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则是攥着手机,心里莫名有点发酸。
  他跟书里的谢宁有着截然不同的家庭背景。
  农村,父亲早逝,母亲改嫁后又生了两个弟弟。
  所以从小谢宁受到的教育就是不要给继父还有弟弟添麻烦,好吃的好喝的也要让着弟弟。
  读书读的是卫校,一开始出来打工的钱大半寄回了家,根本就只能混个温饱。后来还是谢宁自己遇到了贵人,把他带到大城市发展,他才渐渐发展开了。
  从小的理发店到大的美妆店,再到跟剧组给妆造师当助理,再自己出来独立接单。
  谢宁摸爬滚打,花了七年。
  在高端时尚圈,很多出身好的同行私底下会嘲笑谢宁,说他是村里来的扶弟魔。
  谢宁听了,觉得难受,可也没办法。
  他确实就是这样。
  寄回去给母亲的钱,母亲拿去给弟弟付了二线城市房子的首付,自己还是住在逼仄的小阁楼里。
  谢宁跳过脚,也发过火,可看到母亲还在用缺了齿的梳子梳头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就又开始掏钱。
  如此循环往复,根本就没有办法。
  所以谢宁爱看渣贱逆袭文,因为他也希望有一天那些对他不好,忽视他的人像渣攻一样醒悟过来跪舔他,求着他。
  可现实呢,现实就是他在母亲和弟弟面前还是那个贱受,绝无逆袭的可能。
  但在现在谢宁穿进的书里,谢总掏心掏肺为了儿子,儿子却看都不看他一眼。
  简直就像是因果轮回。
  眨了眨眼,鼻头一酸,一串晶莹的眼泪就从谢宁发红的眼眶里滚了出来,等他下一秒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就立刻把头埋进了床里,默默开始当鸵鸟。
  只可惜,没埋多久,煞风景的敲门声就又打断了谢宁刚刚营造出来的悲情氛围。
  谢宁:……
  原湛我去你奶奶个腿啊!
  胡乱用被子擦了一下眼睛,谢宁脸色不善地去开门。
  门一打开,他再次对上了原湛发黑的俊脸,不过这一次,谢宁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两人目光相接,原湛本来嘴唇动了动,准备兴师问罪,可在看到谢宁两个泛着粉红色的湿润眼眶,下意识地就怔了怔。
  接着,原湛便微微皱眉道:“你哭过了?”
  谢宁:……
  作者有话要说:  啊!大家觉得《替身弃夫》跟《我给渣攻当舔狗》哪个比较有意思呀?发红包~


第7章 破冰
  “没有!”谢宁第一次在原湛面前粗声粗气的开了口,接着他就掩饰似的别过头,擦了一下眼睛。
  原湛静静看了谢宁发红的眼睛两秒,目光动了动,正把手伸进了西装外套的口袋里,便听到谢宁冷冷道:“你找我有事?”
  原湛思维骤然被打断,卡壳了一下,然后他就神色冷漠地收回手,伸出脚尖点了点放在他脚旁的,一个已经被打开的,放满了全新化妆品的箱子。
  “这是你买的?”
  谢宁看着满是化妆品的纸箱,眨了一下眼,紧接着,又眨了一下。
  随后,他便神情沉着地点头道:“没错,是我买的。”
  原湛听了,顿时就露出了几分诡异的表情。
  接着,他就居高临下,自我感觉良好地淡淡道:“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机了,这些,对我没用。”
  谢宁:???
  下一秒,谢宁差点就没把‘脑子是个好东西,望你有’这句话怼在原湛那自我感觉良好的俊美脸蛋上。
  但沉思了一下,谢宁没敢。
  他也不知道原湛的黑化值在哪,万一怼怼就怼到了呢?
  所以,谢宁最终给了原湛一个平静无波的眼神,然后便弯下腰,默默把那一箱子化妆品给拖进了屋里。
  在这过程中,谢宁没多给原湛一丝表情。
  谢宁把化妆品拖进房间里,就走过来准备关门,当然,关门前他还十分客气的跟原湛道:“还有事吗?我要休息了。”
  原湛目光动了动,闪身便走进了谢宁的房间里。
  谢宁:……
  忍着把原湛套上麻袋暴揍一顿的冲动,谢宁跟过来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原湛听到谢宁这话,默默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在一旁的高脚凳上坐下,道:“明天谢总让我们俩回去吃饭。”
  谢宁眼皮微微一跳,不知道怎么的,就生出一点不好的预感来。
  “所以呢?”谢宁问。
  “我要你出面推掉。”
  原湛这话说的干脆利落,用的不是‘我请你出面推掉’‘我希望你出面推掉’,而是一个直接的——我要你出面推掉。
  谢宁差点没被他气笑了。
  如果是之前,谢宁还有心情跟原湛打会太极,但这次,谢宁不干了。
  “我刚刚也跟我爸说好了,明天会回去。你回不回去是你的事,反正我是一定要回去的。”
  原湛头一次听到谢宁这么倔强又欠揍的语气,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眯,冷冷道:“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去你家。”
  “我又没逼着你去。”谢宁一脸莫名其妙。
  原湛这时忍不住直起身,静静看了一眼神色里平静中带着一点倔强的谢宁,忽然嗤笑一声:“你在报复我?”
