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就是天仙攻了。
  苏陵见谢宁直白地盯着自己的身体看,倒也不觉得害臊,反而默默笑了笑,唇边勾起一□□人的弧度道:“小宁别光看我,进来坐吧。”
  谢宁回过神,连忙就主动走进屋里。
  谢宁这会穿的是酒店的软拖鞋,脚上穿一双白白的棉袜,驼色大衣松松散散披着,头发也是有点凌乱,不过面上带粉,白里透红,一双明亮的眼睛显得他随姓又温柔。
  苏陵看着谢宁的背影,微微垂了垂眼,眸子里露出一点深邃的光,接着他便扭头对助理吩咐了两句什么。
  助理听了,立刻就点头去了。
  苏陵这会便关了门,微笑着朝谢宁走了过来。
  谢宁听到关门声,耳朵动了动,便回头看了一眼,一看助理走了,他忍不住就道:“陵哥你是要休息了吗?”
  苏陵微微一笑,走到谢宁身边坐下,将一条腿搁到另外一条腿上,道:“没呢,我让小吴去给你买点热热的夜宵,一会咱们边聊边吃。”
  谢宁立刻就‘哇’了一声:“陵哥你真贴心。”
  说完这话,谢宁忍不住又把目光落在了苏陵深蓝色丝绸浴袍下两条修长精实的长腿上,那骨骼,那皮肤,确实够漂亮,简直就像是最上好的玉器一般。
  苏陵见到谢宁的表情,脸上笑意深了些,嘴上又柔声问:“阿湛开会还没回来呢?”
  谢宁愣了一秒,立刻就道:“他回了,正在洗澡呢,我闲得无聊就来找陵哥你了。”
  苏陵目光微动,末了笑道:“你们闹别扭了?”
  谢宁‘呃’了一声,道:“也不算吧,本来我跟他也玩不到一起去。”
  反正苏陵也知道他跟原湛准备离婚了,谢宁也不打算再掩饰什么。
  苏陵听到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他就笑了笑道:“其实小宁啊,有件事我可能还是得提醒你一下。”
  谢宁:“嗯?”
  苏陵勾勾唇角,漂亮的凤眼中露出一点狡黠的光,道:“我总觉得,阿湛是喜欢你的。”
  谢宁:“噗——!”
  下一秒,谢宁就尴尬地揉了一下泛红的鼻子,笑道:“陵哥你别乱猜啊,我跟阿湛真没什么。”
  苏陵眨了眨漂亮的凤眸,笑道:“或许吧。”
  谢宁不敢说话了。
  他忽然觉得,苏陵有点腹黑……
  而这时,苏陵静静看了谢宁一眼,忽然凑近来,揽住谢宁的肩膀,笑着低声道:“不过说真的,我第一眼见到小宁你就觉得你特别可爱。”
  苏陵似乎是因为洗完澡,身上还散发着一种淡淡的薄荷与松木的香气,并不馥郁,但十分好闻,他这么一凑上前来,谢宁就感觉自己浑身都要软了。
  苏陵的皮肤又好,细腻透明,带着玉一般的色泽,面容又漂亮优雅到无与伦比,再加上那低沉清雅的声音……
  谢宁内心:男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嘴上却是装无辜道:“真的吗?”
  苏陵忍不住笑着轻轻拍了拍谢宁的肩膀,道:“当然是真的,所以听说你跟阿湛是契约婚姻的时候,我还替你们可惜了一下。”
  谢宁:???
  说真的,谢宁不太喜欢跟一个人聊天的时候老是提到另外一个人,尤其是原湛……这样的人。
  所以他这会尴尬了两秒,只有笑道:“这样吗,不过感情这种事,也不能勉强吧。”
  苏陵目光动了动,托着下巴道:“也是,感情这种事情不能勉强——”
  不过苏陵话说到这,忽然话题一转,勾唇淡笑道:“其实小宁没有喜欢的人吧?”
  谢宁一怔,心头猛跳三下,接着他便故作镇定地笑道:“陵哥你开什么玩笑?”
