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作品:《脔仙

    这些触须粗细不一,粗如巨蟒合围,细如人参根须,但都狰狞古怪到了极致,通体滑腻冰冷,如人类的肌肤,又暴凸着猩红的吸盘,缓缓转动,又有着逐热的本能,纷纷向着两口软热的洞 xue 游去。

    第26章 蜃海情潮

    玉如萼被锁住赤魁怀里,肏干得银瞳涣散,泪流满颊。

    赤魁低着头,衔住那条无力抽搐的红舌,颇有点温存的意味,胯下的囊袋却抽紧到了极致,硬梆梆如石块一般,悍然抵住了 xue 口。

    玉如萼的宫口已经被彻底磨开了,酸痛到几近融化,龟 tou 长驱直入,撞进了一团红腻软肉里,被 shi 滑的肉膜紧紧吮住,连圆滑的弧度都纤毫毕露。

    “全部吃进去,”赤魁咬牙道,两手捏住玉如萼 shi 漉漉的臀肉,用力掰开,“都 she 给你。”

    玉如萼的瞳孔骤然放大,一股滚烫黏稠的精水直接飙 she 到了身体最深处,几乎要烫伤娇嫩的黏膜。

    “唔好烫”雪白的大腿剧烈颤抖起来,夹紧了男人精悍的腰线,半透明的 yiacuten 液从嫣红的会 y 淌下去,后 xue 微张,盈着一汪晶莹的黏液,仿佛渗出汁水的蜜桃。

    他被内 she 得浑身发抖,委实有些吃不消了,只能半抱着赤魁的肩,勉强坐起来一点儿,把 shi 红的黏膜从硬物上一寸寸揭下来。 yiacuten 猥的水声滋滋滋作响,大小花唇黏附在青筋暴突的身上,红肿得近乎半透明,如同被粗暴剥开的牡丹芯子。

    赤魁捏着他 shi 滑的臀肉,任由他逃离肉刃。 xue 眼吮住龟 tou ,被抻成了儿拳大小的一口 shi 红肉洞,白腻肥软的臀肉颤了又颤,正要一举拔出,赤魁的双掌猛地一放

    只听哧溜一声,肉 xue 一张,又结结实实地吞到了底。

    玉如萼不知道挣扎着从肉刃上逃脱了多少次, xue 眼里滋溜滋溜直冒水,被捅弄得绵滑如绸缎一般。一起一落间,仿佛是他自己扭动着屁股套弄男人的 g 器。赤魁一条油光水滑的肉根,进出毫无章法,或是直插宫口,一举捅穿肉环;或是借着肉管里丰沛的 yiacuten 液,斜捣进褶皱里,碾住敏感点,一通暴风骤雨般的狠撞。

    玉如萼被捅得呜咽出声,他刚刚被肏到潮喷, y  xue 还失控般地痉挛着,敏感到极了极致。赤魁却全让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他的两处尿孔都在疯狂翕张,眼看就要喷出尿水来

    玉如萼借着最后一丝清明,神识猛地一浮。

    与此同时。

    蜃魔肥厚的褶皱一蹙。

    猩红的肉膜严丝合缝地裹住了玉如萼的身体,仿佛一截 shi 润的鱼皮一般,随着他的呼吸微微起伏着,不时渗出淡红色的黏汁。他却雪白赤裸,宛如埋在蚌肉里的明珠,晕出莹澈洁白的珠光。

    褶皱与肌肤之间,游曳着无数根触手,细如根须,灵活而柔韧,深深勒进了雪白的皮肉里。玉如萼睫毛一颤,淡红色的双唇张开一线,触手立刻“哧溜”一声窜进了 shi 滑的口腔里拧成一股,牢牢抵住红舌,插透喉口。

    玉如萼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便又一次陷入了重围。

    他被肉膜紧紧裹住,目不能视,连光感都被剥夺,喉中滑腻的触感更是令他几近窒息,触手借着唾液的润滑,一下下肏干着他柔嫩的咽喉。

    玉如萼放柔了喉口,任触手直进直出,一边定了定神,感知起周围的环境。

    他的整个上半身,都仿佛蜷在胞宫之中,浸在温热的羊水里。连十根纤长的手指,都被紧紧箍住,动弹不得。蜃怪分泌的黏汁,似乎有一些奇异的 cui 情作用,他遍体发热,醺醺然如酒醉一般,两只 nai 头肥软而鼓胀,俏生生地挺立着,被肉膜挤压得咕啾作响。

    旋即,两口肉红色的吸盘,从肉膜里弹出,黏在了头上,仿佛两张紧致而滚烫的小嘴,用力啜吸起来。

    玉如萼怀着魔莲,本就接近临盆,两只头蓄饱了奶水,连乳晕都是嫣红而鼓胀的,哪里经得起这么一吸。嫩红的乳孔当即一张,喷出了两缕淡白色的奶水。

    吸盘中央,立刻弹出了两根细如发丝的触手,趁着乳孔翕张的一瞬间,哧溜一声钻了进去。

    玉如萼的乳尖鼓胀欲裂,如嫩红剔透的樱桃颗一般,被挑在触手上瑟瑟发抖。触手在乳孔里飞快地一进一出,他的头便随之一颤一颤,奶水大股大股地溢出来,沾在乳晕上。

    就连嫣红外翻的肚脐眼儿,都被拳头大小的吸盘牢牢吮住,仿佛一条脐带般,贪婪地吮吸着母体的养分。一只孕肚鼓胀到接近临盆,莲子颗颗大如鸡卵,碧青色的软壳挨着糜红的肉壁,又被吸盘牢牢摄住,相互挤压,咕啾咕啾地挤出淡青色的黏汁,从宫口里飙 she 出来。

    这些触手虽然依照白霄的指令行事,但显然灵智未开,只知一味蛮干。白霄令它们摄出莲子,它们便将一只孕肚吮得啧啧作响,薄嫩的肚皮通红一片,莲子在其下横冲直撞,哪里出得来

    玉如萼腹中坠痛,喉中窒闷,几乎喘不过气来,那厢赤魁还抱着他的元神,悍然挺动,将宫口捣得如起火一般。他的双 xue 齐齐蹙缩起来,又猛然翻出两团红腻的肉花, yiacuten 液失禁般飙 she 出来。

    赤魁捣得深了,他便下意识地踢蹬起长腿来。

    只见一只白润的屁股,并两条长腿,赤裸裸地暴露在褶皱之外。如鱼尾轻盈的鳍纱一般,悠悠晃动在水波之中。

    白霄虚浮在半空中,无声地盯着那两只雪白的脚掌,手指微微一蜷。

    他正在被蜃魔吞噬,魔 g 渐生,神智不清,但依旧本能地感到口干舌燥。

    蜃魔随他的心意而动,触手挥舞间,弹出了一只儿拳大小的吸盘,蠕动着叼住了玉如萼的 g 器。

    这吸盘狰狞可怖到了极致,猩红的内壁里,布满了 shi 滑的倒刺,仿佛口器一般蠕动着,把玉如萼的嫩皮强行褪下了一点儿,露出一枚红润的龟 tou 。这吸盘能吞会吐,时而齐根吞入,如蟒腹般鼓起;时而将男根吐出一截,倒刺刮出几道细细的红印,仿佛猫爪的抓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