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作品:《脔仙

    众人惊疑不定,显然是不敢相信一贯高高在上,清冷如山巅积雪的仙尊,竟被人肏大了肚子。但观这肚腹里若隐若现的魔气,便知是个龌龊的魔种。

    难不成,仙尊远赴魔界的这段日子,竟是被什么魔物按在胯下,日夜交, she 了一肚子浊精

    正哗然间,莲台轻轻一旋,莲瓣舒展。这莲台以莲蓬为底座,不过薄薄一层,形如通透碧玉,本当嵌着莲子的莲房中空,露出几眼孔窍来,俱有儿拳大小。

    玉如萼悠悠转醒,迷蒙之中,支着手肘,坐起了身。只见碧绿的孔窍之中,恰恰露出两只嫣红淌水的 yiacuten  xue ,红肿的肉唇黏在一起,嵌在莲孔里,如半融化的红蜡般,流溢出去。

    后 xue 也被肏得熟透了,一团雪腻的臀肉夹着一口脂红色的的肉洞,足有荔枝大小, shi 漉漉地闪着水光。

    竟还是个 yiacuten 贱的双 g 之身,但观这两只 yiacuten  xue ,色泽通红熟艳,汁水横流,肉管里含着层峦叠嶂的褶皱,如层层红帛一般推涌着,合都合不拢,便知是被男人肏熟了的娼妓。

    玉如萼两条长腿一错,如往常般盘坐在了莲台上。他修为被封,白霄残存的剑意最能助长他的修为,又被触手一番折辱,下体麻痹不堪,全然不知道自己最隐秘的 xue 眼已经暴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只是这么一动,一点嫩红鼓胀的蒂珠,淋漓失禁的女 g 尿孔,立时暴露了出来。软垂的男根刚刚受尽了摧折,还是通红的,嫩皮半褪,露出一只嫩生生的龟 tou ,失禁般淌着浊精。

    两只深粉色的脚踵,一左一右,也从孔窍里探了出来,圆润的脚跟还裹着一层 yiacuten 液,牵出了黏稠的长丝,跌落在莲池里。

    哪怕是最 yiacuten 浪的奴宠,也不会有这么一副被开发到了极致的身子。

    突然间,莲台一震,玉如萼腹中的魔莲便是一跳。魔莲与仙莲同出一支,彼此相克,竟是相互吞噬,互不相让。仙莲含有莲蓬,为莲子之母,终究略胜一筹,只见孔窍一收一缩,如排卵一般鼓胀起来。玉如萼小腹坠痛,莲子黏在一起,沉甸甸地下滑,宫口也一张一阖,缠绵滴水的红肉若隐若现。

    他阖着雪白的睫毛,被卷入了玄奥的剑道中,面色沉静,白发垂肩,银光暗转,依旧莹澈如琼花初开。下身的 yiacuten  xue 却疯狂蹙缩着,如孕妇般开了数指,通红的肉道痉挛着,隐约能看见里头钻动的腕足。

    这触手是白霄神识所化,感受到莲台的气息,竟是蠕动着,从双 xue 里钻了出来。

    shi 红的肉 xue 微微一股,细腻的褶皱被抻平,成了个光滑 shi 润的肉洞,猩红的腕足一点点挤了出来,裹着一层糖浆般晶莹的黏液,发出哧溜的水声。玉如萼双 xue 齐张,肉壁柔柔一吐,腕足立时被挤出。

    黏在子宫里的莲子,终于突破了红腻 shi 软的宫口肉环,一颗颗挨挤在肉道里,如同圆转通透的碧玉珠一般。

    玉如萼的睫毛剧烈颤动着,闷哼出声。这莲子每一颗都有儿拳大小,牢牢卡着肉道,与 shi 润的红肉抵死绞缠,他蹙着眉, xue 眼翕张到了极致,一腔软肉猛地一推,肥沃的肉唇间,瞬间鼓出去一团红腻的软肉,裹着一枚碧绿的莲子, shi 漉漉地颤动着。

    第一颗莲子,被夹在肉唇间,一鼓一缩,滴溜溜旋转片刻,渡满了一层晶亮黏液,这才从堆蹙的嫩肉里挤了出来,嵌进了孔窍里。

    堂堂仙尊,竟然众目睽睽之下,翕张着 yiacuten  xue ,产出了魔卵。

    玉如萼刚睁开眼,众人或惊或怒的神色,眼中涌动的 yiacuten 欲与鄙夷,交头接耳时 yiacuten 猥的瞥视,便一时间撞进了他的眼底。

    “ yiacuten 下贱枉为仙尊”

    “不知廉耻”

    “娼妓烂尻不知被孽种”

    蚊蝇般的窃窃私语声,从四面八方潮涌而来,将他牢牢裹在了暗涌的中心。

    即便心 g 坚定如他,心中也是微微一痛。

    只是他腹中的莲子尚未排尽,只能被迫张着双 xue ,在众人眼前,永无止境地蹙缩红肉,挤出一股股的 yiacuten 液黏汁来

    被迫产卵的耻辱,足以使任何一个仙人道心震荡,玉如萼的手,却无声地握住了自己的剑柄。

    在他握住剑的瞬间,他的目光便变得清明如冰雪一般,哪里还有半点羞愤之色

    白虹般的剑光,再一次冲霄而去,挟着纵横无匹的威势,直贯云海,玉如萼手腕一拧,剑势周转,漫天云山颠倒,当即搅碎了一片磅礴的云气,露出其后一只金红色的瞳孔。

    “不过是幻象罢了。”玉如萼低声道,唇角缓缓溢出一行鲜血。

    第28章 劫海雷鸣

    长剑插入蜃眼的瞬间,莲池、群仙、云海,尽数散作飞灰。

    玉如萼失神了片刻,再次睁开眼睛。他被牢牢裹在了蜃魔的肉腔里,每一寸肌肤都被猩红的黏膜粘住。

    在他坠落的时候,蜃魔竟然猛然一蹙,将他紧紧锁住。出口虽近在眼前,玉如萼却只能以双臂环膝的姿势,坐在肉口上。一只活色生香的肉臀,滑不溜手,蒙着一层晶莹剔透的 yiacuten 光,如同半融化的脂膏般,生生从洞口挤了出去,两团水莹莹的白肉,夹着一条嫩红色的股沟,翘在蜃魔的肉口外,震颤不休。

    他全然不知道,这出口其实是蜃魔的喉腔所化,温软滑腻,还有两片肥厚的嘴唇,时常张阖不定,用以啜吸九重天的灵气。

    他这么一坐,恰恰堵死了蜃魔赖以呼吸的喉腔,那两片蒲扇大小的肉唇,立刻狂乱地翕张起来,时而猛地缩紧,将整只白屁股吮吸得啧啧作响,连一条嫩沟都不放过,嫣红的肛 xue 被吸得鼓起了一团红肉, shi 漉漉地颤动着;时而悍然扇动,仿佛男人滚烫的手掌,将一只肥软的肉臀挞责得红肿透亮,几乎能掐出黏汁来,男根通红,蕊豆鼓胀,大小花唇更是被扇得齐齐翻开,脂光红腻,黏在腿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