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品:《脔仙

    玉如萼柔软的宫口立时被破开了,软腻的红肉裹住进犯的令签,柔柔地吸吮,带着铁指套的双手艰难地捧着五个月大小的孕肚,被捅弄得浑身发抖。

    鬼王的手捏弄着他雪白浑圆的腹球,感受着其下浪潮般的颤动,另一只手却拈住了黑签,往外一甩。

    裹着 yiacuten 液的令签啪嗒一声,落在了新鬼面前。

    那股馥郁甜腻的 yiacuten 香扑鼻而来,终于让勾得新鬼抬起头,往案上看去。

    那里只有两只平平无奇的黑色签筒而已,不知为什么轻轻发着颤。

    鬼王的障眼法,那里是他这种微末小鬼看得透的,他犹不死心,直勾勾地盯着那两只 yiacuten 香扑鼻的签筒。

    那视线有如实质,看得玉如萼身体轻颤。鬼王附在他耳边,低声笑道“仙尊大人,翘着一只被打烂的 yiacuten 尻,双 xue 塞满签子的模样,可被底下的小鬼尽数看去了。依本王看,你也别回去当你的仙尊了,老老实实地伏在案上,当一辈子的签筒,被签子插得烂熟,不也妙极”

    玉如萼腹中沉甸甸的,被鬼胎坠得跪不稳身子,后 xue 含吮的签子滑腻无比,他 xue 眼一松, yiacuten 肠翻开,只见一朵嫣红肥沃的肉花一吐,签子当即跌了一地。

    鬼王面色一沉,竟是将醒木往松软滴水的 xue 眼里一插,双指捏住,拧转了一圈“这么松的 xue ,连醒木都夹不住,还当什么签筒”

    他揽着玉如萼浑圆的腰腹,将人桃臀朝上,一把抱起。

    鬼司之前,本立着两只一人高的鸣冤鼓,以 y 沉木为架,用红绸悬系着两根拳头大的鼓槌。

    前两天鬼王一时兴起,将玉如萼牵到鼓前,一边抬起他一条腿,从臀后深插进去,像插弄着一条 yiacuten 浪的小母狗,一边迫使他挺着肥硕嫣红的头和浑圆的腹球,磨蹭着冰凉的鼓面。

    他腰身一挺,玉如萼便被迫用晃荡的腹球,一下下拍击着鼓面,沉闷威严的鼓声与 yiacuten 靡的皮肉拍打声相交织,冷硬粗糙的夔牛皮磨蹭着玉如萼娇嫩肿烫的乳尖。

    等鬼王将他翻过来,鼓面上已然濡 shi 一片,晕着两滩洁白的 shi 痕。嫣红的乳首肿胀得如同马奶葡萄,俏立在一片平坦的胸口上,仿佛全部的奶水都蓄在这两只肥软熟透的 nai 头里,只要用手指一捏,便能捏出一股甜腻的白液。乳孔肉眼可见,张开一点 shi 红的小眼儿,淌着珍珠般莹白的奶水。他竟是被按在鼓上,肏弄得乳孔大开,沁出了初乳。

    鬼王未能拔得头筹,反而便宜了这张夔牛皮,不由心中暗恨,当即卷走了鼓皮。

    这只鸣冤鼓就此空置下来,仅余 y 沉木搭出的支架。

    如今,玉如萼却被双腿大张地搁在鼓架上,高高翘着红肿的肥臀,系着红绸的鼓槌插在他的双 xue 中,将两朵肉花撑得鼓鼓囊囊,微微露出一点嫣红的嫩肉。

    昔日不可亵玩的仙尊,已然捧着雪白浑圆的孕肚,翘着两枚肥软硕大的头,沦为了一面 yiacuten 靡不堪的人鼓。

    与此同时,鬼界上空惨淡的 y 云里,盘旋着一条血淋淋的黑龙,身形宛如漆黑的山脊,然而所过之处,血雨倾盆,龙鳞乱落,显然身负重伤。黑龙痛吟一声,五爪舒张,向着鬼域一头栽下。

    第12章 白玉艳鼓胶衣束缚,物化,排出异物,微3

    数日之后。

    鬼司之外,立着一面崭新的鸣冤鼓,遍涂朱漆,鼓面莹白,绘着两朵重瓣牡丹,色作嫣红,蕊心带露,仿佛正随着鼓面的颤动层层舒展花瓣。

    一缕生香的艳色,扑面而来。凡是路过的鬼差,都有一瞬间心生绮念,恍惚间将这面冶艳的鼓,看作了浑身雪白赤裸的被缚美人。

    两支系着红绸的鼓槌, shi 漉漉的,悬在半空中微微晃动。青衣鬼王站在鼓边,挽起袖子,爱不释手地摩挲着莹白如雪的鼓面。

    没有人知道,障眼法之下,捧着孕肚的仙人,正被迫跪伏在鼓架上,高高翘起红肿饱满的桃臀,被人肆意玩捏两只 yiacuten  xue 。一点嫣红肥嫩的花蒂,被白玉梅花勒得高高鼓起,凸出于翻开的 shi 红花瓣外。鬼王的手指时轻时重地打着转,将蒂珠捏弄得 shi 滑无比,宛如蚌肉新开。

    鬼胎日日被 y 气浇灌,成长得飞快,眼看就要临盆了。仙人冰雪般的小腹,沉甸甸地垂坠着,几枚漆黑冷硬的铁指套只能艰难地捧着浑圆的下腹,软腻如羊脂的白肉从指缝间流溢出来。足月的鬼胎压迫着他的尿道,让他时时处在憋尿的腹胀感中。两口尿眼早就被凿透了, shi 软猩红的孔窍翕张着,能顺滑如绸地连根吞下男人的小指,若不然,便只能终日淌着澄清的尿水,将两条雪白的大腿浇得 shi 黏一片,淋漓泛光。

    更让他难堪的,则是孕中尤其饥渴燥热的身体。他的浑身上下,都被笼罩在一股缠绵不尽的春情里,每一寸肌肤都 yiacuten 白柔亮,嫩如羊乳,晕散着饴糖般甜腻的热度。冰雕玉琢的脊背像是暖融融地化成了一滩蜜水,肉粉熟透的屁股高高嘟起,艳红的股沟黏 shi 发亮,仿佛用手指轻轻一剔,便能挤出其中蓄满的蜜汁。

    鬼王的手掌,几乎是被黏在了这一片滑腻雪白的肌肤上。哪怕鬼胎始终是冷冰冰的,毫无生命可言,更遑论用肥嘟嘟的小脚丫踢蹬着肚皮,回应他手掌的抚弄,但玉如萼的肌肤却始终是温热鲜活的,薄软的皮肉随着呼吸不停起伏,渗出微烫的汗液,竟将他冰冷的手掌煨暖了一片。

    鬼王抚弄良久,静悒的眼底,隐隐带笑。

    早在他还是人的时候,便在最隐秘的春梦里,幻想过这样的场景。红衣白发的仙长,面容清冽如冰雪,柔颈纤长,宛如白鹤,胭脂薄衫却 shi 漉漉地黏在腰腹间,露出色如白玉、微晕桃粉的浑圆孕肚,两条长腿分跪在他腰侧,雪臀微晃,将他的 g 器吞吃到底,用孕中尤其红腻 shi 软的 xue 腔柔柔夹弄,来回吸吮。红烛高照,罗帐披拂,在凝白的腰臀上晕开朦胧的红光,如半融的红蜡,垂覆滴落在海棠枝桠上。

    如今虽翻而成鬼, y 阳相殊,这人终究还是被他锁在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