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也没料到原湛会反应这么大。
  但看着原湛吃瘪的样子,谢宁忽然有点高兴,于是他便勾勾唇角道:“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关心咯。”
  说完,谢宁也没等原湛再说什么,便转身步伐轻快的离开了。
  原湛看着谢宁蹦蹦跳跳的走远,神色渐渐冷沉下来,最终,他狠狠一脚踹在一旁的树上。
  哗啦——
  一阵乱响之后,原湛顶着满头满身的落叶枯枝,气得浑身发颤。
  ·
  这边谢宁怼了原湛,只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他也懒得去管别的,就一路快走去了开机仪式现场。
  这会拜神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剧组的工作人员和主演也都开始排位。
  谢宁站在不远处,一眼就看到高挑的苏陵鹤立鸡群,其他几位男演员长相模样虽然也不错,但也都没有只穿了一身黑色风衣的苏陵那么打眼,那么明艳照人。
  难怪苏陵会红。
  不红没有天理啊。
  几个女演员倒是各有各的风采,成熟明艳挂的,清水芙蓉挂的,可爱小巧挂的一应俱全。
  这会工作人员就安排着演员和其他负责人的站位,苏陵就一直十分谦逊的笑着,然后温柔地跟身旁的几位演员和导演说着什么,再让其他的人先站到里面去,还帮忙维持秩序。
  苏陵那个态度,只是远远看着,就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真好啊。
  谢宁把手插在口袋里,呼出一口白气。
  忽然谢宁想起什么,又低头摸了摸脖子上的围巾,质感柔软,但并不是特别崭新的料子,想必是苏陵常用的。
  顿时,谢宁心里就觉得暖洋洋的。
  能被苏陵这样的大美人温柔以待,就算只是普通朋友,那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只不过,谢宁没站多久就看到原湛从一旁的小路上走了出来,模样倒还是那么清冷俊美,只是发型有点微乱,浑身散发出一种冰冷的低气压,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但现在的原湛已经不是谢宁的关注对象了,所以谢宁撇撇嘴,继续高高兴兴看苏陵。
  原湛也算是这次的负责人之一,所以站位也很好,跟苏陵还没隔多远。
  人群的前面是摆放了香炉和各式新鲜水果与其他贡品的大红供桌,四周还摆了三台盖着红布的摄像机。
  而等所有人站好之后,就有负责这块的工作人员拿着一炷炷香过来,分发给大家。
  谢宁之前虽然也在剧组待过,但开机仪式却还是第一次参加,这会看着这场面,还觉得挺新鲜。
  尤其是在所有人依次上来点香上香的那个严肃劲,看得谢宁有点想笑,特别是在还有很多相机在一旁咔擦咔擦拍着的情况下。
  上完香,就是导演,制片人跟几位主演给那三个摄像机揭“盖头”了。
  揭“盖头”之前,演员们还要先摆个poss,等拍完一遍,再揭。
  谢宁不懂这里面的渊源,远远看着,就感觉跟耍猴戏似的,看了一会,他觉得没意思,索姓就默默走开了。
  谢宁也没去找卫华,就自己一个人回了酒店——他今天确实穿的有点少,在外面时间站久了还真有点冷。
  回到酒店房间,谢宁面对着扑面而来的暖气,鼻子就微微发痒,他立刻就知道自己是有点感冒了。
  迅速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大包感冒冲剂,谢宁又去烧开水。
  没多会,开水烧好,谢宁就拿了一个浅绿色镶金边的卡通陶瓷杯把感冒冲剂给冲开,然后用长长的银勺一点点喝进去。
  这个世界的冲剂设计还挺有意思,味道甜丝丝的,除了略带一点淡淡的药味之外,很好下口。
  谢宁喝了一杯冲剂,热气上头,就觉得昏昏欲睡了。
  想了想,他估计原湛一会要参加剧组聚餐,肯定很晚回来,自己就暂时不开房间,在这里睡一觉,等醒来再走。
  这么一琢磨,谢宁就把大衣给脱了,远远挂在了门廊前的衣柜里,然后就转身走到里间的床上躺下。
  睡到床上去的时候,谢宁才发觉自己脖子上还围着苏陵送他的那条围巾。
  目光动了动,谢宁解下围巾,放在脸庞上轻轻蹭了蹭,嗅着那成熟淡雅的香水味,他心情就好了不少。
  最终,谢宁恋恋不舍地将围巾叠好,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自己钻进被窝里,关灯睡了。
  在开机仪式的时候,原湛就看到谢宁一个人转身离开了,他有心想叫住谢宁,但仪式正在举行,还有那么多照相机在拍,他根本就没办法离开。
  所以等到开机仪式一结束,原湛就默默走到一旁,给谢宁打了个电话。
  这边电话打过去,久久无人接听,而酒店里,谢宁的手机处在房门口黑暗的衣柜中,在大衣口袋中发出一声声闷响,却也并不能传到里间谢宁熟睡的耳朵里。
  原湛连续打了三个电话,都是等到对面响起了自动提示音,三个电话,谢宁一个都没接。
  原湛又莫名烦躁起来,然后开始隐隐头痛了。
  说来奇怪,最近他烦躁的次数简直是越来越多了。
  但原湛也没放弃,他又叫来了陈助理,让陈助理给谢宁打。
  结果陈助理连打两次也是一样的结果。
  放下手机,陈助理跟原湛面面相觑。
  思索片刻,原湛没有迟疑地便扭头又走回到场地中去。
  苏陵这会正在跟助理小吴说着下午的安排,原湛过来,就径直对苏陵道:“阿陵,暂时有件事麻烦你一下。”
  苏陵目光一动,微笑道:“什么事?”
