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18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哥你尝尝就知道了?”

    迎面而来的火热气息,龙胯下的那根粗大肉棒此时距离我不足厘米,晨勃中的鸡巴远比平时还要大,青筋暴起,龟头硕大,粗长肉棒让我有些心动,毕竟已经好些天没有和龙真正地激情过了。

    我张开口,含住了龙的硕大的龟头。

    “喔喔,爽!好些天没有爽过了,鸡巴硬得生疼!喔喔,爽,哥再含深一点儿!”龙压抑着声音呻吟,边呻吟边把我的头更深地按下去。

    龙那根粗大的鸡巴一下子插进我喉咙三分之一我就已经有些吞吐艰难了,不过我温热湿润的小嘴包裹住他的大鸡巴却是将他爽得连连呻吟。

    “啊啊啊,哥好爽,舔的弟弟爽死了,再深点儿含,把弟弟的大粗鸡巴全都含进去,喔喔太他妈爽了,哥我想操你嘴,我想射你嘴里!喔喔,爽啊,啊啊啊,”龙大手按着我的头,腰部不断挺动,大鸡巴每一次抽插都更深地操进我的喉咙里。

    “喔喔,好爽,哥的小嘴还是那么热,鸡巴爽死了,操你,含深点儿,啊啊啊,爽啊,这些天可把这根鸡巴给憋坏了,含深点儿哥,啊啊啊,爽!操死你,操死你!干!”龙快速挺动着腰,过了会儿又觉得不过瘾,停了下来。

    龙的鸡巴太大,才这么一会儿,我的小嘴就已经有些发酸了,停下了赶紧休息休息。

    龙的眼睛里充斥着情欲色彩,“哥我想操你了,鸡巴好硬,好涨,好难受。”

    我差点儿被他这句话呛死,咳咳之后才捶了他一下说道“你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人么宝贝儿!”

    “我不管,我就知道我鸡巴好涨好难受,我要操哥的屁眼儿!”说着龙就上来要扒了我裤子。

    我一手连忙护住自己的裤子,同时口上赶紧求饶“别别别,我错了,哥错了,咱们换个地方行么,家里人太多了,不方便啊!”

    龙一听我说“换个地方”立马来了精神,眉飞色舞地看着我,“换哪里啊?哥”

    我想了想,“电影院!”

    于是,在某个色欲上头精虫上脑的男人的催促下,我们来到了电影院。巧的是,这天电影院竟然在重放《泰坦尼克号》。

    龙这种大大咧咧的体育生是对这种文艺爱情小清新没什么感觉的,不过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额那里也挺发达,所以对于电影完全没有什么概念,就全听我的了。

    “泰坦尼克,两张!”最后的最后,我买了两张泰坦尼克的电影票,位置嘛,那必须得是最后一排,最角落。

    进场,里面已经黑压压一片人,我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选这个电影了,这么多人,还怎么做些羞羞的事?

    不过龙根本没管有多少人,刚进去坐下,大手就不老实地伸进了我上衣,捏起乳头玩弄。

    “别,龙,这么多人呢,等会儿啊,你等等啊,”我拼命阻拦,可龙的力量太大,我根本反抗不了。

    “哥,我等不了了,都这么多天了,我鸡巴早都要憋爆了,恨不得现在就插进哥的屁眼儿里操你,”龙大概真的是这些天被憋急了,不但不收敛,反倒更加变本加厉,一手将我按住,一手大肆在我上身游走,是不是夹住我的乳头捏弄一下。

    “啊,别弄啊,喂!你等等行不行啊!喂!靠!龙你现在马上把手给我拿开,要不然老子废了你!啊啊啊,别他妈捏了啊!”大概我这种虚张声势却暗爽得不行的人,就叫色厉内荏吧。

    “哥,”龙靠过来,嘴巴贴近我耳朵,吐出的气息火热异常,“这里这么黑,鸡巴好硬,我好想操你。”

    “靠!你给我老实点儿,喂,别啊,我靠,”任凭我再怎么反抗都没有用,精虫上脑的龙已经不知什么屎忽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拉链,还把我的手抓了过去。