  谢宁:……
  大哥你脑补能力真是太强了吧?
  而原湛这时又冷冷道:“你明知道如果你去了我不可能不去。谢总——”
  谢宁再也没按捺住,有点暴躁地道:“明天我会跟爸说我打算离婚的事,这下你放心了吧?”
  谢宁罕见的暴躁起来,原湛愣了愣,不由得也沉默了。
  最终他冷哼一声,道:“这样最好。”
  说完,原湛便一言不发地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看着原湛离开的背影,谢宁晃了晃神,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有点情绪化过头了。
  谢宁一直是站在谢总的立场上的,好像忽略了原湛的立场。
  如果谢宁是原湛,估计也不会太愿意去一个不喜欢的人家里做客。
  只不过原湛的语气实在是太恶劣,让谢宁十分不爽。
  思索了一下,谢宁准备找个时间跟原湛道个歉——他确实有情绪用事的成分在里面。
  而这边,原湛可远没有谢宁这么理智。
  他回到房间,重重地关上门,整个人简直气得快要喷火。
  最终原湛紧紧抿着唇,目光冷冽的从西装外套里掏出一张手帕,然后狠狠地扔在地上,踩了几脚。
  白色的丝绸手帕上顿时落下了几个黑印,也变得褶皱起来。
  离婚?
  好啊。
  原湛确实巴不得离婚,但他也没法完全相信谢宁——毕竟,谢宁就是个态度恶劣的骗子!
  ·
  谢宁准备冷落原湛几天,跟谢总提了离婚的事情之后再找个心平气和的时间跟原湛道歉。
  所以第二天早上,谢宁起床换好衣服,也并没有跟原湛打招呼,就让保姆机器人备车,准备去谢家了。
  结果吃完早餐出来,谢宁就一眼看到一台黑色的法拉利458停在了门口,后座上还坐着一个人——西装革履的原湛。
  谢宁目光动了动,略略退后一步,扭头问保姆机器人:“我的车呢?”
  就在这时,法拉利的车窗静静摇下,原湛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地淡淡道:“上车,我跟你一起回家。”
  谢宁:……
  不过谢宁也知道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所以他就微微拉了一下领口,呼出一口气,上了车。
  车子平稳的发动,谢宁跟原湛都坐在后座,两人神色各异,谢宁沉默了两秒,感觉原湛好像心情还行,便道:“昨天的事是我脾气暴躁了,对不起。”
  原湛本来双手交握放在身前,正在无意识地摩挲着无名指上的那个白金戒指,听到谢宁这话,他的动作不由得顿了顿。
  没回应。
  谢宁自己尴尬地等了一会,原湛一直没作声,他也只有低头去掏口袋的手机,准备拿出来玩。
  结果原湛在这个时候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晕车不要玩手机,你又想谢总担心你吗?”
  “啊?”
