,一把将他拽了过来。
  谢宁简直气得想揍人——这醉酒居然还一阵一阵的吗?一会正常,一会就发疯。
  想着,他气得不得了,低头就狠狠在原湛拽着他的手上咬了一口。
  谢宁这一口可没省力,咬得原湛当即就痛嘶一声,可他偏生还是一点都不放开谢宁的手就这么紧紧攥着。
  “放手!”谢宁恨恨说。
  “不放。”原湛这会也不知道怎么了,心中生出一股邪火,也莫名执拗起来。
  其实原湛刚才回过神来,就知道自己酒精上头冲动了。
  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