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作品:《脔仙

    玉如萼无声地咬住舌尖,从虚假的记忆里勉强抽身出来,他的眼睫上濛濛的都是雾,仿佛半融化的冰雪。

    松林的深处,掩着一处粗陋的茶棚,草帘一卷,摆着一口一人大小的茶缸,木板横压,也是乌沉沉的,垢腻暗生。

    排在最末的鬼妓便得伏在这口茶缸里,浸上一盏茶功夫,里头的茶水霸道无比,能将一身皮肉浸泡得松软如蜡油。

    直到鬼妓被浸泡得骨消肉脱,哀叫不止,鬼姥这才将她捞出来,提一把剔骨尖刀,如刨鱼鳞般,簌簌剥开一身暗黄皮肉,剜筋去骨后,蒙上一副美人皮囊,端的是肌肤滑腻,柔若无骨,奈何其间痛楚不可名状,又只能维持短短一宿,爬在最末的那个鬼妓,早已骇得瑟瑟发抖,涕泗横流了。

    这鬼妓眼看着茶棚越来越近,几乎软倒在了地上,全凭一根麻绳拖行。她一面从喉咙底下发出“嗬嗬”的喘息声,胸脯剧烈起伏;一面眼珠子乱转,盯住了前头那只凝脂般的白屁股。

    只见嫣红的牝户高高鼓起,柔腻生姿,大小花瓣紧紧闭合着,仿佛含苞的牡丹,微微渗出汁水,被里头填满的铜板撑出了鼓鼓囊囊的形状。

    鬼妓看得眼睛发红,想到自己 xue 里孤零零的一枚铜钱,不由又妒又恨,那只白屁股偏偏肥软滑腻得很,爬动间一颤一摇,酥乳一般,两只 yiacuten 窍脂光柔腻,仿佛半融化的红蜡。

    那枚摇晃的铜铃,蒙着 shi 漉漉的 yiacuten 液和浊精,更是刺得她双目生疼,眼看着鬼姥拈着烟枪,往队尾挨个儿点数过来,她索 g 心一横,俯首下去,衔住那枚晃动的铜铃,用力一扯

    玉如萼悲鸣一声,瞳孔涣散到了极致,小腹濒死般抽紧,透出熟透的深粉色,汗光淋漓之中,唇 xue 发狂般抽动起来,红腻的宫口啵地一声翻开,花唇怒张,骤然抽出了一吊铜钱,仿佛一条滑腻的长蛇,从肉 xue 里窜了出去。他脑中一片混沌,双腿之间空落落地漏着风,失禁般喷出了大股大股的 yiacuten 液,将满地松针冲刷得莹莹发亮。

    那麻绳立刻灵蛇般抖动起来,活结一抽一松,再猛地一带,将他一举拖行到了队尾。

    那鬼妓这才回头看他一眼,唇间衔着一串 shi 淋淋的铜钱,眼里犹带泪水,露出一个毒中带媚的笑来。

    玉如萼伏在地上,腰臀震颤不休,腿间张开了一只儿拳大小的嫣红肉洞,褶皱 shi 软,连尽头处大张的宫口都看得清清楚楚。

    鬼姥指间的黄铜烟枪,在他赤裸的后腰上,轻轻一叩,扫落了几枚松针。

    “成色不错,”鬼姥疑道,“怎的这般不争气,莫不是前头吊着的这根玩意儿,不招客人待见”

    细长的烟嘴剥开唇 xue ,在 shi 红褶皱里抠挖了几下,翻翻拣拣,时而在 xue 眼里一搅,牵出一缕滑腻的银丝来。

    一只肉 xue 里,果然空空落落,不见一枚铜板。

    她面色一沉,当即没了好声气,五指凭空一抓,玉如萼立时浮空而起,跌进了那口茶缸里,被木板严严实实盖住。

    木板上贴了一张 y 鬼符,有震魂之用,使得这一口水缸固若金汤,一张盖板更是重逾千斤。

    她也知道,这劣等鬼妓已是插翅难逃,因而只遣了一个鬼叟,守着茶棚,自个儿牵引这那一长串,接着穿行在松林里。

    松林的尽头,与人界接壤,又正逢阳世鬼月,她有心将手头的货色晾到鬼市上,挣一轮快钱,因而扭腰摆臀,走得足下生风,只等回头再料理这劣等鬼妓。

    玉如萼被浸在温热的茶水里,被迫盘膝而坐,他遍体酥软,几乎呵口气便能化成一滩水,双 xue 和男根,都被浸得奇痒无比,几乎从身体内部融化开来。

    他仰着颈子,低声而急促地喘息着,雪白的手肘搭着缸壁,五指 shi 漉漉地,抵着木板,试探着推开,却只能发出沉闷的刮挠声。

    鬼叟脊背佝偻,肩搭一条破汗巾,捉一把蒲扇,正垂着眼皮,似睡非睡,但一听玉如萼挣动,立刻用扇柄在木板上重重一敲,满缸的茶水当即兴风作浪起来,转瞬淹过了玉如萼的口鼻。

    鬼叟最擅长料理这些鬼妓,果不其然,里头的动静很快就消了下去,只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

    他垂着眼皮,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蒲扇,突然间,有人隔着草帘扬声问“店家,有茶水吗”

    草帘织得很疏,隐隐透出来人静悒而清俊的侧脸,长眉入鬓,唇线单薄,眼睫漆黑而 y 郁,透着森森然的鬼气。却是个青衣书生,正负手而立。

    鬼叟狐疑地打量片刻,发现他虽然通身萦绕着 y 气,却身无半点修为,估计是个误入鬼域的凡人。

    这地方难得有凡人前来,鬼叟 y 沉沉地凝视他片刻,想起了凡人血肉间热腾腾的腥气,和那细腻多汁的肉质,不由喉头滚动,哑声道“有,客人稍等。”

    书生毫不客气,一撩衣摆,施施然坐在了长凳上。

    鬼叟捧着茶壶,给他沏了一盏茶,他只是瞥了一眼,便皱眉道“茶色浑黄,粗劣不堪,如何下口”

    鬼叟背转过身,呲出了一口血淋淋的利齿,又马上佝偻着脊背,抖抖索索地去沏茶。

    这茶棚里的茶水,大多是鬼气凝成,入喉时沉浊如铅水,凡人哪里经受得起,只要稍稍抿上一口,体内的阳气便会消散大半,魂魄出窍,神情呆滞,如砧板上的死肉一般。

    鬼叟捧了第二杯茶,茶色澄清,那书生却只是低头一嗅,嫌恶道“难闻。”

    这人难伺候到了极致,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鬼叟连换了十道茶水,他都只是略一沾唇,起初还会嫌上几句“难喝”“不堪入口”“隔日残茶”,到了后头,索 g 单手支颐,也不说话,抬抬下颌,示意他再换一盏。

    鬼叟被这穷酸书生颐指气使的,面色青黑一片,口中的舌头都钻出了倒刺,磨牙吮血,直要如蛇信子般往外窜。

    他口中咕啾咕啾的唾液翻搅声委实太过响亮,书生恹恹地抬起眼,道“什么声音,这么吵”

    鬼叟忙咬住舌头,含混道“是茶好了。”他眼珠子一转,突然想起了关着鬼妓的那口茶缸,里头的茶水暴烈无比,凡人吞下肚去,必然肚烂肠穿。他被这书生胡搅蛮缠得不耐烦了,也顾不上吃这一口生鲜,只想教他烂成一滩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