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谢宁一见这阵势就乐了——她们是想打群架吗?
  当然,谢宁表面上还是一副乖巧可怜傻白甜的样子,默默走过去,笑道:“滢颖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汪滢颖本来正在玩着自己的手机,这会就抬头瞥了谢宁一眼,然后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道:“小帅哥叫什么名字呀,这么好的手艺怎么会只是来学习的呢?以前是哪个师父带你的,你师父叫什么名字呀?”
  呵,感情是来查户口的?
  谢宁不动声色地笑笑,道:“我这都是跟着网上的视频自学的,没有师父带我。”
  谢宁这话一开口,汪滢颖的神情就有点不对了,但她还是慢条斯理地笑了笑,道:“这怎么会呢?刚才张老师都跟我说了,你的手法那么专业,绝对是高人带出来的,不要不好意思,说吧。”
  谢宁听到这,顿时就明白了,看来汪滢颖也是怕得罪人,所以才问这些。
  但谢宁在这个世界确实没有师父,所以他就一口咬定:“我真没有师父。”
  汪滢颖脸色渐渐不好看了,她又问了几次,可谢宁就是什么都不说。
  最终,汪滢颖还是按捺不住了,冷笑一声,便道:“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新人,还敢抢张老师的活,你是不是不想在圈子里混了?”
  谢宁一听,这就乐了,随即他便径直道:“滢颖姐,我还真不在这圈子里混,所以您也真的没必要把我看低一等,都是打工的,何必这么阴阳怪气呢?”
  谢宁这话一出口,一个助理立刻脸色一变,上前就要扇谢宁的耳光。
  谢宁老早就警惕着呢,那助理一上前,他就灵活一闪,助理小姑娘打了个空,更加生气了,还想上去推搡谢宁。
  其他几个助理见情况不对,连忙上去帮着拉架。
  汪滢颖见了,气得要死,但她也聪明,没有直接制止助理,只是在一旁凉凉的道:“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做事也太冲动了吧,人家小帅哥也没说什么你们就气成这样,真是丢脸。”
  汪滢颖这话明面上向着谢宁,可她根本不阻止,语气又阴阳怪气,那几个助理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还都纷纷趁着拉架的时候伸手去掐谢宁。为首的那个还一直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谢宁。
  谢宁这可真的被气坏了,他一生气,正想一把推开眼前拉扯他的那个助理,化妆间的门就忽然被敲响了。
  屋子里面拉扯谢宁的那几个小助理动作顿时一停,而就在这时,谢宁也趁机推开了她们,急急后退几步。
  汪滢颖此时脸色一沉,就问:“是谁在敲门?”
  门外没人应声,敲门声停了。
  谢宁这会也懒得跟这些疯子拉扯,就急忙走到门边,准备打开反锁的门,一个助理见状,又想上来拽谢宁,却被谢宁一把推开了。
  “你们有完没完?!”谢宁怒了。
  屋里一片沉默。
  而偏偏在这时,房门发出一声巨响,哐当一下,就被撞开了。
  屋里众人:???
  下一秒,房门又被拍在一旁的墙壁上,撞出闷闷的颤声,接着,一个藏青色的修长身形就出现在了门口。
  竟然是原湛?
  汪滢颖最先有点坐不住了,这会她脸色微变,刚准备好了笑容默默起身,就看到原湛沉着脸,径直走到谢宁身边道:“你没事吧?”
  谢宁完全没想到原湛会出现在这里,也愣住了,而且刚才原湛那个举动也——太玛丽苏小言了吧?
  似乎是猜到谢宁的想法,原湛神色不自然了一点,默默解释道:“是阿陵不放心,让我过来看看你。”
  谢宁顿时就回过神,嗨,难怪呢,原来是苏陵叫的,要不然原湛一向的木头脑子怎么会突然这么关心自己?
  其实谢宁不知道,是原湛先去了拍摄现场没看到自己,才向苏陵问起自己的。
  两人有点相对无言,而汪滢颖这个在娱乐圈混惯了的老油条却嗅出了他们之间不同寻常的味道,这会就笑了笑,佯装出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走过来道:“哎,原总也认识这位小帅哥啊,他还真讨人喜——”
  “刚才你们说的话我在外面都听见了。”原湛淡淡开口,打断了汪滢颖接下去讨好的言辞。
  而汪滢颖娇媚的脸上堆起的那一层浓浓笑意也在这一刻冻结。
  立在原湛身侧的谢宁则是默默抿了抿唇,硬憋着没有笑出声——卧槽这什么霸道总裁打脸剧情,不过原湛打脸还真是简单粗暴又硬核啊,美女的面子都不给,直接把人家台给拆了。
  结果还没等谢宁憋笑完,更硬核的来了。
  原湛微微侧了一下身体,直面汪滢颖,冷冷道:“道歉。”
  汪滢颖漂亮的脸蛋彻底僵住了,要不是已经打了一层厚厚的粉,谢宁觉得自己可以看到她脸色通红的狼狈模样。
  如果是按照小说剧情走,谢宁这会大概要圣母白莲花一般地出来制止原湛,然后表示和气生财。
  但谢宁并没有。
  他觉得没必要,也不需要。
  就如同他自己说的,自己不在圈子混,也不吃这碗饭,没必要低声下气。
  所以谢宁目光动了动,反而微微笑道:“没错,汪小姐还欠我一个道歉,我这次只是帮陵哥一个忙,根本就不存在跟那位所谓的张老师抢饭碗的问题,你那样污蔑我,心不会痛吗?”
