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第16节

作品:《[总受]东北表弟好凶猛

    “哥,干嘛呢?天天守着个电脑,大大龙同学都说它想你了!”龙走过老趴在我身后,张口含进我的耳垂,舔弄起来。

    我的身体经过这么多次和龙的性爱,早已经对他的舔弄抚摸敏感无比,所以他的舌头才刚刚触碰到我的耳垂那一刹,我就已经忍不住呻吟出声。

    “啊,龙别弄,我在找工作啊,啊啊啊,别舔了,好舒服,好爽,”我被龙舔弄得完全无法集中精神,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在龙的舔弄之下呻吟不断。

    “哥你真骚,不过弟弟就是喜欢你骚浪的样子。”龙轻轻在我耳边呵着气,气息火热地说道,同时一双大手已经从我的上衣里伸了进来,攀上我的乳头,轻轻揉捏起来。

    “啊啊啊啊,别捏那里啊,龙,好痒,啊啊啊,舔的我好舒服,啊啊啊,手别捏了啊,啊好爽,啊啊”我在龙的舔弄揉捏之下爽得大声呻吟起来。

    “哥,工作的事先放一放好不好,过几天就过年了,找到工作估计也放假了。倒不如趁现在,好好享受享受大大龙同学的,粗,大,坚,硬,你说好不好?”龙一手更加用力地揉捏我的乳头,一手抓过我的手按在了他的裤裆之上,那里有一根火热滚烫粗大坚硬的巨大肉棒一下下亢奋挺动着。

    “啊啊啊,好痒啊,好爽,啊啊,好舒服,弟弟的大鸡巴好大好粗,”我彻底瘫软在龙的抚弄之下,只知道闭眼享受龙带给我的舒服,张口呻吟着。

    龙褪下自己的裤子,粗大的鸡巴一下子弹了出来,被我紧紧握在手中。龙坏笑着贴在我耳边说道“哥,弟弟的鸡巴好涨,想操你了怎么办啊?”

    我手里握着龙的大鸡巴,感受着这根大粗肉棒一跳一跳的火热与生命力,只感觉身体某处冉冉升起一股燥热,蔓延我的四肢百骸,屁眼儿里一片骚痒难忍。

    “啊,龙,好大,好粗,屁眼儿里好痒,好痒,好想弟弟的大鸡巴插进来止痒,啊啊啊啊,操我吧弟弟,用你的大粗鸡巴狠狠地操哥哥的骚屁眼儿,哥哥屁眼儿好痒,啊啊啊,要弟弟的大鸡巴捅进来啊,”我握着龙大鸡巴的手更加用力了一些,只感到龙这根大鸡巴中的血液在狂热地跳动,就像我无法抑制的心跳与躁动。

    龙起身搂住我,一用力将我整个人从椅子上抱起,又重重地把我抛到了床上。我还未来得及反应,他整个人便像一只饥渴下山的猛虎一般扑了上来,三下两下将我和他自己拔了个精光。

    “哥,你这里都被弟弟捏红了呢,嘿嘿,”龙坏笑着指着我的乳头说道。

    我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赶紧双手挡住,眼睛也闭了起来,不敢再看他。

    闭眼后我只听见龙嘿嘿一笑,紧接着就感觉自己的鸡巴进入了一个温热的地方。

    “啊,龙,你舔的我鸡巴好舒服,啊,好爽,深一点儿深一点儿含进去,啊啊啊啊,好爽好舒服,用你的舌头,啊啊,对对对,用你的舌头舔我的龟头,啊啊啊,舔我的马眼啊,好舒服好爽,”我情不自禁地大声呻吟着,不断地享受着龙带给我鸡巴的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龙含着我的鸡巴,听见我叫的这么爽,却突然张口吐出了我的鸡巴。

    突然失去巨大快感的我立刻感觉身体好难受,急忙问道“怎么了龙?继续含啊,鸡巴好舒服,好爽!”

    龙一脸坏笑,痞痞地说道“自己一个人吃多没意思,哥你也来给我吃鸡巴吧,这样咱俩都爽!”说完,龙便将身体调转了个方向,粗大的鸡巴甩过来的时候,马眼里的前列腺液都甩到了我嘴角,我伸出舌头,舔进嘴里去。

    龙和我呈69的姿势,彼此完全勃起的鸡巴对着彼此的嘴,龙先将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瞬间一股舒爽自我的鸡巴传遍全身。

    我看着眼前龙的这根粗大无比的鸡巴,上面青筋暴起,肉棒粗大,龟头肥硕,彷佛是这世间最雄伟的阳具。大龟头的顶端马眼不断吐出前列腺液,像是最致命诱人的毒蛇在吐著信子,我咽了一口唾沫,张开口,将龙的鸡巴一点一点儿吞进嘴里。

    “啊啊啊,哥好爽,原来两个人一起吃鸡巴这么爽,我靠,太他妈爽了,啊啊啊,哥含深一点儿,啊啊啊,爽,大鸡巴爽死了!”龙第一次体会到两个男人69的快感,爽得一时间呻吟不断。

