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作品:《脔仙

    他面孔雪白,双颊生晕,犹带着未褪的婴儿肥,如同白玉兰的花苞一般,漆黑的两鬓却淌着热汗。

    少年白皙精瘦的脊背上,却缓缓浮起一行黑鳞,带着不祥的邪异气息。

    他赤条条地站起身, g 器上裹着一团晶莹的涎水。少年单薄的身体,肉眼可见地拔高数尺,蝴蝶骨如翼展一般抽长,拉伸出男人赤裸而结实的肩线。

    不过数息之间,少年就长成了挺拔而矫健的青年。

    他半跪在玉如萼双腿之间,低头,含住那饱受蹂躏的男根。玉如萼的男根里长期被堵着异物,时而是粗糙的长枝,时而是沉甸甸的玉钗,始终不得解放。龙池乐用舌尖挑弄着龟 tou 的软沟,口腔用力裹紧,像一张滚烫丝滑的肉膜,将龟 tou 嘬弄得咂咂作声。

    一边用修长的手指,一寸一寸,环弄揉捏着颤抖的身。不时放柔喉口,将男根一吞到底,一边双唇抿紧,在 g 器根部用力亲上一口。

    玉如萼的男根何曾见识过这样的销魂手段,很快就颤巍巍地挺立起来,在弟子殷勤的口腔中颤抖着,像是要被高温生生含化了。

    龙池乐怜惜他待会儿要生受的苦楚,本想让他先泻一次身,享受一番身为男子的快乐。正吞吐得卖力时,眼角的余光中飞快地掠过一抹金色。

    他脸色一变。

    洞窟之外,不知何时,悬浮着一枚金色的眼睛,正幽幽窥探着。

    “天道”龙池乐沉吟道,“竟事到如今,还不肯放过师尊。”若他不拿出一番狠戾手段,在天道的眼皮底下,将师尊肏成离不开男根的 yiacuten 奴,之前的种种手段和谋划,怕是要尽数付诸东流了。

    他猛地低头,一口叼住铃口处的树枝,直接抽出。那处小孔早已被肏得烂熟,张得足有小指大小,里头猩红的肉管水淋淋的,倒翻出一点儿, yiacuten 艳无比。

    小孔翕张两下,淌出一股夹杂着精絮的尿水,竟是直接失禁了。

    “连男根都等着被肏,嗯这么 yiacuten 荡的小东西,合该被好好堵住。”龙池乐道,捏住他师尊雪白的腕子,竟硬生生地将玉如萼的小指,插进了大张的铃口里。

    玉如萼低喘一声,只觉得指尖被箍在一团滚烫滑腻的软肉里,一口一口啜吸着。

    里头的精尿一股股冲在他的指尖上,却被他自己死死堵住,若不然,怕早就滴滴答答淌了满腿满地。

    “好好堵住,若是漏了一滴尿水下来,师尊待会可就得跪在地上,一点点舔干净了。”

    龙池乐又低头,在那处插着玉针的女 g 尿孔上舔弄了两下。那地方早就被肏坏了,玉针一被叼出,便喷出一股清液。

    龙池乐一巴掌扇在他臀上,怒道“师尊怎的 yiacuten 浪至此,连尿水都夹不住,堵完一口尿眼儿还不够,你闻闻这腥臊气味,简直是母狗泄出来的。”

    仙人本不食人间烟火,平日里吞吐天地之灵气,啜饮甘露,聊以润喉。因而泄出来的尿水,也是清澈如露水,没什么气味可言。

    玉如萼被他用言语羞辱一番,迷迷糊糊之中,生出几分羞惭来。雪白的手掌抬起,试图捂住那处淋漓的小眼儿,小指却滋溜一声,直接被吞进了半个指节。

    这下,他的两处尿眼儿,都被自己的小指堵得严严实实。

    霜白色的月光,落在他赤裸裸的身体上,像垂着一层轻薄的鲛绡。一条长腿平放在氅衣里,一条半屈着,线条柔和,像是白瓷上莹润的釉光。

    乍看上去,倒像是仙人酣睡于月下。

    只是长腿交错间,露出嫣红 shi 润的肉缝,像是白桃因饱满的汁水绽开,裂出一道甜蜜蜜的小沟。

    两只修长的手,搭在腿间,小指没在嫣红的尿孔里,被翕张的孔窍吮得滋滋作响。

    龙池乐看得呼吸一窒,心底的凌虐欲越发高涨。他腿间的男根已经全然硬挺了,一手难握,通体覆满了漆黑的龙鳞,渐渐翻起,张开如倒刺。这根狰狞的东西,只有阅人无数的牝户才能消受得住,若不然,怕是承受者尚未来得及动情,已被插弄得泪水涟涟,宛如受刑了。

    更骇人的是, g 器根部,还生着一团刺球,被包裹在硬中带软的鬃毛里,那竟是另一条被裹在软膜之中,还未全然探出的阳根。

    龙池乐握着男根,抽打在张开的 xue 缝上,用 yiacuten 液沾 shi 了狰狞的龟 tou 。接着腰身一挺,直接连根插进了女 xue 里。两枚饱满的囊袋,刚拍在嫣红 shi 润的会 y 处,龟 tou 已经没进了软腻的宫口里。

    那宫口滑溜无比,软绵绵地张开着,完全禁不起他的全力一插,只能像一团半融的油脂,颤微微地,服侍夹弄着入侵的硬物。

    龙池乐粗喘一声,握着玉如萼的腰肢,竟是试图将囊袋一起塞进去。

    “师尊的宫口都教人肏松了,像生过孩子的妇人,”他半是抱怨半是撒娇,“早知道,当初刚给师尊开了宫口,徒儿就得痛痛快快地插上一番。”

    他的男根底端的刺球,在被插开的女 xue 外重重磨蹭着,鬃毛中通红的男根探长了一点儿,本是专为凌虐女蒂而生的,却被玉如萼的手指挡住了。

    他也不强求,只是重重挺着腰,每次都将宫口插透,刺状 y 拍在玉如萼并拢的五指上,砰砰作响。那枚插在尿孔里的小指被越顶越深,借着尿水的润滑蛇一样往里钻。

    玉如萼的尿孔滚烫,整条窄道都像是被凿透、干软了,柔顺地吸附小指上。在扩张的钝痛中,竟生出了被肏干的快意。

    雪白的臀微微抬起,似是要躲避越来越深的插弄,却被龙池乐狠狠一撞小指滋溜一声,被吞到了根部。

    玉如萼猝不及防,悲鸣出声,整个下体疯狂抽搐着。并拢的四指被 yiacuten 液浸得 shi 滑无比,陷在殷红的软肉中,像是蚌肉中含的明珠。

    挺立的花蒂,被 yiacuten 液濡 shi ,竟生生从雪白的指缝间挤了出来,嫣红的嫩肉软乎乎地颤动着,倒像是被他亲手抠出来,献到男人的阳根之下。

    这一下,便直接被坚硬的龟 tou 抵成了薄红的一团。龙池乐轻轻一拧腰,龟 tou 上的鬃毛刷地扫在敏感的蒂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