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作品:《女主爱吃肉(完结)

    少年的裤裆此刻已经支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他今天穿的牛仔裤不算宽松,因此显得格外显眼,祝寒滔懊恼地捶了下门板,这样还怎幺出去

    他试着平复体内的躁动,但几分钟过去了毫无成效,那处反而顶得更加高了,祝寒滔又骂了一句,对着下半身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拉开裤链,把憋得生疼的家伙掏了出来

    少年身材偏瘦,性器尺寸却十分惊人,长度约莫二十厘米左右,整根呈现肉粉色,龟头较常人的尖,像一个粗壮的箭头,铃口处已经溢出些许透明粘液他握在手里,脑海中满是刚才电梯里顾想想的模样,随着手上的动作,原本穿着厚厚冬衣的顾想想渐渐变成了圣诞舞会那天的装扮

    小姑娘带着对猫耳,胸口露出大片白腻,一对儿大肥兔子挤在一起,朝他走来的时候颤巍巍的,当中深深的沟壑他想装作看不见都不行,她紧紧贴在他身上,用高耸的酥胸磨蹭他的身体,双手环住她的腰,仰头对他微微一笑:祝寒滔,你耳朵怎幺红了

    于是少年再也忍不住,埋头狠狠封住了她的唇,女孩儿发出娇软的呻吟,被他全部吃进嘴里他把她抱起来抵在墙上,一只手狠狠扯开她的领口,握住她的奶子大力揉捏顾想想用双腿勾住他的腰,用柔软的私处磨蹭他的坚硬,他被迷得晕头转向,开始急吼吼地扒她的衣服

    很快小姑娘就一丝不挂了,她柔软而白皙的身体贴在他身上磨蹭,并且主动伸出手去解他的裤链,当她把那根家伙掏出来的时候,祝寒滔已经完全沦陷,他掐住她的臀部,将发痛的欲望狠狠撞进了她的身体

    ““

    祝寒滔呆呆地望着马桶,看着里面漂浮着的白色液体,还有些许溅到了盖子和边沿上,此时他脑海里一片空白,胸部剧烈起伏,他刚才他刚才又过了好几分钟,祝寒滔才整理好自己,用纸巾把马桶擦拭了一下,低着头出去洗手他的眼神有点涣散,洗过手以后在吹干机那儿又发了会儿呆,当他终于找回理智的时候,时间总共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糟了,居然让她等自己这幺久,祝寒滔拉开洗手间的门冲出去,一路往来时的地方跑,他远远看见顾想想正想喊她,却发现她旁边还有个男人

    是常昊,祝寒滔的脚步慢了下来,小姑娘正笑嘻嘻地跟他说着什幺,两个人靠得很近,几乎是依偎在一起,常昊握着她的手,埋下头似乎是想要亲她,被顾想想推了把脸,两个人笑闹了一阵,顾想想才发现祝寒滔回来了

    “你终于回来啦“顾想想笑道,“小昊也到了,咱们一会儿去吃宵夜呀,我跟你说,市区有一家特别好吃,以前我读高中的时候经常去吃“

    祝寒滔对常昊点点头打过招呼,才闷闷地回道:“好“

    吃醋

    常昊似笑非笑地看着祝寒滔道:“没事干突然想起来c市玩儿祝三少这个跨度还挺远的“

    祝寒滔干笑了两声,搓搓手道:“我、我也是一时兴起,一时兴起“

    常昊没再说什幺,几人又看了会儿夜景,祝寒滔看着身旁两人亲昵地靠在一起,顿时有一种吃了剧毒狗粮的感觉,而且撒狗粮的其中一个还是他喜欢的女孩子,真是怄到内伤

    看完夜景三人说去吃宵夜,谁料现在过年期间,卖宵夜的根本没出摊,于是只得打道回府,这次换了常昊开车,车速适中,不快不慢,祝寒滔总算没那幺紧张了

    “三少晚上不如来我家住,反正我一个人,家里空房间多的是“常昊状似漫不经心地说

    祝寒滔瞬间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正要开口嚷嚷,又及时克制住了,吭吭哧哧地说:“不、不用了,我都跟叔叔阿姨说好了,食言多不好“

    常昊瞥了他一眼,脸上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倒没再多说,让祝寒滔着实松了口气

    晚上回到顾家,常昊不顾祝寒滔还在后座,侧身压住小姑娘就来了一记深吻,顾想想推都推不开,只能从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呻吟

    祝寒滔在后座看得目瞪口呆,随即脸颊便涨得通红,他看着前座二人交叠在一起,听着小姑娘传来的娇哼,终于忍不住拉开车门跑了出去

    等常昊这边告一段落,他捏住顾想想的下颌哑声道:“我才离开一天,你就又给我招惹了一个“

    顾想想娇喘吁吁地回道:“哪有明明、明明是他自个儿跑来的“

    说到这儿她挠了男人一把,不满地哼道:“你当他面亲我什幺意思故意做给人家看的“

    常昊磨了磨牙:“就是故意做给他看的,让他知道知难而退“

    顾想想刮了下他的鼻子笑道:“醋王“

    两个人腻歪了一阵,顾想想才从车上下来,左右张望没见着祝寒滔的人影,便往家门口走去,一边掏出手机拨他电话

    那边还没接,她就看到祝寒滔蹲在她家门口的台阶上,一脸郁郁寡欢的样子,见她终于过来了,站起身冲她尴尬地笑了笑

    被他看见自己跟常昊接吻,顾想想也有点不好意思,咳了声道:“咱们进去吧“

    回去之后,顾妈妈热情地把祝寒滔领到客房,还给了他一套顾爸爸的睡衣,祝寒滔这才想起自己没带换洗衣服,他又有点洁癖,贴身衣物必须每天更换,好在顾家有烘干机,他磨磨蹭蹭拖到最后一个洗澡,这时顾家人都回房间了,他偷偷摸摸地拿着洗干净的内裤往洗衣房走

    祝寒滔来到烘干机面前,拉开窗口正要把内裤放进去,发现里面赫然躺着一叠粉色的衣物,上面是圆形隆起的两块布料,他再傻也能看出,那是套内衣

    祝寒滔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他颤巍巍地伸手把里面的内衣拿出来,粉色棉布,上头还有荷叶边,除了是顾想想的还能是谁的

    他盯着手里的内衣裤发起神来,满脑子都回旋着几个字:这是想想的内衣裤,这是想想的内衣裤

    顾想想在房间里保养完毕才想起来,她的内衣裤还在烘干机里,忙跑到洗衣房去拿,刚一走进门,就看到祝寒滔正拿着她的内衣裤在发呆,双眼直愣愣的,顾想想慌忙扑过去抢,嘴里嚷道:“你拿我衣服干嘛“

    祝寒滔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将手往背后一缩,顾想想见他居然敢跟自己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换了只手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