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作品:《脔仙

    红线安安稳稳地缠着,没有断开,因为白霄的剑意丝毫不会伤害于他。

    白霄摸摸他的发顶,柔声道“玉儿真厉害。”

    白霄心情大好,玉如萼自然察觉得出来,本以为可以偷偷舒一口气,抱着尾巴玩一会儿,他喜怒无常的主人却一把揽住他的腰,把他抱进了窄巷里,抵在墙上。

    玄衣的下摆被一把撩起,袒露出一片雪白的腰腹,白玉般的男根半勃着,一点嫣红的蒂珠毫无遮掩。

    “自己叼住衣摆,”白霄道,“主人给小狐狸装上尾巴。”

    玉如萼的双唇果然张开,衔住了玄衣的一角,透明的涎水洇开一片。他一手抱着自己的一条大腿,高高抬起,腿间翻出一只红腻的 g 器,肥厚饱满的肉唇如牡丹花瓣般层层剥开, shi 漉漉地黏在大腿上。

    白霄捻动着鼓胀的蒂珠,逼出他一声声的低喘。他心智已失,不明白在光天化日之下袒露 g 器,任人亵玩,是何等 yiacuten 贱的事,只知道蕊豆处既酸涩又甘美,被带茧的手指拨弄得几近融化,连两条大腿都在轻轻颤抖。

    “啊唔好舒服,要化掉了”

    “给你在这里穿个小环好不好”白霄道,掐着蕊豆,逼出其中的硬籽,用指甲轻轻剔刮着,“到时候,骚豆子缩不回去,连路都走不了,只能被主人牵在手里,边爬边哭着高潮。”

    “不要小环,”玉如萼摇着头,眼神 shi 润而迷蒙,带着一点微不可见的委屈,“要尾巴”

    他见白霄迟迟不动作,便自己剥开唇 xue ,探进了两指,撑开了一团 shi 红的嫩肉。

    里头的剑鞘随着主人的心意,变得不过一指粗细,深深没进了宫口里。红腻的肉环嘟起一圈,如同一颗红通通的肉枣,也在 shi 漉漉地颤动着。

    白霄被他撩得心头火起,沉声道“为师这便给你插上尾巴。”

    窄巷之中,玄衣青年被抵在粗糙的墙面上,口中衔着自己的衣摆,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脯,和两枚嫣红肿胀的乳尖。

    身前的人架起他两条大腿,搁在肘弯上,腰身悍然挺动。一朵嫣红的肉花裹着硬物,被闪电般破开,翻江倒海地搅弄, xue 眼里的红肉 shi 滑无比,如同被捣烂的花泥,深深陷进雪白饱满的 y 阜间,大股的晶亮 yiacuten 液从 jiao 合处溅出,拍出黏腻而暧昧的水声。

    青年身体悬空,浑身的重量都落在了那只被插弄的 y  xue 上,几乎像是一截滑腻滚烫的肉套子,裹着硬物飞快套弄。

    他被肏干得眼神涣散,雪白的睫毛 shi 漉漉的,双唇薄红剔透,唇角的涎水失禁般往下淌。两只手臂虚虚环着入侵者汗 shi 的脖颈,十指痉挛,不时被插得哀叫出声,像在猛兽爪下哀哀乞怜。

    嫩红的臀眼里,正吞吃着一根蓬松的狐尾。狐尾顶端的肉套子紧紧箍在墨玉玉势上,只需一扯狐尾,就能带动着 shi 淋淋的玉势在肠 xue 里进出。

    这尾巴着实太大了些,足有半人高,蓬松柔软,两手堪堪抱住,即便是根部,也有儿拳大小,短短的毛茬攒成一团,被 shi 润的红肉吮得涨开来,瞬间将一口 yiacuten 肠填得满满当当。

    白霄一边肏干着他,一手捉着狐尾飞快拧转,半软不硬的狐毛弹开来,扫在每一处敏感的褶皱上,粗暴地碾磨。

    玉如萼当即呜咽着,咬住了衣摆,两只赤红的狐耳蔫蔫地,蜷在发间。他也不敢反抗,只是把下巴搁在主人颈窝里,低泣道“不要不要尾巴太深了,要撑破了。”

    回应他的,却是前后两 xue 同时一记深捣。

    他小腹痉挛,两条雪白的大腿颤抖得不成样子,被堵住的男根胀得通红。

    雪白的牙齿松开了,红舌吐露,探在 shi 润的双唇外,如一截红嫩的花蕊,颤巍巍地悬着一缕口涎。

    啪嗒一声,跌落在白霄精悍的背肌上,拖出一行 yiacuten 猥的 shi 迹。

    白霄身体一震,失控地重顶一记,直接贯穿了宫腔,剑鞘被一举顶进了胞宫里。

    玉如萼只来得及捂着小腹,悲鸣一声,瞳孔扩散到了极致

    高潮的瞬间,他的无情道心微微一闪,竟是让他恢复了瞬间的清明。

    只是这清明太过微弱,在快感近乎狂乱的冲刷之下,如一叶无助的小舟,在狂风骤雨之下摇摇欲坠。

    玉如萼睁大了眼睛,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便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师尊抵在怀里,肏到了潮喷。

    他还恬不知耻地张着双腿,股间喷出一股股清亮的 yiacuten 液,胸脯高高挺起,嫣红的头被叼在滚烫的口腔里,飙 she 出一缕洁白的乳汁。

    玉如萼的双唇颤抖着,他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背叛了道心,如 yiacuten 浪的娼妓般,与男人纵情 jiao 欢。在极致的高潮和极端的不可置信中,他只来得及泄出一声甜腻的呻吟。

    直到清醒着承受完了高潮的余韵,他才瞳孔涣散,重新坠入了混沌中。

    又变成了那只 yiacuten 乱而天真的小狐狸。

    白霄不许他高潮,也正是为此。无情道心虽然沉睡着,却会在身体的极致快感中惊醒,并唤醒沉睡的神智。强制的快感,对于冰雪般的仙人而言,怕是另一种变相的凌辱。

    高潮后的小狐狸瘫软在他的臂弯里,餍足地闭着眼睛,不时泄出几缕甜腻的鼻音。赤红的大尾巴穿过双腿,贴着黏糊糊的 xue 缝,被抱在两只汗 shi 的手臂间。

    过度的高潮让他的身体疲惫到了极点,下巴一点一点的,雪白的睫毛低垂着。

    白霄草草将玄衣抹平,手指一弹,便将徒儿缩到拇指大小,藏进了衣袖里。

    来了。

    他心中暗道。

    第18章 长剑寸断

    窄巷之外,赫然立着一个负剑道人,身形枯瘦,脚踏木屐,只是眉间一点金印,颇有几分凛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