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原湛道:“不过不管你们俩究竟是如何,小宁是个Omega,现在又处在一个特殊状态,阿湛你得好好照顾他才是。”
  原湛闻言,半晌没说话,谢宁更加尴尬——苏陵好心是好心,可怎么次次都把他往火坑里推啊……
  可没想到,原湛最终淡淡开口道:“嗯,我会的。阿陵你不用担心。”
  谢宁顿时惊了一惊,可听到原湛最后半句话,他又立刻心安理得了——哎,原湛就是为了让苏陵放心才这么说的,才不是关心他呢。
  苏陵之后又寒暄了几句,无非也都是让原湛对谢宁好点的话,还说让谢宁暂时不要参加剧组工作了,身体要紧。
  谢宁就通通都糊弄过去了。
  不过临走前,谢宁还趁机跟苏陵约定,让苏陵有空就多陪他打游戏玩,苏陵当然是笑着答应了。
  虽然这时原湛的脸色很臭,但谢宁仍是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美人谁不喜欢啊,尤其是苏陵这样温柔又强大的美人。
  苏陵离开之后,原湛送走他又返回来。
  等他回来的时候,谢宁就已经钻进了被窝里。
  经历了这几次,原湛也已经摸清了一点谢宁的路数,这会便淡淡道:“别装睡了,起来,我有话跟你讲。”
  谢宁耳朵动了动,思索了一下,便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原湛这会便默默走到床边,静静看着谢宁道:“我联系过欧阳谦了。”
  谢宁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就脱口而出:“我刚才是骗那个医生的,我现在没有喜欢的人!你别到处瞎——”
  话说到一半,谢宁看到原湛微微眯起眼,就知道事情可能不是他想的那样,立刻就闭了嘴。
  接着,谢宁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认真道:“你跟谦哥说了什么?”
  “你没有喜欢的人?”原湛反问。
  谢宁:……
  妈的,脑补害人啊。谢宁这会算是明白了。
  不过本身这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谢宁索姓一摊手,也就承认了:“是啊,我没有喜欢的人。”
  原湛目光动了动:“所以两年前你跟我表白,也是在骗人?”
  谢宁心头一跳,感觉要糟,接着他就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原湛的神色,发觉原湛表情好像没有太大的变化之后,他便低声道:“是,这点我要跟你道歉。我当年确实骗了你。当初那样威胁你,说喜欢你也是为了你能够同意,不过我——”
  谢宁话音未落,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头顶袭来,他顿时打了个哆嗦,背上就开始冒冷汗,接着谢宁就忍不住道:“阿湛!你听我解释完——咦?”
  话说到一半,谢宁就发觉身上的压力骤然消失,接着他疑惑的一抬头,就看到原湛微微别过脸,冷冷道:“刚才有点失控,你继续。”
  天知道原湛刚才在听到谢宁说当年确实是骗他的时候,心情有多么的扭曲失控。
  原湛一直都以为谢宁喜欢他,一直一直,所以他就经常控制不住对谢宁冷嘲热讽,觉得这样感情用事的人简直不光坑爹还是个懦夫。
  可现在谢宁却告诉他,那都是谢宁下的一个套,他怎么能不生气???
  他还更生气自己被谢宁的谎言给一直蒙在鼓里,难怪谢宁最近看他跟看猴戏是的,是觉的耍他很好玩么?
  而谢宁这会微微松了一口气,就开始给‘自己’洗白白了。
  “当初用陵哥的事情威胁你,是我不对,但我确实也没有做过对陵哥不利的事情,只是口头上说说,以后也不会对陵哥怎么样。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
  说完这话,谢宁望着原湛仍是面无表情,甚至还变冷了几分的俊脸,心中有些忐忑——他是哪里说错了?还是不够诚恳?
  就在谢宁思绪万千的时候,原湛冷笑一声道:“所以你不喜欢我,为什么当初又要选中我?”
  谢宁;……
  半晌,谢宁默默笑了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诚恳地道:“当然是因为阿湛你人很优秀,能力也比较强,容易得到我爸的认可啊。”
  说完,谢宁又补充道:“当年阿湛可是我学生时代的偶像啊~”
  接着,谢宁还静静朝原湛眨了眨眼,露出一点迷弟的笑容。
  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会只能期待原大爷能相信吧!
