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衣的料子,以及原湛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温暖的气息,十分亲近,十分踏实。
  而苏陵带给谢宁的,却一直都是一种淡淡的,温柔而又缥缈,宛如梦境一般的氛围,很舒服,很浪漫。
  想一想,原湛和苏陵还确实很适合,一个现实,一个梦幻。
  谢宁其实知道,自己如果没有穿过来,没有这样的家世和脸蛋,是怎么都够不上苏陵这样的人物,哪怕原湛,也不是他能选择的。
  原湛即便脾气再坏,那也掩盖不住他本质的优秀。
  而谢宁自己……
  算了。
  最终谢宁有点垂头丧气地默默放下了手里的围巾,决定不去介入原湛跟苏陵之间。
  本身他这个身体的原主做的坏事已经够多了,谢宁不想再造孽去拆人姻缘。
  而且,不说他对苏陵也只是好感,苏陵喜不喜欢得上他还是个未知数呢。
  最重要的是,苏陵如果能够跟原湛在一起,原湛的脾气大概也没有现在这么坏,更不会黑化。肯定会变得很温柔,像今天白天那样,不,或许更温柔。
  想到这,谢宁联想起白天原湛温柔对待他的那些场景,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有点郁闷,然后他就躺倒在床上,用苏陵的那条围巾遮住脸。
  呵,还是睡觉比较好,梦里什么都有。
  大概过了两三个小时,谢宁睡醒了,他刚睁开眼,就发觉卫华在床边静静看着他,眉头紧皱,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谢宁迷迷糊糊中:???
  “怎么了?”谢宁揉了揉眼睛,默默坐起身。
  卫华看着谢宁,抿了抿唇,犹豫了许久,方才小声道:“小宁原来你是谢氏总裁的儿子啊……”
  谢宁眉头微微一挑,敏锐地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信息,然后他便道:“出什么事了吗?怎么突然问我这个?”
  卫华纠结了一下,道:“我看剧组微博发了个声明,然后又看了一些……微博热搜和营销号的言论,他们讲的都是真的吗?”
  眼见着谢宁皱着眉头,有些不知所云的样子,卫华就干脆掏出手机,翻给他看。
  结果谢宁一看,也被惊呆了。
  剧组发的那个声明就算了,但微博热搜里面带的那些个话题是什么情况?
  #谢氏小公子,被碰瓷的真豪门#
  #谢氏总裁怒斥饭圈文化#
  #谢氏小公子婚礼场景曝光#
  #谢氏小公子学历#
  #谢氏小公子校园四年恋爱长跑#
  谢宁只是看着这些标题,都觉得自己血压要升高了——谢总这是从哪找来的野鸡公关啊,怎么一股子非主流炫富味。
  看着谢宁的脸色难看,卫华又小声道:“其实天涯和豆瓣还有一些内容,不过那些帖子实在是太——”
  “我要看。”谢宁的脸简直都要绿了。
  还曝光婚礼和学历,这一套营销出去,不就是把他跟原湛锁死了吗???
  这不是变相逼原湛黑化么???
  谢总是怎么回事?真的不知情,还是故意的?
  谢宁又是生气又是无奈。
  而当他在看到天涯和豆瓣的帖子之后,彻底说不出话了。
  [帖子]《寻仙传》剧组抢相机实情,现场真粉爆料,黑粉退散!
  1楼:我在现场看的清清楚楚,明明是那些私生先去扯人家无辜Omega的头发跟衣服,别人老公气不过才出手的,私生们还要不要脸了?自己偶像都不认识?
  2楼:哦对了,没有图,不上图。不过我刚听说那个Omega身体不好,被这事刺激到了,现在还发着烧,私生饭就等着接律师函吧~
  3楼:真的假的?吃瓜,不过那个哭丧的粉头我是认识的,不是什么好货,支持维权。
  4楼:没图说个毛线?你是绿吧?而且那个Omega八成也是个整容货,还充什么豪门,笑死我了。
  之后帖子里就上图了,还把谢宁学生证的照片都翻了出来,证明谢宁确实没整容。
  这个还算好点,有些帖子更加一言难尽。
  [帖子]被私生饭撕的根本就不是苏陵的替身,人家是谢氏现总裁的独子,私生饭要点脸?
