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大力地带上了房门。
  房门哐当一声巨响,震得谢宁刚清醒一点的脑子又有点发晕,手又被原湛那一下子捏的剧痛,下意识地怒道:“你干什么?”
  会不会好好说话啊?
  原湛的薄唇抿成一线,额头上的青筋也微微浮现,这会他看着眼前衣着凌乱的谢宁,一字一句地冷冷道:“穿成这样,你是想勾引谁?”
  谢宁:???
  原湛这话激得谢宁就想爆粗口,但在此之前,谢宁还是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着。
  看完之后……
  谢宁尴尬地沉默了。
  他穿的还是泡澡之后的浴袍,睡衣都忘了换,浴袍的带子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所以谢宁此刻的前胸完全都暴露了出来。
  纤细优雅的锁骨,白皙的肌肤透着一点淡粉色,润泽透亮,上面还留着几个可疑的红印子……
  难怪刚才开门的时候那个医生跟保姆机器人都反应那么大呢……
  回过神来,谢宁连忙伸手拢住了睡袍,然后尴尬地打了个哈哈,笑道:“抱歉啊……有点起床气,衣服都忘了整理了,刚才谢谢你解围。”
  说完,谢宁生怕原湛又生气,连忙就转过身,低头去拾起了掉在地上的浴袍带子,然后拿了两件衣服,飞速地滚进浴室。
  谢宁这段动作,也就花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完全连说话的余地都没有留给原湛。
  等到谢宁关上浴室门,发出一声轻响,原湛方才从刚刚的那场兵荒马乱中回过神来。
  然后,他沉默了两秒,不怒反笑。
  而且,是冷笑。
  谢宁还真是长进了,为了勾引他,是彻底豁出去了吗?
  以前的谢宁,虽然漂亮,但阴沉,用的法子也都是鬼鬼祟祟的,可昨天和今天,原湛却总觉得现在的谢宁在不经意之间就开始撩拨他。
  比如在他释放信息素压迫的时候露出那种咬唇逞强的脆弱却又倔强的表情,比如刚才,故作无意地在所有人面前呈现出慵懒又撩人的一面。
  想到这,原湛的脑海中不由得又浮现出前天夜里,谢宁发情时微红着脸,漂亮的脸蛋上满布迷乱脆弱的表情,睫毛微微颤动,嘴唇都湿润饱满透了,修长优雅的身躯上到处都散发着让人随意采撷的气息,可偏偏——
  偏偏就是在这么脆弱的情形下,那么狠得下心取出了一管抑制剂狠狠地打进皮肤里。
  最后还说出了那样一句话。
  “我……不是故意的,抱歉。”
  原湛修长的剑眉微微一蹙,眉心狠狠跳了一下,拳头也在不由自主中握紧。
  如果谢宁真是以退为进的话,原湛倒是还真的有点佩服他了。
  因为,现在的谢宁,确实成功吸引到了原湛的注意。
  而谢宁自己,自然不知道自己随便的几个举动就拉到了大BOSS的仇恨,这会正对着镜子发愁呢。
  这个Omega,也不知道是什么破身体,脆弱得跟豌豆公主似的。
  昨晚在床上随便滚了滚,身上就压出不少红印子不说,就连原湛刚刚捏的那一下,都有点夸张的青紫了。
  谢宁摸着手腕上那块青紫发痛的皮肤,用牙膏敷了敷,感觉舒服了一点,才把牙膏洗掉,开始洗漱换衣。
  一边洗漱,谢宁一边漫无目的地想:之后一定得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虽然那书里说谢宁身体只是弱了点,但现在看这青紫的状况,谢宁都怀疑这个身体有凝血障碍或者别的隐姓疾病了。
  洗漱完换好衣服,谢宁推门出来,步子忽然就顿住了。
  因为他动作很轻,没有引起原湛的注意,所以这会谢宁就看到原湛静静立在床前,背对着他,出神地凝视着床头挂着的婚纱照。
  原湛的身材非常好,修长优雅,双腿笔直,腰细肩宽,侧面的轮廓也堪称完美,阳光从窗户中斜斜照进来,落在他身上,场景漂亮得宛如高级时尚杂志的照片。
  照片里的主人公这会就微微抿着薄唇,凝视着床头那一张照片中的双方已经名存实亡的婚纱照,神色没有丝毫波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谢宁见到这样的原湛,心头的一角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被轻轻撞了一下,有点酸。
  其实他看小说的时候一开始还挺同情原湛的,毕竟原湛长得好看,人又那么优秀,却被一个斯德哥尔摩患者谢宁逼着结了婚,一辈子都跟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纠缠不清,何其无辜?倒也难怪他对谢宁不假辞色了。
  想到这,谢宁倒也没有那么讨厌原湛了,只觉得他是个被迫害太过的别扭小孩。
  所以目光动了动,谢宁静静走过来,指了指床前挂着的婚纱照,道:“你要是不喜欢,我改天就让人摘下来。”
  原湛方才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陡然被打断,神色还有些仓促和窘迫,但他也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也并没有回答谢宁的话,只是淡淡道:“你好了?”
