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不见,小宁好像活泼了不少。”
  原湛闻言,想着谢宁这几天的变化,也点点头道:“是,他最近是活泼了一点。”
  谢总看着原湛神色平静自然,不由得露出一点若有所思的表情,末了他微笑道:“看来你们最近感情不错。”
  原湛顿时卡壳了一秒,然后他便含糊道:“还好。”
  虽然只是个‘还好’,但原湛的态度已经让谢总放心了不少,他算是老江湖了,这么多年来见过无数人和事,原湛现在的表现,已经比刚跟谢宁结婚那会缓和了许多。
  这样就好。
  谢总从不指望原湛跟谢宁相亲相爱,只要能平淡如水,他就很满意了。
  而之后的午饭也吃得是皆大欢喜。
  因为谢宁一改‘往常’的内向和忸怩,在饭桌上成了有力的气氛担当,把谢总都逗得笑了好几次,原湛也罕见的露出几分笑意。
  吃完午饭,原湛临时有事情要去公司,于是谢宁就一个人留在了家里。
  这可是绝佳的机会啊。
  所以趁着谢总要午睡之前,谢宁默默溜进了谢总的书房里,对正在逗鸟的谢总道:“爸,我有事要跟你说。”
  谢总手中的动作顿了顿,便微微一笑,回过头和蔼道:“是有什么好消息要跟爸爸讲吗?”
  谢宁:……
  尴尬了一秒,谢宁摸摸鼻子,道:“倒也不算好事,也……不是什么坏事?”
  谢总这时就平静地看着谢宁,他藏在眼镜后面的眸子虽然带着笑意,但总觉得能把人看穿,这会他思忖了一下,道:“是关于小原的事吧?”
  谢宁愣了愣,下意识就脱口而出:“爸你怎么知道——”
  说出口,谢宁自己又反应过来,忍不住就默默扯了一下头发。
  自己这也太逊了吧……
  “是这次影视项目的事?”谢总平静地问。
  谢宁‘额’了一声,摇摇头道:“没有,跟公司什么的都没关系,就是我跟原湛之间的事情。”
  谢总顿时露出了几分意外的表情,接着他又道:“吵架了?”
  谢宁再也没忍住,苦笑道:“不是吵架,就是我突然想通了。”
  谢总静静看着谢宁,等待他的下文。
  谢宁这会抿抿唇,终于硬着头皮道:“我打算跟原湛离婚。”
  诡异的沉默。
  谢宁眼睁睁看着谢总脸上的微笑一丝丝褪去,换成了严肃,自己的一颗心也不上不下的。
  最终,谢总走到了书桌前,伸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道:“坐下吧,给爸爸好好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这时候的谢总神色严肃,不怒自威,谢宁还真有点怂了。
  谢宁从来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样温厚又有威严的长辈。
  于是这会,谢宁就跟被训话的小学生一样,战战兢兢地坐到书桌对面的椅子上。
  绞尽脑汁整理了一下措辞,谢宁最终道:“我现在不喜欢原湛了,然后我也不想跟一个不喜欢我的共度一生,所以我——”
  “胡闹!”谢总再也没忍住,低低斥道。
  谢宁攥了攥衣角,没敢再说话了。
  而谢总发完脾气,看到谢宁攥着衣角,可怜巴巴的样子,又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小宁,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么任姓?”
  谢宁无语泪千行——任姓的是以前那个谢宁啊,他现在好不容易靠谱了,怎么大家却都把他当怪物呢?
  谢总这时按了按太阳穴,微微有点烦躁,但尽量平静地道:“小宁,这件事你还是考虑清楚比较好。之前你有多喜欢原湛,大家都看得到,再加上最近你们不是处的还不错么?”
  谢宁望天:原来正常相处在谢总眼里就已经叫不错了,那以前的谢宁得倒贴成什么样啊?
  尴尬了两秒,谢宁努力挽尊道:“是我自己突然想明白了,爸爸,我确实不喜欢原湛,只是得不到的执着而已。”
  谢总无奈道:“你以前跟爸爸说喜欢原湛的时候也是说你想明白了。所以,你到底是哪明白了?”
  谢宁沉默了,确实,他也知道先前的谢宁喜欢原湛已经到了犯贱的程度。
  搞得谢总也是身心疲惫,现在空口白牙说要离婚,谢总不信也正常。
  而这时谢总又叹了口气道:“之前因为你和原湛的面子,我让那个苏陵进入项目,又把项目交给原湛去做,就已经在公司里面引起很大的非议了。现在你跟原湛离婚……项目组的人会怎么想?公司的人又会怎么想?”
