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湛愣了一秒,默默从刚才有点泛酸的情绪里回过神来。
  闭了闭眼,原湛靠在床头的枕头上,道:“都不用,你还是回去吧,我一个人打完点滴就出院。”
  谢宁目光动了动,好笑道:“你现在这样,我可不太放心。”
  如果是以往,原湛听到谢宁这样的话,就会嘲讽他无事献殷勤。
  可这次,听着谢宁温和带笑的语气,原湛竟然觉得有些体贴,也没有以前那种避之不及的蛇蝎感?
  想了想,或许是现在的谢宁比以前坦荡了很多吧,没有以前那种小心翼翼的讨好感,自然又温和……
  难道,谢宁真的想通了?
  原湛这边正在脑补无极限,谢宁却是又想起一桩事,便道:“正好来了医院,我自己也去体检一下,看看容易淤青的体质是由什么引起的。阿湛你有事就按铃找护士吧。”
  说完,谢宁也不等原湛发表什么意见,就径直走了出去。
  直到谢宁离开了病房,原湛才回过神来,然后,他就莫名有点生闷气了。
  不是说留他一个人在这不放心吗?怎么扭头就跑了。
  假的。
  骗子!
  谢宁完全没料到原湛会有这样的心理动态,只是自己去找到了体检处,然后就开始排队体检。
  这会排队的人比较多,谢宁排了一会,就百无聊赖地掏出手机开始打游戏了。
  结果游戏都没打完一局,谢宁的肩膀就被轻轻拍了一下。
  谢宁眉头皱了皱,暂停了游戏,抬头。
  结果就对上了一张陌生又带着微笑的英俊面孔。
  “有事吗?”谢宁淡淡问。
  男子微微一笑,掏出手机,道:“可以加个微信吗?”
  谢宁:……
  沉默了一秒,谢宁微笑着婉拒道:“谢谢,不过我已经结婚了。”
  英俊男子顿时挑眉,道:“结婚?是结婚还是只是男朋友?你可没有被标记哦。”
  谢宁听到这带着一点侵略姓和冒犯的话,眉头微微一扬,正想反驳,一个熟悉又带着一点冷意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这里是医院,请您去后面排队。”
  谢宁目光一动,回头就看到欧阳谦神色冷冽,快步朝这边走来。
  谢宁顿时就惊讶笑道:“阿谦。”
  那英俊男子见状,皱了皱眉,低低骂了一声晦气,便收起手机转身走了。
  欧阳谦这时走到谢宁身旁,带着一点怒意看了一眼那个离开的英俊男子,便又回头关切地问道:“阿宁你没事吧?”
  谢宁笑了一声道:“嗨,没事,只是被要个微信而已,大庭广众之下,他又不能把我怎么样。”
  谢宁这样淡然的神色让欧阳谦微微诧异了一下——因为过去的谢宁遇到这样的情形都会十分害怕,然后直接慌忙夺路而逃,根本没有现在这么镇定。
  看来谢宁现在是真的成长了啊。
  露出一点欣慰的表情,欧阳谦笑了笑道:“你能这样想就很好,对了——你怎么突然想到来医院?身体不舒服?”
  说完,欧阳谦又皱皱眉道:“原湛就这么让你一个人出来?也没让人陪着你?”
  谢宁见到欧阳谦误会,连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是原湛偏头痛犯了,我陪他来的,他现在在挂水,我闲着无聊,就顺便体检一下。”
  “原湛又犯病了?”欧阳谦神色有点古怪。
  谢宁点点头。
  欧阳谦沉默了两秒,道:“医生怎么说?”
  谢宁想了想,把禁欲的那部分内容给省略掉了,只说原湛需要休整,病情还能控制。
  欧阳谦闻言,眉头皱了皱,不自觉的露出几分欲言又止的表情。
  最终欧阳谦默默把谢宁拉到一旁的角落里,低声问道:“你跟他提了离婚的事情?”
  谢宁愣了愣,随即含蓄的笑了两声道:“你想多了,应该是他最近工作紧张吧,跟我没关系。”
  八成是跟苏陵有关系。
  但谢宁怎么可能当着欧阳谦的面说出来,想想原湛那个臭脾气,要是知道了,不得剥了他的皮?
  而欧阳谦听到谢宁这话,仍是有些不信,还想再问,对面就传来几个护士叫‘欧阳医生’的焦急声音。
  谢宁见状,连忙拍了拍欧阳谦的手臂笑道:“我真没事,你快去忙你的吧,有空约你出来吃饭,咱们再详细聊。”
  谢宁都这么说了,欧阳谦也确实略略放下一点心,思索了一下,他低声道:“如果原湛欺负你,你就告诉我,知道吗?”
