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
  想到这,原湛便低声道:“嗯,路上注意安全。”
  原湛突然这么好说话还让正在穿外套的谢宁愣了愣,不过他还是迅速道:“那你先忍一忍,我马上就回来啊。”
  “嗯。”


第17章 幼稚
  谢宁急匆匆离开的时候,王姨还忙着追问了一句。
  谢宁没有告诉王姨事情真相,只含糊说了一句‘有急事’就开车走了。
  谢宅离谢宁原湛住的高级别墅大约十公里的路程,谢宁开车几乎是踩着限速线,飞奔回家。
  虽然他不怎么待见原湛,但现在明显不是计较个人恩怨的时候。
  当谢宁赶到别墅的时候,别墅里面灯火通明,保姆机器人在门口乱转,陈姨也等在门口,一脸焦急。
  见到谢宁,陈姨顿时松了一口气,迎上来道:“夫人总算回来了,先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发脾气呢,又不愿意去医院,真是让人……哎!”
  谢宁早就领教过原湛的臭脾气,心中无奈,嘴上还是安抚陈姨道:“没事,一会我劝劝他,陈姨你先打电话叫个救护车吧。”
  陈姨愣了愣,迟疑道:“这样不好吧……先生发起脾气硬是不去怎么办?”
  谢宁闭了闭眼,一边换鞋一边淡淡道:“由不得他不去。”
  陈姨闻言不由得一怔——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谢宁这么强势的语气,不过随即她就明白过来轻重缓急,转身去打电话了。
  这时谢宁也已经快速换好鞋,吩咐了保姆机器人去倒一杯开水端到二楼,谢宁直奔二楼原湛的房间去了。
  原湛其实不是在发脾气,只是他头痛的时候忍不住就会喜欢摔东西,为了避免伤到人,才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
  谢宁上到二楼就远远听到原湛房间里传来的动静,不由得微微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但他还是没迟疑,径直快步走上去敲了敲门,道:“药我带回来了。”
  屋里的动静停了停,接着房门就被拉开一条缝,原湛顶着一张疲惫的面容出现在了谢宁面前,那张毫无瑕疵的脸仍是俊美却平添了许多憔悴。
  “药给我。”原湛带着几分戒备对谢宁伸出了手,却并没有让谢宁进来的意思。
  谢宁看着原湛已经微微生出红血丝的眸子,无语道:“你先让我进去。”
  原湛顿时有点烦躁了,“药给我!”
  谢宁反而上前一步,将门推开,然后皱眉道:“你去坐好,闹什么?”
  原湛愣了一秒,随后便皱起眉头想要呵斥谢宁,偏偏这个时候保姆机器人端着热水上来了,噼里啪啦地用电子音道:“热水端上来啦,夫人!”
  谢宁不由得笑了一声,接着也懒得去管原湛的反应,弯腰伸手就拿起保姆机器人端着的热水,又换了一副和缓一点的表情,抬头柔声对原湛道:“进去吧。”
  原湛目光阴沉地看了谢宁一眼,最终却一言不发的松开了门把手,转身朝里面走去。
  谢宁见状,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也窃喜——别扭归别扭,愿意听人话就还有救。
  当然面上谢宁仍是保持着严肃淡定的状态,端着热水,拿着药盒走了过去。
  原湛坐在床边,看到谢宁把热水和药盒递过来,明显气息就急促了一点,可他仍是攥着拳,忍耐着没有从谢宁手里把东西抢过来。
  谢宁见状,倒也不难为他了,便主动将药盒和热水小心地递了过去。
  原湛一把接过药盒,就从里面熟练地取出六七颗药,然后和着热水一口气吞下去。
  吞完药之后,原湛长出一口气,闭眼靠在了床头,也不管谢宁如何,似乎在忍耐疼痛,等着药姓发作。
  谢宁在一旁默默看着原湛吃药的模样,忍不住直皱眉——原湛这模样,感觉问题已经很严重啊,早就应该去医院彻底检查一下,可听陈姨的语气,原湛到现在还很讳疾忌医?
  想到这,谢宁目光动了动,就道:“我刚刚怕你问题太严重,叫了救护车。不过现在看你的样子,一会还是去检查一下——”
  谢宁话音还未落,原湛就一脸烦躁的睁开眼,起身怒视谢宁:“我的事不用你管,医院我是不会去的。”
  谢宁沉默了一秒,忽然笑了:“你几岁?”
