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作品:《睡前一杯奶

    陆扬的另一只手冷不丁覆上了阮白一跳一跳像是濒临shegrave 精的茎身,茎头的粉色小孔上一滴白色浊液慢慢渗出,将落不落。就在阮白被前后快感的夹攻下,正要释放的前一秒,却被陆扬的拇指恶劣地堵住了顶端的出口。“阿白,看着我。”

    阮白被即将高潮却被打断的憋屈感弄得头昏脑涨,大脑一片空白,反shegrave xg地乖乖抬起头,眼神无措得像一只迷茫的小鹿,shi润的眼角泛着艳丽的潮红。

    “你在躲我。”陆扬有些偏执地一字一顿又重复了一遍,“是不是”

    “我”阮白抖着声音,绵软的气音中还夹杂着哽咽的哭腔,眼角的泪珠无声地滑入鬓发,很快被头发吸收至不见。他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陆扬在生气,嘴唇微微张开颤抖着挤出几个字,看起来可怜至极,“对不起呜我错了”

    陆扬手指松开的那一刻,同时俯身吻住了阮白。这实在是一个异常温柔,麻痹人心的深吻,舌尖与舌尖缠在一起。分开时,还深陷在高潮余韵中的阮白晕晕乎乎地好似还没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懵懂的模样有股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天真,勾着陆扬想要欺负得更过分。

    当阮白从释放的快感中回过神来时,他的下体已经是一片黏腻,他垂眼看了一下就像被烫到了似的立刻把目光移开,只觉得脸颊越来越热。

    陆扬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见那后xue已经能自如地吞吐三指,手指从不自知吮吸挽留的rou洞中抽出,早就硬得要爆炸的xg器毫不迟疑地抵在了sao红的后xue口,掰开白面团般的细腻臀瓣,将自己火烫的xg器狠狠送了进去。

    “啊不,哈啊太大了”眼泪一瞬间夺眶而出,从未被到访过的密处突然被一根粗壮热烫的rou棍胀满,不留半点空隙。难耐的涨痛由xue心深处蔓延开来,经由脊椎上的神经一路向上直冲向阮白的大脑。阮白疼得一个哆嗦,扭着腰直往后躲,却被陆扬抓住乱动的脚踝,硬生生拉了回来,惩罚xg地重重一顶。

    陆扬茎身被绵软shi热的xuerou吮吸紧绞,层层叠叠的媚rou密集地挤压着自己的rou木奉,爽得他头皮一阵发麻,也不等阮白适应了,压着他大开大合地干了起来。

    “嗯慢点”阮白惊叫出声,娇嫩的肠壁被快速抽cha的频率磨得近乎起火,xue口被cha出一圈混杂着黏腻肠液的白沫,后xue酸胀磨人的奇异感觉让他脑海一片混沌。

    阮白渐渐得了趣,疼痛中一丝微妙难言的酥软酸胀感从下身连接处传来,肠液不可抑制地往外流,臀部也微微撅起,不自觉地随着陆扬干的节奏一下下向后挺动着。身体被似要把他干死的力道撞得一耸一耸,白嫩的小胸脯也随之不断起伏弹跳,漾出雪白的ru波。

    陆扬粗喘着低低唤了声阿白,回应他的只有同样止不住的shi热低吟。阮白无意识地看向陆扬的眼中雾蒙蒙一片,被欲望折磨得苦闷难耐的狼狈神情透着足以令人一起坠入深渊致命而黏稠的情色。

    陆扬的眼色越来越深沉,低头将带着细小颗粒的舌面卷成半圆含住了阮白肿得如同糖球般,色情地上下晃动着的nai头。像是吸取了之前一下子就把nai液吸空的教训,这次陆扬每一口都先含在口中转个圈,舌尖在ru晕上摩挲挑逗了一番,方才肯咽下去。然而,这样小口吮吸的方式与下半身狂风暴雨般的快感截然相反,撩拨得不上不下的滋味却是更加的磨人。

    阮白侧着头将红透了的脸埋在软枕之中,涎液从嘴角缓缓流下,嗯嗯啊啊的床声刺激得陆扬双眼发红。陆扬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然后亲亲阮白汗shi的额头,托住阮白的腰将人从被子上拉了起来骑坐在胯上。

    “不行太深了,啊”阮白哭叫着紧紧抓住陆扬的肩膀,任龟因为换了个姿势而更深地捅进了小xue深处,软绵绵地倒在了陆扬宽厚结实的胸膛上。

    阮白的臀部被陆扬的手掌抓握住轻轻托起,又突然放下,身体被自下而上干得不停颠动,xue壁shishi滑滑地紧裹着龟,柔顺地任它在里面又磨又。xue内的浊液因为重力而往下淌,流得xue道shi漉漉的,润滑得更加方便xg器进出。令骨头都发软的痒意一阵接一阵从后xue深处传来,他要受不了了

    “阿白,你说我就这么shegrave 进去,你会怀孕吗”陆扬将呼吸喷在阮白的耳廓上,下身狠狠地碾上了敏感的sao心,面上却带着笑,好像只是单纯好奇这个问题。

    “我我是男生怎么可能呜怀孕”阮白半夜被他弄醒,又是揉胸吸nai又是xue的,还要被他这样羞辱调侃,顿时委屈得无以复加,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几个圈,还是没憋住落了下来,细弱的哭腔夹杂在压抑不住拖长音的绵软呻吟中,呜呜咽咽的让人心痒难耐。