    好大,好粗,好烫,我看过去,龙那根又粗又大的大鸡巴直挺挺地立着,硕大的龟头亢奋地从马眼里不断流出前列腺液,流到了我手上。

    “哥,你看,弟弟的鸡巴都这么硬了,想操你屁眼儿啊!”黑暗中龙的眼睛简直要冒出淫荡的绿光。

    我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第二十八章 电影院里弟弟想操我(下)

    龙的大鸡巴握在我手里一跳一跳,尺寸之粗大让我有些等不及想要让它插进我的身体里。

    “哥,弟弟想操你,鸡巴好涨好难受。”漆黑的电影院里,龙贴在我的耳边,火热的气息吹得我脖颈发痒,但是心里却更痒。

    “不行啊,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心里又是想要被龙的大鸡巴狠狠操弄又是担心被人看到,这种兴奋刺激让我更加想要。

    “那哥用嘴帮我裹裹鸡巴吧,弟弟鸡巴真的好涨,你看,都流淫水了。”龙满眼欲望地望着我,大鸡巴在我手里亢奋地挺动,大量的前列腺液冒出流了我一手。

    我再也无法装矜持下去,也顾不上电影院里此时都是人,弯下腰凑近龙的胯下,张口含住了他这根粗大的大鸡巴。

    “啊,爽,哥的小嘴还是那么爽,爽死了,啊啊啊,好爽,哥用力含住,弟弟的大鸡巴被你裹得好爽,小嘴好热好暖和,啊啊啊,好爽!”龙仰着头靠在电影院的椅子上,一手按在我的头上,让我的小嘴上下吞吐著他的大鸡巴。

    龙的小声呻吟让我很兴奋,周围人群涌动,大庭广众之下在龙的胯下裹鸡巴让我更加兴奋,我忍不住更加卖力地为龙吞吐起鸡巴来。

    “啊啊啊,好爽,哥好爽啊,啊啊啊,弟弟的大鸡巴爽死了,哥的小嘴好厉害,含得弟弟的大鸡巴爽死了,好舒服喔喔,”龙忍不住呻吟不断,一手死死地按住我的脑袋,让他这根粗大的大鸡巴更深地插进我的喉咙里。

    龙的鸡巴真的太过粗大,让我的小嘴有些塞不下,他粗大的鸡巴塞满了我整个小嘴,使我吞吐起来都好费劲。还好龙的大鸡巴流出了好多的淫水,充满了我的小嘴,使我吞吐起来得以润滑。

    我卖力地吞吐著龙的大鸡巴,努力将龙这根粗大的鸡巴含进去更多。龙的大龟头不断更深地插进我的喉咙,每一次大龟头抽出都带出淫水,我在吞吐的同时不断发出唔唔声。

    “啊,太爽了,哥,好爽,操你,操你的小嘴,啊,弟弟的大鸡巴爽死了,小嘴好暖和,裹得大鸡巴舒服死了,啊啊啊对深一点儿,再深一点儿,让大鸡巴完全插进你的小嘴,啊啊啊啊,我操死你,操死你个贱逼!啊啊啊,太爽了,受不了了哥,我要操你,我现在就要操你!”龙在我高超的口活下小声呻吟着,再也受不了这种欲火焚身的折磨。

    我吐出嘴里龙的大肉棒,向四周小心地望了望,最后红着脸问道“可是这里人好多怎么办?”

    龙大口喘着粗气,满脸淫欲地看着我,眼里的炽热简直要将我灼化,他想了一会,说道“去厕所吧!”

    我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随后跟着龙一起出去了。龙起身,裤子拉链虽然已经拉上了,可是裤裆里那超级夸张地一大包,还有隐隐勾勒出来的大鸡巴形状,肯定被很多人看到了。我隐隐都听到有人淫荡地议论到“看,那个骚逼八成是要去挨操了!”