  谢宁愣了愣,然后摊摊手:“好了。”
  说完这句,谢宁方才想起是原湛一大早来找他,于是他就问:“哦对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原湛看了谢宁一眼,道:“保险箱里的抑制剂是新开发的短效强力抑制剂,欧阳谦对这一块不太熟悉,可能会有检查遗漏的地方,所以我另外找了一个这方面的专家医生来给你检查。”
  谢宁闻言,眨了眨眼,忽然道:“你在……关心我?”
  原湛:……
  下一秒他就冷冷道:“闭嘴!当然是因为要瞒住谢总!”
  谢宁从原湛微妙的情绪变化就感觉出原湛是在口是心非,于是他默默一笑道:“好了,我知道了,谢谢阿湛。”
  谢宁的道谢轻松又坦荡,笑容更是灿烂透明,倒是让原湛原本带着一点嘲讽的神情微微滞了滞,随即他就别过眼,冷冷道:“出来吧。”
  谢宁连忙道:“好的!”
  原湛带来的这个医生确实是专家,检查过程中,各种术语噼里啪啦地往外冒,还问了谢宁许多问题,听得谢宁十分头晕。
  倒是原湛,听的时候表情认真而又专注。
  原湛其实撒了谎,这个医生也不是什么专攻Omega抑制剂这块的医生,倒是专门研究Omega精神健康的医生。
  原湛请他来,只是想知道谢宁有没有因为使用短效强力抑制剂产生精神上的问题,这样他也就容易离婚了。
  可刚刚在房间里,谢宁真挚的道谢,又让原湛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似乎有些龌龊。
  好在这医生一趟检查和测试坐下来,各项数据都显示谢宁精神十分健康,甚至比大部分的Omega心理都还要健康许多。
  而谢宁这边等医生一骨碌说完,就连忙伸出手臂来,指着手臂上的淤青认真问医生:“医生啊,我好像是淤青体质,随便捏一下就这样了,会不会是健康方面出了什么问题?”
  在谢宁伸出的白皙手腕上,淤青十分明显呈现出一个握痕的形状,顿时,医生跟原湛的神色都有些诡异了。
  谢宁看着医生跟原湛的脸色,立刻就明白是自己又说错了话,连忙趁着原湛的脸还没有彻底黑下去之前辩解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啊,你捏的一点都不疼。但是正常人哪有被捏一下就这样淤青的,你看——”
  “闭嘴。”
  原湛忍无可忍的低声怒道。


第6章 谢总
  来的这个医生毕竟对皮肤科这块也不了解,最后勉强给了谢宁一个不搭边的多吃维生素的建议,又诚恳地让谢宁找机会去做个全面体检。
  最终还是原湛冷着脸,终止了谢宁跟医生不着调的聊天,然后亲自把医生送走了。
  原湛送完医生转身回来,冷不丁就看到谢宁站在他身后。
  原湛:!
  “你干什么?”
  谢宁看了一眼医生离开的方向,嘿嘿笑道:“淤青这事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
  原湛看着谢宁嘿嘿笑的样子,真是恨不得把他脑子都挖出来,看看里面怎么长的,但最终他冷笑一声道:“我看你是想暗示医生,说我家暴你吧?”
  “啊?”
  谢宁愣了一秒,连忙摇头道:“真没有,我只是怕自己生病了。”
  原湛:……
  定定看了谢宁两秒,原湛却也没从谢宁那双黑湛漂亮的眸子里看出什么闪避的情绪,反而还觉得……谢宁这样微微仰着头,神色无辜的模样竟然有点好看?
  这个思绪一冒出来,原湛自己也微微一惊,随后他就面色一沉,默默从怀里掏出钱包,然后抽出一张卡片扔给了谢宁。
  谢宁慌忙接过卡片,就听到原湛用那丝毫不带情绪的声音道:“中心医院的体检卡,要去的话,可以让欧阳先帮你预约。”
  谢宁看了看体检卡,又看了看原湛,知道原湛也是为了他好,就笑道:“谢谢啊。”
  原湛目光动了动,一言不发地转身往楼上走。
  谢宁知道原湛这会还不太能接受自己的转变,但他也发觉原湛确实有善良的一面,这样就比他预想的情况好多了。
  思索了一下,谢宁想着来日方长,在他的努力下,总有一天原湛能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跟他谈离婚。
  想到这,谢宁不由得吹了一声口哨,然后美滋滋地收起了体检卡,就上了楼。
  回到房间,谢宁拿出手机,本来准备打游戏,结果却看到了一个未接电话。
  点开一看,是“父亲”的来电。
  谢总?