  苏陵微微一笑,正想说话呢,房门滴地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谢宁这会就连忙扭头朝门口看去,苏陵在他背后微微皱了皱眉,神色有点不愉,但等谢宁回过头,他便又恢复了微笑的表情。
  助理小吴这会提着不少餐盒走进来,道:“买了花旗参鸽子盅,蟹酿橙,鲜芋仙,姜汁撞奶,还有新鲜的肉松小贝。”
  一听到这些名字,谢宁就忍不住露出垂涎欲滴的表情,苏陵则是笑了笑,道:“放下打开吧,一起吃点。”
  助理小吴这会就把食盒都放在了茶几上,一一打开。
  “挑你喜欢的吃。”苏陵笑着对谢宁示意道。
  谢宁也不客气,就拿了一个蟹酿橙,然后用小勺子舀着吃,苏陵则是自己拿了一盅花旗参鸽子汤,默默喝着。
  小吴则是坐在一旁吃肉松小贝。
  似乎是因为小吴在,苏陵之后说的话都比较温柔客气,基本全是寒暄的内容,也没扯到原湛了。
  谢宁松了一口气,却又觉得气氛有点尴尬,而且小吴在这,虽然能够让苏陵不说原湛,但他也没法跟苏陵深入聊天了。
  于是在吃完蟹酿橙之后,谢宁转了转眼珠,就有点遗憾的道:“陵哥,我还是不打扰你休息了,先回去了。”
  苏陵听了这话,也不拦,只微微一笑道:“这还有喜欢吃的吗?带点回去吧。”
  谢宁本来想开口拒绝,但转念一想,原湛好像晚上都没吃什么,于是他就挑了一个鸽子盅和姜汁撞奶,然后跟苏陵道了谢就溜了。
  这边苏陵把谢宁微笑着送出门,房门刚关上,就听到助理小吴在背后叹了口气。
  苏陵眉头微微一挑,转过身来:“怎么,又想指责我了?”
  助理小吴无奈道:“哥,不是我说你,你没事能不能别瞎撩人家不相干的人?再说了,谢宁也不是你能惹的啊。”
  苏陵慢慢走过来,走到茶几前,从茶几底下抽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熟练地点燃,然后捏在白皙修长的双指间吸了一口,道:“我心里有数。”
  助理小吴不说话了。
  这时苏陵又用漂亮的眼睛悠悠看了小吴一眼,掸了一下烟灰,道:“我这不是没办法么?最近天天围着一群alpha转,熏得我都快萎了。好不容易遇到谢宁这么一个漂亮乖巧的Omega,不让我碰,也得让我过过眼瘾吧?”
  助理小吴彻底哑然。
  “行了,收拾收拾,我也该睡了,明天还要拍定妆照呢。”
  助理小吴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扭头去收拾铺床了。
  只剩下苏陵一人,静静坐在茶几前抽着烟,他这会完全掩去了镜头前那种优雅明丽的状态,整个人显得颓靡又成熟,反而透出一种惊人的魅力来。
  ·
  谢宁这边提着鸽子盅和姜汁撞奶回了自己的房间,用房卡开了门,谢宁就对着门里道:“我带了夜宵,要吃吗——”
  话音刚落,谢宁就发觉屋里只剩下门口的一盏廊灯,里面的灯光全都熄灭了。
  随即谢宁就噤了声,同时纳闷想——原湛怎么这么早就睡了?他记得他从苏陵房间出来的时候还看了一眼时间,八点四十五,完全不晚啊。
  不过既然原湛都睡了,谢宁也不好再叫他起来吃什么夜宵,只有把专门带给他的姜汁撞奶和鸽子盅放到茶几上,然后自己蹑手蹑脚地进到里面房里。
  谢宁是准备进去拿换洗的睡衣,结果一进到房间里,谢宁就嗅到一股十分浓郁又霸道的香气,像是麝香和松木香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愣了一秒,等谢宁意识到这是alpha信息素的味道时,谢宁惊了。
  卧槽???
  原湛做了什么???
  因为谢宁白天被打了一针抚慰剂,所以这会还能抵抗原湛散发出来的信息素气息,也就是觉得身体有点发热,头脑还是清醒的。
  但谢宁这会明显能感觉到原湛的信息素味道很不稳定,一会浓一会淡,像是在跑马拉松一般,反正挺不正常的。
  思索了一下,谢宁便捏着鼻子,快步走到床前,去查看原湛的情况。
  结果他一走近,就看到躺在被子里的原湛双眸紧闭,眉头蹙起,俊脸涨得通红,额头上凝聚满了细密的汗珠,还不住低声喘息着。
  就像是在做恶梦一样……
  不对。
  是……春|梦……
  哎哟我的天啦。
  谢宁下意识地就低头伸手去摸口袋里的手机,准备打急救电话。
  结果他的手刚伸进口袋里,整个人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圈住,然后大力一带,整个人就晕头转向地被按在了床上。
  谢宁低低惊呼一声,脑子就被狠狠撞在了枕头上,立刻,他眼冒金星,什么求助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下一秒,谢宁就陷入了一个极为宽厚滚烫的胸膛里,扑面而来的浓烈信息素味道顿时让他心脏狂跳不止,整个人都莫名燥热了起来。
  “原湛!”谢宁回过神来,第一反应便是勉力咬牙道:“你个疯子你放开我!”
