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作品:《脔仙

    玉如萼惊觉过来,抬起眼看着他。

    “怎么不吃早饭”白霄问。

    玉如萼摇了摇头,只泄出一缕柔软低哑的呻吟“唔”

    披覆在他肩头的丝绸睡衣突然如活物般突突震动起来,滑落到手肘上,露出一片赤裸雪白的肩头,也在剧烈颤动着,一对肩胛骨如蝶翼般猛然舒张这剧烈的震颤一路向下,仿佛一阵猝至的电闪雷鸣,从锁骨一路往下,穿过凝脂般的腰腹,直冲两条修长的大腿。

    震颤的源头,却在双腿之间。

    白玉般的男根高高翘起,龟 tou 涨得通红,却被一枚锁精环死死扣住,深红色的马眼突突乱跳,嫩肉鼓胀,却无法出精,只能渗出黏液。

    一只红腻肥软的 y 阜,牢牢黏在椅子上,被挤得微微变形,肥厚嫣红的肉唇黏连着,渗着 shi 亮的 yiacuten 液,几乎从腿心流溢出来,仿佛雨中乱颤的重瓣牡丹。圆鼓鼓的蚌珠更是被从花瓣间挤了出来,指腹般翘着,如同嫩红的花苞。

    玉如萼坐在椅子上,一只雪白滑腻的肉臀震颤不休,身体深处狂暴的 chou 插弹动已经让他的下体近乎麻痹了,他忍不住抬了抬臀,嫣红的嫩沟张开,将体内的凶器吐出一截儿那是两根深紫色的按摩棒,固定在椅子上,足有儿拳大小,遍布着粗糙的螺纹和软刺,每一条凹槽都被 yiacuten 液冲刷得油光水滑,一根如打桩般将肠 xue 插干得砰砰作响,股沟红肿 shi 亮,一条则如柔韧的肉舌般,拍击扇打着宫口嫩肉,不时吮吸一圈,发出 yiacuten 猥下流的喝汤声。

    玉如萼被插弄得不堪忍受,小腹痉挛到近乎炸裂,这两根 yiacuten 具却设计刁钻,顶端膨大,仿佛猫科动物的阳根,遍体倒刺,不震动上一个小时,绝对无法停下来。他只能倒吸着冷气,勉强吐出来一小截,两团嫣红的嫩肉裹着深紫色的按摩棒,从 xue 眼里拖出来, shi 漉漉地颤动着,不时蹙缩一下,吐出一团 yiacuten 液。

    椅子光润的漆面上,蒙着一滩温热的 yiacuten 水,还透着糜丽的 yiacuten 香。

    玉如萼只是勉强从刑具上挣脱了半寸,柔嫩的内壁就吃不消了,雪白的屁股晃了一晃,又结结实实地吃到了底。

    他发出一声融化般的啜泣,腰身如琴弦般乱颤。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开始了”白霄道,摸了摸他的发顶。

    玉如萼一时说不出话,只是伏在肘弯间,无声地发抖。他抬起眼睛,看着白霄,睫毛 shi 漉漉的模样实在可怜可爱得紧。

    白霄绕到椅子后,看了看椅背上的液晶显示屏。震动模式刚刚开了十分钟,还有五段形态没有变换。

    天道虽然难得给玉如萼批了个假期,每日里的训练却不会停下,晨起后必然要坐在两根按摩棒上,吃上一个钟头早饭。

    这早饭自然也不是寻常物什,而是恩客前一夜留下的精水。若是收成差了,他便不得不饥肠辘辘地承受双 xue 里的插弄,若是前一夜被 she 满了一肚子,他又会被撑得小腹浑圆,胀痛难耐。

    玉如萼蹙着眉,舔弄着手肘上沾染的浊精,旋即又被宫口里粗暴的舔弄和鞭笞逼到了高潮。

    白霄见他神色恹恹的,委实被折腾得精疲力竭了,便伸出手,帮他按摩抽搐不止的小腹。隔着雪白滑腻的皮肉,能轻易摸到那两根巨物的形状,膨大的龟 tou 还抵着他的掌心高速钻动着。

    玉如萼所受的折磨,可想而知。

    “坐我腿上”白霄道。

    玉如萼点了点头。

    这是唯一的作弊方法了,天道虽然苛待它的娼妓,却对客人颇为谄媚。白霄脱下西装外套,往椅背上一搭,将液晶屏遮得严严实实,一边揽着玉如萼的腿弯,把他从两根按摩棒上抱了起来。

    只听“啵”一声响,玉如萼的肉臀颤了又颤, shi 光莹莹,仿佛新剥的荔枝,两只肉 xue 齐齐外翻,吐出嫣红肿胀的嫩肉, yiacuten 液失禁般地从肉洞里飙 she 出来。

    白霄随手抽了把椅子,一坐,让玉如萼坐在了自己的胯间。那满屁股的滑腻 yiacuten 液立刻渗透了西装裤,淌到了白霄半勃的男根上。整片濡 shi 的布料,仿佛一张 shi 热柔滑的肉唇般,搭在了他的胯间,甚至嘬了一下他的马眼。

    白霄吸了口冷气,胯间的 yang 物立刻生龙活虎起来。他今天起得早,也没忍心在玉如萼口中泄出阳精,只是在浴室,勉强用冷水压下了晨勃,这会儿欲望反扑,更如火上浇油一般,一条巨物几乎要撑破裤裆。

    玉如萼垂着睫毛,舔弄着指缝里干涸的精水,显然被硌得难受,却不敢扭动屁股,只是乖乖夹住一条勃发的巨龙上。

    突然,他赤裸的肩头,被握在了男人滚烫的掌心里。五指上还有粗糙的茧子,仿佛一捧燃烧的铁砂。

    玉如萼颤抖了一下,偏过头去看他,正撞进一双深邃的眼睛,浅褐色瞳仁里涌动着令人触目惊心的欲望。

    “吃饱了吗”白霄道,一贯低沉温和的声线有些不稳,“再吃点。”

    龙池乐揉着眼睛,一手搭在了扶手上,摸索着往下走,漆黑柔软的额发有些凌乱,还翘着几根不服帖的呆毛。

    每一个挑灯夜战的高中生,在起床上学时都是不甘不愿的。

    他穿了一件绿油油的恐龙睡衣,背后拖着一根龙尾巴,缝着几枚柔软的深绿色锯齿,下楼的时候尾巴摇摇晃晃,不时啪嗒一下,拍在台阶上。

    觅食的小恐龙几乎是梦游着走到了餐桌边,捧起牛奶杯,咕嘟咕嘟喝了大半杯。

    突然,他睁开了一只眼睛,有点疑惑地左右扫视了一圈。

    只见椅子光滑的漆面上,残留着一滩亮晶晶的 yiacuten 液,已经冷却了。

    龙池乐立刻警觉起来,平日里,他都是第一个起床的,正好黏糊糊地拥着玉如萼,享受一把身为高中生的福利,运气好还能有一个甜甜的早安吻,可看这残羹冷炙的样子,显然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龙池乐彻底清醒过来了,他捧着杯子,围着桌子转了一圈,果然发现了蛛丝马迹白霄的外套,铺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