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作品:《脔仙

    玉如萼软软地伏在木舵上,不时抽搐一下,一条长腿屈起,抵在木舵上,另一只淡粉色的足尖抵着地,颤颤巍巍,脚下是一滩黏稠的浊精,一只雪白晶莹的腹球从木板间挤出来,足有七个月大小,沉甸甸地晃荡着,肚脐眼儿嫣红外翻。

    肉便器竞价正式开始

    规则竞拍者须在不接触便器的前提下,将精尿 she 进子宫里。便器会持续扭动挣扎十分钟,在此期间,谁灌进的精尿最多,则获得便器的长期使用权。

    白霄略一挑眉,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房间里,面前摆着一只红肿透亮的屁股,肥厚 yiacuten 靡的肉唇,肿胀剔透的蒂珠,嫣红 shi 软的后 xue 肉洞,以及勃发的男根,都做得纤毫毕现。尽管肌肤细腻,光润饱满,依旧透出一种不真实的乳胶质感。

    嫩红黏 shi 的股沟里,用记号笔写着几个字,已经被 yiacuten 液浸泡得模糊不清了肉便器。

    “做得挺像。”白霄讶然道,伸手捏了捏滑腻的臀肉,那只屁股竟然颤微微地挣扎扭动起来,被他用五指攥得咕啾作响。

    他还以为这是个仿真尿壶,全然不知道这是测试用的真人臀模,不仅能最真实地反映出受测者的身体状况,而且有着复杂繁密的神经接驳,一切 cao 作都能瞬时同步实施在玉如萼身上。

    玉如萼伏在舵盘上,双手双足被麻绳分别缚在把手上,屁股高翘,精水纵横在肥腴的肉臀上,嫣红的股沟微微张开,也浸润着一片 shi 淋淋的水光。

    忽然间,四股腥臊滚烫的尿液,同时滋滋滋地浇到了那道嫩红的股沟里,在那一片 shi 红的 y 阜间游移不定。

    玉如萼呜咽一声,被羞辱到了极致,整只红腻熟艳的 g 器都被浇透了,淅淅沥沥地淌着尿液。两片软绵绵的花唇被木夹夹开,露出一只荔枝大小的 shi 红肉洞,其中卡着一圈碧玉般的竹节,水灵灵的,温润光洁。

    这一根竹筒从 xue 眼处插入,一直钻透了子宫,牢牢卡住。碧绿的外皮上标满了刻度,相当于一支量筒。四股尿水从不同的方向 she 来,不时哗哗地浇在竹筒内壁里,如大雨倾盆而下,时而滴滴答答,垂露一般,发出令人羞愤欲死的水声。他的整只 g 器都裹在竹筒上,缠绵的红肉吸附绞缠,与碧青的竹节难舍难分,仿佛真的成了一只冷冰冰的尿壶。

    白霄这时也被蒙住了眼睛,只能凭借竹筒的声响,听声辨位,握着龟 tou ,朝着大致的方向浇去。一圈嫩红的 xue 肉被他浇透,玉如萼悲鸣着扭动屁股,试图躲避滚烫尿液的冲刷, shi 软猩红的后 xue 却翕张着,承接起了雨露。

    白霄浑然不觉,在他的后 xue 泻里出了大半泡的尿水。雌 xue 里只有小半管尿液,还被颠洒了大半, shi 漉漉地浇在那只肥臀上。

    等他挑开眼罩一看,竹筒里的尿液只剩下了浅浅的一层。他摇摇头,叹了口气。

    “滴,竞拍结束。青玉环获得了便器的长期使用权,请协助执行第二项测试。”

    指令二请受测试者放松两处尿道,让测试皮管插入膀胱,灌入液体,半小时后,依照指令排出。

    评定标准

    是否漏尿、失禁;

    排出的液体中是否含有精絮;

    是否按照指令排出尿液。

    人工检验员青玉环

    半人宽的显示屏前,元寄雪不疾不徐地将乳胶手套抹到了手腕上,目光沉沉地盯着屏幕。

    “别怕,”他低声道,“能通过。”

    玉如萼跪在实验台上,雪白的发丝垂在元寄雪的颈窝里。

    腥臊的尿水已经被一块大毛巾擦干了,整只屁股被浇洗得 yiacuten 白柔亮,仿佛晶莹 shi 软的膏酪一般。

    元寄雪握住玉如萼的软垂的男根,两指轻轻拨开松弛的尿眼。里头的尿水已经淌干了,铃口大张着,露出猩红 shi 润的肉管,正微微蠕动着。

    他用镊子夹着医用酒精棉花,认认真真给地尿道口消毒,整只龟 tou 都被擦拭得红润饱满。镊子尖抵着一大团酒精棉,一点点捅进了尿道里,又手腕一提,骤然夹出。他用擦拭试管的手法,一丝不苟地消了三次毒,敏感肿胀的尿道黏膜饱受刺激,玉如萼被他弄得尿眼翕张,肉臀乱颤。

    这地方长期插着细导线,橡胶导管缓缓捅进去,逆行在松软潮 shi 的尿道中,发出滋滋滋的黏腻水声。

    前后各600毫升的水缓缓推进了膀胱里。

    玉如萼倒吸一口冷气,捂着下腹发抖。雪白的肚子肉眼可见地鼓胀起来,嫣红的肚脐眼微微外翻。腿间一前一后夹着两支橡胶软管,轻轻晃动着,很快就有滑腻的液体倒流了出来。

    元寄雪飞快地夹出了两支软管。

    玉如萼嫩红的尿眼一张,喷涌的欲望冲刷着松弛的尿道,一点点晶亮的液体露水般渗了出来,他眼看着自己就要失禁,羞耻到了极致,大腿抽搐着夹紧,发出带着泣音的呻吟。

    元寄雪手腕一甩,拧成一股的铁丝挟着呼啸的风声,骤然抽击在 shi 软红肿如花泥的 y 阜上,鞭梢猛地散开,一根灵蛇般弹起,毒辣地蜇在铃口,一根刁钻地戳刺进了女 g 尿道。玉如萼身体内部蛰伏的电流瞬间失控,顺着铁丝疯狂乱窜。他引颈悲鸣一声,瞳孔扩散到了极致,竟是凭借着电击瞬间的痉挛,应激 g 收缩尿道,让尿水生生倒流了回去。

    “受不住的话,就尿出来吧。”元寄雪捏住他的下颌,把拇指抵在他的双唇间,防止他在狂乱中咬到自己的舌头,一边低着头,看他泪水迷蒙的瞳孔。

    玉如萼下意识地摇头,眼睫带泪。

    他宁可在电流的鞭笞中沉浮,也不愿意让自己隐秘而娇嫩的膀胱沦为液袋,不分昼夜地插着软管,任由男人灌进精尿。

    在空前漫长的半个小时里,他不时呜咽着抓紧元寄雪的手指,主动张开双腿。冰冷的铁丝应声而来,抽击在他红肿透亮的男根上。十鞭过后,伴随着濒死般的干高潮,他的身体已然形成了条件反 she 。元寄雪的手指只是轻轻点在他的尿孔上,他便身体一颤,晶亮的尿水倒流回了肉管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