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笑,知道原湛是关心自己又不敢开口。
  接着,谢宁摸了一把微微发软的肩膀,掀开被子默默下了床。
  原湛见状,目光动了动,神是鬼差地道:“不再躺一会?”


第29章 搬走
  谢宁难得听到原湛这么温和的语气, 不由得愣了愣,随即他摇摇头,淡淡道:“不了, 已经有点睡过头了。”
  谢宁的语气太过平静,以至于原湛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倒是谢宁自己揉了揉有点发胀的额头道:“肚子有点饿, 我点外卖,你要一起吗?”
  原湛还没来得及回答,谢宁便又想起一件事,就走出来,默默看了一眼茶几上他昨晚带回来的, 冷掉的鸽子盅和姜汁撞奶。
  “早上没叫房间服务吧?”
  说着, 谢宁就走到一旁按了一下房间清理的按钮, 然后去到行李箱里,翻出一件雪白色的羽绒服穿上了。
  谢宁因为身上没那么舒服, 所以现在做出来的事情都是按照惯姓本能, 也没刻意去考虑原湛的想法。
  反而是原湛, 看着谢宁瘦瘦高高的身体裹进雪白的羽绒服里,露出一双穿着卡通图案袜子的脚,踩着软软的拖鞋走来走去, 莫名生出一种居家的温馨感。
  裹上羽绒服,谢宁又扭头去把窗帘给拉开, 推开了一扇窗, 这样, 外面有点清寒但是清新的空气涌进来就让人觉得舒服很多。
  谢宁眯着眼站在窗户边微微吹了一下风,就觉得脑子清醒了不少,回过神,谢宁一转身,却冷不丁发现原湛不知道什么时候立在了他的身后不远处。
  这会谢宁已经清醒了,见到原湛,他眨了眨眼,道:“你也要吹风?”
  原湛默默看了谢宁一眼,走上前去,把窗户关了大半。
  谢宁:???
  “你干嘛?”谢宁有点不满地瞪了原湛一眼。
  原湛淡淡看着谢宁,道:“不想生病就别拿自己的身体作死。”
  说完,原湛就掏出手机,问道:“中午吃什么?”
  谢宁愣了一秒,没法撒气。
  但谢宁总归也不是那么生气,沉默了一秒,谢宁给了原湛一个台阶,道:“我看看。”
  原湛还就真的当着谢宁的面打开了手机,点开外卖界面。
  一会,两人坐在沙发上,谢宁就一家家的看外卖。
  “这个炸鸡看起来很好吃。”
  “油炸不健康。”
  “那这个鲜芋仙呢?”
  “太甜了。”
  “张亮麻辣烫?”
  “你不能挑点有营养的吗?”
  谢宁:……
  末了,谢宁把手一摔,冷冷道:“原湛你是又故意气我的吧?”
  原湛沉默了两秒,然后道:“你自己身体是什么情况自己不清楚吗?欧阳谦还拜托我照顾你,可你自己都——”
  话说到一半,原湛就看到对面的谢宁瘪了嘴,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他,像是恨不得把他活吃了一般。
  “算了。”原湛默默把手机收起来,“你自己点吧。”
  谢宁沉默了一秒,忽然觉得有点心累,也不想跟原湛再赌气,于是他就淡淡道:“你刚刚是对我有意见,还是只是真心那么觉得才那么说的。”
  原湛眉头皱了皱,有点不明白谢宁为什么这么问,末了他反问道:“这两个有什么区别?”
  谢宁一听原湛这么问,就知道是后者。
  然后他想了想,觉得脑子不好使是病,自己怎么能跟一个病人计较呢?
  于是谢宁就微微一笑道:“算了,原谅你了。”
  原湛:???
  想通了之后,谢宁也就不跟原湛较劲了。
  而且本身谢宁下午就要搬走,也不想在现在的当口跟原湛吵什么。便自己拿着手机,点了一堆喜欢吃的,不过他在点的过程中,犹豫了一下,也确实没选被原湛否决的那几家。
  原湛在这期间看着谢宁点菜,虽然中途仍是偶尔皱眉,但却再也没有反驳什么。
  外卖很快就来了,满满装了几个大盒子,谢宁早上吃小笼包吃的有点意犹未尽,所以这会也特意点了一笼。
  这会他打开热气腾腾的饭盒,就对原湛道:“这家的小笼包很好吃,面皮特别筋道,里面的肉馅汁水足还鲜,尝尝看?”
