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作品:《脔仙

    元寄雪拆了一副新的乳胶手套,从五指抹到手背上。他伸手,一把掐住肥嫩的肉唇,翻开来看了看内侧的 shi 红黏膜。

    玉如萼的肉 xue 干燥而温暖,还透着一点儿肥皂水的清香,他的手指探进去,以一种刁钻的角度探进褶皱里,搔刮了几下。

    玉如萼立刻像是被挠了下巴的奶猫一般,敏感地轻颤起来。

    元寄雪的指尖轻轻打转,光滑的乳胶和温软干燥的内壁吸附在一起,不时打滑,发出奇异的吱溜吱溜声,仿佛他正隔着 shi 滑的葡萄皮挤压果肉。宫口附近的肥厚褶皱被他用两指剥开,中指嵌进去,抵着敏感点,高速震动起来。

    玉如萼双手被缚,在男人指下瑟瑟发抖,腰身弹动,连连躲避,两条白玉般的长腿胡乱踢蹬着,整片小腹都在痉挛,透过晶莹的汗光,泛起了动情的深粉。

    元寄雪的手指一勾,他的男根便轻轻一抖,抬起来一点儿,嫣红的龟 tou 刚刚被清洗过,马眼微张,淌出来一行细腻的白沫。

    平日里他解完手,只要重重摁几下,肉环里便会喷出大股大股的 yiacuten 液来,冲刷着脏污的皱襞。这一次,玉如萼都被按得呜咽出声了,红舌乱颤,那只肉 xue 却始终是干燥的,无论如何也淌不出水来。

    “果然是坏了,都不出水了。”元寄雪沉吟道,“被什么堵住了还是得通一通。”

    他拿出手机,点了几下,半空中立时弹出一张光屏,带着准星,锁定在玉如萼的下腹处。

    “滴,接到报修,开始扫描。”

    半透明的屏幕中央,坐标轴变幻不定,一腔嫩红的肉道被投 she 在网格之间,红肉堆蹙,重峦叠嶂,皱褶丰沛柔腻到了极致,还带着粗粝的肉粒,如活物般蠕动着,一看便令人荡魄销魂。蓝紫色的光环逡巡了一周,将每一处内壁的横截面都放大投 she 出来。

    玉如萼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肉 xue 被扫描得纤毫毕露,剧烈的羞耻感让他蜷起了手指,试图收紧 xue 眼,一只肉臀悬在坐便器上,活色生香地颤抖着。

    被蓝光扫 she 到的地方,立时涌出一股奇异的热度,仿佛一条滚烫的舌头,舔到了他的身体里,胡乱弹动戳刺着。

    玉如萼的小腿因剧烈的挣扎,有些抽筋了,龙池乐握着他的脚踝,安抚着他,一边低头舔弄着他光滑的小腿肚。

    “乐儿,”玉如萼失声道,“好烫唔里面好烫”

    “滴,扫描对象 y 道。扫描结果 y 道壁松软无弹 g ,功能下降,无堵塞,建议修复。”

    元寄雪道“手动修复。继续扫描子宫和肠道。”

    他伸手在光屏上点了几下,立刻掉下来一只黑色五金包裹。他抽开系带,往玉如萼大腿上一摊,立刻露出一排寒光凛冽的五金工具来,钳子剪子锉刀螺丝刀一应俱全,橡胶手柄狰狞而笨重,呈现出暗红色,

    玉如萼的大腿颤抖得如糠筛一般,腿根渗出大片汗水,连两张肉唇都发狂般抽动翕张着,如一对挣扎的肉翅膀。嫣红的小花唇更是肉嘟嘟的,翘立在腿心。

    “喂,你别乱来啊,”龙池乐皱眉道,“这套东西太凶了,看着怪瘆人的。”

    元寄雪扔给他一枚螺母,示意他自己看。只见冷硬的金属螺圈里,赫然是一圈圈软中带硬的橡胶螺纹,涂满了润滑剂,手指捅进去,凹凸不平的螺纹 shi 漉漉地颤动着,微弱的钝痛之余,还有一些束缚感。

    连尖嘴钳都是柔韧的橡胶质地,闪动着 yiacuten 猥的油光。看上去倒更像一套用心险恶的情趣用品。

    龙池乐微微放下心,转而拥着玉如萼颤抖的腰身,低声哄他。

    元寄雪掐住他颤动的肉蒂,低头吮了一下,舌尖震动。

    “呜”

    嫩红的肉尖裹着一团晶莹的水液,被尖嘴钳轻轻钳住,惊惶地颤动着。细密的凹槽卡着软嫩的肉皮,用力拉长。元寄雪捏着螺母,往肉蒂上一旋,指尖拧动。

    shi 漉漉的红肉被挤压得变形,发出咕啾咕啾的濡 shi 水声,细密的螺纹牢牢卡着肉蒂,仿佛直接拧动在神经末梢上,玉如萼被尖锐的快感冲击得头皮发麻,甚至错觉自己的肉蒂已经被拧烂了。

    元寄雪甚至用钳子卡住螺母,手腕一拧,飞快地旋动了几周,敏感的蒂珠仿佛被砂纸打磨着,箍紧到近乎爆裂开来,从冷硬的螺帽里挤出一枚嫣红剔透的肉尖。

    元寄雪拈了一根细导线,用电线钳剥开胶皮,露出捻成一股的铜丝,插进了螺母与肉蒂间的缝隙里。

    玉如萼睁着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眼角 shi 红一片。

    突然间,他翘起的龟 tou 又被一把捏住。

    龙池乐捏了一张砂纸,在娇嫩的马眼上缓缓打磨起来,极度锋利的快感如电光一闪,玉如萼脑中一片空白,仿佛自己的脑髓化成了一滩黏稠的水,从一个极其狭窄 shi 润的小孔里飙 she 了出去。

    他悲鸣一声,腰身猛地弓起,如琴弦般弹动起来,一只雪白滑腻的肉臀在半空中翻出肉浪,晃荡不休。熟红的肠 xue 张开一个荔枝大小的肉洞,飙出一股黏腻的清液来。

    yiacuten 肠还在狂乱地抽搐着,两根裹着乳胶手套的手指飞快地一捅,直接抵在了前列腺上。

    “滴,检测对象肠道。检测结果松弛柔软,功能下降,建议修复。”

    “滴,检测对象子宫。检测结果松弛,异物堵塞。自动启动排污装置。”

    玉如萼腿心一热,被覆上了一层黏稠的胶体,如融化的热蜡般,瞬间裹住了大小花唇,顺着肉管倒流进去,形成了一张薄薄的胶膜,直抵子宫口,裹住了肉环。一股强悍无匹的吸力,瞬间抽吸起了子宫里的空气,几乎把敏感的肉囊整个儿倒翻出来。

    玉如萼被吸得连连潮喷,失禁般淌着 yiacuten 液,堵在子宫里的异物缓缓移动,如一只 shi 滑饱满的栓塞般,被啜到了子宫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