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作品:《睡前一杯奶

    “不把里面的nai吸干净,待会你在教室里流nai流得衣服都shi透了,被人看见了怎么办。还是你越被人看越兴奋”陆扬抬眼看向眼神有些迷离的阮白,恶劣地咬住ru首,缓缓往外拉,拉长以后又突然松开,nai头猛地弹回原状,那对小兔子似的rurou跟着晃了晃。

    “我没有嗯别说了”阮白被玩得浑身发热,又被陆扬说的话臊得满脸通红,敏感的胸部却高高挺起任人亵玩,甚至偶尔还微微扭腰,拿ru尖蹭向陆扬的唇舌。

    他只觉得小腹处越来越热,一股难言的暖流从身体深处慢慢往外渗,让他忍不住夹紧双腿,下身隔着裤子在陆扬大腿上无意识地蹭了蹭,快感的电流在身体里乱窜。幸好阮白还记得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卫生间,才连忙咬住下唇防止自己大声地呻吟出声。

    被好友困在厕所隔间用极其色情的方式玩弄胸部,从未有过的被同xg埋在胸上吃nai的经历让阮白眼前一阵发黑,此刻阮白的瞳孔涣散得无法聚焦,脚步虚软得像是踩在棉花上,小腿肚子一颤一颤地发抖。

    他无力地啜泣着,心里十分抗拒,却在nai头被吸咬而畅快地排出nai水的过程中产生异样的快感,ru尖上酥酥麻麻的感觉像过了电一样,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只有绵延不断的刺激是真实的。

    也许是几十秒,又也许过了几分钟,在阮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完全没有触碰下身的情况下,他竟然shegrave 了。黏稠的jg液一小股一小股地流了出来,裤裆里一阵凉凉的shi意,内裤上濡shi了一大片。

    察觉到阮白身下的异样,陆扬舔吸的动作一顿,从他沾满不明液体,凌乱不堪的胸前抬头看着满脸潮红的阮白,一脸失神地靠在门板上,颤着身子仿佛不能接受自己用被吸nai就高潮了的事实,突然笑了笑,直起身吻去了阮白脸上的泪珠,哑声说道:“阿白,你可别让人看到这副样子,不然你会被干死在床上。”

    第四章睡梦中小美人被吸nai

    那天,阮白不知道是不是被那突如其来的高`潮刺激太过,居然一下就把陆扬推开了,狼狈得连衣服都没整理好便从洗手间内落荒而逃。

    不过这之后的后遗症却不少。阮白被过度玩弄的ru`头肿了整整一天,不小心便会被胸前粗糙的衣服布料摩擦到,带起一阵让人浑身发颤的尖锐的刺痒感。nai水因为这些不经意的刺激,出得越来越多了,害他垫了好几包纸巾才不至于渗到衣服上。

    而且最让他尴尬的是,从那天起,阮白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陆扬。只要一看到陆扬那张脸就控制不住地想起那些 y iacuten 靡到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于是他单方面地开始了跟陆扬的冷战。

    在教室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便一下课就扯着隔壁桌的男生聊天,几次瞥见陆扬站起来欲言又止地看向他的方向,都被吓得赶紧侧过脸假装没看见。为了躲陆扬,他甚至悄悄向学校递交了住宿申请表。事实上,像他这样住得近的本地学生大多都会选择走读,毕竟学校的住宿环境怎么说也比家里的要差一些。

    听说阮白突然打算寄宿,阮白妈妈估计是怕平日里跟他一块上下学的陆扬落了单,两家关系又不错,总归不太好,还问他:“怎么突然想寄宿了,扬扬呢,他知道这事儿吗”

    最后还好是被阮白支支吾吾地搪塞了过去,没有多问,更何况他现在这身体情况也确实不太适合住家里。

    第一次在学校寄宿的经历对像阮白这样平日里娇生惯养惯了的人总是新奇的,刚进门时觉得宿舍哪儿哪儿都好,宽敞明亮的二人间,独立卫浴,床铺也还算柔软,最重要的是不用被父母管着。只是与他的床铺挨着的床下放着一个还没有打开的黑色拉杆行李箱,他原本想一人独占一个宿舍的想法是落空了。

    但直到阮白收拾好东西歇下时,也不见室友回来,也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去哪儿了。

    半夜,宿舍里一片漆黑,阮白躺在床上,呼吸均匀,显然已经熟睡。黑暗中,一个身影从隔壁床铺爬到了阮白的床上。

    朦胧的月光下阮白沉睡的脸显得那么无辜,他眼睛生得很漂亮,睫毛长而翘,嫣红的唇微微张开着。似乎被那人影爬过来的动静惊了一下,他翻了个身,呼吸有些不匀称,睡得似乎并不安稳。

    最近阮白很是困扰。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胸`部出nai的量越来越大,他又羞于自己用手挤出来,就这么任它淌着。nai水越积越多的结果就是他每天早上都是在胸口的胀痛感中醒来的,胸前的布料还会被透出白色的nai渍,半夜也总因为胸口的饱胀而难以入睡,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生出了想让人来揉一揉吸一吸的渴望。