  还好,虽然原湛在听到谢宁这番说词之后脸色变幻了许久,但最终他也只是冷哼了一声,道:“骗子。”
  不过语气明显没有刚才那么尖锐,可见马屁还是没有穿的。
  谢宁松了一口气,连忙又绞尽脑汁,把原湛吹捧的天下地下独一无二,但还是小心得避开了感情这块——他可是以后都不想跟原湛牵扯太多了。
  在谢宁竭尽全力一阵狂拍马屁之下,原湛终于舒服了一点。
  过了片刻,原湛静静道:“欧阳谦说这两个月他会尽力研究出全新的抑制剂,帮你渡过难关,你可以不用太担心。”
  “是吗?”谢宁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整个人也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
  要不然到时候发了情,难道还真的就随便捡个男人睡了?
  虽然谢宁在这块还算开放,但也接受不了这么开放。
  而原湛看到谢宁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心中却是另外一种想法——谢宁果然没有喜欢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高兴吧?
  想到这,原湛竟是微微有一丝失落。
  至于这失落的来源,原湛不清楚,也不想去想。
  原湛其实不傻,谢宁刚才那么一大通夸他的话,他也明白多半是假的,也知道谢宁恐怕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才对他那么说。
  可偏偏原湛却都默默听进去了。
  说到底,他还是个虚荣的人。
  而谢宁这边看着原湛久久没有回话,沉默了一会,他又正色低声道:“不过无论怎么说。今天的事,还是得多谢你,要不是你帮我赶走那些私生饭,又叫来医生,我现在估计也没法好好坐在这跟你讲话。”
  谢宁说这话的时候一改方才那种谄媚的语气,声音平缓中透着一点淡淡的沙哑,却十分柔软磁姓。
  听在原湛的耳中,让他心情忍不住又起伏了一下。
  于是原湛就默默回头看了谢宁一眼,正巧谢宁也在看他。
  两人目光对视,竟是齐齐一震。


第26章 寂寞
  原湛是第一次, 没有用任何带有敌意的目光去看谢宁,深邃黑湛的眸子显得动人又幽暗。
  而谢宁的目光也难得没有什么狡猾的情绪在里面,干干净净的, 衬得那颜色稍浅的眸子异常纯粹,长睫毛在他白皙精致的脸颊上投上小小的阴影。
  在这一瞬间,两人竟是同时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仿佛自己好像从新认识了眼前这个人一般。
  不过片刻之后, 谢宁默默垂下眼,打破了这沉默却又难得温和的气氛。
  原湛也在这时回过神来,忍不住就微微伸手摸了一下鼻子,咳嗽一声道:“这次的事,我也有责任。”
  谢宁愣了一下:“咦?”
  原湛微微吐出一口气, 虽然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但他最终还是静静道:“本来这次公司是打算给我们安排保镖的, 我私下拒绝了,要不然你也不会被那些疯子刺激到。”
  谢宁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样的曲折, 但他想了想, 末了还是笑道:“你也不是故意的, 天有不测风云,没关系啦。再说如果是我,估计也不会喜欢要那么多保镖跟着。”
  说完, 谢宁顿了顿,又道:“我认真的, 不是安慰你。”
  原湛:……
  “嗯。”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 谢宁刚想说点话缓解气氛, 肚子却好死不死咕咕叫了一声。
  谢宁:……
  原湛愣了一愣,随即便低笑一声,接着他看向一脸涨红,羞愧的垂下头的谢宁正色道:“一会想吃什么?我让小陈送上来。”
  谢宁迟疑了一秒,摸了摸肚子,倒也没有不好意思,就大刀阔斧地点了几个日常爱吃的菜。
  “我想吃山药蒸排骨,豉汁凤爪,水晶虾饺,白灼菜心,莲子猪肚汤~”
  原湛本来正在给陈助理通电话,听到谢宁说的,便露出一点意外的表情,但最终,他什么也没多说,就跟陈助理交代了一下就挂了电话。
  谢宁等着原湛挂电话,立刻就嘿嘿笑道:“阿湛你是好人~”
  原湛:……
  虽然原湛对谢宁仍是无语较多,但谢宁也能感受得到他对自己的态度变化,可能是因为离婚的事情说开了?所以原湛不觉得他是骗子了?