  原湛目光动了动,伸出筷子夹起了一个白胖软绵的小笼包。
  小笼包蘸上一点辣椒酱和酸醋调上的酱汁,面皮滚烫,软绵劲道,蘸着酱又带了一层丰富跳跃的口感,里面的那层面皮吸饱了汁水,夹杂着饱满的肉馅,嚼一嚼,又鲜又烫。
  确实好吃。
  原湛虽然没表现出特别明显的喜欢,但他也还是连吃了几个。
  谢宁在一旁看着,默默好笑,也不表现出来。
  等到两人吃完外卖,正好清洁房间的阿姨就来敲门,谢宁连忙开门让人进来,然后忙不迭地把自己摊开在地上的箱子盖好,推到床边。
  忽然——
  谢宁的目光就落在了光溜溜,只放着一本酒店笔记本的床头柜上。
  围巾呢???
  苏陵送他的围巾怎么不见了???
  谢宁皱着眉头,绕着床头柜转了一圈,不远处的原湛看到谢宁的动作,目光动了动,随即他就伸手,默默将口袋里的围巾塞进更里面一点。
  谢宁找了半天,没看到围巾,但当着原湛的面他也没敢开口问——他疑心是原湛拿了,可也没有证据,而且这种时候要提到苏陵不是自己没事找事吗?
  想了想,谢宁郁闷地放弃了。
  原湛见状,微微松了一口气,把手从大衣口袋里抽出来,不动声色的道:“下午苏陵他们拍定妆照,你可以去看看,应该比早上的开机仪式有意思,也能学到一点东西。”
  谢宁本来还微微有点烦,但听到原湛说苏陵要拍定妆照,心中就蓦然一动。
  说真的,谢宁还挺想看看苏陵古装时候的模样,而且据书里描述,苏陵的古装扮相比现代装要美一万倍,出尘脱俗,宛若天人。
  谢宁:想看,一万个想看!
  于是他一下子就忘掉了围巾不见的烦恼,雀跃地问原湛:“下午什么时间啊,我早点过去!”
  原湛本意是想转移话题,但看到谢宁这么雀跃的样子,心里又莫名醋了几分——他总疑心谢宁对苏陵的感情不太一般,但又觉得似乎不可能。
  而这些荒谬猜忌的话原湛自然不可能问出来,所以也只能憋在心里。
  清洁阿姨把房间打扫完之后,谢宁就去把自己的箱子收拾了起来,然后当着原湛的面给卫华打了个电话。
  “卫哥你在你房间吗?”谢宁笑眯眯地问道。
  原湛听到谢宁这句话,耳朵微微动了动,面上表情没变,但注意力却已经被吸引了过去。
  对面说了两句什么,只听谢宁又道:“哦,那好,我现在过去找你吧。嗯嗯,好的。”
  谢宁告诉卫华自己要过去,而卫华这会正好也在房间吃午饭,所以谢宁也懒得在这久留。
  虽然谢宁也没有反感原湛到一个不可救药的地步,但跟卫华住一起,被照顾的肯定是他,跟原湛住一起……
  嗯,那他就要变成奴才了。
  人嘛,总是趋利避害的。
  所以这会谢宁把行李箱拉过来,就坦然对原湛道:“我跟刚认识的一个剧组大哥说好了,一会搬到他那里去。之后的时间,你好好照顾自己吧。”
  原湛先前只当谢宁说的是气话,可没想到谢宁是真的跟人家商量好了,一时间嘴唇微动,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终,原湛脸色微微一沉道:“他叫什么名字?是剧组正式员工吗?”
  谢宁目光动了动,道:“肯定是正式员工啊,他有工作证的。”
  说着,谢宁又道:“不信你去问问蔡成蔡主任。”
  原湛当然知道蔡成,也确信现在谢宁真的是跟人约好了,喉咙里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梗住了一般,吐不出来也吞不下去。
  谢宁见到原湛情绪有点低沉,想了想,就安慰他道:“你要是一个人寂寞的话,咱们还可以偶尔组队打——”
  “我不寂寞。”原湛淡淡打断了谢宁的话。
  谢宁:……
  那算了。
  谢宁摊摊手,正弯腰想要拉起行李箱,原湛却在他身后低声道:“这次我送你去。”
  说着,原湛的手便伸了出来,不容谢宁拒绝地拉起了地上的行李箱,然后道:“走吧,他房间在几楼?”
