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作品:《睡前一杯奶

    陆扬见阮白态度不像刚才那么强硬,动作更加放肆了。手指顺着背脊到末端的两个可爱的腰窝,最后拨开臀瓣往那软热的凹陷处探去,手指在逐渐水润的嫩xue中不住搅弄。没一会儿,怀里的人身体越发软绵热乎,唇瓣微张,发出软糯糯的哼唧声。

    陆扬被他撩得心头火起,扶着蓄势待发的rou木奉抵在软xue上轻轻戳刺顶弄,马眼渗出的前列腺液蹭得xue口一片滑腻泥泞。突然一下顶腰噗滋一cha,撑开xue壁向内里销魂的密道撞了进去,把xue口都撑成了一个粉色而紧绷的rou圈。

    “呜”阮白被cha得呜咽一声,早就习惯了被侵犯的浪xueshishi滑滑地裹紧茎身蠕动了起来,

    陆扬感到龟顶端一股热流涌出,整根物像被泡在温泉里一样舒服,顿时眼都红了,按着阮白的细腰就用下体往那水淋淋的销魂处猛干了起来,床铺因为他的动作微微颤抖,发出暧昧 y iacuten 靡的吱呀声。

    他宽厚的大掌也从阮白身下往上捏住ru房握紧,手指陷入软rou里,指腹快速地摩擦捻弄着娇嫩的ru珠,软弹的嫩ru被玩得颤晃不已,淅淅沥沥的nai汁从顶端的ru孔漏出来,顺着指尖流了陆扬一手。

    “嗯哈啊轻点”阮白被撞得一耸一耸,把似疼痛又似甘美的细细抽噎声闷在枕头上,屁股却越撅越高更加方便挨。坚硬的rou木奉在雪白臀瓣间进进出出, y iacuten 水不可控制地往外涌,合处传来咕叽咕叽的水声,若不是有被子盖着,只要现在谁推门进来都能清晰听到这等 y iacuten 靡声响,撞破他俩的事。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这么不幸运,就在陆扬压着阮白的绵软身子摸rucaoxue,正干得阮白双颊酡红时,突然宿舍的门被猛地从外面推开,二人顿时俱是一惊。

    “陆扬,快快快,是兄弟就借我作业抄一下呗。”阮白一抬头,发现是平时在班里跟陆扬关系不错的男同学过来借作业,急急地就闯了进来。

    “哎,你们怎么睡一张床呢,还贴这么紧。”那个男生好奇地瞥了一眼跟陆扬睡一块儿的阮白,随口问了一句。也幸好他们的床铺在上铺,高高的床沿挡住了那人的视线,只能看到他俩睡在一张床上,却完全看不到掩在被子下两人紧贴的下身。

    “我”即使这样,阮白也羞得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磕磕巴巴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床铺不小心弄shi了,先睡我床上。贴得紧怎么了,还不许我们关系好啊。”还好陆扬及时解围,抢答道。说着还轻轻摆腰,埋在saoxue里的rou茎色胆包天地再次抽送了起来。

    阮白在那个男生的注视下被压着xue,羞耻得满脸通红,干脆把脸埋进枕头里装作困了要睡觉,心跳过速得像是下一秒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似的。

    那人也没多想,背对着他们去翻陆扬的作业。陆扬见状更大胆了,压着阮白开始一顶一顶地缓慢弄了起来,饱满的龟每一下都往xue心最敏感的一点送去,抵着那处轻轻研磨刮擦。阮白被这水磨功夫般的浅cha慢磨弄得浑身酥软麻痒,难受得想哭又怕被外人看出异样,只能咬紧唇瓣拼命压抑着自己的呜咽声。

    阮白浑身热得惊人,撅起小屁股一下一下想往陆扬的ji巴上蹭,好让他得更深。他的下体随着y茎的抽送还在不断涌出sao浪的 y iacuten 液,整个人冒着十足的sao态媚气。只想让陆扬吸一吸被揉得鼓涨,还涨着nai的nai子,让他不管不顾地、狠狠地进来,帮他止止痒

    陆扬也不好受,软嫩的xuerou紧紧箍着ji巴,像要把他的魂都吸出来了。但他也到底要顾忌着还有人在宿舍,不敢得太用力,怕弄出rou体撞击拍打的声响还有黏腻的水声,只是小心地cha弄着,不紧不慢地厮磨起软热的rou壁,那滋味弄得阮白愈加想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两人都几乎要忍耐不住的前一刻,那个男生终于拿好作业打了声陆扬招呼就出去了。

    在宿舍门被带上锁好的瞬间,陆扬红着眼睛一把掀开被子,狂风暴雨般干了起来。孽根抵在嫩xue的sao点上又磨又,爽得阮白大声浪叫,终于得到满足的xuerou兴奋地一圈一圈包裹按摩着巨大的茎身。明明腿都被干的力度弄得都要跪不稳了,还一个劲地扭腰摆臀迎合,哭得脸颊上都是泪,一副可怜兮兮又欠至极的样子。陆扬顿时干得越发卖力,打桩机一样狂猛干,恨不得要把阮白做死在床上。

