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解释?
  不过也没让他尴尬太久,救助站的医生就来了,幸好苏陵贴心,知道提前让助理小吴去楼下接人,要不然只怕就被酒店的人给拦住了。
  医生进到房间里,苏陵就主动道:“打救助电话的人是我。”然后他就取出了身份证,跟医生核对。
  医生核对完之后,让苏陵签了字,就去检查谢宁的状况了。
  原湛见到苏陵的处理方式忍不住低声皱眉道:“为什么这边看病还需要登记身份证?”
  苏陵闻言,沉默了两秒,静静看了原湛一眼,严肃道:“阿湛,不是我说你,结婚的时候那本已婚alpha必读手册,你不会没看过吧?”
  原湛闭了嘴。
  苏陵见状,不由得长出一口气,然后认真道:“那这次的事,你确实得承担起大部分责任来,不管怎么说,小宁也是你的Omega。”
  原湛神色有些阴郁,没说话。
  苏陵见到原湛的表情,也知道这时候不是指责人的,便稍微放缓了语气道:“别干站着了,过来听听医生是怎么说的吧?”
  原湛虽然情绪有些不愉,但听到苏陵这话,还是走了过去。
  而医生检查完,给谢宁注射了一种稳定信息素的温和药物,就严肃地直起身看向苏陵和原湛道:“二位谁是这位Omega的配偶?”
  苏陵见到这个beta医生隐隐有点发怒的表情,眉头皱了皱,却不动声色地道:“有什么问题么医生?”
  “问题比较大。”医生不太客气地道。
  苏陵抿了一下嘴唇,正想说点什么解围,一旁的原湛却静静站出来道:“我是他的配偶,你有什么话就照实说吧。”
  原湛站出来,那医生先是看了原湛一眼,接着他就有点诧异地皱眉道:“你是个alpha?”
  原湛奇怪道:“没错,我是个alpha。”
  医生的脸色立刻就难看起来,随即他就带着几分怒气道:“如果这位Omega的配偶是这位beta先生,我或许相信这位beta先生因为信息素问题,没办法满足自己配偶的需求。可先生,您是一位正常强壮的alpha,怎么会让自己的配偶Omega沦落到注射强力抑制剂来压制发情期的地步?这简直太荒谬了,我甚至可以起诉你婚内虐待!”
  苏陵:???
  原湛:……
  接着,苏陵就十分难以置信地看了原湛一眼,道:“阿湛,这是真的吗?你不解释一下?”
  原湛这时也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了。
  原湛其实心里清楚,那个医生说的没错,如果Omega结婚之后,因为配偶没有能力满足他的发情期需求,Omega是可以起诉离婚的,如果配偶有能力却不满足,Omega是完全有权力把配偶告上法庭。
  只是原湛跟谢宁婚前就有了约定,原湛认为谢宁不会吧事情说出去,加上本身谢宁的发情期没到,那次完全是谢宁自己发疯吃了春|药,又莫名其妙给自己打了抑制剂,才造成现在这样的状态。
  可原湛能解释吗?
  他不能。
  所以这会,原湛抿紧了薄唇,保持沉默。
  苏陵看着原湛的表情,知道他这是默认的态度,一时间也震惊了——他也没料到原湛竟然是这样的人?
  医生见到原湛不说话,脸色也愈发难看,最终他冷声道:“抱歉,这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跟救助中心备个案。”
  说着,医生就掏出了手机。
  苏陵见状,知道事情要糟,连忙就对一旁的原湛道:“阿湛,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你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大可以讲出来,我们把事情解释清楚。”
  说着,苏陵又带着一点恳求意味地看了一眼医生。
  医生见状,倒也默默停下了打电话的动作,就这么眼神犀利地看着原湛,挑挑眉,示意他解释。
  而原湛本来就不好解释这件事,加上看到医生的那个脸色,自己脾气也上来了,便冷冷道:“我没什么可解释的。”
  苏陵:……
  医生顿时便露出一点冷笑,再没有迟疑的按下了通话键,还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对苏陵道:“先生,这样自私自利的人我见过太多,你这种善良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原湛的脸色愈发难看,可他就是抿紧嘴唇什么都不说。
  苏陵倒是有心替原湛辩解,可原湛自己都说出了那样的话,他一个什么都不清楚的外人又能说什么?