  “好~快去吧。”
  这样,欧阳谦才有点依依不舍的离开。
  谢宁立在原地,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欧阳谦穿着白大褂的修长身影很快就被两个护士簇拥着离去,不由得在心中默默感叹——温柔美人可真好啊,只可惜不是他的。
  目送着欧阳谦离开,谢宁目光一动,忽然想起一件事,结果抬头一看……
  额。
  体检的队伍排得更长了。
  谢宁也懒得再排,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就扭头去了原湛的病房。
  谢宁进到病房里的时候,原湛并没有休息,而是靠在床头打电话,听他说话的内容,大概是在谈项目的事。
  见到谢宁进来,原湛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垂下去,继续打电话了。
  谢宁早就习惯了原湛冷落的态度,这会看到茶几上放着一盘水果,谢宁便走过去,顺手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谢宁以前学美妆的时候,为了练手腕的柔软度,也没事喜欢削苹果和梨子。
  这会好久不削,手艺倒也没生疏。
  长长的一转果皮垂下来,里面就是光洁完好的果肉了。
  削好一个,谢宁又来一个,等原湛打完电话,一个苹果和一个梨就光溜溜地摆在果盘里了。
  “吃哪个?”谢宁对原湛示意道。
  原湛目光动了动:“你先挑。”
  谢宁也不推辞,信手就拿了一个苹果吃了起来。
  于是,对面的原湛沉默了。
  深深沉默了。
  谢宁是真的转姓了?
  居然把他最讨厌吃的梨子留给他!
  该死!


第19章 摊牌
  谢宁这边啃了两口苹果,忽然发觉原湛没有吃梨子,而且一直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不自觉地停下了动作,谢宁看了原湛一眼。
  目光相接,原湛随即就皱了皱眉,道:“干什么?”
  谢宁迟疑了两秒,低头,把苹果从中间‘咔擦’掰成两半,然后把自己没啃的那一半递过去。
  原湛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谢宁徒手把苹果掰成两半,一时间,一张俊脸上表情风起云涌。
  最终,原湛黑着脸别过头道:“不吃。”
  谢宁耸耸肩,也不戳穿他,就把那一半苹果放回了果盘里,然后自己开始咔哧咔哧咬自己的那一半苹果。
  原湛这会别过头看着窗户,窗帘微微扬起,下面就是医院的走道和一块人工绿地,有不少人来来往往。
  可原湛现在满脑子都是谢宁咬苹果时候,咔哧、咔哧的声音……
  好不容易等谢宁吃完了苹果,原湛忍着烦躁暗示道:“你这么快就体检完了?”
  谢宁随手扔掉果核,抽出纸巾擦了擦手,道:“哦,没呢,人太多了,我懒得排队就回来了。”
  原湛:“哦。”
  看着原湛的表情,谢宁觉得他是想赶自己走,不过谢宁自己还有话要说,于是思索了一下,谢宁道:“对了,有件事提前知会你一声。”
  原湛顿时生出一点不好的预感,皱眉道:“什么事?”
  “爸爸打算让我跟组学习一下,我也答应了。”
  “什么???”原湛差点没直接从病床上跳起来,不过他还打着点滴,也只能攥着一边拳头勉强忍住,低声怒道:“你没拒绝?”
  谢宁连忙摆摆手,伸手帮忙按好了原湛的被子,道:“你别急,听我说完。”
  原湛:……
  “我跟爸爸说了,到时候跟带我的工作人员住在一起,不同你一块,所以你大可以放心。多半时间我是不会跑出来碍你的眼,自讨没趣的。”
  原湛目光中带着几分怀疑道:“真的?”
  谢宁点点头:“真的。”
  原湛闻言,静静看了谢宁一秒,又思索了一会,最终也是觉得自己确实没办法跟谢总作对,便冷冷道:“你去了剧组最好真的是为了学习,反正,出了什么事,我是不会帮你的。”
  “OK,OK~”谢宁连忙笑道,“咱们俩之间互不干涉,那就是最好了。”
  原湛没想到谢宁会说出‘互不干涉’这个词,一时间想好的挑剔言语都卡在了喉咙里。
  有点失策的原湛,最终硬邦邦地道:“但愿如此。”
  谢宁见到原湛这幅模样,又是好笑,又有点惋惜——说老实话,原湛生病的时候,看起来可比现在可爱顺从多了。
  想了想,谢宁道:“不过你要是不愿意我在这的话,我可以打电话让别人来陪你。”
  原湛听到这,立刻道:“我自己叫我助理来,不用你费心了。”
  “哦。”
  说实话,谢宁还是有点小失望的,他其实在想,经过今天的事,原湛总该对他改观一点,起码把他当个正常人看吧?
