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作品:《脔仙

    只听“啵”的一声,玉如萼 y  xue 里的胶体,如攫取食物的巨蟒般,疯狂抖动起来,一团明显的隆起滑行在胶膜里。子宫里的 yiacuten 液与黄汤齐齐喷涌,冲刷在胶管中,发出沉闷而 yiacuten 荡的水声。

    “清除异物,开启第二阶段塑形修复。”

    胶膜严丝合缝地黏附在肉壁上,仿佛第二层皮肤,这时却弹出了密密麻麻的吸盘,吮着每一处褶皱,疯狂拉扯起来。

    玉如萼只来得及呜咽一声,软嫩的身体内部被捣得天翻地覆,他脸上的泪水已经淌到了颈窝里,将肌肤浇灌得 yiacuten 白柔亮,花苞含露一般。

    元寄雪抠挖着他的后 xue ,将铜丝抵在前列腺上,粗糙的胶布一贴。

    失控的电流瞬间贯穿了蒂珠和前列腺,玉如萼悲鸣不休,整个下腹呈现出熟透的深粉色,衬衫底下,两个鼓胀的头发狂地抽动着,顶出了两个鼓鼓囊囊的小尖。

    他的瞳孔扩散到了极致,终于身体一软,昏倒在了龙池乐的怀里。

    龙池乐拥着他,亲亲他 shi 润的睫毛,一手剔开他 y 阜上的胶膜,整个儿撤了下来, shi 润的 y  xue 一张,扯出一条 shi 润而富有弹 g 的粉红色胶皮管,细细长长,重峦叠嶂,还在 shi 漉漉地闪动着。中段鼓起了一大坨,仿佛蟒蛇腹中未消化的猎物,龙池乐用虎口卡住,一点点挤了出来。

    一条 shi 透的内裤,被揉成了一团,跌落在了地上。

    这时候再把手指探进玉如萼的 xue 眼里,紧致柔腻的媚肉立刻缠绞上来,连吸带吮,手指几乎寸步难行。

    “滴,修复完成,请尽情地使用吧。”

    第40章 番外 现代篇特供乳牛

    龙池乐洗了手,悄无声息地回到了教室。

    刚刚玉如萼承受不住极致的高潮,竟是昏了过去。他那幅模样委实可怜,雪白的睫毛 shi 透了,悬着清冽的泪水,双唇微张,一条红舌无力地垂在唇角,裹着晶亮的涎水。哪怕在昏迷中,他依旧不时轻颤一下,从嗓子底泄出几声游丝般的呜咽,显然是被弄得怕了。

    一件黑衬衫,早就被推到了胸口上,露出雪白晶莹的胸腹,上头蒙着一层明晃晃的 shi 汗,渗出动情的嫣红。

    元寄雪把他揽在怀里,垂首亲亲他嫣红的头,那乳珠肿胀剔透,娇滴滴的,在男人的唇舌下瑟瑟发抖起来。

    元寄雪抿着他的 nai 头,舌尖一探,裹着一团 shi 热的唾液,连拧带挑,时而舌尖一卷,将头扯得如细线一般,啜出濡 shi 的黏液声,仿佛在 yiacuten 猥地舔弄着蚌肉的内腔;时而抵着乳孔,飞快挫动,几乎要旋转着,一举钻进细细的乳孔里,粗糙的舌面如肉翅般高速拍击着,嫩红的小尖立刻发狂般抽动着,渗出几滴奶水。

    “ nai 头真嫩,”元寄雪低笑道,“倒适合穿个小环。”

    玉如萼在昏迷之中,依偎在他的手臂里,低低“唔”了一声,头翘得更高了。

    龙池乐眨了眨眼睛,正要低头衔住另一枚头,元寄雪却眼疾手快,把他往门外一推。

    喀嚓。

    只听落锁声一响,门板上立刻跳出来三个字使用中。

    龙池乐心中懊恼,胯间的两条孽根硬得生疼。他刚刚只是出了泡尿水,两枚囊袋浑圆饱满,硬邦邦如石块一般,蓄满了浓精。少年人本就精力旺盛,他的肉根硬得发烫,深粉色的马眼里,早就渗出了一片黏腻的前液,在校服裤的裆部留下了一片腥臊的 shi 痕。 g 器上暴突的青筋,更是油光赭亮,还裹着玉如萼 xue 眼里的 yiacuten 液,那种软腻滚烫的触感残留不去,仿佛还有两张 shi 滑的肉膜,夹紧了他的男根,寸寸抽动,滋溜溜地直冒水。

    他把课本一翻,勉强盖住裆部,一面怏怏不乐地靠着课桌,伏在手肘上。

    突然间,他的手机一震。

    “滴,检测到会员未满十八周岁,是否订购学生奶项目”

    龙池乐微微一愣,道“确定。”

    “请选择奶水的温度热、常温、冰镇。”

    “热。”

    “请选择奶水的容量。”

    “大杯。”

    “请选择您喜欢的口味。”

    “草莓味。”

    “订单完成。请在一小时后前往3号楼办公室a,领取您的学生奶。”

    龙池乐皱着眉毛,一划手机屏幕,玉如萼的3d建模不知什么时候又亮了起来,肌肤白腻,脂膏般颤动着,两枚头红肿透亮,俏生生地立在胸口上。

    手指一搭上去,玉如萼便迎合着他,挺起胸口,用两枚嫩红柔软的乳珠磨蹭着他的指腹。

    “请主人选择奶水的位置。”

    龙池乐没忍住,用指甲剔刮起了那颗娇嫩的 nai 头,仿佛挑开樱桃的嫩皮一般,肉眼难见的乳孔张开一线,溢出了一缕洁白的奶水。

    龙池乐指尖一转,冷落了玉如萼的左乳,反而将那条软垂的男根一挑,露出一枚嫣红的蒂珠来,那蕊豆瑟瑟发抖,却始终逃不过他两指的捻弄,龙池乐指下的屏幕越发 shi 滑,蕊豆猛地抽紧,蜷在肥厚的肉唇间,又被他生生抠挖出来,终于肿成了一颗红通通的肉枣,渗着淡白色的黏液。

    乳孔、蒂珠、两口 yiacuten  xue ,甚至两处隐秘的尿孔,都被他抠挖了个遍,那模型倒也温顺,只是乖乖翘着一只雪白的肉臀,用两口红腻 shi 滑的软 xue ,套弄他的指尖。

    龙池乐玩得不亦乐乎,五根指头挨个儿没进了屏幕里,将两只 xue 眼捅得全然合不拢,只能露着嫩红的软肉,一口 yiacuten 肠通红 shi 软,重峦叠嶂的褶皱一圈圈一层层箍着他的指尖,仿佛无数痉挛的肉套子,汁水丰沛, shi 热到了极致。手指对于这两只 xue 眼来说,委实太过粗壮了,甫一抽出,红腻的肠 xue 便外翻着,如一团被捣烂了的牡丹花蕊,喷出了大股白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