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卫华微微一惊,自己心里都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谢宁闻言,就看了卫华一眼,其实总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但想了想,他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能有什么怪怪的?
  于是他便默默摇了摇头,笑道:“没事,我就随便走过来看看,不出去。”
  说完,他便扭头重新走到自己床边坐下。
  而门外,则是另一番景象了。
  苏陵跟原湛相对而立,苏陵脸上依旧是带着他那标志姓的淡淡笑意,温柔似水,和煦如风,而原湛却是面色有点发沉——他总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看穿了什么秘密一般。
  “边走边说吧。”还是苏陵,淡笑着开口,打破了这有些尴尬的沉默。


第32章 喜欢
  最后二人去了苏陵的房间。
  门一关,苏陵换上拖鞋, 就悠悠回头看了原湛一眼, 淡笑道:“阿湛现在跟小宁关系倒是越处越好了。”
  原湛目光动了动,敏锐地嗅出了苏陵的言外之意, 所以他只是沉默, 没有回答。
  苏陵了解原湛的姓格, 也不逼问他,就径直去了房间的小冰箱里拿了一瓶啤酒出来, 递给原湛。
  原湛接过啤酒, 低声道了谢。
  没过多久, 两人就坐在了茶几前的沙发上。
  两人都脱了大衣,苏陵还卷起袖子,顺手一抠啤酒, 就抿了一口,然后微微眯眼, 带着一点漫不经心的态度笑道:“阿湛, 你能跟我讲讲, 你们俩契约结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原湛本来也在拉啤酒的拉环,听到苏陵这话,他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然后就把啤酒放回到了茶几上, 起身就走。
  “阿湛你变了。”原湛走到一步, 苏陵忽然在原湛背后静静道。
  而苏陵也并没有追出来的意思, 甚至连看都没看原湛一眼, 还默默眯眼喝了一口啤酒。
  可原湛的步子却猛地一滞。
  苏陵见状,不动声色地微微一笑,然后道:“阿湛,我们明人不说暗话。”
  原湛不知怎么的,就心头一抽,然后猛地转过身,语气有点冷冽而尖锐地道:“你说。”
  看着原湛眸中藏着的寒芒,苏陵眉头挑了挑,忽然露出一点兴味的表情,然后他就道:“阿湛你喜欢小宁么?”
  原湛神色一变,末了皱眉道:“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
  苏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靠在沙发上摊手一笑道:“算了,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是想说,如果你喜欢小宁,我就不跟你抢,如果你不喜欢,我大概就要试着去追一追他了。”
  原湛其实隐隐约约觉察到苏陵对谢宁有这个意思,可没想到苏陵会这么快就直接对他挑明,还俨然一副情敌的态度。
  然而原湛还是觉得太可笑了,所以他只是道:“别开玩笑,你们才认识多久,你就——”
  “一见钟情,阿湛你听说过么?”苏陵淡笑着打断了原湛的话,也不避讳他的目光,就这么直直跟他对视过去。
  原湛脸上严丝合缝的表情终于裂了。
  这时原湛看着苏陵姿态优雅地坐在沙发上,脸上却露出一种他平日里都没见过的,带着一点征服欲和慵懒的笑意,忽然觉得眼前这个苏陵特别陌生。
  他尽力看着苏陵,想要从苏陵脸上看出些什么蛛丝马迹来,但苏陵眸子太深,笑容太温和,竟是宛如铜墙铁壁一般,无迹可寻。
  半晌,原湛忽然眼皮一跳,接着他就淡淡道:“别开玩笑了,你是beta,即便是我跟谢宁离婚,谢总也不会允许你娶他的。”
  原湛这时的表情仿佛是一个背水一战的将军,忽然发现了敌军的致命弱点,微微自满而高傲。
  可苏陵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彻底让原湛丢盔弃甲了。
  “只要小宁喜欢我,我相信这都不是问题。”
  原湛:……
  “不要开玩笑了。”原湛咬着牙,重复了这一句话。
  苏陵忽然淡淡叹了口气,然后道:“阿湛,我没开玩笑,而且我也问你了,如果你喜欢小宁的话,我可以让给你先追。”
  原湛藏在袖子下面的拳头微微攥紧,上面爆出一层青筋,最终他冷冷道:“我说过,我不喜欢别人开玩笑。”
  苏陵看着原湛,又叹了口气,别过头,只留给原湛一个无奈的侧脸。
  原湛见到苏陵这样的表情,胸中忽然涌起一股悲愤来,接着他就冷笑一声道:“算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说完,原湛就甩手而去。
  不久,房门被咔擦一声打开,又不轻不重地闷响一声,关上了。
  而这时,一直侧着脸的苏陵才慢慢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然后,他就缓缓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淡笑。
  没过多久,房间门又“滴”了一声,苏陵抬眼一撩,发现是助理小吴带着饭菜回来了。
  助理小吴一进门,就疑惑道:“奇怪了,方才我在门口碰见原总,他脸色好吓人,我跟他问好,他都不带搭理我的,也不知道又是在生什么气?”
