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把苏陵给通过了!
  他居然通过了!
  作者有话要说:  真·肉搏


第23章 白月光
  可怜一直开着语音的陈助理还不知情,这会他就在语音里咦了一声道:“陵哥也来了啊。”
  原湛:……
  谢宁是谁?一听陈助理这话,加上那个ID的昵称‘凌晨有风’立刻就猜出来者的身份。
  文艺又不失格调(×)
  于是还没等原湛说什么呢,谢宁就连忙笑道:“陵哥好~”
  谢宁很少在原湛面前用这种温软又甜糯的声音说话,原湛当即就眼皮一抽,有些难以忍受地瞥了谢宁一眼。
  而苏陵反倒是有些意外加开心的温声笑了笑,道:“小宁终于肯来玩这个游戏了?之前让阿湛邀你一起玩,你都不来,我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原湛:……
  谢宁愣了一秒,立刻就眯眼朝原湛望去。
  原湛这会关掉了自己的麦克风,语气有点生硬地对谢宁道:“你以前不是都不玩游戏吗?所以我才没有叫你。”
  “哦?是吗?”谢宁挑挑眉。
  原湛憋着一股气,道:“那你要怎么样?还想要我给你道歉吗?”
  “道歉就算了。”谢宁撇撇嘴,末了挑眉笑道:“不过放心,我不会揭穿你的。”
  原湛:???
  这时,原湛手机里传出苏陵莫名其妙的声音。
  “阿湛你跟小宁在说什么?什么道歉?阿湛你声音好小,是耳麦坏了吗?”
  原湛:……
  谢宁愣了一秒,随即就不厚道的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
  最终原湛恼羞成怒道:“闭嘴!不许笑!”
  这边鸡飞狗跳了好一阵,最终总算平静下来,于是由原湛,谢宁,苏陵,陈助理组成的神奇队伍开始探索场景了。
  苏陵是四人里面段位最高,也是最冷静的,陈助理和原湛两个人基本上等于半个人——两个人加起来说的话还没有半个人多。
  于是游戏开打没多久,就都听到的是谢宁跟苏陵的对话了。
  谢宁:“陵哥啊,我捡的都是□□,运气好差嘤嘤嘤~”
  苏陵微笑:“到这边二楼来,有枪和头盔,小心点。“
  谢宁:“好的好的,我马上来~陵哥最好了。”
  原湛:……
  陈助理:……
  谢宁捡了枪和头盔之后,就围着苏陵身边转来转去,跟着苏陵跑。
  一边跑他还一边道:“陵哥我送你一套时装吧?你喜欢什么样的?我看牛仔服就不错,很帅气,还有那个军帽和墨镜搭配,超时尚的~”
  苏陵听着谢宁殷勤的语气,默默笑了笑,温声道:“不用了,我时装够穿了,你不如送阿湛几套吧,他都不买时装的,不过你送他一定穿。”
  沉默。
  死一样的沉默。
  最终,是谢宁不动声色地嘿嘿笑了两声道:“我怕我买的他不喜欢~”
  说着,谢宁就离开了苏陵的视线范围,溜去一旁搜装备了。
  与此同时,谢宁抽空抬起头,默默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原湛,只见原湛盯着手机,飞快地CAO作着,神情还算平静,他就默默松了一口气。
  这苏陵也是……人美心善倒是人美心善,就是情商有点低……
  不过好在原湛这会像是心情还好,没多计较,不然谢宁觉得自己一会也得惨。
  谢宁一边嘀咕着自己脑子里那些小九九,一边心不在焉的CAO纵着人物在草丛里跑,忽然!
  一个敌人猛地就从对面草丛里蹿了出来,对准谢宁就是一阵扫射,谢宁顿时发出一声惨叫,然后疯狂地开始乱冲。
  “救命啊啊啊啊啊!我要被打死了!陵哥快舔我一口呜呜呜呜……”
  话音刚落,谢宁便又听到一阵枪响,而他的血条却没有下降。
  顿时就精神一震,谢宁正美滋滋地回过头想要抱苏陵的大腿,结果一调转镜头,他就看到对面的原湛默默放下了枪,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额……”
  尴尬了一秒,谢宁连忙道:“谢谢阿湛救我!”
  “去摸盒子。”原湛皱眉淡淡道。
  谢宁一眼看到那个散发着绿光的盒子,就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不过他没发现,原湛也在这时跟了上来。
  谢宁这边挑挑拣拣选好了自己要的东西,忽然发现地上又多了几样东西,他微微一愣,就听到原湛淡淡道:“捡完就赶快走,马上要放毒了。”
  谢宁刚反应过来,一抬头,原湛的角色已经跑远了。
  谢宁不由得就默默撇撇嘴,在心里道——真是个死傲娇。
  与此同时他再次抬头朝原湛那边看了一眼。
  结果这次不巧,原湛竟然也在看他。
  两人目光相接,一瞬间,双方大脑竟都是一片空白。
  最终,是谢宁先回过神来,尬笑一声,默默转回头,继续打游戏。
  原湛这是……转姓了?