  谢宁愣了愣,接着就微妙的反应过来原湛是在关心他,忍不住默默笑了笑——这别扭小孩。
  随即,谢宁就点点头,乖乖把手机放回去道:“好,那我不玩了。”
  原湛没有回应,但看他的脸色却明显能感觉到他的情绪有所好转。
  谢宁把原湛这些细小的改变都看在眼里,这时不由得就在心里好笑。
  脾气恶劣归恶劣,但还是挺好哄的嘛。
  到了谢窄,司机停下车,原湛便先谢宁一步从车里走出来,就在谢宁也连忙准备跟出来的时候,原湛却在车门口转过身,对他伸出手来。
  谢宁刚钻出一半,就看到一只修长骨感,无名指套着白金指环的手递到了他面前,顿时便愣了一下。
  随即,他就明白过来原湛这是要在谢总面前做面子。
  不过鉴于原湛刚刚的态度,谢宁倒是也没有为难原湛,就冲他淡淡笑了笑,然后握住原湛的手,任由原湛把自己从车里牵出来。
  谢宁笑得时候十分自然随意,带着一点春风拂面的温和感,原湛乍一眼看到谢宁这样的笑容,一瞬间竟是有些恍惚。
  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谢宁这么笑过。
  以往的谢宁,即便是笑,也笑得讨好,卑微,十分小家子气,完全辜负了这一副跟苏陵相似的好皮囊。
  更让原湛厌恶不已。
  反倒是刚刚,谢宁十分随姓,微微一笑的模样,竟是让原湛心头有点震颤。
  不过这震颤也只是倏忽间的事情,很快,原湛就恢复了他那程式化的平静神情,松开了谢宁的手。
  这时,谢宅的保姆也及时迎了出来,这个保姆姓王,在谢家十多年了,算是元老级的人物,大家都叫她王姨。
  谢宁见到王姨,知道她的身份,立刻就迎上去笑道:“王姨好,王姨在家辛苦了。不过好久不见,您看起来还是那么精神。”
  也确实是好久不见,谢宁嫁到原家快两年时间,总共也才回过三次家,这才是第三次。
  而王姨倒也没料到自己家的小少爷过了半年回来,就变得这么会说话了,立即笑逐颜开道:“小少爷您难得回来一次,快进去吧,姑爷也是,别干站着了,屋里有准备好的点心和茶,谢先生早就在里面等着了。”
  王姨这话说完,谢宁就忍不住看了一眼原湛,结果目光投过去,却发现原湛也在看他。
  两人目光相接,谢宁眼皮微微一跳,随即笑道:“阿湛,我们走吧。”
  谢宁这笑容坦然大方,原湛一时间竟是没有任何异议,罕见地微微点了点头,道:“嗯。”
  王姨把这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也不由得喜上眉梢——她就说嘛,这姑爷再不喜欢,也架不住自家小少爷优秀啊,这不,这夫妻关系已经开始破冰了。!
  她哪里知道,她的小少爷这会满脑子盘算着的,是怎么跟谢总摊牌他要跟原湛离婚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求收藏QAQ


第8章 失败
  谢宁跟原湛一前一后进了谢宅。
  谢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进到谢宅,看着谢宅的布置,莫名就有一种亲和感。
  原家是高科技现代化的布置,但谢宅的布置却偏向民国风,带着一种书香门第的底蕴感。
  这是谢宁很喜欢的。
  进门之后,谢宁跟原湛换了拖鞋,转过前廊,然后谢宁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灰色毛衣,戴着老式金边眼镜的中年男子静静坐在红木沙发上看文件。
  中年男子神态从容淡然,专注的侧脸给人一种大学教授和知识分子的儒雅感,虽然英俊的面容上有些皱纹,看上去没有年轻人那么朝气,但那种沉淀下来的韵味和气质绝不是一般的小年轻能比的。
  男神!
  真·男神!
  这是谢宁看到谢总的第一反应。
  看到欧阳谦和原湛,他单纯觉得是美人和帅哥,但谢总,那就真的是称得上男神级别的人物了。
  谢宁自己要是有这么一个爸,做梦都得笑醒,原主真是暴殄天物啊。
  想到这,谢宁就默默走上去,微笑着叫了一声:“爸,我回来了。”
  谢总正在看这个季度的政策姓报表,听到谢宁这么一声,短暂地愣了一下,便放下手中的报表,微笑道:“回来了。”
  说完他又看了原湛一眼,一样的微笑:“小原也回来了。”
  原湛这时静静点点头,也叫了一声‘爸’。
  谢总这时就和蔼地冲二人笑道:“坐吧,都坐吧。”
  于是二人就分别在两边的沙发上坐下。
  谢总当着原湛,说的话就十分客气而官方,面面俱到。
  谢宁听了一会,有点忍不住想打哈欠,但看着原湛静静坐在那,神色平静专注的模样,却又觉得十分有趣——原来原湛也有听话的时候啊。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谢总能力强,也是长辈,原湛再怎么傻逼,面子也是要给的。
  不过说真的,原湛跟谢总静静交流公司问题时候的严肃模样,倒真是有点精英男的感觉。
  帅气,沉稳。
  谢总跟原湛交流了一会,期间就看到谢宁的眼珠子滴溜溜到处转,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心里微微好笑,就不动声色地低声道:“小宁,你去看看王姨的饭做得怎么样了,顺便去帮爸爸浇浇书房里的花吧。在这干坐着也不好。”
  谢宁顿时如蒙大赦,起身就溜了。
  这时谢总看着谢宁离开的身影,微笑道:“这么长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