    我更加用心地将龙的鸡巴含进嘴里,舌头绕着他粗长的肉棒上下左右舔弄不断,舌尖划过男人最敏感的冠状沟,龙被爽得身体一颤,又将舌头舔弄起他的大龟头,最后来到他顶端不断吐出前列腺液的马眼,舌尖轻轻浅浅地探了进去。

    “啊啊啊,我靠,太他妈的爽了!哥你怎么这么会舔!弟弟大鸡巴要爽死了,啊啊啊啊,太爽了,我靠,哥的小嘴好热,包裹的弟弟的大鸡巴好舒服,好爽,啊啊啊,舌头好会弄,大龟头舔的好舒服,爽死弟弟了,啊啊啊!”龙被我高潮的口活弄的呻吟迭起,嘴里喊着我的大鸡巴却又有些吐字不清,听起来刺激极了。

    龙这边将我的鸡巴缓缓吞入口中,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体育生的缘故,他嘴里的温度格外地火热,我的鸡巴塞进他小嘴里立刻被一团火热所包裹。而且龙的舌头也极为灵活,跟着我有样学样地舔起我的大肉棒,我的冠状沟,我的大龟头,我的马眼,我也被爽的忍不住呻吟起来。

    “啊,好爽,龙好会舔,哥的鸡巴好舒服,啊啊啊,舔哥的肉棒,啊好爽,一边吃着弟弟的大鸡巴一边被弟弟含鸡巴,太爽了,啊啊啊,龙舔的我好爽,好爽,啊,别舔龟头了,太敏感了,啊啊啊啊,忍不住了啊,要射了,弟弟别舔了,要射了啊!”我的鸡巴在龙火热的嘴里变得极其敏感,每当龙的舌头扫过我的大龟头时,我都感觉自己要忍不住体内想要喷薄而出的j,,g液了。

    龙听见我的话停了下来,一脸坏笑,吐出嘴里的鸡巴,我以为我终于得以缓口气,可下一秒,龙直接张嘴将我整根鸡巴都含了进去,我的鸡巴一直深深地插进来他喉咙,龙开始卖力地一次次为我深喉。

    “啊啊啊啊,太爽了,龙快停下,我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啊,太爽了啊,鸡巴太爽了,龙你的小嘴好热好暖和,鸡巴爽死了!啊啊啊啊,别,快吐出来,忍不住了啊,别舔龟头了,真的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啊啊,射了啊!”在龙一次又一次卖力的深喉之下,我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猛地往龙的喉咙里一挺鸡巴,龟头猛地涨大,十几股j,,g液全部喷射到龙的喉咙深处。

    龙大张着口,等待我射完,才缓缓吐出我的鸡巴。

    “快去吐了,脏!”刚刚射完的我有些不好意思,虚弱地对龙说道。

    龙嘿嘿一笑,也不说话,只见他喉结滚动两下,然后张开口给我看。

    他竟是将我的j,,g液全部吞了下去。

    “你怎么都吞下去了,多脏啊!”我错愕地看着他问道。

    龙抹抹嘴角,大约是刚刚张着嘴太长时间有些酸,然后朝我一笑,说道“哥射的,不脏!”

    我想我真是脑袋短路了,这一刹那我竟有些莫名地感动。

    “那我帮你也含出来。”说着,我就张开口再一次将龙这根粗大的鸡巴含进了嘴里,吞吐起来。

    龙躺在床上,静静看着我张着小嘴为他吞吐大鸡巴,时不时爽得呻吟两声,是那种男人低沉而性感的低吼。兴奋了的时候,龙便将我的头深深按下,让他的大鸡巴整根插进我喉咙里。

    二十分钟,我的嘴一直吞吐鸡巴已经酸得不行,不过还好,龙在最后时刻终于射了出来。

    “啊啊啊啊,忍不住了,太爽了,我要全部射到哥的嘴里!啊啊啊,操你,操死你!!!啊射了!!!”龙最后凶狠地挺动着腰,大鸡巴深深插进我的喉咙里,低吼着喷射了出来。

    我缓缓吐出龙的鸡巴,将龙射在我嘴里的j,,g液悉数咽下,可是操作不当,竟然最后还打了个嗝,害得我一下子尴尬起来。

    龙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连笑带说“哥,弟弟的j,,g液这么好吃吗?才这么一回就把我哥喂饱了?”