    此刻睡梦中,他恍惚间感觉到自己的上衣似乎被人掀开,一双温热的手掌覆在胸上,涨满了nai的ru`房小锥子似的立着,线条圆润,摸在手里细腻光滑,好似羊脂玉般让人爱不释手。那人肆意地将它揉`捏成各种形状,逐渐充血挺立的ru珠被夹在指尖搓`揉捻扯,nai头被玩得又酥又麻。

    “嗯嗯”阮白微微蹙起眉头,发出细碎的轻喘,迷迷糊糊中不自觉地挺起胸`脯往那手心上蹭。

    那人像是知道他内心想要什么似的,下一刻阮白就感觉到有什么温热shi滑的东西裹住了他的一边ru晕,灵活的舌头绕着娇嫩的蓓蕾舔舐了一圈,质感有些粗糙的舌苔摩擦、撩拨着敏感的nai孔,被憋在rurou中的nai汁终于找到了释放的出口,在一下猛吸的力度下喷了出来,ru白色的液体全被咽进了那人的喉咙里。

    “啊”阮白能感觉到nai水正源源不断地通过胸口隐秘孔道被吸走了,nai液排出时酸胀酥麻的快感让阮白整个人都忍不住兴奋地不住战栗,骨子里酥软得像是散了架一样。他不禁闷哼了一声,睫毛不停颤抖,却没有醒过来。

    这样用力的吮`吸法,没几下内里的nai汁就被吸空了,那人恋恋不舍地舔舐着不小心流到胸`脯上形成道道白痕的汁液,随后转战到另一边还肿胀着的嫩ru,舌尖抵在nai孔上舔个不停,nai头被嘬吸的快感刺激得阮白腰部猛地弹动了一下,无意识地将腿分得更开了,下`身的热潮也开始暗流涌动,还想要更多

    就在这时,阮白的下`身一凉,一只手将他宽松的睡裤一把捋了下来。那人握住阮白已经完全硬起来的y`茎安抚xg地 动了起来,略显粗糙的指腹刮蹭着敏感的铃口,小孔不堪刺激似地翕动着流出少量透明的前列腺液。下一秒阮白就感觉到大腿被轻轻掰开,两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沾着冰凉的黏液揉弄了几下那处他平时羞于注意的后`xue,等到感觉xue`口有些软化后,撑开娇嫩的xue壁就cha了进去。

    “嗯哈啊疼”阮白难耐地扭动了一下,私`处传来强烈的异物感,第一次被外物造访小`xue格外紧致,像只被硬生生撬开的蚌壳,死死咬住了侵入的手指。

    这时候再迟钝的人也该被弄醒了,阮白慢慢地睁开了惺忪的双眼,感觉全身发软仿佛轻飘飘地踩在云端。他刚刚好像还做了个春`梦梦到自己被人掀开睡衣吸nai,甚至被人打开双腿侵犯后`xue。

    这种被舔弄亵玩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真实,阮白下意识往身下一看,胆子本来就小的他差点没被吓哭出声。只见搭在身上的薄被异常地高高隆起,被子下沿露出了不属于他自己的下半身。

    “谁”阮白惊慌地把被子一把掀开,藏在被子下的陆扬抬头看着他,露齿一笑,黑暗中那双眼睛又黑又亮。然而,他那埋在阮白xue内的手指却没有停下动作,在后`xue中抠挖揉按着,突然一下蹭过了某一处特别shi滑的肠壁。又羞又气想要把他踹开的阮白惊呼了一声,瞬间软了腰肢,像是被抽走了一半的力气一样倒在床上,揪紧床单。

    第五章被干得流neei哭唧唧的小美人

    “阿白,你最近是在躲我吗”

    陆扬找准了xue心最敏感的那点,指腹便每一下都从那里擦过,酸软麻痒的感觉瞬间席卷向阮白的全身,下身传来的咕叽咕叽的黏腻水声在安静的宿舍内十分明显。

    “陆扬你怎么唔”敏感点被人反复摩擦,阮白本想直起身要推开陆扬,腰却一下子就塌了下来,鼻腔里泄出一声沙哑的闷哼,软在床榻上只有喘气的份。他甚至没有力气细想为什么本该走读回家的陆扬会深夜出现在这里,更加不可能注意到陆扬凝视着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y郁的占有欲。

    “这几天课间我去找你,你总拉着坐你旁边那个男的当挡箭牌,放学也不跟我一起走了。要不是我在班主任桌上看到你的住宿申请表,怕是寄宿的事也想要瞒着我是吧”

    阮白后xue里的手指不知何时加到了三根,在肠道内猛地狠撞了几下,激得阮白身体一阵颤抖。陆扬盯着阮白泅满了水光的眼睛,用笃定的语气说:“你在躲我。”

    “嗯呜不是”阮白紧咬着下唇,努力想将喉间婉转软弱的哼叫声全部压在舌根,无法抑制的呻吟却还是像被戳破的气泡漏了出来。他只觉得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在那几根在后xue内肆意刮蹭的手指,那快感逐渐累积,极其强烈,让他既留恋,又想要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