  谢宁抿了抿唇,看了一眼原湛平静的表情,最终他还是把卫华的房间号说了出来。
  原湛听了,倒也什么都没说,就拖着行李箱上前去开门。
  谢宁跟原湛拉着箱子到了卫华那一层的时候,才发觉原来他们那一层环境真的跟上面的不太一样。
  上面都是贵宾套房,每一个房间之间都隔得比较远,隔音效果也做得很好,所以安安静静的。
  到了卫华这一层就……
  中午吃饭时间,许多房间的门都开着,因为工作人员彼此都熟悉,所以他们还不停在各个房间穿进穿出,给人感觉就像大学宿舍一样。
  原湛看到这样的环境,修长好看的眉头便不自觉皱了起来,倒是谢宁觉得很高兴——因为他挺喜欢这样活泼自然的氛围,也喜欢没事就跟人聊天。
  原湛本来想着或许谢宁看到这样的环境会知难而退,可没想到谢宁的表情却是十分开心,顿时神色又变得阴沉了几分。
  而这会,卫华房间的门也开着,原湛和谢宁到的时候,他正在门口急急忙忙地把一袋垃圾从里面拎出来。
  卫华提着垃圾,一出门就跟原湛打了个照面,原湛生得俊美清冷,衣着又优雅高贵,卫华一见,先是一愣,接着便默默把手里的垃圾放到身后,直起身,低声客气道:“您好,请问您是不是走错了?”
  原湛眉头微皱,静静打量了卫华一下,道:“你就是卫华?”
  卫华听到原湛这个语气,总觉得背后有点发凉,正在纠结该怎么回应的时候,谢宁就从原湛身后探头出来,然后把原湛往一旁推了推,就对卫华笑道:“阿湛是我朋友,我让他送我过来的。”
  卫华见到谢宁漂亮温柔的脸蛋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就往里面让了让,笑道:“你们先请进,坐一会,我马上回来!”
  谢宁点点头,笑道:“去吧去吧。”
  卫华便忙不迭地转身走了,经过原湛身边的时候,原湛那面无表情的模样总让他觉得身上发凉,他没法回应,只能干笑一下,缓和氛围。
  卫华倒完垃圾,很快就回来了,结果他回来的时候,房间里就只剩下谢宁一人,安安静静地坐在那个没有放东西的床上打游戏。
  卫华一愣,便问:“小宁你那个朋友呢?”
  谢宁头也不抬地道:“走了,本来他也就是闲着无聊过来看看。”
  卫华顿时松了一口气,接着他就关了门,搓了搓手,小声笑道:“不过你朋友说真的,看上去挺严肃的……他也是我们剧组的吗?”
  谢宁笑了笑,道:“他姓格就这样,也不是什么坏人。”
  卫华没多话了。
  在谢宁面前,他总有点小心翼翼,怕说错一句什么,说多一句什么,就惹得谢宁不高兴。
  谢宁这边优哉游哉地打完游戏,就发现卫华坐在一旁发呆,他忍不住愣了愣,就放下手机道:“哎?卫哥你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吗?还是在想心事?”
  卫华心头一跳,回过神来,连忙干笑着辩解道:“没有没有,我就是有点困!”
  谢宁看了他一眼,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但也说不出哪里奇怪,想了想,他就道:“哦,那要不你休息吧?”
  卫华又是摇头:“下午要拍定妆照,我也得去现场。”
  说到这,卫华看了看谢宁,道:“小宁你想去吗?”
  “去啊!”谢宁可不就是为了看苏陵去的。
  卫华一听,顿时就露出一点高兴的笑容:“那太好了,我还担心你下午一个人待在这无聊呢。”
  谢宁听到卫华这话,沉默了两秒,便和声道:“卫哥,你其实不用把我当成什么富家公子之类的,我这次也是来学习的,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喊我帮忙就行。”
  卫华没想到自己的心事被看穿,一时间有点尴尬,但他也不光是因为谢宁家里有钱就分外照顾谢宁,沉默了一会,卫华小声道:“那好,下次有什么事我也叫你一起。”
  “好!”
  下午不到一点,卫华就跟谢宁出发了,卫华还特意交给谢宁一个传呼机,让他挂在腰上,方便随时联系。
  谢宁第一次拿到这样的新鲜东西,觉得挺有意思的,路上一路走还一路试着玩。
  一旁的卫华见到谢宁笑得正开心,漂亮的脸上露出一点圆圆的酒窝的样子,也忍不住默默笑了笑。
  到了片场,卫华就被人喊去帮忙了,他不想让谢宁也帮着打杂,就让谢宁在化妆间旁边找个地方坐着。
  谢宁正想等着看苏陵化妆的样子,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就乖乖拿了瓶矿泉水,等在化妆间门口。
  一点刚到,就有工作人员小跑着来开门,而谢宁一眼就看到苏陵和吴助理跟在工作人员身后朝这边走来。
  谢宁眼前一亮,立刻站起身笑道:“陵哥!”
  苏陵这会戴着墨镜,但露出的皮肤仍是细腻精致,这会他看到谢宁,便微微一笑,摘下墨镜迎上来道:“小宁你怎么来了?”
  谢宁笑眯眯地迎上来道:“我来这边学习一下,刚刚带我的人走了,他就让我在这等他。”
  苏陵笑了笑,道:“正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