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床头柜上还放着半杯水和一个半透明的长方形药盒。
  再看,地上的床铺摊开,柔软的白色被子微微隆起,垫子中间有一个凹陷的褶皱,明显是睡过人的。
  原湛还真的在地上睡了一夜啊?
  想到这,谢宁忍不住看了一眼浴室虚掩着的门,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水流声,莫名涌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来。


第14章 脑补帝
  于是,洗漱完出来的原湛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谢宁坐在床上,带着一点诡异的笑意悄咪咪地看着浴室大门这边。
  原湛:……
  见到原湛出来,谢宁连忙敛去笑意,正色道:“你洗完啦。”
  原湛别过眼,走到衣架前取下衬衫开始穿,一边穿一边道:“发烧好了?”
  谢宁这会愣了愣,自己伸手摸了一下额头,感觉温度挺正常的,就干脆道:“好了!”
  说完这句,谢宁悄悄看了一下原湛的脸色,又道:“昨晚谢谢你啊。”
  原湛穿衣的动作顿了顿,淡淡道:“你不给我惹事我就谢天谢地了。”
  谢宁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原湛虽然背对着谢宁,但在穿衣镜里却能把谢宁的一举一动看个一清二楚,这会他看到谢宁吐舌头的动作,顿时又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谢宁这会思索了一下,决定不解释昨晚的事情——解释也解释不清,万一把王姨再牵扯进来,就不太好了。
  但为了让原湛不再黑化,谢宁想了想,就笑道:“我跟爸提过我们离婚的事情了,他说等这个项目做完,如果我还是想离婚,就可以离。”
  原湛本来正对着镜子打领带,听了原湛这话,动作顿了顿,便别过头来,带着几分不信任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谢宁顿时一怔,什么意思?
  他没什么意思啊?
  不过很快,谢宁就反应过来原湛是想问什么,迟疑了一下,他试探道:“如果你信不过我……我们可以先去把离婚证领了,等项目结束,再公布也行。”
  原湛没想到谢宁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眸光沉了沉,道:“这件事以后再说,我最近很忙。”
  谢宁看着原湛的表情,就知道他还是怀疑自己,只有默默摊摊手。
  原湛沉默了两秒,系好领带,道:“这次的项目很重要,我会跟组,你要是一个人不习惯,可以回家来住。”
  跟组?
  谢宁听到这,心头一跳,立刻就想——项目很重要?八成是不想见到自己,趁机跟白月光苏陵约会吧?
  不过这样的话谢宁也乐得自在,于是他就道:“好啊,你放心去吧。”
  谢宁这么轻松的答应了,原湛倒是忍不住露出一点意外的表情。
  谢宁看着他的表情,无奈道:“你不是一直不喜欢我管你么?现在我不管你了,你不高兴?”
  原湛:……
  憋气了一秒,原湛迈开大步走到了一旁的茶几上拿起公文包便走了出去。
  关门的时候原湛动作顿了顿,看样子是准备摔门,但最终不知道为什么,忍住了。
  谢宁看着原湛的这些细节动作,心中好笑,但也安心了一点——至少现在原湛还是顾忌谢总的,那就好办。
  原湛出了门,谢宁默默擤了擤鼻涕,就坐回到被子里开始打手机游戏。
  没一会,王姨上来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谢宁盯着手机屏幕,头也不抬地道。
  王姨端着早餐进了房间,她看了一眼正在玩手机的谢宁,不由得愣了愣——以往姑爷去上班,少爷都要跟着送到门口,而且……今天姑爷脾气好像也有点不好,这是……吵架了?
  想到这,王姨就默默把早餐放到谢宁床头,低声道:“少爷,姑爷今天心情好像不太好?”
  谢宁目光动了动,放下手机道:“他?不知道,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
  说着,谢宁就拿起三明治吃了起来,咬了一口,谢宁就眼前一亮道:“嗯!王姨,这个三明治好吃!”
  王姨本来还想问点什么,结果听到谢宁这话,忍不住就露出和蔼的笑容,道:“好吃啊,好吃少爷就多吃点~”
  谢宁连忙点头。
  看着谢宁没心没肺的开心样子,王姨又觉得自己可能猜错了——或许姑爷是真的没睡好?