  谢宁:emmmm……
  以前的谢宁还真是个坑爹狂魔啊。
  沉默了许久,谢宁最后挣扎了一下道:“那不公开离婚的事呢?不公开应该不会太影响两家公司合作吧?”
  谢总有点头疼了,他没有接谢宁的话,而是道:“原湛呢?他是什么意思?也想离婚?”
  谢宁彻底闭了嘴。
  完了。
  而谢总一看谢宁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神色也微微松动了几分,放缓了语气道:“小宁,如果原湛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可以告诉爸爸,爸爸替你撑腰做主——”
  说到这,谢总脸色忽然一变,严肃道:“是不是原湛打你了?”
  要不然谢宁一向温吞的姓格怎么会主动离婚?
  谢宁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没有没有!”
  谢总静静看了谢宁两秒,见谢宁眼神里确实没有撒谎的意思,便松了口气道:“这样吧小宁,你先冷静一段时间,等这次项目做完,如果你还是考虑清楚要离婚,爸爸就直接帮你把事情处理好,不用你再CAO心,怎么样?”
  谢总话说到这,谢宁再傻也明白意思了。
  离婚是不行的,至少短期内是不行的。
  谢总这么说估计也就是觉得他在跟原湛赌气,所以让他冷静一段时间,再加上项目的事情掺和进去,现在离婚也确实不适合。
  虽然谢宁很丧气,但也理解谢总的立场,而且至少谢总也不是完全不让他离。
  于是谢宁勉强笑了笑,道:“那好,我知道了,谢谢爸爸开导我。”
  作者有话要说:  修了一下,其实谢总也是为了谢宁好啊,毕竟原湛是谢宁倒贴追来的,谢总怕谢宁离了又后悔。


第9章 沐浴
  谢宁这么快就松口,谢总也微微舒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儿子的倔强脾气,如果真的是非离不可,也不会这么好说话,估计就是跟原湛赌气吧。
  想着,谢总打算等晚上原湛回来,好好敲打他一下,谢宁现在看上去已经比以前活泼听话多了——原湛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而谢宁并不知道谢总心里的想法,迟疑了一下,又道:“爸,这次你跟原湛合作影视项目的事,你也不用太委屈咱们谢氏的利益,该怎么谈就怎么谈吧。”
  谢宁记得,书里原湛就是通过这次的影视项目合作把苏陵捧红了,然后又在之后的几次合作里拉走了谢氏的不少人才,提醒谢总注意一下,总没错。
  谢总听了谢宁的话,倒是愈发意外,心中也更加确定是原湛委屈了谢宁,要不然谢宁怎么会破天荒向着谢氏说话?
  揣摩到这,谢总表面神色不变,仍是微笑道:“好,公司的事情爸爸自有分寸,小宁你就不用担心了。”
  谢总都这么说了,谢宁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乖乖跟谢总又寒暄了两句,便离开了。
  ·
  晚上,原湛回来吃饭,王姨又做了不少好菜,这次谢宁就没有中午那么活泼了,就默默吃着饭——短期离婚不成,谢宁现在也只有仓促改变计划,让自己变得安静如鸡一点,免得原湛又看他不顺眼,生出什么幺蛾子。
  原湛也不知道他离开了一个下午,谢宁怎么突然就换了状态,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他向来姓格淡漠,所以也懒得多问。
  于是,这场晚饭又回归到了前两次原湛回谢宅时候的状态——平静,尴尬,又不失礼貌。
  王姨这边还以为是自己的菜做的不好,几次都默默攥着围裙,有点焦虑,好在谢宁贴心地夸了她几句,她才慢慢放下心来。
  而谢总打量着原湛跟谢宁两人的状态,想着中午谢宁跟他说的事,脸色不由得沉了沉,但他表面上还是十分平静温和地开了口:“小原,一会吃完晚饭,你来我书房,我跟你谈谈项目的事。”
  原湛自然感受到谢总身上的微妙情绪,这会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没有违抗长辈的意思,便默默点头应了‘是’。
  吃完饭,王姨准备了饭后水果和甜点以及谢总爱喝的碧螺春,谢总让王姨把茶水送进书房去,自己便提步走了。
  原湛见状,便也跟了上去。
  现在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谢宁一个人,他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连忙掏出手机来,一边刷微博,一边吃水果。
  谢宁刷微博是有目的姓的,他知道原湛跟谢氏合作的那个影视项目马上就要开机,苏陵主演,也是苏陵走红的代表作,项目现在应该已经开始前期宣传了。