  汪滢颖脸上的神色变来变去,青白交错,但害怕于原湛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山气场,她还是咬了一下红润的嘴唇,上前来,不情不愿地给谢宁道了个歉,低声说:“对不起这位小帅哥,是我刚才误会你了。”
  汪滢颖道了歉,谢宁也算是扬眉吐气了。
  虽然知道汪滢颖不情愿,但谢宁并不在意,这会他就笑了笑道:“行,我接受你的道歉。”
  说完,谢宁又默默拉了拉原湛的衣服,小声道:“好了,走吧。”
  谢宁这个小动作,让原湛原本冰寒的神情略略柔和了几分,随后他就看了一眼脸上不情不愿堆着笑意的汪滢颖道:“汪小姐,我不希望以后再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好自为之吧。”
  汪滢颖当然连忙点头。
  谢宁不愿意在这多做纠缠,就又拉了拉原湛,道:“快走快走!”
  这一次,原湛没有多话,只是最后警告般地看了汪滢颖一眼,便回头跟着谢宁走了。
  原湛离开的时候,汪滢颖脸上还是带笑,可追过去的眼神却恨不得把谢宁洞穿,旁边的几个助理更是怕得不敢吱一声,却又各个咬牙切齿的。
  谢宁走出房间之前都感觉到如芒在背,出来之后,总算默默松了一口气。
  而原湛见状,目光动了动,忍不住便道:“你刚才还嘴不是还很硬气吗?怎么走的时候又那么紧张?”
  谢宁本来正准备道谢,结果听到这话就忍不住默默白了原湛一眼,道:“狗咬了你,你打了狗,可不得离得远远的。难道等着再咬再打一次吗?”
  原湛眸光微动,忽然低笑了一声:“汪滢颖听到你这么比喻她,可能会气死。”
  谢宁还是头一次见到原湛在他面前这么笑,原湛垂着眸子笑起来的时候,侧面丝毫没有了往日的锐气和寒凉,反而内敛又温和,干净貌美得要命。
  谢宁看愣了一秒,回过神来就忽然眯了眯眼,笑道:“你笑起来还挺好看的,没事多笑笑嘛,干嘛老板着一张脸。”
  原湛:……
  果不其然,谢宁这话出了口,原湛脸上那一丝淡笑就彻底消失殆尽,然后换成了满脸的别扭和尴尬。
  眼看着原湛又要皱眉反驳,这会已经彻底摸清了原湛脾气的谢宁,就举重若轻地笑了笑,道:“不过这次谢谢你哦。”
  果然,原湛微微张开的唇在听到谢宁说完这句话之后又抿住了,眉头仍是皱着,一脸要憋出内伤的表情。
  谢宁见了,再也没忍住,前仰后合地哈哈大笑起来。
  原湛:……
  “你笑什么?”原湛有些羞恼地道。
  谢宁笑完,漂亮的脸上涨的通红,末了他看着原湛羞恼的模样,神使鬼差的就来了一句:“阿湛你这样好可爱哦。”
  阿湛你这样好可爱哦——
  你这样好可爱哦——
  好可爱哦——
  可爱哦——
  原湛的表情彻底裂了。
  最终他冷冰冰地盯着谢宁,一字一句地道:“别跟我说话。”
  说完,原湛就径直朝前走。
  谢宁差点没笑得肚子痛。
  说真的,原湛虽然情商不咋地,但偶尔逗一下,还挺好玩的。
  所以谢宁眨了眨眼,反而笑着追上去,跟在原湛身侧道:“你生气了?”
  原湛:……
  “干嘛呀,这就生气了?”
  原湛:。
  “你理我一下呗?”
  原湛脸上掉下三条黑线。
  “阿湛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原湛:???
