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作品:《脔仙

    在此之前,以那几个人的手段,他必然会在 yiacuten 欲的地狱中苦苦沉浮。

    天道向来冷酷,从他沦为娼妓的那一刻起,他身体的各处敏感点便被贴了薄薄的电极片,肥软的头,鼓胀的乳晕,都被圆圆的胶片严丝合缝地贴住,顶起一个暧昧的尖尖,连红腻 shi 润的子宫小口,软嫩的后庭腺体也不能幸免,粗糙的胶片一粘,两根细细的导线从猩红的 xue 眼里垂落下来,缠在大腿上,用胶布贴住,又一前一后深插进了两处 shi 红的尿孔,和尿道尽头的电极片相连。

    只要他稍稍慢待了他的客人,或者因体力不支,迟迟无法潮吹,周身的敏感点便会立即被 yiacuten 邪的电流挞责,哪怕他温顺地被男人干到失禁,淌出的温热尿液也会不断导电,令他在潮涌般的酥麻快感中小腹抽搐,悲鸣不止。

    此刻,他正因高潮而失神,天道连续催促三次,都未得到应答,立刻下达了电击惩戒的指令,无形的电流如暴戾的长鞭,裹挟着炽烫的灼烧感,高速抽击在他的神经末梢,又像一条 yiacuten 邪的带刺软舌,贪婪地舔吮着他浑身的娇嫩肌肤,留下大滩大滩 shi 热的口水。

    玉如萼倚着窗户,低声呜咽, shi 漉漉的五指在玻璃上疯狂抓动,在朦胧的灰尘中,拖拽出了一大片凌乱扭曲的指印,另一只手无力停在半空中,手指颤抖,终于勉强按到了同意的选项,汹涌的电流立时静止,开始缓慢退潮。

    任务15分钟内,到实验室,脱光,在实验台里跪好。

    发布人青玉环

    时长3小时

    报酬3铜板

    订购项目物化,露出,双 xue 开发,尿道调教,灌肠,强制高潮,持续失禁,s。

    玉如萼勉强站直身,龙池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面前,半俯下身,担忧地看着他。

    他红舌吐露,涎水淌落,眼睫带泪的 yiacuten 靡姿态,尽数倒映在了少年漆黑 shi 润的眼睛里,越发显得不堪。

    “进去上课,”玉如萼低声道,“我没事。”

    他腰身酥软,走得很慢,他在情事上,实在有点畏惧元寄雪,尤其是对方虽然记忆全失,但身为鬼王时的狠戾手段丝毫不减,每次都弄得他臀肉红肿,连连失禁潮喷,双 xue 里的 yiacuten 液流干,软肉热烫瘙痒,接连数天不能接客,只能躺在床上,浑身抽搐着,任凭电流责罚。

    他一回想起那滋味,就忍不住轻颤一下,全然没有发现,龙池乐正悄悄尾随在他身后。

    元寄雪微仰着头,看镶嵌在教师栏里的一寸照。每个教师都有这么一副带着照片的铭牌,无非是些任教时长,教学科目,等等。

    玉如萼的则不同。

    一寸照里,他微微仰着脖子,双目失神,雪白的睫毛上沾着泪水,嫣红的双唇张开,红舌间卷着黏稠的白浊,显然是被人肏弄得烂熟,赏了满满一泡精水。

    姓名玉如萼

    职称低等娼妓

    从业年龄两个月前开苞

    接客次数前 xue 内 she 105次

    菊 xue 内 she 98次

    颜 she 30次

    口爆57次

    特点双尿道失禁,被干时会淌尿,需要堵住,乳孔开发程度较高,高潮时会喷奶,乳量少,色白,味清淡,双 xue 极度敏感,对痛苦适应 g 强,可承受各种责罚调教。

    元寄雪的口罩半挂在耳边,露出他苍白而清俊的面容,眼中有着深深的 y 郁。

    他推开门,玉如萼果然已经赤裸裸地蜷缩在了全钢实验台里,冰冷的金属柜门敞开,露出一片雪白滑腻的脊背,两只玲珑的脚掌压在臀肉下,脚尖透出点花苞般的淡粉色。两根 shi 漉漉的按摩棒已被取出,裹在一条蕾丝内裤里,放在实验台上。

    “仰面躺平,自己抱住两条大腿,把两只 xue 贴到台面上。”

    实验台里,钉着几枚金属环,缠绕着柔韧的皮革,能够将玉如萼固定成各种 yiacuten 靡的姿势,他腰身柔软,轻易地抱住了两条大腿,将整只下体贴在冰冷的台面上。

    台面同样是厚重的金属,只是中间部分是透明的圆形玻璃压片,钉着几枚长长的金属钩针,顶端是软中带硬的硅胶刺钩,如同猫舌头一般,能够轻易地勾住标本,慢慢展开。

    此刻,嫣红的雌花, shi 润微张的后 xue ,和圆润的龟 tou ,分别如标本般固定在三张玻璃压片下,挤压得濡 shi 变形,嫩肉抽搐着,淌出一片缠绵的脂光。

    元寄雪戴着无菌手套的手指,拈住钩针,分别施力,像剔开植物组织般。 shi 红痉挛的肉唇被慢慢揭开,滑腻的水光将压片沾染得一塌糊涂,一点同样 shi 润的蒂珠颤巍巍地露出来。

    元寄雪同样用一枚钩针,抵住蒂珠里的硬籽,冷酷而缓慢地挑起来,露出其下含着导线,不断翕张的女 g 尿孔。

    嫣红的龟 tou 小孔,则被一枚镊子撑成冷硬的菱形,元寄雪夹住导线,轻轻一提,失控的电流立时贯穿了肥嫩的腺体,在 shi 滑的肉道里疯狂流窜。

    玉如萼低低的呜咽从实验台里渗出来。

    “你不喜欢被电吗”元寄雪微微一笑,问,“赤魁说他给你破处的时候,你身体里就含着这套东西了,嗯”

    玉如萼的双 xue 敏感地收缩起来,紧接着,后 xue 处嫣红细腻的褶皱,又被钩针一点点挑开了,固定得如同一朵盛开的牡丹。

    玻璃压片被移开了一角,一支长长的医用橡胶导管,深深地没进了菊 xue 里。元寄雪将他放置灌肠之后,就离开去找器材了。玉如萼在一片黑暗中抿着唇,默默承受漫长而无止境的倒灌之苦,一口 yiacuten 肠却柔柔地含吮起来,每一处褶皱都柔腻生姿地蠕动着。

    大量滑腻的液体汩汩倒灌,他的小腹慢慢撑起了圆润的弧度。

    突然间,两根手指捏着嫣红的龟 tou ,将镊子慢慢拔出。一支粗糙而纤细的试管刷,哧溜一声钻进了他翕张的尿道里,飞快地旋转刷弄起来。柔软的刷头裹在一团晶莹的黏液里,在猩红的孔窍里滑溜溜地进出。龙池乐垂着睫毛,认认真真地刷洗着,不时一把抽出试管刷,沾了点水,再粗暴地直插到底,仿佛那不是柔嫩的尿道,而是脏兮兮的玻璃试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