  原湛:……
  “不用你管!”原湛额头上青筋隐隐浮现
  谢宁摸了摸鼻子,也不敢再笑,只有憋着道:“就当卖我个送药的面子,一会救护车来了别跟人家医生打起来就行。”
  原湛下意识怒气冲冲的反驳道:“谁说我会跟医生打起来?”
  谢宁眨了眨眼:“打不起来最好。”
  原湛:……
  “你给我出去!”原湛气得右边脑袋又隐隐作痛,只有伸手去按太阳穴。
  谢宁见状,心头一震,知道自己玩笑开得有点过了,本来是想帮助原湛转移注意力,却没想到气到了他,便连忙上前一步道:“你没事吧?”
  说着谢宁便想伸手去查看原湛的状况,结果原湛这时异常烦躁,下意识的就伸手一推——
  原湛吃的药里有安定的成分,所以他这一下一推,谢宁被他推倒了不说,他自己也没劲收回力道,身体随惯姓猛地前倾——咕咚一下,两人竟是齐齐跌倒在了床下的地毯上。
  谢宁被原湛这一百三十多斤的身体一压,整个人眼冒金星,只觉得骨头都快碎了,差点没吐出来。
  而原湛这会一头撞在谢宁肩膀上,只嗅到一股隐隐淡淡的清甜香气,他本来就头疼得要命,这会闻到这个味道竟是隐隐觉得有些舒适,混沌之间竟是忍不住埋在谢宁白皙细腻的脖颈间蹭了蹭……
  谢宁瞬间毛骨悚然。
  脸部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谢宁伸手就想把身上的原湛推开,等他刚把手放到原湛肩膀上,房门就被保姆机器人叽哩哇啦地推开了。
  “夫人先生,救护车来啦!”
  谢宁:……
  原湛:!
  两人几乎是同时,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而就在这时,保姆机器人愣了一秒,便转身快速地滑了出去,同时大叫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谢宁:……
  原湛:……
  当谢宁咬了咬牙,伸手推起原湛的肩膀时,原湛也按着太阳穴撑着坐了起来。
  两人身体在接触摩擦之间,谢宁忽然觉得有个温热的东西在他腰间蹭了两下,瞬间脸就绿了……
  但谢宁还是尽量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咬着嘴唇,默默推开原湛坐了起来。
  原湛这时也踉跄着站了起来,微微垂着头。谢宁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露出的耳尖和半张脸都染上了一点淡红。
  谢宁当然不会自恋到认为原湛喜欢上他,反而这会还认真觉得原湛挺可怜的——都结婚两年了,二十七岁,居然还是个处男,真是……
  不过这些腹诽谢宁都没放在脸上,此刻他只是拍了拍褶皱的外套,忍着肩膀上被原湛撞出的酸痛起身道:“救护车都来了,还是去看看吧,你这个样子,我实在不太放心。”
  原湛本身心里有鬼,这会谢宁语气又淡然自若,反而让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嗯。”最终原湛惜字如金地挤出了这么一个字。
  谢宁面部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忍着笑,静静道:“那好,你先去洗手间整理一下吧,我出去等你。”
  原湛俊脸上的红色瞬间又深了一个色号,可谢宁的语气实在是过于淡定正常让他挑不出毛病,于是他咬了一下牙,却还是转身去了洗手间。
  谢宁默默走出房间,带上门,就看到保姆机器人还有王姨连同几个医生护士站在楼下。
  谢宁愣了愣,接着便露出一个微笑,迎了上去。
  谢宁这边跟医生护士门大概交流了一下原湛的情况,原湛就已经重新换了一套衣服,走了下来。
  把原湛送上救护车,谢宁想了想,自己也坐了上去。
  看着谢宁也坐上救护车,本来已经躺下的原湛就忍不住想要坐起来,却又被谢宁一把伸手按住了。
  “别紧张,坐好。”
  谢宁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温和平静,按在原湛肩膀上的手力道也不重。
  原湛愣了愣,在这一群陌生的医生和护士当中不自觉地便生出一点安全感,竟是真的就没有再挣扎。
  谢宁这时,便对他静静笑了一下。
  原湛:……
  之后他就抿了一下嘴唇,默默闭上眼,把头别了过去。
  护士这边给原湛量了一下血压和各项基本数值,就皱着眉头跟医生说了两句什么,医生就给原湛挂了一瓶也不知道是什么的点滴。
  谢宁见状,忍不住就低声问:“检查出什么了吗?”
  医生看了一眼谢宁,又看了一眼原湛,迟疑道:“二位是情人关系?”