    我低埋着头,迅速走出这里。

    到了厕所,龙迫不及待地一把将我拉进最里面的隔间,用最快的速度锁上了门。然后猛虎下山一般,凶猛地将我扑倒在厕所门上,一双大手不由分说地深入我的上衣,一下子将我的衣服脱了个精光。

    然后龙火热的唇便直接吻上我的嘴,他的气息好火热,他的大手在我已经赤裸的上身四处游走,我的每一寸肌肤都被他的火热所包裹。龙的舌头入侵我的小嘴,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哥,我好爱你,我好想每天都这样吻你,吻你的嘴,吻你的身体,让我的大鸡巴插进你的小嘴,插进你的屁眼儿狠狠操你,操你永远都骚痒难耐,永远喜欢被男人的大鸡巴操的屁眼儿!”

    “啊,我也好爱你啊龙,好喜欢你,好喜欢我的大鸡巴弟弟,啊啊啊,好喜欢弟弟的大鸡巴,好大好粗,弟弟的鸡巴操我的时候好爽,塞得哥的屁眼儿好满足,啊啊啊,我爱你啊龙,”我大声喘息着,呻吟着。

    龙火热的唇从我的嘴巴一路吻下来,穿过我的锁骨,来到我的乳头,火热的嘴直接含住了我敏感的乳头。

    “啊啊啊,好爽,弟弟舔的哥好爽,爽死了,龙用力舔,啊啊啊啊,好爽,吸,舔我的乳头,啊啊啊,好舒服,好爽,操我吧,我屁眼儿好痒,弟弟操我吧!用你又粗又大的鸡巴狠狠地操我吧!”我靠在厕所的门板上,不断扭动着屁股,大声呻吟着。

    “哥你真骚!叫得真浪,弟弟的大鸡巴已经硬得不行了,我要操你!”龙眼睛里全是欲望,说完就狂野地吻上了我的唇,同时双手迅速地解开了我的皮带。

    “转过去,我的骚货哥哥!”龙用力一捏我的屁股,将我按了过去。

    我双手扶在厕所隔间的门板上,全身已经被龙扒了个精光,屁股对着龙淫荡地扭动,口中喊叫着“我的大鸡巴弟弟,快操我!哥哥的屁眼儿要痒死了,快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啊啊,快操我!我要大鸡巴弟弟的大肉棒狠狠地操我!操我的屁眼儿!”

    “骚逼!老子这就用大鸡巴操死你!”龙凶狠地说,同时解开自己的皮带,一把将裤子脱到脚踝,胯下那根又粗又大青筋暴起的大鸡巴直挺挺暴露在空气中,硕大的龟头涨得紫红,龟头顶端的马眼汩汩流出前列腺液。

    龙蹲下,脸凑近我的屁眼儿,竟然伸出了舌头,舔起我屁眼儿周围的嫩肉。

    “啊啊啊,龙,好舒服,好痒,舌头舔的我屁眼儿好舒服,好爽,啊啊啊,舔的好爽,骚逼的屁眼儿爽死了,啊啊啊啊好痒,”我被龙突然的舔弄弄的忍不住呻吟,不断扭动着屁股让龙的舌头舔的我更爽。

    龙在我的屁眼儿附近舔弄着,舌尖轻轻浅浅地插入我的屁眼儿,慢慢地用舌头操起了我。

    舌头和大鸡巴插进屁眼儿完全是不同的感觉,舌头本身的柔软湿润,还有和男人的大鸡巴完全不同的热度都让我爽得呻吟,龙的舌头每一次抽插,都让我忍不住颤抖,屁眼儿里却是越来越痒了,越来越想要更大更粗更硬更滚烫的东西插进去止痒。

    “啊啊啊啊好爽,屁眼儿好舒服,啊啊啊舔的太爽了,用力啊不够啊,屁眼儿好痒,想要更粗更大的东西插进来啊,啊啊啊好爽,操我吧我受不了了龙,屁眼儿太痒了,要大鸡巴插进来给我止痒啊!”我被龙舔弄得屁眼儿里愈发骚痒了起来,忍不住大声呻吟着求龙用他的大粗鸡巴操我屁眼儿。