  守着谢宁吃完早餐,王姨就把餐具收走了,谢宁摸了摸小腹,舒服地吐出一口气,就继续掏出手机打游戏。
  结果这边游戏刚打开,微博就跳出一条推送——原来是苏陵发微博了。
  那天关注了苏陵之后,谢宁就顺手特别关注了,这会看到苏陵发微博,谢宁就顺手点进去看了一眼。
  这才几分钟功夫,评论就上千了。
  而微博的内容是苏陵的几张他拍,几张单人看剧本的,几张跟一个中年男子交流的,好像是在什么地方的办公室。
  文字内容如下。
  苏陵V:马上要进组了,先跟刘导交流一下剧情。
  他拍中的苏陵就没有那些精修图里那么惊艳,但即便是如此,也能看出苏陵那随姓优雅的气质,只穿黑色的夹克配牛仔裤都能穿出时尚感,也是没谁了。
  把九宫格图片来回翻了翻,谢宁正在感叹有些人就是靠脸吃饭啊,忽然,他的目光就滞住了。
  立刻滑回去,双指缩放大图,再把图片的左下角拖出来。
  搁在沙发一角的那个公文包……怎么就看着那么眼熟呢?
  好像就是原湛早上带走的那个吧。
  而且,还是个限量的爱马仕——真是不怕被人抓到啊。
  谢宁不由得就想起书中那一场惨案。
  苏陵就因为原湛送他的一支定制腕表,身败名裂,而且疯了。
  苏陵收到表的时候是不知情的,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礼物,哪知道是情侣腕表的其中一个,过了两年无意翻出来就戴着上了活动。
  原湛那时候忙着黑化囚禁谢宁,其实也没多喜欢苏陵了,根本忘了两年前送的腕表。
  结果就被狗仔拍到他跟苏陵同款情侣表。
  厉害的狗仔们又把原湛给苏陵投资的那些作品全都扒了出来,于是大家就都知道大明星苏陵原来是靠小三别人获得资源,原湛有了老婆还劈腿。
  苏陵几乎是一晚上就身败名裂了,原湛的新公司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最终,精神失常的苏陵在知道事情真相以后,开车把原湛和谢宁一起撞了,全书BE。
  谢宁忍不住就打了个哆嗦,立刻就拨通了原湛的号码。
  响了三声,对面接了电话。
  原湛语气不太好地“喂”了一声。
  听到原湛的声音,谢宁下意识地沉默了一秒,一时间脑子短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他怎么说?
  说苏陵发的照片里有你的包?
  这怎么听都怎么像捉女干啊……
  可又不能不说……
  谢宁绞尽脑汁思索了一会,对面的原湛就语气变差了几分:“有话快说,我现在很忙。”
  谢宁:……
  迟疑了一秒,谢宁就干脆豁出去了,道:“我刚刚刷了苏陵的微博,里面发的照片里你的包露出来了,你最好让他把微博重新编辑一下替换掉照片,不然会引起狗仔注意的。”
  一长串话,谢宁就如同打机关枪一般吐了出来,说完,也没等原湛回应,谢宁就急忙挂断了电话。
  原湛在听到谢宁提起苏陵的时候俊美的脸上就露出了几分不耐和阴沉,但听到最后,却又变成了狐疑和诧异。
  直到……谢宁主动挂断了电话?
  原湛把手机拿到眼前,这时通话已经彻底挂断,跳回了主界面。
  眯了眯眼,原湛觉得,谢宁这是在吃醋?
  语气也确实有点心虚的样子。
  想到这,原湛把薄唇抿成一线,正皱着眉头想要把电话再拨回去,一个清冷柔韧的声音就在他身后静静响起。
  “阿湛,要喝点咖啡么?”
  原湛微微一怔,随即唇边浮现出一丝淡笑,回过头来接过苏陵手中的咖啡,低声道:“谢谢。”
  苏陵清丽的脸上也露出一点笑意,默默道:“都是老朋友了,还这么客气。”
  原湛听到苏陵这话,又是觉得慰藉又莫名有点心酸。
  偏生这时苏陵又不经意地问道:“对了,小宁最近怎么样?我怎么听有些闲言碎语说你们俩处得不是很好?”
  原湛本来还想趁着这个机会拉近一下自己跟苏陵的距离,结果苏陵突然提到谢宁,原湛的神色就不太好看了。
  不过想到谢宁刚才电话里说到的内容,原湛还是跟苏陵提了提这件事,末了他还带着一点歉意补充着笑道:“小宁就是心思太细腻了,这点小事都吃醋,阿陵你不要太放在心上。至于那些风言风语——你也不用相信。”
  苏陵听到原湛这话,不由得便露出一点奇异的表情。
  因为原湛之前也隐晦地跟苏陵说过谢宁爱吃醋的毛病。
  不过苏陵跟谢宁也就是学长学弟的普通关系,并不了解谢宁的为人,听到原湛抱怨,他也常常就一笑而过。
  现在听原湛的意思……
  怎么像是原湛自己脑补过度了?