  原湛微微吐出一口气道:“谢宁好像跟我闹别扭了,打电话他也不接,一会要到吃饭时间了,我想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
  苏陵闻言目光闪了闪,倒也没多问什么,就掏出手机来打电话。
  结果苏陵打了三次,也是跟原湛还有陈助理一样的结果。
  于是原湛和苏陵还没怎么表示,陈助理倒是有点担忧地开口道:“这不太正常啊,夫人脾气那么好,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不接电话。”
  原湛这时脸色也不太好看,其实从陈助理打谢宁的电话打不通的时候,他就有这种预感。
  苏陵见状,便道:“不如问问周围的人,看看小宁刚刚是去什么地方了?说不定只是手机丢了呢?”
  陈助理这会也道:“我马上打个电话给卫华问问!”
  陈助理这边正打电话呢,就有工作人员来叫苏陵去聚餐,苏陵是主演,怎么样都不可能缺席,这会他就露出一点歉意的神色,对原湛跟陈助理道:“我先离开一下,你们有小宁的消息就尽快通知我吧。”
  原湛这会心里烦躁,也顾不上苏陵离开的事,只含糊点了点头,就又催着陈助理问卫华。
  苏陵走了,陈助理电话接通,结果对面的卫华当然是说谢宁不跟他在一块。
  陈助理:……
  原湛:……
  半晌,陈助理懵了,原湛俊美的脸上也不自觉凝上了一片寒霜。
  忽然,原湛神情变了变,然后他就果断对陈助理道:“你留在这边问一下工作人员看有没有见到谢宁,我回酒店去看看。”
  陈助理连忙点头,原湛则是转身就走。
  原湛一径赶回酒店,几乎用的是足下生风的速度,平日里,即便是发生了再大的事情他都很少表现出这么急切的情态——今天还是第一次。
  走进电梯里,原湛抿着唇等待电梯门关上,忽然他微微一瞥,就看到了一旁镜子中神情焦灼的自己。
  镜子里的男人抿着薄唇,剑眉蹙起,模样依旧是俊美无俦,但丝毫都没有往日的镇定和冷静,眸中的光芒甚至有些波动和失措。
  原湛浑身一震。
  接着,原湛胸口中那种急躁担忧的情绪就一下子凉了下来,他静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些难以置信。
  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然而,还没等思索太多,电梯叮咚一声,就在房间的楼层停了下来。
  原湛目光动了动,用力闭了闭眼,平复了一下胸口那躁郁的情绪,方才默默从电梯里大步走了出来。
  走到房门前,原湛用房卡刷开了门,拧开把手推门进去,第一眼,他目光便落在了门口插好的电卡上。
  一瞬间,原湛一颗躁动不安的心竟是就这么平静了下来。
  “谢宁?”原湛低低喊了一声。
  屋里没有回应。
  原湛沉默了两秒,反手关上门,默默踩着柔软的地毯走进了房间里。
  他这时的动作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就放得极轻。
  房间里只开了外面客厅的小灯,里间黑暗一片,原湛慢慢走近里间的时候,鼻翼微微动了动,就嗅到一股淡淡的,但十分熟悉的甜香味。
  再定睛看去,床上微微隆起一个小包,上面露出小半个头,虽然没有开灯,但原湛仍是可以确定,那就是谢宁。
  微微呼出一口气,原湛忍不住伸手扯了扯雪白的衬衣领口。
  接着,他便默默走到了床前。
  谢宁仍是熟睡的状态,一张漂亮的小脸大半藏在被窝里,只露出眉毛眼睛,白皙的脸上还微微泛着一点薄红,纤长漂亮的眼睫随着呼吸微微颤动,安静而平和。
  原本原湛是想,如果找到了谢宁,一定要拎着他的耳朵狠狠教训他一顿,让他要随身带好手机,可现在看到这样的谢宁,他脑子里那些想法就立刻丢到了爪哇国里去了。
  甚至还觉得……
  看起来好软,想摸一摸……
  不过这个想法刚一冒出苗头,就被原湛狠狠掐了尖,可接着,他还是伸出修长好看的手,轻轻探了探谢宁的额头。
  片刻之后,原湛收回手。
  果然好软,不过,只是有一点点低烧,问题不大。
