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啦。”谢宁狡黠地笑了笑,打断了原湛解释的话。
  原湛沉默了两秒,耳根又红了一点,他抿了抿薄唇,道:“反正,没事就好。”
  谢宁不动声色地微微一笑:“是啊,没事就好。”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一下,说问题不大,但是谢宁本身体质不算太好,所以就开了一些活血化瘀的药和几瓶眼药水给谢宁。
  谢宁自己倒是没放在心上,可原湛却十分严谨地将医生说的话分一二三条,用便签写了下来,然后折起来给了谢宁。
  “收好,记得按时吃药。”
  谢宁先是一愣,随即就笑着接过便签道:“谢谢阿湛。”
  说着,谢宁就低头打开纸条看了一眼——米黄色的格纹纸上原湛的自己遒劲俊逸,带着几分英挺的潇洒感,十分漂亮。
  看着,谢宁就忍不住笑道:“阿湛你的字真好看啊。”
  原湛:……
  这会原湛已经有点习惯谢宁的彩虹屁了,所以并没有再次红了耳根,只是微微用拳头遮住嘴唇咳嗽了一声,转过头去。
  因为这次的经历,谢宁心中对于原湛的芥蒂也去除了许多,所以回去的路上他就主动掏出手机,笑着邀请原湛跟他一起打游戏。
  原湛微微迟疑了一下,却难得也掏出了手机。
  谢宁正准备开始组队,忽然就听到一旁原湛静静道:“你的化妆和造型是跟谁学的?我之前怎么完全不知道?”
  谢宁心跳顿时停了一拍。
  说真的,当时要不是太气了,谢宁也不会露那么一手,因为这事确实挺匪夷所思的,外人不知道就算了,原湛天天跟以前的谢宁生活在一起……
  但想着原书里写的,谢宁跟原湛一直是分房睡,谢宁眼珠转了转,便道:“我以前晚上失眠睡不着,就会在微博上找很多视频看,偶尔看到几个美妆视频觉得不错,就专门又去网站买了教程学的,然后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也会经常鼓捣一下。就……学会了。”
  “即便是这样,可你为什么瞒着我?”原湛下意识地就追问。
  ……
  短暂而又微微有些尴尬的沉默。
  末了,谢宁回过神来,含糊一笑道:“以前你工作比较忙嘛,我也不敢去打扰你,再说,化妆这种事你也不会喜欢关注的吧?”
  原湛闻言,薄唇微微抿成一线,神色略有些不自然了。
  他没想到谢宁是这么看他的。
  而原湛现在也才发觉,一起生活了快两年,他自认为已经很了解面前这个人,可现在看来,他似乎是一无所知的。
  也正如谢宁隐晦透露的一样,他以前其实并不关心谢宁。
  谢宁见到原湛沉默了,自己也感觉自己可能说错了话,但又不知道该讲些什么缓和气氛,就默默咳嗽了一声,把手里的游戏退出了,然后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而原湛此时则是微微闭了闭眼,抿着薄唇,神色有点严峻的沉默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直开车的陈助理见了二人的情状,目光一动,忽然就低低咳嗽了一声,笑着开口道:“对了,原总夫人,我听说这附近有一个5A级景区,你们要是闲着没事,也可以趁机去逛逛,散散心,多好。”
  原湛闻言,眉头一皱,睁开眼正要说话,一旁的谢宁就已经接过了陈助理的话茬笑了笑道:“真的吗?有空我们一定去。”
  陈助理顿时松了一口气,立刻笑道:“是啊是啊,那个景点的山水特别漂亮,还有一个深潭瀑布,就跟花果山似的。”
  谢宁微微一笑,又随口附和了两句。
  陈助理见到气氛轻松起来,便讲的愈发来劲了。
  而谢宁因为以前做惯了服务业,所以经常习惯姓捧场,这会也是为了缓和气氛。其实他也就随便说说,至于什么时候“有空”,那还真是个未知数。
  可他刚刚说的话,听在原湛耳中就是另外一层意思了,所以原湛这会忍不住静静看了谢宁一眼,见谢宁神色坦然,如沐春风的样子,原湛眸色就又微微深了几分。
  他好像越来越搞不懂谢宁究竟是怎么看待他的了。
  回到酒店,原湛把谢宁送回了卫华住的房间,卫华这会不在,工作人员们也都出去片场工作了,所以刚来时的那种热闹氛围就没有了,难得安静下来。
  进了房间,原湛看着两个小小的单人床和狭窄的空间,欲言又止。
  谢宁这会把手里的药和东西都放在衣柜旁边的置物柜上,就回头笑道:“阿湛你回去吧,我这边没什么事了。”
  原湛目光微动,心里不知怎么的,有点不太想走,但他又不好直接说出来,所以在迟疑了一会之后,他低声道:“我看你吃完药再走。”
  谢宁愣了一下,只觉得原湛是控制欲发作,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就点了点头,起身去烧热水。
  原湛这会环顾了一下四周,发觉这个房间虽然小,但打扫的也还算干净,卫华的床铺也都比较整洁,就是床头放了一些日用品,可也并不显杂乱。
  谢宁看着原湛环顾四周的样子,忍不住就默默笑笑道:“阿湛是没住过这种标间吧?”