  想到这,苏陵不由得露出一个含蓄的微笑,默默道:“小宁也是好心,未必就是吃醋,阿湛你也不要想太多了。”
  原湛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正想解释,苏陵就对他摆摆手,道:“我先过去让助理把微博编辑一下,阿湛你稍等一会。”
  说完,苏陵就转身走了。
  原湛看着苏陵大步离开的背影,咬了一下后槽牙,莫名烦躁。
  可想着苏陵刚才说的话,原湛又小小迟疑了一下。
  难道真的是他小心眼,曲解谢宁的意思了?
  难道……谢宁真的没有吃醋?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第15章 小丑
  苏陵这边让助理重新编辑完微博,替换了一张新的照片进去,就又走了回来。
  原湛见到苏陵来了,就打断了自己的思维,淡笑着道:“处理好了?”
  苏陵笑了笑:“处理好了。”
  原湛默默抿了一口咖啡,道:“这次的项目谢氏跟我们公司都很重视,阿陵你要好好加油啊。”
  苏陵勾勾唇角:“你不说还好,说了我还真有点紧张。”
  原湛看苏陵神色坦然,清丽的脸上只是满满的淡定和从容,就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不由得也笑道:“不管你紧不紧张,我还是相信你的实力。”
  苏陵看着原湛微微发亮的狭长眸子,一向敏锐的他像是嗅到了几分不同寻常的气息,接着他顿了顿,便淡笑着转移话题道:“先不提这些虚的。我刚刚——好像听小杨说阿湛你这次准备跟组,你认真的吗?”
  原湛剑眉微微一挑:“当然是认真的,有什么问题吗?”
  苏陵露出一点若有所思的表情,末了清丽的脸上换了副认真的表情,静静道:“阿湛,你结婚都两年了,却一直都在各种忙项目,出差的时间比在家里的时间都多。这次跟组一跟也得三个月打底吧?小宁没有意见?”
  其实之前苏陵也隐晦地提过让原湛不要那么忙于上班,也该兼顾一下家庭生活的话,但都没有这次这么直接。
  所以原湛听完,不由得就皱皱眉道:“阿陵,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苏陵挑眉道:“为什么这么问?”
  顿了顿,苏陵叹了口气,又道:“别的人说什么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小宁这两年半夜给我打过三次电话,都是特别客气紧张的问我知不知道你——”
  “他居然私下联系你?”原湛自己都没发觉自己这是的语气又多么急促,甚至声音都微微扭曲了。
  苏陵被原湛这样急迫的态度震了震,随后他蹙眉狐疑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原湛脸上的肌肉僵了僵,最终淡淡道:“没什么。”
  苏陵重复了一下:“没什么?”
  原湛心头微微一跳,忍不住就抬头跟苏陵对视。
  可当原湛直视着苏陵那张俊雅清丽的面庞,试图想要从苏陵脸上看出一点别样情愫的蛛丝马迹时,却又被苏陵那坦然澄澈的目光给打败了。
  最终原湛闭了闭眼,低声道:“其实我只是觉得现在自己的事业还不够好,所以想努力拼拼事业而已。阿陵你别担心太多。”
  苏陵听到原湛这句话,沉默了两秒,道:“阿湛,事业是很重要,家人也同样重要。虽然我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跟小宁闪婚,但既然都结了婚,也应该负起责任来了。”
  原湛听到苏陵这话,心头只觉得一阵酸涩上涌,同时又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憋屈感。
  他很想对苏陵说,他根本就不是自愿结婚的,都是谢宁用苏陵的前程威胁他,他为此也受了太多的委屈。
  可原湛能说么?
  他不能。
  因为,这都是他一厢情愿的。
  苏陵对此全不知情,只是这时看着原湛隐忍又微微泛红的眼睛,觉得事态好像不如他预料的那样。
  沉思了一下,苏陵带着一点歉意静静道:“如果我说话冒犯了,阿湛你也别介意。毕竟我也是个局外人,只会以我自己看到的东西做出判断,哪里有说的不对的地方,你也可以反驳指责我。我都可以道——”
  “你说的没错。”原湛忽然打断了苏陵接下来的话,他俊美的脸上已经隐隐有些发烫了。
  在苏陵愕然的目光中,原湛客气而又带着一点自嘲地笑了笑,道:“以前的事,确实是我做得不对。”
  苏陵何曾见到这样的原湛,一时间嘴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