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作品:《脔仙

    玉如萼颤抖着,主动朝面前的男人张开了双臂,蕾丝手套抹到了手肘处,肌肤汗涔涔的,宛如碎钻璀璨而细密的折光。

    元寄雪一把抱住了他,下颌抵着他的发顶,低声道“什么声音”

    他一进门,就听到了濡 shi 的舔舐声,沉闷而黏腻,仿佛用手指搅弄浆糊,偏偏带着奇特的韵律感,时轻时重,深深浅浅。

    玉如萼打了个寒噤,不肯说话,只是往他怀里埋得更深。

    元寄雪颇为受用,手指无声地探进婚纱里,摩挲着他汗 shi 滑腻的后背。

    “我给你准备了点东西。”元寄雪道,将那条项圈扣在了他的颈上,缓缓抽紧,恰好压迫住喉结。洁白的蕾丝项圈坠着碎钻,垂落在他的锁骨上。

    元寄雪沿着项圈,落下一层细细密密的吻。

    这项圈的尺寸收得恰到好处,轻微的窒息感令他呼吸急促,颈项发红,肉 xue 里滚烫的快感沿着脊柱窜行,又在喉间成倍放大。在甜美的晕眩感中,他后腰麻痹,胸口剧烈起伏着,仿佛燃烧着一团欲望之火。

    玉如萼呜呜低叫了几声,这婚纱委实太过贴身了,甚至能透过轻薄的布料,看到一点粉红纤细的 nai 头。元寄雪的手穿进了领口里,轻而易举地掐住了乳尖,捻动起来。

    他的乳孔被彻底开发过,里头的嫩肉时时敏感地抽搐着,淌出奶水,又曾经被穿过乳环,嫣红的头上,还残留着小孔,穿着细细的玻璃针。

    元寄雪只是轻轻捏了捏他的乳晕,他便颤抖着,挺起了胸口,圆鼓鼓的乳尖越翘越高,自发往男人掌心磨蹭。奶水被玻璃针锁住了,一时淌不出来,乳孔嫩肉便红通通地痉挛起来。元寄雪揉捏安抚了几下,用手掌按压着他的胸口,制止了他过分激烈的反应。

    玉如萼急促地喘息了几下,紧紧依靠在他的怀里。

    “自己捏住头,”元寄雪道,“把小孔掐出来,我帮你把玻璃针拔了。”

    玉如萼一时信以为真,这两枚小针极其磨人,贯穿在敏感的嫩肉里,轻轻抖动着,不时借着奶水滑溜溜地进出,戳刺得他一个激灵,当初泄了身。

    带着蕾丝手套的指尖,捏住了滑腻的 nai 头,轻轻提起。他仰着头,不安地闭上了眼睛,那枚玻璃针果然被人拈住,扯动了几下。

    “放松,交给我,”元寄雪柔声道,“再放松一点儿,就像把头浸在温水里,对,一点点张开,要融化开来了。”

    那淡粉色的乳尖越翘越高,顶起了两枚玲珑的鼓包,玻璃针捻转得越来越顺滑,发出滋滋滋的水声,嫩肉抽搐着,一点点放松下来元寄雪指尖用力,猛地一拔。

    过电般的快感瞬间贯穿了他,乳孔里飚 she 出一缕黏稠的乳汁,他战栗着,几乎从床沿弹了起来,却被裙下的龙池乐压着大腿,恶狠狠地舔到了子宫口。少年雪白的脸颊,压在红腻肥腴的 y 阜嫩肉上,鼻尖顶在细缝里,抵着鼓胀的蒂珠,两腮 shi 漉漉的,都是喷溅的 yiacuten 液,十指更是将臀肉抓了满把。

    他悲鸣一声,双目涣散,像中箭的白鹘一般栽倒下去。元寄雪却拧着他的乳尖,指尖一推,两枚冰凉的银环同时穿过细孔,啪嗒一声扣上,垂下细细长长的流苏来。

    他倒在床上,两腮 shi 漉漉的,男根却高高翘起,断断续续地喷出浊精来,满臀满腿的 yiacuten 水更是将婚纱的下摆浸得一片 shi 黏。

    他下体的嫩肉痉挛得不像话,几乎将龙池乐的舌尖锁在了一管热烫的油脂里,褶皱翻江倒海地推涌着,连宫口都突突跳动着,张开了细孔。龙池乐意犹未尽地掰着他的肉 xue ,舔弄了几下,尖尖的犬齿却有意无意地抵在尿孔上,浅浅地戳刺起来。

    过度酥麻的酸痛感,让玉如萼的小腹濒死抽搐着,尿孔一张,喷出一大股透明的尿水,冲刷在少年雪白的面颊上,更是将婚纱浇得 shi 漉漉的,贴在大腿上。

    在徒弟面前,张着腿,不停潮喷失禁的滋味差点令他昏死过去,他实在受不住了,伸手去推龙池乐的脑袋,却被元寄雪按着手腕,压在床上。

    “还没戴完呢,”元寄雪道,俯身亲亲他的额头,“怎么哭成这样子”

    他一手撩起 shi 黏的婚纱下摆,像解开心爱的礼物包装那样,一寸寸揭开, shi 漉漉的白丝,紧紧黏在小腿上,已经接近半透明了。

    一只骨节纤长的手,却抢先一步,撩起了婚纱。

    龙池乐额发凌乱,面颊 shi 漉漉的,犹带着剧烈运动后的潮红,唇角更是泛着 shi 亮的水泽。他破有些挑衅意味地抬起头,舌尖还被夹在嫣红的肉洞里,抽出来极为费力,只能一面缓缓搅动,拍打着嫩肉,一面滑溜溜地往外扯, yiacuten 水和唾液混合在一处,淌到了他雪白的下颌上,仿佛画本里吸人精魄的鬼魅,说不出的冶艳。

    龙池乐舔舔唇角,轻轻眯起眼睛,露出一个邪气的笑容。

    元寄雪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果然是你。”

    他扯着黏糊糊的婚纱,往龙池乐面上一罩,趁他手忙脚乱地去扯,就势一把推开。

    “小孩玩什么新娘子,”他冷笑道,“当个花童,扯裙摆去吧。”

    玉如萼被舔弄得门户洞开, y 阜糜红软烂,花唇软绵绵地贴在大腿上,一点蚌珠红肿剔透,被元寄雪一把擒住,飞快地抠挖起来。

    他下体酸痛得近乎麻痹,腰骨更是突突跳动着,精水都 she 空了,实在经不起又一次高潮了,只能捉着元寄雪的手腕,不住摇着头。

    元寄雪含住他的龟 tou ,柔和地吞吐了几下,收紧双腮,滚烫的黏膜裹着那根 g 器,缓缓蠕动起来。他的力度把握得刚刚好,不带一丝侵略 g ,令人温吞吞如浸在热水里,手指箍着 yang 具的根部,延长快感的时间,舌尖更是围着龟 tou ,柔柔地打转。

    玉如萼被他吮得腰酥腿软,双眼迷蒙,一时间都失去了推拒的力气,后腰更是酥酥麻麻地发着热,一阵一阵往鼠蹊涌。

    他双唇微张,泻出一缕带着鼻音的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