  原湛愣了一愣,顺手把大衣脱下挂在一旁的衣架上,接着便淡淡道:“住过。”
  谢宁取水果的手顿了顿,然后就调侃着笑道:“体验生活吗?”
  原湛明白谢宁的意思,倒也没有生气,只是平静地陈述道:“是报名大学自主招生的时候,跟三个同学一起挤的标间,一个Omega和一个beta睡床,我跟另外一个alpha睡地上。”
  谢宁神情滞了滞,接着他就垂眸道:“抱歉,我多嘴了。”他倒是忘了原湛身世的事情,老是把原湛当成了高高在上的冷漠总裁。
  说来也奇怪,平时原湛被人提到这样的事肯定会十分不高兴,乃至转身就走,可这次在谢宁面前提起,他却觉得十分平静,甚至一丝被冒犯的感觉都没有。
  所以这会原湛反而道:“你又没做错什么,道什么歉?”
  谢宁这时正在削苹果,听到原湛的话,就微微抬起头,有点惊讶地看了原湛一眼。
  二人目光相接,原湛心里忽然涌出一种奇异的感觉来,接着他就不自觉地低声道:“其实我之前对你态度不好,也有嫉妒的成分——谢总对你太好了,你又活得那么自在。我……不是存心针对你的。”
  谢宁顿时就微微睁大了眼,心中也掀起了惊涛骇浪。以前的谢宁是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也偷偷羡慕过,家世和父亲都很好,可惜,一手好牌打了个稀烂。
  但谢宁没料到,他自己羡慕也就算了,原湛这么高冷自持的一个人居然也会羡慕。
  实在是……
  看来原湛幼年受到的阴影确实很重啊……
  想到这,谢宁抿了抿唇,定定神,便淡笑着宽慰原湛道:“阿湛,其实你已经比我优秀很多了,又何必去羡慕我。”
  原湛看着谢宁微笑的表情,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谢宁顿了顿,又平静地看着原湛道:“这次回去之后,我们离婚,你有喜欢的人也可以大胆追求。公司这边,我会说服父亲继续跟你合作的,毕竟你能力确实很强。”
  原湛听着谢宁的话,欲言又止几次,最终他垂了垂眼,道:“这些事到时候再说吧。”
  谢宁本以为说离婚的话题会让原湛开心点,没想到原湛却是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他愣了愣,倒也不知道怎么继续了。
  最终,谢宁纠结了一下,默默把手里的苹果削好,递给原湛。
  原湛看到苹果,不自觉地就想起那天在医院的事,然后他又记起谢宁逼着他去医院跟他斗智斗勇的情形,目光动了动,竟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但他表面上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就默默接过苹果,说了一声‘谢谢’。
  说起来也怪,原湛傲娇别扭的时候,谢宁反而觉得很轻松,他这么正常下来,谢宁却浑身不自在了。
  原湛也敏感,待了一会,他就觉得房间里的空气都显得沉闷。
  好在这时谢宁喝药的水烧好了,他就连忙去拿,也算是打破了一点尴尬的寂静。
  谢宁把药拿出来,当着原湛的面吃掉,就开始滴眼药水。
  偏生他这个Omega的身体特别敏感,皮肤就算了,眼睛这种地方更加碰不得。
  稍微滴一下,眼药水还没滴进眼睛里,谢宁就感觉头皮发麻,接着他睫毛一颤,眼睛一眨,然后眼药水就啪嗒一下打在他长长的睫毛或者眼皮上,反正就是死都滴不进去。
  就这样试了几次,谢宁当着原湛的面都尴尬了……
  这特么什么敏感身体啊,疯求了哇。
  最终,谢宁忍着咆哮着扔掉眼药水的冲动,尴尬地笑了笑,把手中的眼药水放在一旁的桌上,道:“算了,我还是只吃药吧,这玩意……太麻烦了。”
  “我来吧。”原湛不动声色地就上前一步,把桌子上的眼药水瓶拿了起来。
  谢宁怔了一下,刚想说点什么,原湛便已经走到他面前,对他示意了一下:“你先躺下。”
  原湛都这么说了,谢宁也没法拒绝,他讷讷了一秒,心中嘀咕了片刻,就乖乖躺平了。
  虽然单人床很小,但也很柔软,原湛见到谢宁躺下,目光动了动,便坐到了他的身边。
  谢宁这会目光所及之处正好是原湛的裤腰,因为屋里都是中央空调,所以原湛脱了外套,露出里面黑色的衬衣,这会他典雅的棕色皮带上,黑色棉质衬衣微微褶皱着,但依旧掩盖不了他线条优美的腰身。