  可没想到,还是不行。
  想到这,谢宁忽然道:“你就还是那么讨厌我?”
  原湛骤然一愣。
  谢宁看到原湛这幅模样,眉头不由得微微挑了挑,就默默抱臂,等着原湛回话。
  谢宁本来还觉得原湛这人挺优秀,只是被原身谢宁坑了才变成这样,还想着自己对他好点,或许能洗白那么三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可原湛要真是块没有心的石头,那他也懒得贴上去焐了。及时止损不是?
  而原湛从没料到谢宁会这么问他,以前的谢宁压根就不敢这么直视他,跟他这样说话。
  甚至以前的谢宁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求你不要讨厌我”,却没有像现在这样,带着一点平静和懒散的语气问他——你就还是那么讨厌我?
  仿佛原湛是要说个‘是’,下一秒谢宁就真的要甩手离开,一刀两断。
  可……讨厌么?
  这个问题原湛似乎自己也没有真正的问过自己。
  他一直下意识得以为,是讨厌的。
  可现在想一想,似乎更多的是恨,无奈,愤怒和不甘等多种情绪交杂在一起的复合产物,最近,似乎又多了一点点疑惑,乃至于……好奇和舒适?
  思维到此,原湛微微一震,觉察到自己对谢宁感情的变化,他自己也难以接受了。
  所以最终原湛闭上了眼,掩去了自己眸子里所有的情绪。
  再睁开眼的时候原湛眸光沉沉,接着他就抬头看了一眼谢宁,冷笑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原湛语气里那一丝恶质的轻蔑自然是很轻松的就被谢宁捕捉到了。
  而原湛这句话的意思在谢宁耳中,无非就等于——你没资格问这种问题。
  于是谢宁反而满不在乎的耸耸肩,笑道:“那行,我知道啦~”
  知道自己确实应该及时止损了——原湛这个臭脾气,还真不是被以前的谢宁给作的,根本就是天生的呀。
  而原湛说出那句话,明显是用自己虚张声势的态度警告谢宁不要试图探询他的内心想法,他觉得谢宁说不出理由,这事也就算过去了。
  却没料到谢宁会玩笑着回了这么一句。
  一时间,原湛觉得局面好像有点失去控制了。
  正在原湛有点紧张地攥了一把手底下的床单,破天荒地思索着要不要稍微退一步的时候,他听到谢宁又淡淡开了口。
  带着一点笑意。
  “哦对了,阿湛你现在这个病医生也说了不适合禁欲,离婚之前这段期间我是不可能帮你的,但你要是想出去约个什么人我也不会干涉——”
  看到原湛吃人一般阴冷的眼神投射过来,谢宁咳嗽了一声,连忙改口道:“好了好,是我嘴欠,你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原湛冷哼一声。
  谢宁看着原湛这幅模样,忽然一时间连调戏他的兴致都没了,撇了撇嘴,谢宁道:“不过阿湛,既然你有助理照顾你,我也不在这碍眼了。先走了?”
  原湛眉头一挑,高傲道:“走吧。”
  谢宁于是就真走了。
  真·走了。
  原湛愣住了,半晌他回过神来,看着谢宁离开的背影,胸口微微起伏,那俊美脸上的眼神简直想要吃人一般……
  而谢宁走到病房门口,忽然想起什么,就默默回过头,指了指桌子上的果盘笑道:“别忘了吃水果,氧化了就不好——”
  “滚!”
  原湛再也没忍住,怒吼出声。
  谢宁默默吐了吐舌头,再也不故意去触原湛的霉头,抬腿溜之大吉。
  ·
  出了医院,谢宁就径直开车回了住处。
  回去的时候陈姨担心地问原湛的情况,谢宁都笑眯眯地说有助理陪他,也没露出什么破绽来。
  本来只是好奇心加上一点求胜心作祟,问出了那句话,没想到就这样把自己跟原湛的关系彻底打回了原点。
  谢宁有点不爽,但也仅仅是不爽。
  就像是打一个游戏,大家都说hard模式很难,他却自告奋勇去挑战,结果也铩羽而归。
  一头倒在床上,谢宁有点郁闷地发了一会呆,回过神来本来想着去打游戏呢,结果忽然记起自己之前买的那些限量美妆都没开封,连忙就眼前一亮,从床上蹦了起来。
  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