  苏陵闻言,不由得微微一笑,然后他露出一点神秘的神色道:“你不知道我知道。”
  助理小吴神情一滞,接着就道:“他跟你表白被拒绝了?”
  苏陵眉头一挑:“他像是这样的人吗?”
  助理小吴挠头:“那倒也是,原总那么闷骚,你不主动,他肯定不会主动——那到底是什么事?”
  苏陵神色平静的俯身拿起了茶几上的啤酒罐,盘膝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然后淡淡道:“我跟他摊牌说,我要追小宁。”
  助理小吴:???
  “你疯了吧!”助理小吴忍不住大喊道,声音都因为惊讶变了调。
  而苏陵这时则是略显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伸手摸了摸耳朵道:“小声点。”
  助理小吴一个没忍住,登登登地就冲到苏陵面前道:“你又不喜欢谢宁,为什么要为了这种事这样去挑衅原总?你明知道原总对你——”
  苏陵眉头一皱:“谁说我不喜欢小宁。”
  助理小吴冷哼一声道:“你明知道我说的是哪种喜欢。”
  苏陵沉默了两秒,清丽的脸上笑容一丝丝褪去,然后化归了一种近乎冷酷的平静:“没错,可小宁是我目前遇到的,第一个我能不反感肢体触碰的人,这已经很难得了。”
  助理小吴忽然沉默了,但过了一会,他还是咬牙道:“你不能这样,你这样是在害人——”
  话说到这,助理小吴忽然又抿了唇,然后就用带着一点紧张的神色去看苏陵。
  而苏陵听到助理小吴这话,并没有特别失常的反应,反而淡淡笑了笑,道:“我是有情感障碍症,但不代表我不能去尝试。如果小宁愿意接受我,我会跟他坦白,问他愿不愿意接受我,这样——不算害人吧?”
  助理小吴不吱声了,可他脸上的表情仍是犹豫。
  “而且这样,也能彻底断了阿湛的心思。他不告白,我也没法当着他的面说什么狠话,而且本身他童年经历也不好,我不希望他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助理小吴愣了愣,好像回过一点味来。
  可苏陵这时却又莫名露出几分低沉与烦躁的表情,之后他摸了摸头发,起身将啤酒罐扔进垃圾桶,末了他嗤笑一声道:“两个A是没有前途的。”
  助理小吴仿佛在苏陵的话里听出几分自怨自怜的情绪来,他刚才说了那些刺激苏陵的话,心里也不好受,刚想安慰什么,他便见到苏陵又换回了先前惯有的微笑面容,随姓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就打了个哈欠道:“我先去冲个澡,一会出来吃饭。”
  助理小吴微微一愣,苏陵便默默在他眼前走了过去。
  看着苏陵离开的背影,助理小吴有点心疼地叹了口气,但他也知道——他没办法帮到苏陵什么。
  ·
  原湛回到房间之后,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但因为是在酒店,他没法闹出太大的动静来,也只能疯狂地砸枕头,踹床。
  发泄完之后,原湛红着眼睛,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然后他就转身走到一旁的行李箱前,从最里面的夹层里翻出那条苏陵的烟灰色围巾来,抬手就是猛地一扯——
  可惜这围巾质量太好,原湛狠狠地撕扯了几下,竟然都一点没扯烂。
  而这时,原湛也渐渐清醒过来,身上那种狂躁的怒气平复下去,剩下的就是一种无边无际的无力和荒凉。
  最终,原湛就慢慢地,慢慢地握着掌心的围巾,然后失神地跌坐在床边。
  半晌,原湛抬起手,将握着围巾的手按在额头上,又把围巾揉成一团,他嗅着围巾上那陌生又熟悉的气息,觉得自己憋闷到几乎要窒息。
  自己真的那么喜欢苏陵吗?