  眼看着医生已经把电话拨通,对着对面静静‘喂’了一声,谢宁的方向忽然就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
  医生脸色一变,严肃地对手机说了一句‘病人现在有意外情况’,就把电话给挂了。
  挂了电话,医生就快步走到了床前查看谢宁的情况,而这时谢宁正红着脸,一边咳嗽一边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额头上也全被冷汗给打湿了。
  苏陵目光动了动,也连忙快步走了上去。
  原湛黑着脸在原地立了一会,看着谢宁咳嗽时候的可怜模样,最终还是不太情愿地静静走了过去,但他只是立在苏陵身后,没有靠得太近。
  谢宁刚发完了烧,又被医生注射了药物,额头上全是汗,整个人也有点虚脱,但他刚才在迷糊中听到医生跟原湛还有苏陵的对话就有点着急了。
  原湛这人虽然有点狗,但这事确实不是原湛的锅,要是医生这么一报警把原湛搞得身败名裂,原湛肯定得黑化,他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所以谢宁硬是忍着身体的不舒服,也要挣扎着爬起来,结果刚爬起来喘了一口气,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硬是惊天动地的咳了一阵。
  好巧不巧,打断了医生的电话。
  医生这会一边查看谢宁的情况,一边就柔声安慰他道:“你不用害怕,如果有什么委屈尽管说出来,救助站和协会都是你的后盾。”
  说着,医生就冷冷看了原湛一眼。
  原湛:……
  而谢宁这会低低咳嗽了两声,却是装作一脸迷茫地道:“发生了什么?”
  医生愣了一秒,就露出心疼的表情,然后把事情经过给谢宁说了一遍,末了语重心长地道:“这件事我会依法举报,绝对帮你维护好自己的合法权益,你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受到人身威胁。”
  谢宁略略眨了眨眼,过了好一会,才露出一点尴尬的表情,然后咳嗽道:“那个医生……这件事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医生皱眉道:“你不用替他辩解,这样的alpha不值得你去庇护——”
  “我跟他是协议婚姻,没有爱情。”
  一片死寂。
  最先,是站在苏陵身后的原湛露出了一点诧异的表情,接着便是苏陵,他抿了抿唇,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惊讶,但看他的眼神,也是对这件事情有所震惊的。
  当然,最震惊的还是医生。
  至于谢宁嘛。
  自己编的谎话,自己跪着也要圆回来。
  所以沉默了两秒,谢宁就自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认真道:“既然事情都已经说开了,我就解释清楚吧。”
  医生默默看着谢宁,神色严肃。
  谢宁虽然有点心虚,但还是一本正经地道:“我当初毕业的时候因为不想接管家里的公司所以被我爸逼着相亲,他说我不想工作可以,必须结婚找个人照顾我。没办法,我那时候年纪轻,不想工作也不想将就,就找到阿湛,希望他跟我契约结婚,阿湛人挺好的,那时候也没有对象,也就答应了我的请——”
  “胡闹!”医生没忍住,一声利喝。
  谢宁顿时抖了一抖。
  原湛见状,也不知道怎么,胸口就燃起一股怒火,接着他就上前一步,挡在谢宁身前沉声道:“口口声声说要保护Omega权益,现在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就又开始指责别人了是吗?”
  医生脸色一变,正想站起身来跟原湛对峙,就被谢宁一把给拉住了。
  “别吵架,有话好好说,好好说。”谢宁弱弱道。
  最终,原湛跟医生各退一步,原湛冷着脸走到了一旁,医生则是回过头,异常严肃地看向谢宁道:“可你知不知道,自己最多还有半年就要进入全面强制发情期了,这次可是无法逆转的,到时候你准备怎么办?随便找个人将就吗?”