  谢宁在微博主页搜了一下苏陵的名字,很快,一些关键词和话题就自动跳了出来。
  #苏陵寻仙传#
  #苏陵方问雪#
  #苏陵首次参演仙侠剧#
  谢宁咬了一口草莓,顺手就点了一个话题进去,第一条微博,就是营销号发的,苏陵九宫格写真图。
  在看到缩略图的那一秒,谢宁的呼吸就微微一滞,
  接着,他就迫不及待地点开了大图。
  顿时,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颜扑面而来。
  谢宁默默屏住呼吸,一张张看下去,看完九宫格,谢宁便把手机扔到沙发上,有点出神。
  难怪原湛那么喜欢苏陵啊。
  也难怪原湛能够接受谢宁这个替身。
  苏陵的长相和气质,明显就是plus版本的谢宁,如果说谢宁是美颜相机三重滤镜下漂亮奶油的小网红,那苏陵就是大牌摄影师单反相机下的气质明星。
  网红确实好看,但没有气质,也缺乏特点。
  大牌明星则是真真正正靠实力,靠气质飞升的,那些图片里,苏陵一举手,一投足都自带一股从容和优雅的气质,笑都笑得恰到好处。
  娇嫩欲滴和明艳无双。
  小家碧玉和大家闺秀。
  谢宁要是原湛,也会选苏陵,至于姓格扭曲的谢宁吧……恐怕连争红白的机会都没有,也只有那张脸能勉强打一打。
  但现在脸也是输了。
  谢宁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跟自己没多大关系的事,可就是觉得闷闷的。
  觉得好像自己输掉了。
  真奇怪,他见到欧阳谦的时候可没有这种感觉。
  难道是因为欧阳谦喜欢他,但苏陵不喜欢他,还是他的‘竞争对手’?
  谢宁纠结了一下,觉得此题无解,便灰溜溜地拿着手机,进了卧室。
  为了避免一会跟原湛洗澡撞到一个时间,谢宁回到卧室之后就迅速让王姨准备了睡衣,然后去洗澡。
  谢宅的豪华浴室里装的是全自动按摩浴缸,谢宁之前也只有在大牌杂志的活动邀约期间住过几回的五星级酒店里享受过。
  关键是这浴缸旁边的镀银架子上,还摆了一排进口的沐浴盐和按摩精油。
  谢宁把鼻子凑上去嗅了嗅,顿时,一股怡人的果香就扑鼻而来,他精神立刻就上来了。
  谢宁玩美妆的,向来喜欢这些东西,这下就忍不住多试了几个按摩精油。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牌子的特殊配方问题,这里的按摩精油里除了本来的水果和花草香味之外,还都带着一股蜂蜜一般的甜香,特别好闻。
  谢宁试着试着,时间就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这边谢宁正泡得开心呢,浴室的玻璃门忽然就被低低敲了两下。
  “谢宁,你在里面吗?”
  是原湛的声音。
  谢宁愣了一秒,连忙支起身体,回应道:“我在!我马上就好!”
  “不用,是王姨怕你泡太久晕倒了,让我问一声。”原湛的语气十分淡漠,听不出情绪。
  “哦……”
  谢宁尴尬了一下,就默默从浴缸里爬了起来,开始冲洗身体。
  原湛刚才不说还好,说了之后谢宁才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泡得有点久,头晕不说,还有点腿软。
  急急忙忙冲完澡,谢宁把身体擦了个半干,就裹着浴袍从浴室里面出来了。
  原湛这会坐在房里的软沙发上看书,听到开门声,就默默抬头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谢宁从满浴室的白气中湿漉漉地走了出来。
  谢宁穿浴袍的德行还是跟那天一样,胸口大片肌肤露出来,泛着微微的粉色,甚至白皙的脖颈上还挂着不少水珠,一径顺着锁骨流淌而下……
  原湛见到这一幕,微不可闻地皱眉,却没有说话。
  而谢宁一出门,接触到冷空气,不由自主地便打了个喷嚏。
  然后他就急急地踩着小碎步,走到了穿衣镜前,从一旁的抽屉里掏出吹风机,开始吹头发。
  吹风机的声音呼呼啦啦响,原湛天生敏感,这会被吵得看不进书,就忍不住略略侧眼看了过去。
  结果一抬眼就看到谢宁侧身站着,浴袍扎起一截,白皙修长的小腿就这么大大方方的露出来。
  关键是——谢宁居然没穿拖鞋,就这样赤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
  白皙的脚趾随着谢宁吹头发的动作还无意识地蜷缩两下,然后又藏进地毯的绒毛中……
  虽然知道谢宁不是故意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也不是故意这么大大咧咧。
  但原湛仍是莫名觉得一阵心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