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作品:《脔仙

    玉如萼的臀肉,宛如贝肉里的明珠般,被柔软的内壁推挤吞吐,吮得滑腻透亮,红粉生香。

    他几乎每挨上十来记重抽,便会被滚烫的双唇含吮一番,一只肉臀钝痛得近乎麻痹,两条雪白的大腿颤得不像样子,他垂着头,微不可闻地闷哼着,但久经调教的身体很快就被挑动了 yiacuten,痛楚中又渗出了下贱的甘美。

    与此同时,蜃魔吞吐的迷雾,顺着肉腔下沉,又一次裹住了他

    与此同时,一条通体漆黑的巨龙,穿行在云海之间,宛如一条乌沉沉的闪电,龙须飘摇,五爪怒张,山峦般的身体悍然摆动,如长鞭破空一击。

    鬼王依旧轻裘缓带,一袭曳地青衣,撑着伞,立在龙尾上。他面色苍白,裸露在外的颈子和手腕上,用金粉写满了蝇头小字。

    他见不得光,哪怕有符咒护体,面色依旧煞白,双唇惨淡,削薄如纸一般。

    这符咒能够隐匿行踪,任谁来看,都只能看到一团 y 冷的雾气,模模糊糊,而不见其具体形貌。也正是因此,他才能够堂而皇之地来到了九重天上。

    他二人此行前来,称得上仓促。

    数日前,他们匆匆赶到血湖边时,只来得及看到四下泼溅的血迹。玉如萼已然不知所踪,连气息都消散在了湖水里。

    龙池乐肝胆俱碎之下,当场化作了龙身,一头向湖面撞去就在这一瞬间,湖上的一滴泪水,微微一亮,宛如银箔的反光。

    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在湖面上,幽幽荡开。

    “白霄师祖”龙池乐的胸口剧烈起伏了一会儿,愕然道,“你还活着”

    “不是真人。”元寄雪摇摇头,屈指弹出一团鬼气,裹住那滴泪水,轻轻一带。

    泪水清透,映出一柄长剑,一半通明如镜,吞吐着寒光,另一半则锈迹斑驳,显现出令人触目惊心的暗红色,如血染一般。

    白霄的虚影浮现在半空中,握着剑柄,垂首不语,突然间,他并拢两指,往剑身上一削。

    “是心魔,”元寄雪沉吟道,“他这是自戕本体,断绝心魔”

    白霄身为剑仙,又是半步天道的修为,本应剑心通明,毫无挂碍,不知为何,竟会被心魔侵蚀至此,甚至于连本体都不得保全。

    只听“铮”的一声剑鸣,长剑应声而断,自九天而落,去势迅疾如电,一举贯穿浩荡云海,夷平人界群山,直冲魔界而去。

    魔界十二重壁障,在白霄剑下,单薄如纸一般,不过转瞬之间,残剑便挟着呼啸的风声,洞穿血湖蜃海,直贯蜃眼之中。

    整片血湖轰然倒溅,烟气磅礴,四 she 横泼,宛如瀑布飞流直挂,蜃魔发出一声模糊的悲鸣,瞳孔中炸出了一蓬血雾。

    血湖水暴戾至极,自始至终如岩浆般爆沸着,赤光吞吐,终年不熄,饶是白霄的剑体至坚至硬,依旧经不住湖水的熔煅,残剑被煅烧得通红,火星四溅,铮铮然有金铁声。

    蜃魔残损的眼睑微微翻开,化作一层通红的肉膜,沿着剑身攀附上去,不时发出喉腔蠕动的咯咯声。

    魔物慕强,这蜃魔显然起了吞噬之心,见迟迟熔煅不下,便亲自咀嚼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泪滴里的血海聚了又散,变幻莫测,残剑被寸寸吞噬,眼看就要寸断于蜃魔之中,断口处却微微一闪,浮出了一道人影。

    白衣黑发的剑仙,垂首阖目,一双沉静的长眉低垂着,他面目清俊,却被笼在血湖朦胧的红光里,额鼻眉目间,跳荡着一层不祥的血色。

    仿佛察觉到有人在凝视自己,白霄抬起头,缓缓睁眼

    那是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连瞳孔带眼白,都浸满了鲜血,他的睫毛原本漆黑而纤长,这时却渗出了缕缕血迹,顺着脸颊淌落下去,两条 shi 痕微微反光,似血非血,似泪非泪。

    白霄微微一笑,轻声道“玉儿”

    “不好”龙池乐皱眉道,“融合了。”

    白霄的心魔执念不化,他本就是半步天道的仙体,却包蕴一颗魔心,又被这一池血海蜃雾熔煅,竟与这蜃魔融为了一体,抢先一步,突破修为壁障,化身天道之主。

    龙池乐悚然一惊“白霄合的道,究竟是什么”

    那滴泪水又是微微一闪,一切画面重归沉寂。

    元寄雪微一皱眉,眼角的余光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幽幽发着光。他俯首一看,只见湖岸边,被冲刷出的凹槽里,嵌着一滴更小的泪水,琐碎如沙石,被湖水的波光所掩盖,若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他用鬼气裹住泪滴,轻轻一引。

    这泪滴委实太小了,照不出人影,只能闪烁着冷光。

    一道极其微弱的声音,从泪滴里淌了出来。

    “去九重天,找玉儿,”白霄轻声道,“心魔把我骗到了蜃眼中,已经脱身而出了,这是我最后的神识”

    龙池乐收回心思,落地化作少年模样,双腮雪白,如含苞玉兰,乌黑的鬓发微微汗 shi 。

    他在天门外稍一驻足,立时有两列白衣仙人向他行礼“参见龙君。”

    龙池乐微一颔首,眼神一掠间,却见几个仙人的面颊上,俱泛着奇异的潮红,呼吸沉浊,起伏不定,显然是泄了精元,深陷情欲之中,连道心都不稳了。

    龙池乐疑心大起,问道“这几日,九重天上可有异动”

    为首的仙人名唤青杳,受过玉如萼的点化,平日里对着龙池乐毕恭毕敬,这会儿却仿佛受了惊吓,微微瑟缩了一下,眼神下意识地一瞟。

    龙池乐当即沿着他的目光,仰头一看。

    只见云海之中,赫然悬着一只活色生香的白屁股,肌肤柔腻到了极致,裹着一层莹润剔透的黏液,仿佛玉碗里晶莹的脂膏。微风吹过,这丰腴白亮的臀肉便微微颤动了起来,股沟嫩红 shi 黏,不时张开一线,露出一只脂红色的肛洞。

    这 xue 眼显然刚刚挨了一番肏弄,一眼就能看见细腻缠绵的红肉,层峦叠嶂地堆蹙着,一鼓一缩间,肛口红腻,淌着晶亮的 yiacuten 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