  谢宁:……
  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看着谢宁的表情,医生也无奈了,于是他便道:“不行,这件事我还是要汇报——”
  “我有喜欢的人了!”谢宁再也没抗住,扔出了终极大杀器。
  这一次的寂静,比之前那一次长多了。
  谢宁这会悄咪咪偷窥了一眼医生的表情,又看了看原湛和苏陵,唯恐大家不信,又弱弱补充了一句:“这人阿湛认识的,跟我关系不错,只是我父亲一直不太同意,所以我才……”
  说到这,谢宁又静静垂下头,作出一副‘无辜,弱小又可怜’的情状,试图挽回医生的心。
  可一旁的原湛听到谢宁这话,脸色顿时就变得微妙起来,他认识,那不就是……
  而医生在听完了谢宁的陈述之后,定定看了谢宁几秒,最终看见谢宁细瘦白皙的脖颈上都泛出高烧之后的可怜粉色,就忍不住微微叹了一口气,只能道:“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懂,但是这次的事情我必须要做一个记录,向不向上面汇报得看你们后续发展情况。”
  谢宁眼前顿时一亮,但还是低声弱弱道:“谢谢医生。”
  而之后,医生就没好气的掏出本子,道:“姓名,身份证号和手机号都报一下,我以后会定期电话回访。”
  虽然这个结果不是谢宁想要的,但比之前要闹到报警已经好很多了,所以谢宁就十分配合地主动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信息,至于原湛,最终也在谢宁和苏陵的催促和劝说下,不大情愿地留下了自己的身份信息。
  最后,医生留下了几支帮助谢宁缓解身体问题的针剂就默默离开了。
  医生离开之后,房间里寂静了片刻,是苏陵伸手按了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望着原湛和缩在被子里的谢宁道:“小宁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原湛没说话。
  谢宁沉默了两秒,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悄悄看了一眼苏陵,忽然软声笑道:“陵哥,你真人长得好帅啊~”
  原湛本来就异常烦躁,这会见到谢宁这花痴又不着调的行为就再也没忍住,冷声道:“你就不能正经点吗?”
  谢宁:……
  谢宁:原狗你死了,我在转移话题你没看出来吗?
  苏陵倒是很理解谢宁的心思,这会就有点无奈地看了一眼原湛,道:“小宁其实挺聪明的,刚才不是帮了你吗?你现在反而又说人家。”
  原湛顿时一愣,随即他就微微别过眼去,神色有些隐怒,但也带着一丝丝的窘迫。
  而谢宁听到苏陵的话,立刻就冲着原湛哼了一声,然后又对苏陵笑道:“还是陵哥懂我~”
  苏陵这会微微叹了口气,走上前来,动作轻柔地帮谢宁掖了掖被子道:“刚才也算是你反应迅速,要不然以那个医生的倔强劲,我还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来。”
  苏陵靠的近了,谢宁就愈发看清楚了苏陵的长相,还嗅到苏陵身上传出来的一点清淡的乳木果和松香的清香气。
  苏陵近看就并不是完全跟精修图一样那么清雅高冷,他发质微微有点蜷曲,这会做了造型,有两撮静静垂在额前,反而给他平添了几分成熟明媚的气质。
  更诱人了有木有?!
  谢宁一边近距离观察美人,一边就笑眯眯道:“陵哥你用的什么香水啊,好好闻。”
  苏陵微微有点意外,随后便笑道:“是一个朋友给我调的,你要是喜欢,改天我送你一瓶。”
  “好啊好啊。”
  原湛冷眼看着谢宁跟苏陵亲亲热热的说话,心中异常不是滋味,微微泛酸,可究竟是为了哪个人泛酸,他一时间都有点分不清了。
  而想起谢宁刚才说的自己有喜欢的人那句话,原湛的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感情他一开始确实被谢宁骗了???
  谢宁根本就不喜欢他,只是为了不被谢总逼婚???
  而这边苏陵温声软语地跟谢宁寒暄了一会,总算还是把想问的话问了出来。
  “小宁你刚刚说你跟阿湛是契约婚姻,没有感情,是真的吗?”
  哎呀。
  谢宁本来还以为插科打诨可以逃过一劫,没想到苏陵心细如发,还是没放过他。
  但苏陵既然问了,谢宁想了想,觉得这事也瞒不住,加上早晚他也要跟原湛离婚,不如就说清楚好了。
  想到这,谢宁便点点头,低声道:“是真的。”
  苏陵听了谢宁这话,沉思了两秒,抬头去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原湛,末了他低声道:“你们两个成年人,怎么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来?”
  这下,谢宁沉默了,原湛更加沉默了。
  最终,是谢宁自己打个哈哈笑了笑道:“哎,陵哥你放心吧,其实我跟阿湛早就商量好了,等这次项目做完就离婚。这次我发烧纯属意外,真的!”
  谢宁说完这话,苏陵那一双漂亮澄澈的凤眼就静静看了过来,两人目光对视,谢宁心中咯噔一声,只觉得头皮发麻。
  对上苏陵这样干净的眼睛,想骗人都难。
  但谢宁毕竟也是混过江湖的老油条了,这会还硬是抗住了跟苏陵的这一波对视。
  好在苏陵也并不是非要追根究底的态度,对视了两秒之后,他收回眼,算是相信了。
  过了片刻,苏陵看了一眼谢宁,又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