  谢宁有点难以置信。
  不过也只有这一次,之后在游戏里,谢宁也基本还是围着苏陵转,然后没打多久,他就挂了,于是就盯着手机,一边开着语音一边看剩下三个人玩。
  这一局打了快一个小时,其实最终大家都还没死,但苏陵的助理出现说让苏陵去休息,苏陵就表示惋惜地下了线。
  谢宁这边有点依依不舍地跟苏陵道了别,收起手机,扭头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原湛那边,却发现原湛正微微垂着头,好看的眉头皱起,修长的手指正按着太阳穴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捏着。
  像是在忍痛。
  谢宁心头一跳,便道:“你头又痛了?”
  原湛像是听不得这句话一般,当即便站起身走了出去。
  谢宁连忙高声道:“你去干嘛?!”
  原湛脚步顿了顿,烦躁冷声道:“吃药。”
  接着外面就传来一阵翻箱子的声音。
  谢宁愣了一秒,便从床上翻身下来,踩着拖鞋走了出来。
  谢宁看着原湛在放倒的行李箱里翻药,目光动了动,就走到一旁,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掏出一个王姨准备的折叠烧水壶,接了一壶水拿去烧开。
  原湛本来准备直接就着酒店冰箱里的矿泉水服药,但看到谢宁烧水的举动,他还是又默默把冰箱门给关上了。
  谢宁见了这样的原湛,不由得默默笑了笑,随后他又想起什么一般皱眉道:“你这个头痛是不能刺激情绪和……过度用脑?”
  原湛这会微微仰着头,闭目靠在沙发上,听到谢宁的话,沉默了许久,才静静‘嗯’了一声。
  谢宁看着原湛俊美脸上微微拧起的眉头和忍痛的表情,心中动了动,就还是走上了前去。
  原湛正闭目忍痛,一道阴影从上方投下,一双温热柔软的手就静静覆盖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原湛:!
  他下意识地睁开眼想起身,却被谢宁默默按住了。
  “别动,给你按一下。”
  原湛皱眉看着谢宁。
  谢宁默默叹了口气,道:“就当是回报你刚刚给我的药和头盔咯。”
  就这样,原湛才略略放松了肌肉,任由谢宁动作。
  看着原湛闭着眼,乖乖任由他按摩的样子,谢宁目光动了动,便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
  经过了这几次的冲突和交锋,谢宁算是更深入的摸清了一点原湛的脾气。
  谢宁以前曾经因为原生家庭不好,关注过一些心理学博主,也了解到一些类似原湛姓格的案例。
  在书中,不知道是不是作者故意为了减少家庭麻烦,就把原湛设置成了单亲家庭,单亲就算了,带大原湛的母亲还在原湛上大学那年去世。
  以至于后来作者写了个原湛番外,还在番外里弄出了这么一段独白。
  ——那时候我在想,如果接受了谢宁,是不是至少会有两个人,甚至两个家庭能得到幸福。
  谢宁当时看那个番外,只觉得恶心,觉得作者这特么就是来洗白渣攻的吧?
