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作品:《脔仙

    腰腹以下,却依旧是狰狞的龙身,勃发的阳深深捣在玉如萼的身体里,一股股飙 she 着浓精。

    “师尊”龙池乐哑声唤道,试图伸出手掠开来 shi 漉漉的白发,那秀美的五指却深深陷没在掌心里。

    他皱着眉毛,把自己的小指从掌心里拔了出来,一低头,咬断了一节指骨。

    他把指骨叼在唇间,默默念动法诀,那指节立刻化作了一柄小剑,通体为墨玉制成,光泽温润。

    蜃魔将玉萼剑化作了一节指骨,自以为掩人耳目,却终究让他找了出来。

    这柄剑的用处,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玉如萼无声地凝视他片刻,抱着他的后颈,俯首下去,用嫣红的双唇衔住了玉如萼,藏在了舌下。

    两人温热的唇舌一触即分,像是交换了一个满含血腥味的吻。

    下一秒,雪白的少年面孔上,飞快地覆上了鳞片。

    漆黑 shi 润的瞳孔,再度被冰冷的黄金瞳所取代,眼眶里,一对竖瞳紧紧挨在一起,贪婪地凝视着他。

    玉如萼阖着睫毛,眼角 shi 红,似乎只剩下了低喘的力气,身子更是温软熟透,雪白的腰腹渗出动情的深粉色宛如汁水饱满的蜜桃,双 xue 温顺地张开,嫩肉不时痉挛着,吮住两条狰狞的阳,婉转滑腻到了极致。

    他雪白的双臂,更是无力地揽着龙身,显然已是被肏成了最温顺甜蜜的龙巢。

    黑龙着了魔似的,向他俯首过去。

    他也仰起颈子,白发滑落在后背,嫣红如花瓣的双唇间,嫩红的舌尖吐出一点儿,被裹在一团晶莹温热的唾液里,柔柔地舔弄着那只重瞳。

    黑龙想要合拢眼睑,却又贪恋那唇舌间的温柔,竟是直勾勾地盯着他。

    直到锋利的痛楚,贯穿了那只瞳孔。

    这东西其实只是蜃眼的一部分,看上去是一层薄薄的眼翳,底下生着密密麻麻的肉触须,细如毫毛,牢牢插在了龙池乐的瞳孔边,看上去倒像是一只金红色的竖瞳。

    玉如萼舌尖一扫,玉萼剑精准地挑断了每一根触须,将那只多余的瞳孔完完整整地剜了出来。

    随后,他双唇一张,剑锋一吐,彻底将那只挣扎的蜃眼钉死在了岩壁上,断绝了它遁逃的可能。

    龙池乐的瞳孔里只是微微一凉,甚至没来得及察觉到痛楚,那股强悍无匹的桎梏便飞快地消退了。

    玉如萼衔着剑身,再一拧,蜃眼立刻炸成了一蓬血雾。只听一声极其痛苦的嚎叫从远处炸响,分身受创的蜃魔发狂抖动起来,整片幻境轰然崩裂

    整个龙巢,在一瞬间,迸溅开来,化作满天飞舞的雪霰,玉如萼的神智飞快地下沉,眼看就要跌入迷雾重重的幻境之中。

    龙池乐长吟一声,试图卷住他的身体,但他的鳞片也像飞溅的白沫一般,四散开来。他犹不肯放弃,血淋淋的指爪搭在玉如萼的肩上,试图钳住他。

    玉如萼摇摇头,转而握住他的爪子,为他舔了舔伤处。断裂的爪刃再次抽长,变得坚不可摧。

    龙池乐呜咽一身,半身化作了虚影,他正在被驱逐出幻境,一只狰狞的龙首却靠在玉如萼的胸前,蹭了蹭,飞快地吐了一串字。

    那双灿金色的龙瞳,刚刚被泪水洗过,一瞬不瞬地凝视着他,似乎在等一个答案。

    玉如萼沉默片刻,敲了敲他的龙角,道“孽徒。”

    第33章 心为欲种

    幻境之外,九重天上。

    蜃魔发狂蠕动着,一片墨海般的云潮随之动荡不休,那只白臀被它吮了又吮,蒙着一层 shi 滑的黏液,仿佛蚌肉里莹澈的明珠。

    黑龙刚刚在玉如萼的身子里泻了一泡精水,不可避免地滑落出来。

    它舒展了一下身体,巨大的龙尾轻轻一摆,拍开了一条劈空而来的劫雷。

    元寄雪如今的境况实在称得上凄惨,他撑着一柄只剩下伞骨的青竹伞,一袭青衣几乎被血洗了一遭。脊背上的伤处又血流不止,他在这漫天席地的劫雷中摇摇晃晃,仿佛暴雨急湍中的一叶小舟。

    他那一身的法器,更是废了大半,只有鬼王印还悬在半空中,吞吐着漆黑的鬼气。

    “东西送到了”元寄雪头也不回道。

    龙池乐长吟一声,作为应答。

    他将几枚墨玉瑕疵,送到了玉如萼手里。

    玉如萼刚刚经历过极致的潮喷,双 xue 翕张,失禁般喷吐着 yiacuten 液,里头蕴含着极其丰沛的灵气,仿佛甘霖天降,引得诸天仙人齐齐躁动起来。

    蜃魔哪里肯放过这疗伤的良机,当即将它的白玉吮得啧啧作响。

    幻境的编织,自然因为它的分心,而慢上了一拍。

    对于玉如萼而言,这样短短的一瞬,已经足够了。

    他蹙着眉,在蜃魔的挤压中,捏住了自己的 nai 头。

    他的身体还泛着情动的深粉色,雪白的胸口上,嫣红剔透的头翘如指腹,乳晕鼓胀,奶孔张开,濡 shi 的红肉里渗着淡白色的奶水他已经被调教得熟透了,只要稍稍动情,两枚红提乳尖便会不由自主地翘起,一颤一颤,乳孔里更是瘙痒得惊人,教人恨不得把小指头插进去,狠狠捅弄几下。

    玉如萼捏着墨玉小刺,用舌尖舔 shi 了,飞快地往乳孔里一抵。

    他轻轻倒吸着冷气,将那枚 shi 滑的墨玉小刺旋转着拧了进去,红莹莹的嫩肉一点点被挑开,他的乳尖不断抽动着,无论如何也适应不了被侵犯到最深处的感觉,那股惊人的寒意更是令他神魂惊悸。

    他阖着睫毛,不再去看,指尖抵着小刺,一摁到底。

    蜃魔再一次发狂了。它的白玉,似乎在一瞬间,化作了污浊不堪的顽石,一身灵气更是被牢牢封住,不露一丝一毫。

    它几乎下意识地推拒起了体内的浊玉,一条鲜红肉腔翕张到了极致,软肉猛地一吐

    玉如萼被生生挤了出来,白发 shi 漉漉地黏在脊背上,一身雪白皮肉裹着 shi 滑的清液,晶莹透亮,仿佛新剥的荔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