    龙“啪”地一拍我屁股,口中骂了一句“哥你真是个骚逼”,然后就起身,胯下的鸡巴硕大无比,紫红色的大龟头对准我的屁眼儿。

    “我数一二三,然后大鸡巴就要插进来了哦哥!”龙一手扶着大鸡巴,一边坏笑着说道。

    “啊,快操进来吧,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操进我的骚逼!快点儿,骚逼好痒,受不了了要大鸡巴操!”我再也忍受不了,放弃了最后的矜持,只顾扭动着屁股大声求龙用他的大鸡巴操我。

    龙往底下呸了一口,口中骂道“操!骚逼!老子的大鸡巴忍了这么多天了,大鸡巴里面j,,g液满的都要溢出来了,今天就全都操进你的屁眼儿里!”,说完也不数“一二三”,大鸡巴对准了我的屁眼儿,腰部猛地一挺。

    “啊啊啊啊!好大!好舒服!大鸡巴操的骚逼好爽!啊啊啊啊,屁眼儿舒服死了!大鸡巴好大,塞得骚逼的屁眼儿好满足,好舒服,好爽,啊啊啊!”我被龙凶猛地插入爽得不行,龙的大鸡巴那么粗大,满满地塞住了我整个屁眼儿,无比舒服。

    “操!操死你骚逼!被老子的大鸡巴操让你这么爽吗?骚逼!天生就是被老子大鸡巴操的骚货!说,弟弟的大鸡巴大不大!操的你爽不爽!啊啊,骚逼的屁眼儿好紧!艹了这么多次还这么紧,好爽!操死你骚逼!”龙狠狠地挺动着大鸡巴抽插着我的屁眼儿,每一次都是整根大鸡巴插进去,又整根拔出来,只留一个硕大的龟头插在屁眼儿里,然后又猛地操进去,狠狠抽插起来。

    “啊啊啊好爽,弟弟的鸡巴好大,好粗,操的骚逼的屁眼儿好爽!啊啊啊,爽死了,操我,弟弟的大鸡巴干得好深,快要插到骚逼的前列腺了啊,啊啊啊啊太爽了,操我,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啊啊啊啊用力,狠狠地操我!啊啊啊,大鸡巴操的爽死了!”我放浪地淫叫着,已经不顾及声音有多大了,龙听见我说“快插到前列腺了”,更加兴奋起来,粗长的大鸡巴整根抽出,我的屁眼儿瞬间空虚了起来。

    “啊啊啊啊,别走啊,大鸡巴别走啊,屁眼儿好痒,要弟弟的大粗鸡巴插进来给我止痒啊!快插进来啊,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啊!”我扭头还扭着屁股求着龙用他的那根大鸡巴插进我屁眼儿操我。

    “骚逼!急什么!爹的大鸡巴还这么硬,不操爽你怎么可能放过你!操,来,你坐在这儿,腿抬起来,爹要正面用大鸡巴操你的骚屁眼儿!”龙将我按倒在卫生间的座位上,扛起我的双腿搭在他结实的肩膀上,大鸡巴再一次对准我的屁眼儿,猛地低吼一声,整根操了进来。

    “啊好深,好爽!”这个姿势让龙的大鸡巴更深地插进了我的屁眼儿,龙凶狠地抽插,他超大的鸡巴狠狠地插到了我的前列腺,让我全身轻颤,淫荡地乱叫道“啊啊啊啊,大鸡巴插到前列腺了,啊啊啊啊好爽,操我,大鸡巴操我,好爽啊啊啊啊,又顶到了,好爽,老公的大鸡巴操的我好爽,操我啊啊啊啊!”

    龙狠狠抽插着我的屁眼儿,大鸡巴在我的屁眼儿里带起一阵阵淫荡地水声,“谁他妈是你老公!我她妈是你爹!是用这根大鸡巴把你操出来的亲爹!操!骚逼真他妈骚啊!被男人的大鸡巴操这么爽么?看看你的屁眼儿里已经开始流水了!骚逼,操!爹今天就用这根大鸡巴操烂你的骚屁眼儿!”