  原湛多次问自己。
  可他其实早就知道,答案是否定的。
  过了这么多年,苏陵已经变了,原湛自己也变了。当初的那一眼心悸其实早就变成了无法挣脱的执念,只是不甘心还在汹涌。又或者说,“苏陵”只是原湛留在自己无趣又烦躁的商场生涯中那一点点不熄灭的希望之光。
  可就是自己当年那么执念的一个人,理智,清醒,优雅,得体。现在却又这么容易的就被一个“一见钟情”的念头给夺走。
  现在再仔细想一想,也许他喜欢的,从来都只是他想象中的苏陵,真正的苏陵,其实他压根就没看透过。
  而最让原湛觉得的可笑的是,苏陵求而不得,一见钟情的那个人,却是他曾经唾手可得,甚至不屑一顾的那个人。
  不。
  原湛忽然又想起一件事。
  谢宁其实也不喜欢他啊,谢宁只是装的,只是演戏,只是出于习惯的客气,只是为了在谢总面前演一场优秀婚姻的戏份而已。
  所以现在,他喜欢的人没有了,喜欢他的人也没有了。
  一条烟灰色的围巾从他的掌心滑落到地上,寂静无声。
  ·
  而这时,谢宁正跟卫华还有其他几个剧组的工作人员一起围坐在床边打牌聊天。
  混剧组的人都知道很多八卦,一边聊一边打牌一边吃着零食,一点都不觉得无趣。
  “小谢我跟你讲哦,你长得这么好看,完全可以去当个群演,然后跟导演自荐,说不定哪天就一下子演上一个配角,然后火起来。没必要这么折腾着打杂的。”
  “是啊是啊,苏陵不也是吗?他毕业就出来唱歌,走穴,拍戏,虽然人家一开始就不是群演,但也吃了挺多苦的,据说一开始还被大导演刁难过。小谢你跟苏陵模样差不多,他能火,你肯定也可以。”
  谢宁抿了抿唇,心想原来苏陵还有这么多经历,一边默默扯了个谎,笑道:“谢谢你们啊,不过我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我是学影视制作这块的,来剧组是为了实习,以后也打算还是搞影视制作这方面。”
  那两个工作人员一听,就纷纷竖起大拇指:“厉害厉害,高材生,难怪气质就跟我们不一样。”
  谢宁抿唇一笑,正准备接话呢,房门口一个熟悉的脑袋就探了进来,正是陈助理。
  陈助理探头往屋里看了看,谢宁被两个工作人员挡住,他没看到,就迟疑着问了问:“请问谢宁在这里住吗?”
  谢宁一眼就看到陈助理,连忙放下手中的牌,跳下床道:“我在这呢。”
  陈助理见到谢宁,连忙松了一口气,就默默推门进来。
  谢宁迎上去,好奇道:“陈助理找我有事?”
  陈助理这会笑了笑道:“也没什么事,就是原总说在房间里发现了一条围巾,觉得可能是夫——谢少爷你的,就让我送来了。”
  说着,陈助理就把手里的一个白色纸袋递给了谢宁。
  谢宁目光一动,接过来一看,果然就是苏陵那条烟灰色的围巾。
  谢宁愣了一下,随即就不动声色地抬头笑道:“是我的,陈助理你帮我谢谢阿湛吧。”
  陈助理顿时松了口气,道:“是就好,那我先走了。”
  “嗯嗯。”
  送走了陈助理,谢宁提着纸袋回来,中途看了几眼,心中忍不住有些犯嘀咕。
  这围巾……原湛应该知道是苏陵的吧?
  那天开机仪式原湛也在场,谢宁记得他看见了苏陵给自己系围巾的场景,但他并不确定原湛是不是真的就看清了就是这条围巾。
  谢宁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在意起这种事,但他这会就是忍不住去想。
  而谢宁一回来,其他几个人都明显发觉谢宁情绪有点不对头,大家都是混娱乐圈的,也是识眼色的人,没过多会,就找了个借口去外面玩,离开了。
  卫华也看出谢宁心情有点不对头,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加上其他几个人一直拉着他出门,他也只有先走了。
  所以最后,只留下谢宁一个人在房间里。
  大家都走了,谢宁就坐在床边,拿着那条烟灰色的围巾看了一会,心情不知道怎么的,就有点糟糕。
  说真的,一开始谢宁是想撮合原湛和苏陵的,但这几天相处下来,谢宁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被苏陵吸引了。
  但原湛对他的态度现在也确实好了很多,谢宁的姓格又做不出明知道原湛喜欢苏陵,还当着原湛的面把人给抢了这种恶心事,一下子就犯了难。
  攥着围巾发了一会呆,谢宁脑子乱乱的,毫无头绪,而他四处看了看,忽然就看到桌子上放着的那瓶眼药水。
  然后,谢宁就忍不住想起原湛今天下午给他滴眼药水的场景。
  谢宁到现在,仍是清晰地记得原湛腰间皮带扣上银色的纹路,还有那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