  想到这,谢宁还有点小开心。
  虽然他对原湛没啥别的意思,但少一个厉害的敌人也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好事嘛。
  谢宁点好的饭菜很快就送来了,不过看包装不算太精致,估计也不是什么大酒店做的。
  原湛见了,微微皱眉,却又解释道:“影视城附近比较偏僻,没有什么好的酒店,你将就吃吧。“
  谢宁有吃的就很开心,一边撕开包装一边就点头笑道:“有吃的就不错啦,我不会挑的。”
  原湛听到这,忍不住又看了谢宁一眼,但谢宁这时候正高高兴兴地拆着食物的包装,脸上还露出两个小酒窝,一点都没注意到原湛在看他。
  原湛沉默了两秒,便也伸手取过一个外卖盒子,慢慢打开。
  一边打开原湛一边暗想——果然以前谢宁在他面前的那些形象都是装出来的,他真是傻了,竟然会相信谢宁喜欢他。
  原湛这会把外面的大衣脱了,解了领带抽掉,里面便是雪白的衬衣和藏青色的毛线背心,他这会把袖口挽起一点,露出修长有力的小臂,手腕上的钻表也熠熠生辉。
  谢宁这会一边掰开卫生筷,一边看着原湛的肌肉暗暗感慨,原湛除了脾气差点,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钻石王老五啊。
  而原湛在认真的时候,也十分迷人,薄唇微抿,神情专注,轮廓利落流畅的俊美侧脸上的表情一丝不苟,就简简单单分个碗筷的动作都恨不得能拍成商业精修大片。
  原湛这边分好两碗米饭,谢宁也把筷子烫好了,两人第一次十分有默契地交换了筷子和盛着米饭的碗,就默默吃了起来。
  原湛平日里压力大,咖啡喝得多,所以吃的东西就都是高蛋白,养生型的。偶尔吃一次这种精致的清淡菜肴,观感居然还不错。
  两笼虾饺,谢宁吃了三个,原湛就把剩下的五个都吃了。
  谢宁看在眼里,暗暗好笑,但也没多说什么,男人能吃点才能做事嘛。
  原湛这边吃完了饭,就盛了一碗汤默默开始喝,汤里放了胡椒,味道清鲜中带着一点淡淡的辣,并不刺激,却十分可口,猪肚也煮得异常滑嫩。
  转着碗喝了一会,原湛想起什么,就道:“你这两天先休息一下,没事去片场转转也行,等身体好点你再去学习吧。”
  原湛给他放假,谢宁当然乐得接受,一边咬着排骨一边就含糊道:“好啊。”
  “在片场也不要到处乱跑。”
  “知道~”
  “陌生人找你搭讪也不要理会。”
  “好~”
  “别人随便给的饮料也不要喝。”
  “额……嗯。”
  “你最好——”
  “等等!”谢宁实在没忍住,咬着筷子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这些东西我都懂。”
  然而看着原湛俊脸一黑,谢宁立刻又道:“不过还是谢谢阿湛你提醒我,我知道你是好心。”
  “嗯。”
  这样,原湛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一点。
  而谢宁则是默默吐了吐舌头,心想以后要是苏陵跟原湛在一块,那可惨了,原湛不熟的时候还好,这熟一点了简直就是个控制狂魔。
  原湛难得有一次读懂了谢宁的心思,淡淡道:“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你自从毕业之后就没上过班,连简历都没投过,第一次来学习,凡事仔细一点没错的。”
  谢宁愣了愣,随即心中就生出一点暖意来,虽然他不是以前那个百事不通的谢宁,但他也确实能明白原湛这话里的关心。
  然后谢宁就认认真真看了原湛一眼,笑道:“好,谢谢阿湛提醒。”
  原湛也不知怎么的,跟谢宁对视了一眼,却皱眉默默避开谢宁的眼神,低头喝汤道:“你自己注意就好。”
  谢宁挑了挑眉,正要也盛一碗汤,却蓦然发觉原湛白皙的耳尖上泛起了一点淡红。
  他眨了眨眼,随即心中便有些好笑。
  原湛还真是个纯情宝宝啊。
  看到这一幕,谢宁想了想,忽然生出一点调笑原湛的心思,然后他就道:“阿湛,你要是喜欢陵哥,这次就是机会啊,可以趁机去追的。”
  原湛端着碗的手罕见的抖了抖,然后他就默默放下碗,皱眉道:“我的事情你少管,CAO心好你自己就行。”
  谢宁撇撇嘴,小声道:“我这不是为你好么?”
  原湛:……
  话不投机半句多。
  最终原湛迅速吃完了自己的那份饭,便把陈助理叫了上来,让陈助理盯着谢宁吃完饭,自己则是穿上大衣出了门。
  陈助理见原湛出门,神色还不太对劲,就连忙对谢宁解释道:“原总是去剧组开会,夫人你慢慢吃,不用担心。”
  谢宁眨了眨眼,笑道:“我没担心。”
  陈助理愣了。
  接着,谢宁就对陈助理招招手,道:“来来来,一会等我吃完,你带我一局!”
  陈助理:???
  十分钟之后,陈助理跟谢宁相对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