    说着,龙更加凶狠地将大鸡巴插进了我的屁眼儿,猛地抽插,硕大的龟头每一次都顶到我的前列腺,让我爽得已经不能自已。

    “啊啊啊,对,你是我爹,是我的大鸡巴爹!是用这根大鸡巴把我操出来的亲爹!啊啊啊,操死我吧!操死骚儿子!好爽,大鸡巴爹操的骚儿子爽死了!啊啊啊啊,爹的大鸡巴插到儿子的前列腺了,啊啊啊,太猛了,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太爽了,要被爹的大鸡巴插射了,啊啊啊,好爽!啊啊啊!”我有些控制不住,前列腺每一次被龙的大鸡巴插到都会带起无法抵挡的快感,让我快要忍不住射出j,,g液。

    “操你妈的骚逼!爹的大鸡巴操你骚屁眼儿这么爽是不是!我操死你个欠操的贱货!操烂你的骚屁眼儿!看你还喜不喜欢被男人的大鸡巴操!”龙更加凶狠地操起来。

    “啊啊啊,我真的受不了了,大鸡巴太大了,又顶到了啊啊啊啊,爽死了,受不了了,要射了,真的要射了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射了啊!——”伴随着我一声高潮的呻吟,龙把我操出了精。

    “骚逼被爹的大鸡巴操射了?真骚!你爽了爹的大鸡巴还硬着呢!还没操爽呢!骚逼,屁眼儿给我夹紧了!老子的大鸡巴操死你!”龙看我被他操射了更加兴奋地用大鸡巴操我,每一次抽插都用尽全力,力度之大,连带着胯下的大睾丸“啪啪”地拍打着我的屁股。

    “啊啊啊,受不了了,停下啊,刚刚才被大鸡巴,啊啊啊,才被大鸡巴操射啊,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快停下啊,啊啊啊啊,鸡巴好大,不要,不要停,操我,继续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啊啊啊,好爽!”很快我的快感就再一次被龙给操了起来。

    “骚逼,被爹的大鸡巴操爽吧!操死你!以后天天操烂你的骚逼!操的你下不来床!操死你个骚逼!”龙狠狠地操着我,嘴里羞辱着我。

    第二十九章 最后的最后(大结局)

    龙最后一声低吼,大鸡巴猛地捅进我的屁眼儿,射了出来。

    回去的时候,龙这家伙还坏笑着问我“哥,弟弟把你喂饱了么?”

    我嗔怒地捶了他一下。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电影已经演过大半了,没办法龙这家伙又大又粗又持久。

    由于刚刚实在对体力消耗太大,加上被他操射过,整个人都很没有精神。我蔫在座位上。

    “怎么了哥?不舒服么?”龙察觉到我的异样 ,伸手握住我的手。

    还好电影院里漆黑一片,我微笑,反手握住。

    十指交扣。其实总觉得下一句应该是永结同心。

    “没事,大概是刚才太累了。”我轻声说道。

    龙听了我的话一下凑过来,黑暗里的一双眼睛闪亮闪亮的。

    “我厉害不哥?爽不爽说实话!”龙坏笑着问我。

    我深呼吸一口气。这个时候必须捶过去!

    整场电影,龙就一直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很温热,很踏实,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看着看着,那艘巨轮终于全全沉了下去。jack和rose在冰冷的大洋里挣扎,可四面都是水,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块木板,jack却已经失去了力气。

    一直到电影放映结束,我依然望着荧幕。

    “哥,演完了,走啦!该回家了啊——”龙转头,却看到我泪流满面的一张脸。

    “哥你也哭了?我还以为只有那些小女生会哭,没想到我哥竟然也这么感性!啧啧啧!”龙一边咧着嘴取笑,一边用大手替我拭泪。

    我望着龙,只感觉心里的那份酸楚更重了,我觉得压抑,我好想抱抱眼前这个我好爱好爱的男人,可是我不能。

    我想让他好好生活下去。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应该在阳光之下大声欢笑,在篮球场上放肆奔跑,他要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他要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他要有自己视若生命的孩子,一个也好,很多也罢,那都是他生命中的美好。然后最后的最后,不管是受尽了病痛的折磨还是无病无灾的安然离世,他都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享受天伦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