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作品:《脔仙

    两条雪玉般的大腿,在裙侧若隐若现,只要有人站起身,从台侧一看,甚至还能看到他深粉色的腰肢,和翘起的头,穿着乳环, yiacuten 荡不堪地颤动着

    “啪嗒。”

    裹着白袜的脚尖,淌下了一滩粘稠的精水。

    他的肉 xue 锁不住太多的精水,淅淅沥沥淌到了台面上,沿着长腿,渗进了濡 shi 的白丝袜里。

    “好看吗”赤魁问长椅上的人,唇角勾起,“不对,还差了一点儿,应该给小玉插上花。”

    他捉着百合花枝,一手从腰侧,探了进去,握住了玉如萼蔫蔫的 g 器。这根秀气的东西在他掌心里轻轻跳动了一下,却始终无法硬挺起来,显然是出了太多次的精水。上头的铃口犹不知足,不停翕张着,淌着夹杂精絮的黏液。

    赤魁用手指揉开铃口,当着众人的面,一点点撩起了他的裙摆,拨在一侧,洁白赤裸的大腿紧闭着,将嫣红的 y 阜牢牢夹住。赤魁握着他的 g 器,在他不安的颤抖里,将百合花枝缓缓捻进了铃口里,里头滑腻的红肉温顺地张开,被捅得滋滋作响,如同捣弄油脂一般。

    玉如萼轻轻吸着气,大腿越并越紧,阳根却不知不觉翘了起来,过分锋利而刁钻的快感,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乃至于下腹一热,精管抽搐着,淌出温热的液体来,沿着进犯的花枝,逆行出去,淅淅沥沥地浇在洁白的百合花瓣上,不多时,就在地上积出了一片水洼。

    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他在教堂的讲台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失禁了一地。

    等他勉强平复了呼吸,放下手来,身边却围上了一圈极具压迫 g 的 y 影,如出一辙的纯黑色西装,修长挺拔的身形,越发将他衬得如同洁白的羊羔子。

    几只滚烫的手,甚至摸上了他的后背,摩挲着他 shi 滑纤细的脊柱沟。低沉的笑声,缭绕在他耳边。

    “白霄”玉如萼蹙眉道,嗓子还是嘶哑的,“你又”

    他面前的男人垂着头,将食指抵在唇上,轻轻嘘了一声“我们之间,只有一个是真的,你猜得出来吗”

    一模一样的清俊面孔,齐齐露出笑来。

    玉如萼捉着他肩上的布料,正要说话,讲台却震颤了一下,有什么东西抵着他翕张的雌 xue ,缓缓推了进去,似乎还生着柔软的口器,啜住了他鼓起的宫口,发出响亮的 shi 吻声。

    他惊喘一声,正要抬起屁股,从这异物上逃离出去,口器里却弹出了细碎的齿粒,轻轻地咬了一口他的宫口,又飞快地缩了回去。

    他这才意识到,他最柔嫩的地方,被一枚金属环牢牢锁住了,满腔 yiacuten 液被堵住,不得泄漏分毫。

    白霄抬起他一条大腿,往他的后 xue 里塞了几枚跳蛋,紫粉色的电线裹着滑腻的肠液垂落下来,又被塞在了袜圈里。跳蛋抵着他的敏感点,嗡嗡乱跳起来,释放出一缕缕乱窜的电流,几乎在同一瞬间,他下腹一热,宫口剧烈抽搐起来,却无法喷出 yiacuten 液。过多的 yiacuten 液甚至让他的小腹微微鼓起了一点儿。

    几个白霄同时微笑道“来找我吧。”

    教堂里的长椅,庄严肃穆地排成长列,几乎每一行,都端坐着五六个一模一样的男人,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脊背笔挺,一手搭在膝上,掌心向上。

    玉如萼穿着残破的婚纱,在长椅间穿行,隐约露出雪白赤裸的后背,和浑圆的臀肉。

    他走过的地方,甚至淌着点点浊精,每走上几步,就要扶着长椅,喘息片刻。每一个白霄都静坐着,目不斜视。

    他蹙着眉,半跪在长椅上,剥开自己红腻的肉 xue ,轻轻贴到了白霄手掌上,用那枚修长的手指,插进雌 xue 里。滑腻的肉膜蠕动着,贪婪地吞到了指根,却始终够不到被锁住的宫口。

    玉如萼轻轻摇晃了几下屁股,将那枚手指吐了出来。

    他体内 yiacuten 液越来越多了,小腹也越发鼓胀,宛如怀胎数月,只能勉强捧着腹球。连头都翘鼓鼓地,嫣红柔软,渗着奶水,偏偏又穿了一袭糊满了精水的婚纱,这模样,仿佛挺着孕肚成婚,又被满堂宾客轮流品尝了双 xue 。

    他在白霄膝上辗转来去,翘着肉臀,恬不知耻地套弄着他的指尖,甚至张开宫口,贪婪地凑上去,抽紧滚烫的黏膜,将臀肉一压到底,仿佛在被翻捡着肉 xue 的成色,

    过度的体力消耗,令他疲惫不堪,只是近乎麻木地在白霄的掌上起伏,发出啵啵的水声,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臀肉被拍击得红肿剔透,甚至没法完全挨在掌心上。

    他困倦得狠了,后 xue 被电击得麻木不堪,终于抱着肚子,蜷在了长椅上,漆黑的椅背缝隙里,露出一线新雪般的腰背,身前的裙摆柔柔地垂落在地,浸在一滩精水里,插着百合花枝的 g 器从裙边斜斜探了出来。两条长腿更是蜷曲着,压在 shi 透的布料上。

    那模样简直像一只被雨水浸透的白鸟,无辜又柔软地蜷在巢里。

    他身边的白霄轻轻叹了一口气,一手搭在他的发上,揉了几下。玉如萼半梦半醒间,向着熟悉的热源靠了过去,枕在他的膝上,白发如瀑般垂落。

    白霄三指并拢,探进了他的雌 xue 里,指尖破开脂油般的嫩肉,掌心贴着 shi 漉漉的花唇,一插到底,宫口嫩肉被他拨得抖动起来,那枚金属环应声脱落,箍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他抽出 shi 漉漉的手指,端详片刻,那赫然是一枚戒指。他缓缓褪了下来,一面捉着玉如萼垂落的手,亲了亲他裹在蕾丝指套里的指尖。

    “更适合你。”白霄道。

    作家想说的话

    奇迹玉玉换装大赛

    龙池乐选择了连衣裙一件完整的婚纱。

    属 g 保暖、端庄。

    小玉沉默着举起了牌子0分。

    元寄雪选择了部件 g 感闪耀钻石项圈, g 感闪耀钻石流苏乳环, g 感闪耀红玛瑙x环。套装属 g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