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作品:《脔仙

    龙池乐一挺胯,两枚狰狞的龟 tou 便抵着他汗 shi 的脊柱沟,飞快地滑动起来。

    他捞了一幅赤金马蹬,往玉如萼的腰身上一搭,莹白的腰腹立刻蒙上了一层金光,仿佛雪中日照。他身高腿长,便蜷着双腿,半幅脚掌踩在马蹬上,轻轻一夹,立刻弹出两枚软刺,一左一右,抵在了娇嫩的蒂珠上,蜇刺起来。

    玉如萼立刻悲鸣一声,抻直手臂,高高翘起屁股,如牝马般驮着他,爬行在冰面上。

    爬得慢了,龙池乐便反手一巴掌,掴在 shi 红一片的 y 阜上,扇出一记黏腻的闷响,玉如萼颤得厉害了,他便猛地一踢马蹬,刺钩立刻弹出,刁钻歹毒如黄蜂尾后针,时而将一点蒂珠蜇得红肿欲裂,狂乱地抽动着;时而恰恰勾住深红色的马眼,扯动那块薄嫩敏感的软皮,甚至接着他失禁般淌出的前液,冷不丁蜇进了尿道里;时而勾挑着他敏感 shi 滑的女 g 尿孔,将那一点嫩红挑开,惊心动魄的寒意一掠而过,他腿心一麻,便淅淅沥沥泄了一地尿水。

    “走停走,屁股抬高,停”

    玉如萼被一枚小小的刺钩折磨得呜咽不止,一只白屁股越翘越高,滑溜溜地闪着 yiacuten 光,两只 xue 眼更是疯狂抽搐着,伴随着龙池乐的号令声,不时猛地一张,吐出一点儿 shi 红的肉花,仿佛训练有素的娼妓,整片白腻的小腹蓦然抽紧,显然是到了高潮的边缘。

    “趴下”龙池乐道。

    玉如萼银瞳含泪,手肘的力气猛地一泄,合身扑倒了冰面上。

    他这才惊觉,身下的触感不对。冰面早已在他 yiacuten 液的冲刷下,化成了薄薄一层水。白霄温热的身体显露出来,胸口还在微微起伏。

    他这么一伏,恰恰趴在了白霄的怀里,与自己的师尊肌肤相贴。白霄阖着眼睛,好梦正酣,衣衫磊落,只是露出一片胸口,一派月照襟怀的潇洒意味,他却浑身赤裸,被妆点得如同牝马一般,口中含衔,腰际垂着马蹬,满身 yiacuten 靡的汗水与 yiacuten 液,两枚嫣红肿胀的 nai 头,穿着金环,更是贴在白霄的胸前,不知廉耻地渗着奶水。

    他在亵渎自己的师尊。

    就像他也在被自己的徒儿凌辱亵玩。

    “唔唔嗯”他摇着头,却只能发出含混的悲鸣,白霄的手指弹动了一下,揽在他 shi 滑赤裸的腰身上,带着温存的力度,像往常一样,轻轻抚慰着他。

    明明是不带任何情欲意味的抚摸,玉如萼的乳尖却翘得更高,仿佛一对嫩红剔透的樱桃颗,隔着薄薄的布料,磨蹭着白霄坚实滚烫的胸膛。头甚至被他自己挤压进了肥软的乳晕里,奶水一缕缕飙 she 出来,甚至有几滴溅到了白霄的唇上。

    玉如萼心中的茫然更深,他的身体已然背叛了他,泛起了情动的深粉色,一身皮肉都仿佛化成了圆滑的水珠,朝着避无可避的高潮滑去。

    龙池乐在他身后轻轻笑了一声,两枚温热的手指,猛地钻进了他的肛 xue 里,夹住了那块薄嫩的软肉,用力一拧。

    “你尿了自己的师尊一身。”

    玉如萼的腰身猛地一弹,阳根通红,几乎要炸裂开来,龟 tou 鼓胀到了极致,仿佛熟透的红李,几乎能看到青筋的跳动,却被金环死死箍住。

    “嘘。”龙池乐轻轻催促他,指甲剔刮着他的马眼,激起辛辣而锋利的快感。

    玉如萼的大腿猛地夹紧,雪白的皮肉疯狂抽搐,阳根竟然自发抖动起来,一点尿孔几乎张到了极致,露出猩红的肉管,却没有一滴精尿溢出

    他悲鸣一声,大小花唇齐齐张开,一点嫩红的尿孔疯狂翕张着,仿佛窒息的鱼嘴,锋利的尿意瞬间贯穿了他,带着强烈的酸胀感,从狭窄的尿孔里激 she 而出,刷地冲到了白霄的衣摆上。

    玉如萼脑中轰地一响,瞳孔扩散到了极致。

    龙池乐又笑了,俯在他汗 shi 的肩头上,仿佛 shi 漉漉的水妖一般,眼上的白布被他蹭下来一角,露出少年人秀美的眼廓,和纤长浓密的眼睫。

    眼睫底下,赫然是一对重瞳。一只是冷酷的金红色,含着戏谑与嘲弄,另一只则漆黑 shi 润,错愕与惊怒想交织,仿佛刀锋上闪动的寒光。

    那只金红色的瞳孔微微一闪,竟然消失在了眼眶里。

    龙池乐一手扯下白布,颤声道“师尊”

    玉如萼的反应却空前剧烈,雪白优美的肩胛骨剧烈起伏着,腰身抽搐了一下,臀肉乱颤,两口 xue 眼红通通地鼓起,吐出了一团 yiacuten 液,竟是在他这一声师尊里,再次到达了高潮。

    这个再寻常不过的称呼,已然成了他一身 yiacuten 欲的锁钥,从此往后,他只要听到这两个字,便会陷入到悔愧交加,又避无可避的高潮里。

    龙池乐刚刚进入幻境,便察觉到不妙,他身不由己,一举一动,都违背了自己的意志。

    显而易见,蜃眼这次化作了他的模样,试图以此打破玉如萼的神智。被一手养大的徒儿蹂躏亵玩,百般凌辱,即便是仙人,也免不了心神俱震。

    龙池乐化作了一枚漆黑的瞳孔,又蒙着白布,目不能视,只能发出冷酷的号令,听着师尊痛楚的低吟,心中又惊又痛,五内俱焚。

    终于,在看到玉如萼的一瞬间,他强行冲破了蜃魔的禁锢,占据了身体的主导权。

    玉如萼还处在失神之中,龙池乐揽着他的腰,把他从白霄身上抱了起来,飞快地卸下他一身的 yiacuten 具。

    只是蒂珠里的刺钩钻得太深,他只是轻轻一拨,玉如萼便抽搐一下,泄出了一缕尿水。

    龙池乐一时不敢去硬取,只是俯下身,轻轻吮住那颗红肿透亮的蒂珠,暂时抚慰他腿心剧烈的抽搐。

    玉如萼银瞳里的水雾已经淌了满腮满颊,啪嗒一声,落在了龙池乐的手背上,那温热的眼泪烫得他身体一震,一颗心又酸又痛。

    第32章 眼是情媒

    龙池乐和元寄雪不同,后者鬼仙之体,又有隐匿踪迹的法门,自然能够悄无声息地潜进幻境中,化作幻境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