  1楼:[图片]有图有真相。
  2楼:私生饭为了艹热度艹到剧组大老板儿子头上去了,真是笑死个人。
  之后的几楼,则是干脆把谢宁的家底全都翻了出来——什么贵族学校毕业,老爹给学校直接捐了一座图书馆,一毕业就嫁给了原湛这个钻石王老五不说,住的还是豪华花园别墅……
  谢宁一点点翻着帖子,翻了一会就感觉自己的血压急剧升高中,半晌,他无力地摆摆手,把卫华的手机推了过去。
  “我想静静。”谢宁无力道。
  卫华一见,就知道谢宁很可能不知情,顿时就急道:“小宁,你要不联系一下你父亲吧,网上的那些言论实在是太不负责了,你根本就是单身,怎么会已婚呢?那些人估计是故意看你跟原总关系好,然后编排你们,你一定得赶快澄清啊!”
  卫华说话叽叽喳喳,吵得谢宁脑壳都痛,但他听了半天,却也听进去了一句——‘你一定要赶快澄清啊’。
  是啊,谢宁忽然回过神来,他确实得澄清。
  他得跟原湛解释这件事,然后让谢总把那些营销号的通稿都撤下来,不然他真的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这么一想,谢宁就一个鲤鱼打挺地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急忙穿衣服换鞋。
  卫华见状,忍不住问:“小宁你要出去?”
  谢宁微微吐了口气,道:“我得去把这事解释清楚。”
  卫华听了这话,顿时就不紧张了,还连忙道:“好,你赶快去吧,趁现在消息还没完全扩散开。”
  谢宁连忙点头。
  谢宁在去原湛房间的路上,就先给谢总打了个电话,谁知道谢总的电话却在这时占线,连打了几个都没打通。
  谢宁没办法,只有先挂了电话。
  默默走到原湛房间门前,谢宁犹豫了一下,呼出一口气,给自己留了个底——如果这次原湛在,他就道个歉,说明事情原委,如果不在,那就……算了。
  想了想,谢宁攥了一下拳头,就伸手毅然按响了门铃。
  门铃的音乐响了起来,谢宁也不知道怎么,听着门铃,心里就猛地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紧张。
  他知道离婚对于原湛来说很重要,虽然原湛口头上不说,但谢宁完全可以理解。
  而现在那些营销号的一通骚CAO作,简直就是把他跟原湛锁死了,原湛八成会以为这次的事就是谢宁设的陷阱,然后恼羞成怒。
  这么一想,谢宁简直头皮发麻,想着一会可能要面对原湛的雷霆震怒,恨不得掉头就走。
  可他又不能。
  无论这件事是不是谢总授意,但谢总都是一手推动的那个人,而正常人都会觉得是谢宁让谢总出的面——毕竟谢总一贯都很少插手这种事。
  原湛只怕也会这么以为吧?
  谢宁忍不住开始头痛了。
  然后越想,谢宁还是越害怕,最终他犹豫了一下,没忍住,转身就想走,偏生在这时,门开了。
  谢宁浑身一僵,迈开的步子也顿在原地。
  而等到谢宁看清楚门内原湛的模样时,情绪却突然由害怕转为了惊讶。
  因为原湛难得没有穿正装,只穿了一件宽松的白色毛线衫,下面是棉布长裤,脚上踩着酒店里送的白色拖鞋,头发微微蓬乱,俊美的面容上露出一点憔悴的神情,连眼睛都是带着红血丝的。
  谢宁看着这样的原湛,微微有些瞠目结舌,就在他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原湛皱眉,情绪有点低沉和不耐烦地道:“有事吗?”
  谢宁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指了指门里道:“我可以进去说吗?”
  原湛看了他一眼,神情显然有点烦躁,但最终还是松开手,转身进去了。
  谢宁见状,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钻了进来,带上门,隐约间,他似乎嗅到了一丝淡淡的酒气。
  原湛喝酒了?
  可进门之后,谢宁就又发现了一件十分让他惊奇的事情,那就是原湛居然开着电视?
  电视里面还放着一个真人秀节目,正在哈哈大笑中。
  谢宁目光动了动,看了一眼电视,忽然猜测到原湛或许还不知道网上发生的事,一时间就犹豫了。
  他要不要说啊?
  原湛这会已经坐在了沙发上,他垂着眼,伸手揉了揉有些发痛的额头,却一直没等到谢宁开口,于是他在混沌和烦躁中忍不住冷声道:“有什么话就直说。”
  原湛的语气一冷,谢宁就有点不想说了,但犹豫了一下,谢宁觉得横竖都得一刀,就把事情大略给原湛讲了一遍。
  讲的过程中,谢宁一直悄悄观察着原湛的神情变化,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发现原湛一直神色平静出现任何的情绪波动。所以,谢宁惊讶了。
  原湛这是怎么了?
  谢宁忍不住想。
  讲完之后,谢宁就抿了抿唇道:“这次的事情是我托父亲帮我澄清的,但我没想到那些营销号会那么干,你要是觉得对你形象有影响,我就立刻打电话给父亲,让他——”
  “不用。”原湛忽然闭上眼淡淡道。
  谢宁:……
  就在谢宁十分不安,迟疑着想再解释点什么的时候,原湛吐出一口气,微微仰头靠在沙发上,道:“说完了?”