  但现在想想,谢宁忽然又觉得原湛这娃有点惨啊。
  大学,正应该是走向理想的一个阶段,而原湛却在这个时候失去了陪伴他成长的母亲,之后又被看上他的谢宁道德绑架,结了婚。
  可以说,原湛自从大学之后,就没怎么幸福过。也难怪他要那么拼命工作,然后暗戳戳享受一点跟苏陵的暧昧麻醉自己。
  惨。
  真惨。
  人间真实·惨。
  难怪原湛总是疑神疑鬼,一点安全感都没有,难怪原湛每次声调都那么高,恐怕也只是为了掩藏心里的惧怕和不自信。
  不过,原湛好几次在情绪失控的最后当口,都能勉力控制着没把谢宁怎么样。
  而游戏和平时里也偶尔能帮个忙,也证明原湛这娃本质是好的,根子还没烂掉。
  想到这,谢宁就想,哎,自己还是做个好人吧,等麻利离了婚,就撮合撮合他跟苏陵。
  不然这大兄弟也太惨了。
  情绪稍微一转折,谢宁手下的劲就重了几分,一不小心还用指甲挖了原湛一下。
  “嘶——”原湛微微吸了一口凉气,扭头便冷冷瞪了谢宁一眼。
  谢宁连忙抬手,以示清白。
  原湛无语,正好这时开水好了,谢宁就连忙去倒开水。
  原湛这边吃完药,谢宁便又道:“多喝点热水,对身体好。”
  原湛皱了皱眉,最终却也还是把那一杯热水默默喝完了。
  谢宁看了,默默表示——真乖,吾儿懂事,吾心甚慰啊。
  只可惜,现在还是个熊孩子。
  而这边原湛喝完热水,就伸手扯了一下领带,结果看到谢宁在一旁,他就皱眉低声道:“我先去洗澡,你回避一下。”
  “好的。”谢宁连忙转身进了卧室。
  原湛这边脱了衣服,就进去了浴室。
  谢宁也睡不着,就趴在床上,两条腿晃啊晃的,一边刷微博一边跟队友解释自己刚才为什么没跟他们组队。
  大约过去了半个小时吧,谢宁忽然从床上抬起头,然后他就狐疑地瞅了一眼浴室的毛玻璃门。
  里面是暖黄的灯光,雾气都糊在玻璃门上,什么都看不清。
  但谢宁敏锐的第六感告诉他——可能要坏事了。
  大约盯了那个玻璃门半分钟之后,谢宁微微抬高声音喊了一声‘阿湛’。
  里面没人答应。
  于是谢宁就急急穿起拖鞋,走过去又喊了两声。
  还是没人答应。
  谢宁:……
  乖乖,这熊孩子还真是泡澡都不让人省心啊。
  还好这个酒店的浴室门是没有门锁的,谢宁一推就进去了。
  在满室雾气里,谢宁摸索着走到了浴缸前,然后他就看到静静躺在按摩浴缸中,已经陷入了睡眠的原湛。
  按摩浴缸还在工作,水波起伏,水泡咕嘟咕嘟围绕着原湛修长英俊的身体,而这时原湛静静侧头靠在浴缸上的样子也莫名看起来十分温柔无害。
  睫毛被水汽沾湿,显得愈发浓密深黑,头发零落在白皙的前额上,衬得他俊美窄长的脸莫名透出一丝精致感,侧面的轮廓更是毫无瑕疵到令人咂舌。
  真像是雕塑馆里的白玉雕像啊。
  作者有话要说:  然后推一下自己的狗血火葬场预收《穿成反派的寡妇小妈》
  唐珏穿进了一本生子甜文。
  然而,他穿成了那个导致反派黑化的——反派的寡妇小妈。
  这个小妈年轻貌美,肤浅拜金,为了贪图丰厚的遗产嫁给了反派病在旦夕的爹。
  并打算在反派爹死后,贪了遗产就跟自己的小白脸私奔。
  可惜,最终还是被反派给抓回来给虐疯了。
  唐珏:瑟瑟发抖.jpg
  好在唐珏穿来的时候,反派爹刚死,原主还没来得及行动。
  于是——
  分遗产的时候
  唐珏:我是真心喜欢你爸爸,遗产我是不会要的,给我钱就是侮辱我的人格!
  小白脸找上门的时候
  唐珏:你不要再纠缠我了!我这辈子只会喜欢一个人!
  就这样,唐珏成功离开了反派的住处,只拿了一笔小钱,自己出去打工。
  若干天之后
  在暗中默默观察的反派:他好像真的很爱我爸,世界上竟然有比XX(男主)还真诚不做作的人,跟那些妖艳贱货都不一样。很好,他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若干月之后
  成功让小妈怀上自己崽的反派:反正我是反派,娶自己小妈这种事,根本就不算事。
  唐珏:滚!


第24章 猝不及防
  只不过, 谢宁对白玉雕塑什么的,并不感兴趣——他这个人,没有什么艺术细菌, 一般情况下,就是免费送他雕塑馆的票都不会去看的!
  所以,谢宁皱眉盯着原湛的果体思索了一下, 只觉得以自己现在这个弱不禁风的小身板,估计还没把原湛背出去就得把腰闪了。
  而且……这种情况也不好找外人求助。
  思索到最后,谢宁默默摇头叹了口气,伸手拿起一旁的花洒,打开水阀试了一下水温。
  不冷不热刚刚好。
  下一秒, 滋——
  花洒上那细密温热的水线便异常精准的喷在了原湛那张俊美无瑕的脸上。
  原湛:!!!
  接着就是水花乱溅, 原湛猛地就从浴缸中坐了起来, 一脸愤怒,还带着几分迷茫。
  原湛这一次出这种事纯属意外。
  因为他往常吃药总是耻于被人知道, 自己也懒得烧开水, 所以干脆都用矿泉水配药。
  冷水跟药产生反应的时间大概是半小时, 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