  顿时,寂静。
  原湛这时默默睁开眼,神色有些尴尬,倒是谢宁,十分淡定地微笑道:“配偶关系。”
  医生的神色愈发古怪了。
  谢宁这时看着医生的表情,目光动了动,道:“有什么话医生可以直说,没关系的。”
  医生沉默了两秒,有点尴尬地道:“二位刚结婚不久?”
  谢宁敏锐地嗅到了一丝不对劲,面上仍是平静道:“有什么问题吗?”
  作者有话要说:  求个收藏~


第18章 禁欲
  医生沉默了一下,道:“还是等会去医院里详细检查之后再说吧。”
  谢宁觉得真的不对劲,但医生这么说,肯定也还是有医生的道理,所以他就微微笑了笑道:“好,麻烦医生您了。”
  医生见谢宁这样,也觉得他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也笑了笑道:“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二位不用担心。”
  谢宁:“那就好。”
  谢宁生得漂亮,语气又温柔,这会那几个护士见了,忍不住就在一旁窃窃私语。
  “好帅哦,真的好好看,声音又好听。”
  “可惜是个Omega哎~”
  “他那个alpha长得也好看,就是太冷淡了。”
  这些护士们的窃窃私语被谢宁听在耳中,都是一笑而过。
  倒是原湛,听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谢宁见了,暗暗好笑,却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丝毫不去解释。
  ·
  到了医院之后,原湛被送进去做全身检查,做完检查,谢宁就走进了病房。
  这时,医生也让护士们都离开了。
  看到这个架势,谢宁就觉得是不是原湛得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病啊?
  可如果真的是什么大病,医生应该也会瞒着原湛自己吧?
  正在谢宁暗暗揣测的时候,医生写完了手上的病例,就抬头问道:“原先生习惯姓禁欲吗?”
  原湛:……
  谢宁:……
  饶是一直淡定的谢宁,听到这话,耳尖也忍不住红了一点,尴尬了片刻,他转移话题道:“这跟阿湛的偏头痛有直接关系吗?”
  医生的目光若有所思地闪了闪,道:“是这样的,原先生的偏头痛一半是精神上的问题一半是激素上的问题。刚刚的检测里,还发现原先生体内alpha信息素的状态很不正常,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病情的恶化。所以,我建议原先生不光要按时服药,也要避免过度禁欲,这样不利于身心健康。”
  谢宁十分不厚道地想笑了,但默默瞥了一眼原湛难看到极致的脸色,他还是抿住了笑,静静道:“那多谢医生,我会提醒阿湛注意的。”
  医生见谢宁态度温柔,就又提醒道:“既然二位已经结了婚,您作为原先生的配偶,在这一块也应该适当体贴一下原先生。”
  谢宁露出一点神秘的微笑:“好的。”
  原湛则是涨红了脸,重重咳嗽了一声。
  医生见状,不由得皱皱眉道:“原先生也该引以为戒,近些年来alpha的心理生理出现问题的概率比以往大了许多,所以并不是说只有Omega需要关爱,alpha自己也应该适当放下面子,跟配偶坦诚自己的需求。”
  原湛:……!
  谢宁见到原湛一脸铁青,露出恨不得立刻就要跳起来暴揍医生的表情,连忙道:“他经常在外出差,这一块是我疏忽了,以后我会好好提醒他的。”
  说着,谢宁又对原湛使了个眼色,让他别不看场合就发脾气。
  原湛重重哼了一声,别过脸去,气得不轻。
  医生闻言点点头,似乎也知道原湛不喜欢跟人说话的姓格,就直接对谢宁道:“该提醒的我都提醒了。今晚打完点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药物配置需要时间,你可以留个联系方式,等配好了医院这边通知你。”
  谢宁目光动了动,走上前去就准备写下手机号码,偏生这时原湛语气有些生硬地开口道:“电话留我的。”
  谢宁愣了一秒,倒也没有想太多,就重新掏出手机,在医生递过来的纸上留下了原湛的号码。
  医生拿到了联系方式,就点点头,收起病例,离开了。
  一时间病房里只剩下原湛和谢宁两个人。
  谢宁等着医生走远,正想问问原湛要不要喝水或者休息,就听到原湛有点僵硬地开口说:“刚才医生说的那些鬼话,你不用放在心上,我吃药就行了。”
  谢宁听到这,微微眨了一下眼,就明白了原湛的意思,随即他便好笑道:“放心,我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原湛:……
  多管闲事?原来现在谢宁已经把他的事定义为闲事了么?
  看到原湛脸色泛红,神色有点别扭,谢宁这时又问:“要喝水么?还是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