  谢宁目光动了动,心想——其实原湛也还不错,配苏陵也算配得上了。
  谢宁正在胡思乱想,原湛就已经皱眉低声道:“睁眼看我,别乱瞄。”
  谢宁微微一愣,连忙抬眼看向原湛,原湛见状,便一手撑在谢宁身侧,一边俯下身来给谢宁滴眼药水。
  这下,两人几乎是面对面直视了。
  谢宁看着眼前陡然放大的原湛的俊美面容,呼吸微微停了停,忍不住就默默攥紧了身下的床单。
  而原湛则是在这时又嗅到了谢宁身上那股甜丝丝的Omega信息素味道,额头便又突突地疼了起来。
  但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强撑着,认真去看谢宁那个泛红的眼睛,然后用一只手拂了拂谢宁额前的碎发,然后给谢宁滴眼药水。
  但似乎是因为这个姿势有点别扭,也似乎是因为原湛本身就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原湛就这样试了几次,也没成功……
  谢宁眨眼眨得太厉害,简直宛如鼓风机了。
  谢宁:。
  原湛:……
  最终,原湛感觉脑子都要炸了,一个没忍住,就托住谢宁的头,放在了他的膝盖上,然后道:“你别眨眼了。”
  谢宁骤然被半抱在了原湛的膝盖上,只觉得浑身都被alpha的信息素包围,忍不住就颤了颤。
  而似乎是因为alpha信息素对Omega天生有一种安抚的作用,接下来谢宁竟然就真的放松了下来,静静躺在原湛的膝盖上不动,任由原湛把眼药水滴进他的瞳孔里。
  滴完了眼药水,原湛一边盖上盖子,一边道:“你眨眨眼,闭一下。”
  谢宁就真的听话地眨眨眼,闭了几下。
  原湛见状,在谢宁看不见的地方不自觉的露出一丝淡笑,正想扶起谢宁,然后自己再起身,房门就滴了一声,被门卡刷开了。
  听到这一声响,原湛和谢宁皆是一惊,谢宁手忙脚乱地想要坐起来,原湛也连忙伸手扶他。
  可有时候越是急,就越容易乱。
  因此,在卫华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原湛疑似搂着谢宁的手臂,两人亲密地靠在一起拉拉扯扯——
  卫华愣住了。
  而立在他身后的另外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修长身影在这时步子动了动,不动声色地退后了一步。
  终于,谢宁跟原湛红着脸分开了,原湛站起身,就去取衣架上的大衣穿,而谢宁则是起身,有点尴尬地跟卫华解释道:“刚才是他帮我滴眼药水。”
  卫华愣了愣,最终抿着唇,神色有点迟钝和难受的点了点头。
  原湛这时穿好了大衣,就对谢宁道:“没事我先走了。”
  谢宁这会脸上还残留着一点红晕,巴不得原湛这一声,这会他就连忙道:“行,那阿湛你先回去吧。”
  谢宁这话说完,原湛便对他略一点头,然后看都没有看卫华一眼,就径直匆匆地从他身边越了过去。
  原湛走了,卫华忽然想起门外还有一个人,就连忙又回头看过去。
  而这时,原湛也恰好走到门口,然后,他也看到了那个立在一旁角落里的修长身影,一时间,三双眸子交织对撞。
  是苏陵最先反应过来,他默默一笑,便敏锐地抬手比了个嘘声的手势,然后摇摇头,示意了一下门里。
  卫华一愣,接着就明白了苏陵的意思。
  虽然还不知道苏陵要做什么,但卫华自己私心里却也莫名不希望眼前这个漂亮的大明星跟谢宁扯上什么深刻的关系,所以他就连忙转身进屋,然后关上了门。
  谢宁本来见到卫华朝外看,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便也忍不住走了过来。
  结果卫华却在这时回头,手脚轻快地关上了门,倒是让谢宁愣了愣。
  “怎么了?”谢宁忍不住问。
  卫华心头一跳,以往特别容易露怯的他,却在这时显出了惊人的反应能力,下意识地便笑道:“没什么啊。”
  接着卫华还故作关切地反问了一句,“怎么了,小宁你要出去?”
  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