  说着,谢宁就想伸手去推原湛,然而他这时整个人都被原湛紧紧压在身|下,手臂连动弹的余地都没有……
  谢宁顿时恐慌起来。
  一恐慌,谢宁就开启了无差别盲目攻击模式,他几乎是拼了老命地就狠狠朝着感觉中原湛的肩膀方向咬了下去——
  “嘶——”
  一声低低的痛呼,接着便是谢宁感觉到嘴里平添了几分鲜血的腥气。
  下一秒,谢宁就明显觉察到压在自己身上的躯体僵硬了一下,揽着他的手臂也松开了几分。
  谢宁微微松了一口气,正想小心翼翼地推开原湛,却又在开展行动的前一秒被再次搂紧!
  谢宁:原湛我艹你大爷!
  正在谢宁准备再一次咬下去的时候,一个低哑中带着几分疲惫和孤独的声音在他耳畔静静响起。
  “别动,让我抱一会。”
  谢宁愣住了。
  房间里很安静,也没有多余的灯光,谢宁这会只能远远地看到外间那一盏不甚明亮的廊灯,然后,听到身上原湛胸口那不太稳定,但宛如擂鼓一般震颤的心跳声。
  接着,原湛就把下巴轻轻抵在了谢宁的肩膀上,缓缓蹭了蹭,用一种有些难以言喻,仿佛带着一点哽咽的声音低低道:“我头很痛。”
  谢宁:……
  “让我抱一会。”
  “我什么都不做。”
  最终,谢宁心情有点复杂地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原湛绷得有点僵硬的脊背。
  哎,这倒霉孩子。


第27章 秘情
  原湛这会头疼欲裂, 根本就分不清楚自己的举动是出于什么理由,他在抱住谢宁的那一刻,闻到谢宁身上柔软温暖, 宛如雪花膏一般甜美亲切的香气时,就觉得头痛一下子缓解了很多。
  所以在谢宁想离开的时候,他才紧紧抱住了谢宁。
  原湛这会就像是一个大孩子一般, 将头埋在谢宁的脖颈和发丝间,宛如贪恋一般拼命汲取着那令他舒适的味道,谢宁温软的身体也让他身上的躁动感平复了不少。
  可怜了谢宁,被原湛这么紧紧抱着,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碎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混沌间, 原湛好像听到一个温和柔软的声音在静静哼歌, 带着一点点沙哑,一丝丝一缕缕钻进他的耳中。
  渐渐的, 原湛就在这极具安全感的温暖氛围中陷入了深度的睡眠。
  谢宁被压的难受才死马当活马医, 一边轻轻给原湛拍背, 一边哼起了摇篮曲。可没想到哼了一会,就发现压着他的身体的原湛好像肌肉松弛了几分,目光动了动, 谢宁用一种别扭地姿势轻轻别过头看了看。
  原湛居然还真的就抱着他睡着了。
  微弱的光线中,原湛大半边脸都陷在阴影里, 他的睫毛很长, 很黑, 但并不卷翘,是那种静静垂下来,一丝一丝根根分明的,衬着他玉白色的皮肤,显得格外干净。
  因为闭上了眼,所以原湛平日里那种冷冽的气质一下子就减了大半,谢宁这才发觉原来原湛的眉毛也不是那么整齐,边缘微微长了一些细软的绒毛,看起来很显小,只不过修挺的鼻梁和利落的侧面轮廓又替他增添了几分英气。
  薄唇没有跟往日一样抿起,泛着淡淡的粉色,唇角却是因为惯姓往里收,这时看着,反而带了一种小孩子生气一般的无辜感。
  真是奇妙的组合啊……
  谢宁目光动了动,一时间竟然看得有点出神。
  说实话,原湛长得也挺好看的,就是脾气差了点。
  但这会睡着的时候,看起来脾气都变好了。
  思绪天马行空,谢宁静静看了这么一会,竟然有点忍不住想要伸手摸摸原湛的睫毛。
  长这么长还不太卷翘,看上去就像是那种五六岁小孩子的睫毛一般,稚嫩得紧。
  然而谢宁这会被原湛抱得紧紧的,手刚一动,原湛就不自觉地皱了皱眉,然后露出一分难受的表情来。
  谢宁:……
  算了算了,这大宝贝也太难伺候了,那就不动了吧。
  谢宁安静之后,原湛的神色也渐渐安宁下来,谢宁看着他的俊脸,忍不住就感慨——ABO这设定简直就是害人嘛,也就适合那种狗血先婚后爱的剧情了,正常恋爱搅个ABO设定进来,多半要凉,稍微一个把持不止,就……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飘来飘去,谢宁实在不困,最后竟然无聊地开始数原湛的睫毛。
  数到第三十七根的时候,谢宁打了个哈欠。
  数到第五十六根的时候,谢宁眼皮开始打架。
  大约数到第七十根左右?谢宁将头一歪,靠在原湛胸口,静静睡着了。
  ·
  第二天清晨
  原湛是最先醒过来的,他醒来的时候谢宁正搂着他的腰,将头蹭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