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作品:《睡前一杯奶

    “呜嗯轻点你别说”阮白急喘着,带着鼻音,沙沙哑哑的很是委屈。

    “乖,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这些事情都不可能发生。”陆扬有些心疼,又觉得他这幅样子实在是太可爱,引得他更想欺负他了。他低头亲了一下阮白微微颤抖的嘴唇,又轻轻咬了一口,满意地看着粉色的唇瓣印上了自己的齿痕,半是蛊惑,半是威胁地说道:“只要我在,谁也别想动你。”

    阮白睁着漾着水光的眼眸看着用手臂撑在身上的陆扬,隔了好半晌,才抖着嘴唇,用小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道。

    “好。”

    第七章半夜涨nai求好友帮忙吸neei

    陆扬仿佛吃准了阮白软绵好欺,一下课就拖着阮白躲到洗手间里,趁他不注意就一把掀开了他的衣服下摆按在墙上,揉捏啜吸阮白那手感极佳的胸ru,美其名曰帮他排nai。回到只有他俩的宿舍,一关上门更是急不可耐地直接将人扑倒。

    阮白每次被推倒时都扭动着挣扎求饶,似是极其不情愿。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体质改变了,还是被陆扬软了,身体越来越敏感,nai头被揉一揉、吸一吸,紧致的小xue被捅一捅下面的sao水就止不住往外流,rouxue被撑满碾磨的感觉舒服得他骨头都在发酥。

    因此,没几次阮白就乖了,陆扬一靠过来便脸红红的,既害羞又隐隐有些期待的眼神撩得陆扬一看见阮白这副小模样就恨不得干到他哭出来为止。

    不过最近正值考试周,这样索求无度的搞法也不是办法,阮白已经好几次都在课上被老师发现打瞌睡。但是看在他平日里是班里成绩拔尖的优等生,老师只在课下找他约谈督促了几次,给足了面子没有当场点名让他出糗。

    于是他跟陆扬约法三章,有意想要控制搞的时间和次数,例如每周不超过三次,每次不超过两轮之类,排ru也只在逼不得已时才让陆扬吸一吸,疏解一下胸口的胀痛。

    只是,阮白没想到最先憋不住竟然会是他自己。

    这天凌晨,他抱着被子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果然察觉到胸口鼓胀得不得了。硬挺的两点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不适的感觉完全无法忽视。仅仅是坐起身而已,nai水就似乎在胸膛下面晃荡,一受到外力的挤压就会流出来

    阮白恍惚想起来今天晚修后被老师拉去帮忙,又是搬东西又是登成绩整理卷子的,回宿舍时也快熄灯了,胡乱洗把脸就睡下了。细细想来,似乎确实是忘了让陆扬把涨了一天的nai吸出来。

    阮白一脸苦恼地看着饱满得过分的rurou,有些犹豫地看向宿舍卫生间的方向。

    怎么办要去卫生间解决吗

    光是想象一下自己把nai挤出来的画面,阮白就羞耻得想用手捂住自己的脸。

    纠结了好几分钟,阮白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爬到陆扬床边。床上的青年闭着双眼正是熟睡的时候,窗外微微的亮光落在陆扬的脸上,像是为他蒙上一层薄纱,柔和了他线条深邃的轮廓。

    阮白犹豫地看着陆扬的侧脸,时间久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发呆。许久,他才颤抖着声音,伸手晃了晃陆扬的肩膀,轻轻地叫了声:“陆扬”

    “阿白”陆扬被他的动作弄醒,黑暗中半眯着眼看着他纠结着表情的小脸。

    “我那里难受”阮白羞得连视线都不敢跟陆扬对上,垂着眼咬紧下唇。

    “涨得不舒服”刚才还睡眼惺忪的陆扬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清醒了,微微一笑,将手放到了他的胸前,将通红挺立的ru头夹在两指中间挤压,不断揉弄着胸前软rou,阮白ru尖立时传来电流般的酸麻快感。

    被丰沛的nai水涨满绷紧得好似两块rou粉色果冻的rurou稍微被挤压一下,阮白就感觉胸口一阵胀痛像是汁水马上要涌出来了。可不知为何却总觉得差了点什么,胸部越揉越涨,硬挺的nai尖都连带着疼痛了起来,紧闭的nai孔在指甲的搔刮下彷佛要张开了,nai水却怎么也没办法排出来。

    “啊别别揉了”难耐的酸痛感折磨得阮白眼泪汪汪地求饶。

    “那我不揉了,咱们接着睡觉,好不好”陆扬听话地松开手,转身就要钻进被窝。

    “不不许睡”阮白急了,一把抓住陆扬的手,似乎意识到自己语气太急促了,他放软声音,眼睛红得像只受惊的小鹿shi漉漉一片地哀求道,“帮帮我”