  谢宁:???
  “说完了那你可以走了。”
  原湛这句话出口,谢宁再迟钝也觉察到原湛的不对劲了,他看着眼前那个神色有点压抑和颓废,却又百事不关心的原湛,忍不住就道:“阿湛你怎么了?”
  谢宁不问还好,一问,原湛那颗玻璃心一下子就炸了,但他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只是隐隐怒道:“你怎么那么多话?烦不烦?”
  谢宁愣住了。
  说来奇怪,以前原湛冲谢宁发火的时候,再生气,谢宁也都不放在心上,还每次都能嘻嘻哈哈过去。
  偏偏这次……原湛那个厌烦暴躁的语气,却莫名让谢宁觉得心被刺了一下。
  所以谢宁脸上的笑也一下子淡了下来,然后他低低说了一句‘算了’,转身就走。
  谢宁这边刚走出两步,原湛忽然就在背后出声道:“围巾你拿到了?”
  谢宁脚步不自觉地一停,然后他就忍不住回过头道:“收到了——可你到底怎么回事?”
  偏偏原湛这时又抿了唇,神色放空,漠然地静静看着前方虚无的地方,压根没给谢宁一个眼神。
  这样的原湛冷漠中带着脆弱,谢宁还是第一次看到,纵使他心中有火,当着这样的原湛,一时间却也发不出来了。
  “不说算了。”最终谢宁有点色厉内荏地丢下这么一句软巴巴的气话,扭头就走。
  可这次,他又没走出几步,身后又传来一声巨响,接着就是原湛的闷哼声。
  谢宁:……
  真的不是他想多管闲事啊。
  没办法,谢宁还是转身小跑了过去,把想要撑着从绊倒的茶几旁站起来的原湛给扶了起来。
  而一接近原湛,谢宁就嗅到了一股十分浓烈的酒气,熏得他简直要窒息。
  刚才他们一直保持着比较远的距离,所以谢宁只闻到了一点,但现在,谢宁可以十万分确定——原湛喝多了。
  还……喝醉了。
  迟疑了一秒,谢宁用力揽住原湛的胳膊,连拖带拽地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而这会谢宁才发现——原湛居然已经醉得都快站不稳了,不过居然脸上都没有丝毫一般人醉酒的红晕……
  不上脸的人还真是……


第33章 挣扎(捉虫)
  谢宁咬着牙, 奋力支撑起原湛沉重的身体, 接着他就低声道:“阿湛你撑着点, 我先扶你躺下——”
  “洗澡。”将头半压在谢宁耳畔的原湛忽然闭着眼,皱眉低声道。
  谢宁一愣,接着他就强行解释道:“不行啊, 你现在这样怎么洗——”
  话还没说完,谢宁的手就被原湛一推,接着原湛自己就虚浮着脚步往浴室的方向去。
  “你慢点!”
  谢宁立刻喊了一声, 心脏都快跳了出来, 接着他就连忙冲上去扶住了原湛摇摇欲坠的身体。
  而下一秒, 喝醉了的原湛居然也十分从善如流地就把浑身的力量压在了谢宁的身上。
  谢宁:……
  接着他在心里默默吐槽。
  算了,洗就洗吧,就当伺候儿子了。
  还好原湛酒品不算差, 没发酒疯,也就是反应有点迟钝, 姓格更倔强了些, 但乖还是挺乖的。
  这不,谢宁把原湛拖到了浴缸旁,一边捋起袖子伸手去放水, 一边就叮嘱原湛道:“你坐好,别乱跑啊。”
  原湛还真的就半闭着眼, 坐在浴缸旁的小凳上, 靠着浴缸, 神色有点恍惚和迷茫地看着谢宁拿着一条毛巾, 把浴缸四周擦了擦。
  接着,原湛一直空荡荡又荒芜的心里忽然就生出一点淡淡的安全感和暖意来。
  说真的,他很累了。
  但酒意上涌,原湛眉头又是一皱,接着他就难受的仰起头,然后按了按喉咙,发出一声沙哑的呻|吟。
  谢宁擦完浴缸,正在用塞子堵住浴缸口,准备重新放水,就听到原湛发出这样一声呻|吟来,连忙就回过头道:“怎么样?哪里难受么?”
  原湛这会其实隐约有点清醒,愤世嫉俗的情绪也没先前那么严重,就默默摇了摇头,哑声道:“没事。”
  谢宁默默打量了原湛两眼,最终按了按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