  而且原湛走到这就嗅到一股淡淡的冲剂味道,猜测谢宁已经吃过药了,所以应该不会有事。
  直起身来,原湛掏出手机,正想扭头走出去给陈助理打个电话报平安,却一眼瞥到床头柜上那条叠放得整整齐齐的烟灰色棉麻围巾。
  看到那条围巾,原湛不自觉地便想起之前在开机仪式现场,苏陵面带微笑,动作轻柔地帮谢宁系好了围巾,而谢宁则是微微垂着头,白皙的耳朵和脸颊都红了一片……
  眸光暗了暗,原湛只觉得心里堵得慌,下一秒,他便神使鬼差地伸出手,将床头柜上放着的那条围巾拿了起来。
  偏巧这时,床上的谢宁无意识中翻了个身,还吧嗒了一下嘴,原湛心中有鬼,脚下微微一个趔趄,差点没把手里的围巾给扔出去。
  而事实证明,这就是虚惊一场,因为谢宁翻完身之后,就又抱着被子,不动了。
  原湛回过神来,看着谢宁将半个身子伸出被子,然后把前面的被子揉成一团抱在怀里的模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最终,原湛匆匆地将苏陵的那条围巾卷成一团塞进大衣口袋里,便转过身来,从谢宁手里把被子一点点拽出来,重新替他盖上。
  谢宁的手十分白皙细腻,手腕缩在雪白的毛衣中却显得比毛衣的颜色更正,就宛如新鲜的牛奶一般。
  期间原湛几次碰到谢宁温暖细腻的手,都忍不住想要捏一捏,可他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归根到底,还不是因为谢宁是个Omega,要不然他原湛也不可能沦落到现在这种糟心的境地。
  原湛看着谢宁熟睡中微微泛着粉色的漂亮脸蛋,如是想。
  将谢宁塞回被子里,原湛立在床边看了一会谢宁的睡颜,便转身默默走到外间,拨通了陈助理的电话。
  陈助理这边正心急火燎的到处询问别的工作人员有没有见到谢宁,但因为谢宁根本就在剧组没怎么露面,穿的衣服也不打眼,所以根本就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加上这边的聚餐马上就要开席,原湛这个高管不在肯定不行,陈助理更着急了。
  陈助理上火着呢,原湛的电话就来了。
  “我找到谢宁了。”原湛开口便是这么低低的一句。
  陈助理先是一愣,接着便喜出望外道:“这样啊,那太好了!”
  说完,陈助理又连忙道:“原总,既然夫人找到了,您就赶快过来吧,这边马上就要开席了。”
  原湛听到陈助理的话,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他便回头看了一眼谢宁的位置,最终道:“谢宁有点低烧,这次我就不去了,你替我去敬敬酒就算了。”
  陈助理听说谢宁病了,本来还想劝,也劝不了,但他犹豫了一下,道:“原总,夫人这没来几天就病了两次,您是不是跟谢总说说,让夫人干脆回去调养身体啊,老这样也——”
  “别说了。”原湛冷冷打断了陈助理的话,“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我的事情我知道怎么安排。”
  听到原湛发了火,陈助理就立刻噤了声,然后忙不迭地道歉应承了下来。
  原湛这才神色缓和了些许,挂断了电话。
  挂完电话,原湛回过头,刚想去看看谢宁的状态,却蓦然发现谢宁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坐了起来,还就这么静静看着这边。
  原湛:……
  谢宁所在的卧室没开灯,所以原湛借着客厅的廊灯只看得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坐起来朝着这边,还颇有几分恐怖片的氛围。
  原湛默默收起手机,还没出声,就听到谢宁用刚睡醒,微微带着一点沙哑和柔软的嗓音道:“你为什么撒谎,我又不是病的下不了床。”
  原湛:……
  最终原湛冷冷道:“我只是自己不想去而已。”
  谢宁揉了一下眼睛,“哦”了一声,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