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作品:《脔仙

    购买项目一个吻。

    客户评价甜的。

    第38章 番外 公共厕所

    任务虽然完成了,玉如萼的品级却不可避免地滑落了下去,滴滴滴的警告声接连作响。

    警告损坏程度测试正式开始。

    测试对象 y  xue ,后 xue ,子宫

    指令请受测试者夹紧 y  xue ,自觉提肛,将测试用直尺分别夹在两 xue 中,

    评定标准刻度每露出一公分,则评级降一等。测试持续三十分钟,提前滑落,则直接划为废品。

    玉如萼只来得及感到一缕凉意,木尺轻而易举地破开了宫口,钻进了烂熟的胞宫里,麻木的肉壁微微抽搐着,还来不及反应,木尺又哧溜一声,滑出了两腿之间。后 xue 肿胀的腺体 shi 乎乎地堵着甬道,尺子寸步难行,只能勉强插进一小段,如同一截扁平光滑的木头尾巴。

    玉如萼窝在白霄怀里发抖,雪白的脊背弓起,五指握着木尺,一把插了回去,又勉强捏拢肥沃熟软的肉唇, shi 红的 y 阜嫩肉在指间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

    后 xue 处,原本细腻紧密的纹理已经完全松弛了,红腻嫩肉外翻着,吐出了一朵 shi 漉漉大小的肉花,手掌抵上去,能直接触到滚烫 shi 软的肛肉,滑溜溜颤生生的一团,失禁般淌着黏液。

    玉如萼将手掌压在臀下,抿着唇,强行撬开自己的身体,将木尺从软肉的缝隙里,一点点凿进去,自欺欺人地掩住那一口软烂松 xue 。

    只是他这样的投机取巧毫无用处,冰冷的电子音瞬间响起。

    评定提前排出测试用品,双 xue 松软,扩张过度。

    前 xue 废品

    后 xue 废品

    子宫废品

    处理措施降格为肉便器,禁止插入使用。

    玉如萼颤了一下,仰头看着白霄,眼睛还是 shi 的,一双冰冷的银瞳里含着濛濛的水意。

    白霄忍不住亲亲他 shi 漉漉的睫毛,随手点了几下屏幕,道“申请重测。”

    话音刚落,玉如萼眼前便是一暗。半掌宽的柔韧皮革蒙住了他的双眼,只露出一点玉雕般的鼻梁,和嫣红的双唇。

    他被从白霄的怀抱里捞了出来,赤裸裸的,雪白的腰腹洇着 shi 汗,如同雏鸟被拨开了绒绒的软毛,露出稚嫩柔软的肚子,和两只蜷在腹下的小爪子。

    他面朝下,跪在一个木质大转盘上。几根粗糙的木板横斜交错,搭成了中空的三角形,恰恰卡住他柔软的腰腹,迫使他摆出腰肢下陷,臀肉高翘的 yiacuten 靡姿势。两条雪白如脂玉的大腿从转盘边垂落,脚尖堪堪抵着地。

    从后看来,只见两团肥腴饱满的臀肉微微颤动着,软腻得吹弹可破,如蜜桃流浆般渗出大片深粉色。两只手腕被胶带捆在大腿内侧,十指张开,勉强剥开了黏 shi 糜红的肉唇。

    他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承受熟客们的轮流肏弄,男根进入后会静止不动,让他自己收紧肉 xue ,抽紧宫口,紧紧啜住入侵者,摆动腰身来回吮吸,细细辨认,并在十秒钟内说出男根的所有者。

    若是在平日,在被捅开屁股的瞬间,嫩红的 xue 眼便会立时吮住根部, xue 肉自发夹弄,柔柔推挤,如一张紧致滑腻的肉膜般,将阳的形状裹得纤毫毕现,每一条青筋都吮得油光水滑。

    赤魁的尤其粗壮,又热烫惊人,仿佛一根煅烧得通红的铁杵,头部浑圆光滑,足有儿拳大小。每每将他的 xue 口撑到半透明,细腻红润的褶皱完全抻开, chou 插时又横冲直撞,暴烈如火,将他细嫩的腰胯拍得哐哐作响,水声翻天,不管吞吃多少次,他都得捂着小腹,蹙眉呻吟。

    白霄的则颀长硬挺,长度惊人,腰身微微一挺,便能轻易地破开他的子宫。玉如萼女 xue 浅紧,宫口很低,肉环敏感到了极致,稍稍抵住磨弄,就能让他呜咽不断,哪里担待得起这根刑具平日里,他大多以后 xue 侍奉,挨肏尽量挺直腰身,抻直 yiacuten 肠,以免被白霄插透了肠 xue 。好在白霄每次都握着他的腰,不疾不徐地侵犯到他身体最深处,逐步加快速度,给他缓冲适应的时间,他咬着指腹忍上一段时间,身体就会动情软化,主动打开。

    元寄雪那根更好认,冷得像是冰,龟 tou 刁钻地上翘着,顶端微尖,如同一把熟铜铸成的钩剑,能轻易地勾住他的宫口肉环,拉扯到变形。进出又毫无章法,一味乱捣,在雌 xue 重峦叠嶂的褶皱间胡乱钩挑。他的敏感点本来藏在上方的皱襞黏膜里,埋得颇深,又在宫口附近,平日里乏人问津,到了元寄雪胯下却全然无处遁形,被生生挑在龟 tou 上,连钻带磨,高速振动,他泪流满颊,连连潮吹,下体始终在高潮中悬浮。

    玉如萼在一片黑暗中,不断回忆着身体被捣开的感觉。突然间,一双带着乳胶手套的手,抱住了他的臀。一根裹着避孕套的硬物,在他肿烫的肉臀上抽打了两下,一举撬开了他的 y  xue 。

    玉如萼垂着头,轻轻喘息着, shi 滑柔软的肉壁,像是半融的油脂一般,哧溜一下就被捅到了底。直到两个沉甸甸的囊袋压在了他的臀肉上,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捅开了。

    他倒吸一口气,试图像往常一样,吸紧 xue 肉,可是被刺激过度的内壁迟钝松软到了极致,只能隐隐约约感受到硬物的轮廓。

    那东西在他身体里停留了一会儿,毫不留情地抽身而出,裹着一层晶莹温热的黏液。一只深红的肉洞无力地翕张着,能一眼看到里头层层叠叠的红腻嫩肉,和肉枣大小的子宫口。

    “唔慢一点,我夹不住,”玉如萼低声道,带着若有若无的泣音,“用后面吧。”

    两根手指捅开了他的肛口肉环,拇指拨弄着每一条松软 shi 润的褶皱,忽地捏住,将肛口软肉揪起来一点,一团红腻 shi 软的嫩肉如鲜活的蚌肉般,夹在两指间,滑溜溜地颤动着。

    几枚松垮垮的竹夹子,夹到了那一圈糜软红艳的肛肉上,如花瓣般绽开,露出一只鲜红的肉腔,外松内紧,狭长深邃,形如花管筒。稍稍替他紧了紧 xue ,再插进去的时候, yiacuten 肠便有了吞吐含吮的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