  “你刚刚好帅哦。”
  谢宁这话说出口,原湛脸色仍是僵冷,冷白色的耳根却十分不争气地暴露了主人的意愿,再次红了。
  终于,原湛忍不住了,就闭了闭眼,默默停下脚步转回身去。
  而谢宁正要凑上来,冷不丁原湛一下子转过身来,他收势未及,就一头撞进了原湛的怀里。
  原湛:!
  谢宁:唔……
  二人撞了个满怀,谢宁贴在原湛的胸口,只嗅到一股alpha特有的,异常成熟稳重的气息和,谢宁心头微微一跳,就立刻抬起头准备抽身。
  偏生在这时,原湛也伸出手想要推开谢宁,谢宁一抬头,原湛的手指就一下子重重擦过了他的眼角,谢宁顿时痛呼一声,一把推开原湛,捂着眼睛弯下了腰。


第31章 狗血
  原湛也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当即就俯下|身来,焦灼低声道:“你没事吧?让我看看,严重不严重?”
  谢宁眼泪都痛出来了, 这会也顾不得开玩笑,就默默抬起脸,让原湛查看。
  原湛这时也没有什么避嫌的心里, 就小心翼翼地伸手托住了谢宁的脸侧,凑近去看他眼睛的情况。
  谢宁这会因为疼痛,还在不停眨眼, 长长精致的眼睫一颤一颤的,眼泪不住地从通红的眼眶里流出来。
  原湛见状,不由得抿了唇, 微微有些心疼,但也不得不严肃道:“别动,不要眨眼, 越眨越痛。”
  谢宁听了,果真就不眨眼了,忍着痛睁大了眼睛让原湛看。
  原湛认真看了看谢宁漂亮的眸子, 发现谢宁白皙的眼角那一块微微有点肿,已经泛起了红,眼角里面的那一块瞳孔还带了一点血丝, 所幸刚才那一下没有直接戳进瞳孔里, 要不然恐怕就得出血了。
  原湛见到只是有点血丝便松了口气, 接着他又看到谢宁黑长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 不由得微微一怔,有些失神。
  谢宁的眸子对着太阳,折射出一点琥珀色的剔透光泽,漂亮得不得了,原湛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谢宁的眼睛,才发觉,原来谢宁的眼睛这么漂亮——
  谢宁还不知道原湛在发呆,只是觉得阳光有点刺眼,忍不住就小声道:“好了吗?严不严重?”
  原湛骤然回过神来,俊脸微微一红,随即他就默默松开了托着谢宁脸侧的手,直起身道:“有点红肿,不过问题不大,一会我带你去附近的医院看看吧。”
  谢宁其实也感觉问题不算太大,就是疼得慌,这会他点点头,嗯了一声,就又忍不住伸手去揉眼睛——
  “你别碰!”
  原湛皱眉,一下子就伸手握住了谢宁去揉眼睛的手。
  谢宁的手细腻柔软,而原湛的手修长宽大,掌心带着一层薄茧,他一把将谢宁的手紧紧握住,只感觉到掌心的手温软得竟如同豆腐一般——以前原湛在谢总面前做样子,也会象征姓地拉一拉谢宁的手,可从没有这一次这般感触鲜明。
  而谢宁这次倒是比原湛先回过神,他倒是没觉察到原湛的失神,只是愣了愣,就默默抽出手来笑道:“好,知道了,不碰不揉。”
  原湛这会堪堪从自己的走神中回过劲来,微微有些惭愧,低了低头,调整了一下表情,便淡淡道:“走吧。”
  谢宁看了一眼原湛的神情,是当他是不想跟自己亲密接触,就耸了耸肩,默默跟在了原湛身边。
  原湛这边打了电话,叫了陈助理,就带着谢宁开车去了附近的医院。
  谢宁临走之前就给卫华发了条短信说明了一下情况。
  而上车前陈助理看到谢宁的样子还以为他被欺负哭了,顿时吓了一跳,后来还是谢宁自己解释了一下陈助理才放下心来。
  上车之后,谢宁坐在里面,时不时就把头凑到车窗边看看风景,就是眼睛肿着,看起来模样有点滑稽可爱。
  原湛看着这样的谢宁,目光动了动,忽然道:“汪滢颖是剧组另外一个制片人花重金请来的,你这次得罪了她,以后还是尽量少在她面前出现一点,免得她在背后嚼舌根,惹得谢总面子上不好看。”
  谢宁眨了眨眼,刚想说话,原湛却迟疑了一下又道:“不过谢总联系我说,今晚就会让剧组这边发那次私生饭事件的澄清通稿,汪滢颖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没事再找你茬了,你也不用顾虑太多。”
  原湛这话虽然说得七拐八绕,但谢宁也听出了他的意思,默默一笑,就道:“谢谢阿湛提醒,你放心,我肯定不会主动招惹她的。”
  原湛闻言,微微一怔,忍不住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