    不知是不是阮白被cao哭的小模样实在是太诱人了,在他体内驰骋的物竟又胀大了一圈,简直要把紧致的嫩xue撑坏了。陆扬用力拧了一下阮白时不时漏出几滴nai汁的ru蕾,阮白鼻子都快哭红了,他却更加兴奋地用茎头戳弄着他脆弱的xue心,微喘着气,笑着说道:“哦那男生又怎么会产nai”

    “啊你闭嘴呜别不要再大了”阮白的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小屁股被撞得发疼,私处却是一片酸麻酥软。

    在陆扬又一记猛顶后,阮白的呻吟声猝然拔高,失禁似的透明黏液从两人rou木奉和xue口的缝隙间涌出来,下身深处的xuerou一圈一圈地绞紧茎柱,显然是要高潮了。

    陆扬见状,死死捏住阮白细腻的臀rou,快速地一下下挺动着腰奋力xue,仿佛要把囊袋也进去,突然茎头一跳,滚烫的jg液有力地击打在rou壁上,在阮白可怜兮兮的呜咽声中shegrave 了出来。

    shegrave 精后陆扬也没有立刻抽出来,他轻轻地吻了吻阮白眼角的泪珠,两人下身紧紧相连地温存着。不过,他说的话却不像他的动作那样温柔,沙哑磁xg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阮白敏感地抖了抖,“真想把你干到怀孕。”

    第六章被含着nai子睡了一夜的小美人

    阮白第二天醒来时,浑身又酸又痛,下身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更是肿得不行,不小心被内裤布料擦了一下都。突然,他感觉到ru尖传来一阵酥痒潮热的异样触感,像是正被表面布满粗糙颗粒的柔软物体有一下没一下地戏弄着那处。

    他困惑地低头一看,差点没有羞恼得又晕过去。只见右边的nai头被含在两片唇瓣之间,熟睡中的人无意识地做着吸吮的动作。

    陆扬竟然是含着他那里睡着的

    “陆扬你醒醒”阮白吓了一跳撑着陆扬的肩膀想起来,却不想被某人咬在嘴里的敏感部位猛地一扯,nai尖一痛,一下子想推开又不敢使劲推。

    被阮白的动静闹醒,陆扬的眼皮颤抖了几下睁开眼,眼中难得露出了懵懂惺忪的神情。似乎是感觉到自己嘴里含着些什么,他反shegrave xg地嘬吸了一下,积蓄了一夜的nai汁顺着小孔涌进了他的口腔。

    “啊你松开嗯”阮白全身一颤,声音都变了调,他把陆扬弄醒可不是为了让他喝nai的,更何况还是在被人用小兄弟顶着屁股的情况下。

    见阮白一脸不可思议地直盯着自己身下晨勃鼓起的小山包,陆扬邪邪地勾起嘴角,笑眯眯的样子看着就让人火大。听阮白这么一说,陆扬竟真的乖乖吐出ru粒,被吮了一夜的nai头像是吸水泡大了似的,肿成一颗红艳艳的小石头,坚硬地凸起在胸前。shi漉漉的尖端上还残留着一点白液,看起来 y iacuten 靡至极。

    “你你给我滚我要跟你绝交”阮白羞得又控制不住想落泪,不过他这回好歹是憋住了,没真哭出来,只是shi红着眼角软软地说是瞪更像是撒娇一样的嗔怪,看了陆扬一眼,把头埋到枕头上的同时,又想起昨夜好友趁自己半梦半醒时半强制xg的侵犯,一怒之下抬脚就踹向了陆扬。

    陆扬也不恼,顺势抓住那只白嫩可爱的小脚,提着膝弯,舌头在小腿内侧打着圈舔弄撩拨了起来。

    “喂你”敏感的腿间被shi滑的舌头舔来舔去,阮白身体一个激灵,猛地扭头瞪向陆扬,只是那小兔子似的潮红shi润的眼角威慑力几乎为零。

    “阿白,你跟我绝交了,谁帮你把这多出的nai水吸出来。你隔壁桌的男生他知道你长了个会涨nai的小胸脯吗”陆扬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看起来却很是可恶。

    “你”阮白窘迫地低着头,越气越想哭,睫毛被泪水沾shi,小扇子似的在脸颊上落下一道弧形y影,正被陆扬压在被子上,可怜兮兮地动弹不得。

    “阿白,你难道不知道这几天你身上的naisao味有多重吗班里有几个男生都在悄悄盯着你的胸看吗,要不是有外套挡着,你这nai水都要把衬衣给浸透了吧”说着,陆扬轻轻捻动揉捏着肿大的ru粒,鲜红的ru晕中心处rou眼难见的小孔开始流出淅淅沥沥,带着馥郁甜香的白色ru汁,“他们要是发现你扣得紧紧的衬衣里面,nai汁却流得到处都是,会怎么看你是来分一杯羹,尝尝你香甜的ru汁,顺道大肆宣扬一番,你这怪异的体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