    “帮你什么阿白,你不说清楚,我怎么帮你”陆扬好整以暇地看着脸憋得羞红的阮白。

    这些天阮白也摸清了陆扬床笫间的癖好口味,知道他是故意逗他说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半晌才颤着声,声音细弱蚊蝇地呢喃道“陆阿扬,求你帮我吸一吸我的saonai子,这里满满的都是,都是nai水,很难受”

    说着还用嘴叼着睡衣下摆,用拇指和食指捻拨起已然肿如红珠快没知觉的saonai粒,努力挺起粉白的小胸脯,一切都是为了把自己的ru豆送到陆扬嘴边,方便他吸nai吮弄。

    第八章被到喷neei当着同学面被压着

    许久,就在阮白以为陆扬又要玩什么花样而不做声时,陆扬突然拦腰把他抱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两腿间,嘴唇跟着就凑了上去,狠狠地在nai头上嘬了一大口。香甜的nai水争先恐后地往陆扬嘴里涌,“咕嘟咕嘟”的吞咽声在寂静的房间里回响。

    “唔”胸口充盈的nai汁瞬间得到释放,阮白闷哼了一声,ru尖难言的胀痛彷佛都随着这猛吮动作被吸了出去,一股热流顺着nai孔里喷了出来,nai香顿时盈满了呼吸间。

    陆扬含住那点粉嫩,抬眼笑眯眯地望了一眼阮白,粗糙的舌苔绕着ru晕灵活地打转,舌尖快速地戳刺撩拨着顶端的nai孔,牙齿同时细细厮磨。阮白的ru头被他咬得微微刺痛,含着眼泪想求他轻一些,却因为咬着衣摆只能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陆扬专心地吮吸那嫩红的ru首,在右边胸脯的隆起差不多消下去后,才意犹未尽地松开嘴。被唇舌蹂躏过的nai珠挺翘圆润,上面还挂着小小一滴ru液,白嫩胸ru随着阮白有些急促的呼吸微微起伏,那一小颗nai滴也随之在ru尖颤颤晃晃地抖动着,将落未落。

    陆扬欣赏了一阵阮白羞得头都快要埋在自己胸前小模样,才低头舌头一卷将那滴nai勾了下来,在阮白耳边低低笑道:“阿白,我怎么觉得你的nai子越来越大了。”

    阮白低头一看,那被人揉捏在掌心的嫩ru好像是比之前胀大了一圈。

    “好像连ru晕都大了一点,不会是被我玩大了吧。”陆扬的指腹摩挲着ru晕的边缘,说话间的热气喷在阮白的颈侧,激起一阵痒意。

    “滚你怎么这么讨厌”本来半夜推醒陆扬给自己吸nai已经够羞耻的了,现在还被说这种荤话,阮白羞愤得就要一把推开了伏在身上的人。

    “哎别,阿白我错了。”陆扬故意逗他,见阮白又羞又气地耳朵都变得绯红,知道要适可而止,连忙用手罩着仍旧鼓鼓的右ru轻轻抚弄,又轻言细语地诱哄:“你左边还涨着,待会又难受了,我帮你。”

    阮白哼哼了两声,被吸出nai液的快感实在是好,半推半就就任陆扬接着把头埋在胸前,叼起方才冷落了的左边nai头吮吸了起来。

    舔舐在ru蕾上的力道恰到好处,挤压rurou的动作也缓和了胀痛,阮白渐渐沉浸在这畅快释放的酥麻感中,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自那日以后,晚上睡觉时阮白干脆直接和陆扬睡在一个床铺上,以防他半夜涨nai涨得难受。

    这天晚上,阮白又被陆扬压着上下其手。陆扬从背后将阮白香软的小身子搂得紧紧的,胯下密不透风地紧贴在阮白的翘臀上,硬硬地顶着小屁股的巨物隔着薄薄的一层内裤布料在阮白的下体磨来蹭去,两边大掌用力把臀rou往中间挤,强迫那两瓣rou臀按摩挤压着自己的孽根。

    “别,现在别做啦,窗帘还没拉上,会被人看到”阮白感受到身后人呼吸声渐渐粗重,立时起了一身ji皮疙瘩,挪着屁股想要躲开身后又开始发情的男人,腰部却被陆扬的手牢牢钳制住,内裤也被一把扒了下来,白嫩的屁股果冻一样弹了出来。

    “阿白,你就让我做一次吧,不会有人看到的。”陆扬把脸埋在阮白的颈侧吮吸舔吻,两只手在阮白身上四处游移点火。下身又热又硬的xg器在幽深的臀缝间缓缓滑动,龟时不时在xue口蹭一下,每次蹭过时,那粉嫩绵软的xue口都忍不住被烫得一抖,里面的xuerou也欲求不满地蠕动一下,张开嘴好像是想把那龟吸进来似的。

    阮白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又怕被偶然路过宿舍窗户的同学看到他俩躺在一张床上腻歪,紧张之下身体更加敏感,只觉得快感格外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