  谢宁心头一跳,就想起了书里的谢总。
  书里谢总的下场也很糟糕,在原湛黑化之后,首先架空的就是谢氏,不光暗暗挖走了谢氏的元老,还顺便给谢氏泼了一盆脏水,让一些跟谢氏有积怨的小演员站出来说谢氏阴阳合同,偷税漏税,还坑害员工。
  谢总知道之后那个气啊,就告诉谢宁自己要对付原湛了,尽快离婚吧!
  可原身的谢宁根本就是个废柴叉烧啊!不光把这件事提前告诉了原湛让原湛有所准备,还在谢总想要出手的时候求谢总手下留情,不要把原湛送进监狱。
  结果原湛自然是没进监狱了,他反戈一击,反而把谢总送进了监狱。
  这一个点在书里算是谢宁跟原湛感情的一个转折点了——谢宁得知父亲坐牢之后,万念俱灰,自杀了一次,被原湛救下,原湛后悔对谢总做得太绝的时候又开始心疼给他怀孕替他求情的谢宁,竟然还就这么生出感情来了。
  要说在书里,这也算是虐文的一种套路,当时谢宁还看得爽雷爽雷颇有滋味。
  但现在谢宁仔细想想,这原身根本就是块叉烧啊!
  啊呸!是连叉烧都不如!
  谢宁的母亲早逝,谢总心疼谢宁,就什么都给他,就这样,都还抵不上一个半路出来的原湛。
  谢宁觉得,要是自己生了这么个儿子吧,直接掐死算了。
  想到这,谢宁就愈发同情谢总,他这会整理了一下情绪,决定等会把电话打回去就告诉谢总——自己准备跟原湛离婚啦!
  趁现在原湛还没黑化,谢氏状态也好,没准他跟原湛离婚之后,原湛还能继续跟谢氏合作,强强共赢。谢总也就不用这么CAO心儿子的事了。
  于是,本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社会主义共富裕理念,谢宁打通了这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通了。
  谢宁刚准备叫爸,对面就传来一个十分低沉好听的中年男声。
  “小宁?”
  卧槽!
  卧槽!
  卧槽槽槽!
  谢宁愣了,谢总这声音也太磁姓动人了吧?怎么这个世界全是男神啊?
  默默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谢宁低声道:“爸——”
  对面静静‘嗯’了一声,语气温和地道:“听说你又跟小原闹矛盾了?”
  小原?
  谢宁第一反应还以为是什么魔法少女小圆呢,但随即便意识到谢总说的是原湛,于是他便睁着眼睛撒谎道:“没有啊,我没跟他闹矛盾。”
  谢宁这句话说出口,对面的谢总便沉默了。
  谢宁还不知道是自己话说得太满起了反效果,但也隐隐觉得有点不对。
  而这时,谢总就在对面有点疲惫地叹了口气,低声道:“算了,正好明天小原要找我谈项目的事,你也跟小原一起回家吃个饭吧。咱们一家人,好久也没聚聚了。”
  谢总的语气一直都很温和低沉,但在交代这件事的时候明显有一种疲惫又力不从心的感觉,谢宁完全能理解——这就是为了熊孩子CAO碎了心啊!
  于是谢宁为了不让谢总难受,就连忙道:“好,爸你放心,我明天一定回去。”
  谢总也是头一次听到儿子这么果断的回话——因为往常原湛不太想回来,所以谢宁也就不跟着回来,导致他一个人在家跟保姆一起也寂寞得很。
  没料到谢宁这一次这么果断就答应了,谢总一时间竟然都觉得有点不真实。
  不过晃了晃神,谢总就难得露出一点笑意,便柔声道:“回来就好,明天想吃什么菜?爸让王姨给你准备。”
  谢宁连忙使出默默撒娇的功力,微笑道:“家里的菜我都喜欢,爸你就不用CAO心我了,你喜欢吃什么,就让王姨准备什么吧。”
  上一次谢宁这么体贴还是在他小学的时候,谢总在电话对面简直要热泪盈眶了,这会连忙就道:“好好好,那就还是让王姨准备你最常吃的那几样。”
  “谢谢爸!”
  谢宁这么干脆利落的一声,谢总又快哭了。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谢总方才带着笑意,有点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而谢宁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