    阮白被陆扬得浑身瘫软,高潮时随着下身喷shegrave 出一股浓稠的jg液,上身被蹂躏得满是指印的小胸脯突然一阵抖动,nai孔大开,ru白色的nai汁直直喷在了陆扬脸上。

    第九章边走边隔着门板被,妈妈就在门外

    周末放假时陆扬父母晚上都要加班不在家,也没人煮饭。陆软两家关系好,阮白妈妈知道后,就让阮白邀请陆扬过来住一晚,还能互相督促写作业。

    只是她不知道陆扬这个她眼中的乖孩子,在关上房间门后,是怎么把阮白了个透。

    今天天气有点热,房间里开了空调,却不仅仅是为了凉快。此时此刻,阮白被按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搂着陆扬的脖子,被迫接受陆扬唇舌的侵犯。陆扬的吻极为放肆,阮白的牙齿被细密地舔过,敏感的上颚被柔软的舌尖搔刮撩弄,令人背脊酥麻的感觉从口腔中蔓延,不由得令他浑身发颤。

    “唔呜”阮白偏过头想避开陆扬在他口中攻城略地、横冲直撞的灵活舌头,眼眶因为情欲有点潮红的,气喘吁吁地说:“等等先把作业写了”

    “没事,我作业写完了,待会给你抄。”陆扬嘴上安抚着,心里却是想,先把阮白拐上床再说,把他cao软了还不是想怎么弄就怎么弄。说罢一把扯下阮白的裤子,白嫩q弹的屁股像两个布丁似的颤了颤,然后俯身跪在阮白的腿间细细地在大腿内侧白皙敏感的皮肤上吮咬舔咬。

    随后,他的舌头又滑向下到了已经微微shi润的幽深xue口,先是爱怜地舔弄了一圈,又把舌尖探进xue里粉嫩的内壁,模仿着xg交的频率一下一下地往里戳。比起手指和xg器,舌头的侵入显得更加羞耻和 y iacuten 靡。

    “嗯啊”阮白的小xue被舔得又酥又麻又痒,柔软的xue道在舌头的挑弄下没一会儿就乖乖地翕动着敞开,任人品尝内里shi漉红嫩的xuerou。

    陆扬的两只手掌稳稳托住阮白的小屁股,手指用力地打着旋揉捏,嫩rou都从指缝里挤出来了。他的舌头正肆意往那密洞里钻,转着圈搜刮着rou壁上分泌出的 y iacuten 水,透明的汁液间或从嘴角漏了出来。他陶醉地把头埋在阮白身下动来动去,吮吸吞咽的动作用力得像要把阮白整个儿吞进肚子里。

    阮白被吸得眼泛泪光,rouxue里爱 ye横流。舌头的长度毕竟有限,陆扬越是舔得卖力,他就越觉得后xue深处瘙痒得厉害,忍不住难受地扭腰摆臀。

    “别玩了呜进,进来”阮白的神智已经开始有些恍惚,全身的感受好像都集中在了那被唇舌亵玩的xue内,这种感受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甚至还用手扒开臀瓣,可怜地求陆扬给他个痛快,shi淋淋的xue口一张一合,隐隐露出里面粉红的嫩rou。

    陆扬也忍了很久,直起身一挺腰,就把热硬的龟塞了进去,两人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叹息。敏感的内壁被撑开,狭窄的rou道也被滚烫的xg器填得不留一丝余隙。松软的xuerou含着入侵的rou木奉又吸又吮,阮白只觉得那巨物随着陆扬的呼吸一跳一跳,连茎柱表面暴涨的青筋都能轻易感觉到。

    陆扬干了数十下后,似乎觉得这个姿势有些不得劲,扶起浑身虚软的阮白,掐着他细窄的腰肢向着门口的方向边走边了起来。

    站立的动作使全身的重心都落到了下体,后xue深深地杵在了rou木奉上,shi滑的前列腺液也随着行走而淌到了大腿上。

    “嗯,嗯啊”阮白被进出的频率折磨得不停低喘,小xue被撞出噗滋噗滋的水声,rourou的rurou随着顶弄的节奏一颠一颠,ru波荡个不停。

    好不容易终于挪到了房门前,陆扬将阮白压在门板上狂猛干,脆弱的xue心在坚硬龟的攻势下溃不成军,直把那圈可怜的软rou磨得又红又肿,逼着阮白发出断断续续,带着哭腔的求饶。

    咚咚咚

    卧室的门突然被敲了几下,此时两人正干得兴起,阮白乍然听到敲门声,惊得浑身一颤,xue壁剧烈地收缩了起来,咬得陆扬额头上一下子出了一层细汗。

    陆扬轻轻拍了一下阮白的屁股示意他放松点,雪白的臀rou轻颤漾出一道臀波,甚是勾人。他贴着阮白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别夹我锁门了。”

    “宝宝,妈妈买了些酸nai放冰箱里,要给你们拿过来吗”阮白妈妈隔着门板说道,全然不知门内的 y iacuten 靡场面。

    阮白感到自己xue里的硬烫又大了一圈,心里暗暗叫苦,怕自己妈妈生疑,赶紧平复了一下呼吸,xue里含着rou木奉声音平稳地回答道:“不不用了我们刚刚吃撑了,不想喝酸nai,谢谢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