    我脸一红,狠狠捶了他两下,却被他反手抓住,扑倒在床。

    他的鼻尖和我的脸只有垂直几厘米的距离,这样的距离让我足以数清他的睫毛数量。

    龙眨着眼,里面像有好多星星在闪动,龙望着我微笑。

    “哥,”龙突然出声道。

    “?”我却不敢和他对视。

    “我爱你。”龙的眼里满是笑意,缓缓吐出这三个字。

    那一刹那我心里是喜的,可张张口,最后却只能望着他沉默。

    爱人。相爱之人,互相珍惜、疼爱之人。我想你每天过得安心,我想你以后的生活无忧,我想你这一辈子一马平川。即使不光芒万丈,也要平安温馨。

    而我,只能让你陷入恶人的非议,世俗的鄙视,亲人的仇恨。可是天知道,我有多想和你在一起。

    一个礼拜之后,我和龙来到了火车站,不为别的,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四个小时的火车,我和龙坐在一起,对面很巧也是一对儿恋人,不过是异性的。

    那女孩一直很黏很依偎那个男孩,两人一直有说有笑,各种小情话各种窃窃私语各种搂搂抱抱亲亲。我看在眼里,说实话从前神烦这种秀恩爱的,可今天也不知为什么,打从心里的祝福有情人终成眷属。

    突然感觉裤子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我拿出来,惊讶地发现是龙发来的一条消息。

    “他哥,你是不是很羡慕他们啊?”

    我小心翼翼地瞄了瞄龙,却发现他根本不看我自顾自地玩着手机,我低头快速地回了句“还好吧就”。

    重新将手机塞回兜里,继续看着对面的小情侣秀恩爱,却不料耳边突然响起龙的声音。

    “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媳妇儿。”

    我一惊,慌乱转头,正看见龙张嘴笑嘻嘻地跟对面的小情侣介绍着我。

    那男孩和女孩俱是很震惊地看过来,大概他们是真的没想到龙这么一个阳刚爷们的男人竟然会喜欢一个同样的男人吧。

    一下子被人这样看,我有些尴尬,慌忙地挥手解释说“别别别,别听他瞎说!我是他哥!他是我弟弟!他平时最爱胡说,你们可别被他骗——!喂!你松开!”

    我话还没说完,却被龙一只手抓住了下巴,在我震惊的眼神中,他五官英挺的脸靠了过来。

    我一下慌了起来,“你别闹,这是在外面啊!你要干嘛啊——”

    双唇相印,我眼中的龙轻轻闭上了眼睛,嘴角露出一抹浅笑。

    我应该推开他的,我不应该跟他一起胡闹的,可,我还是不想离开。

    我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对面的情侣。那男的一脸嫌恶,彷佛看到了这世间最恶心的一幕,那女孩轻轻微笑,双手合十,眼中写满了祝福,同时轻轻挽起了那男孩的手臂。

    男孩一愣,低头看了看女孩挽上自己手臂的手,又看了看女孩,最后看向了我们,终于微笑。

    终于要回家了啊。

    第二十六章 哥,我想要你。(微h)

    下了火车,天已经全黑。我手拎着两个大包,龙一个人拉着两个行李箱,一前一后走出火车站。

    “哎!对了!”我突然站住,转身看着龙说道。

    龙一下没准备,后面还拖着两个大行李箱,巨大的惯性使他一下撞到了我身上。如果再算上他高大的身材的话,看上去就像他突然把我搂进了怀里。

    我一愣之后急忙跳开,迅速地用眼睛扫了扫周围众人,确定没有人向这边看才终于放心地舒了口气。

    龙见我这样,有些不悦,嘟囔着“哥,被我抱一下很丢人吗?”

    我白了他一眼,“小屁孩儿别瞎想!”

    龙瞅瞅我,忽地坏笑,“小么?哥你可是昨天还扯着嗓子叫着啊好粗、好大、好舒服!”

    我恨恨地捶了他两下,又拧了他胳膊一下方才放手,认真说道“我可跟你说好了啊!一会儿咱们回家了,你可别给我胡来小动作什么的!这几天正要过年,你妈、我妈、二姨,还有姥姥、姥爷一大帮子人可都在呢!你要是敢在这时候给我动手动脚,哥哥我废了你!”

    这番话说话之后,我自己都感觉神清气爽,简直就像任督二脉被打通一般,这种哥哥训弟弟的语气真是久违得太久太久了啊!平时都是这小子把我压在身底下叫,终于他妈翻身了!!!

    龙好委屈地看着我,默默地指了指他胯下那一包突起,故意撅起嘴说道“那它怎么办?”

    我狠狠就是一拳打过去。

    到了家门口,我还是不放心这小子,于是又转身对着龙重申一遍“第一,绝对不可以在家里对我开任何口头上的黄色笑话!淡黄的也不行!”

    “第二,绝对不可以当着家里任何人的面对我动手动脚,像什么亲嘴摸头之类的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第三,绝对不可以晚上给我不老实,要是敢做点儿什么,我第一招就把你那根鸡巴掰折!”

    龙看着我,忽然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哥,你偶像是蜻蜓队长么?”

    我默默地再次捶了一拳过去。

    敲门三声之后就听见刘三姐这小丫头尖得彷佛要刺穿人耳膜的高音,“别敲了,我这不是来了吗!”

    门开后,刘三姐这丫头极其夸张地和我拥抱,边抱边尖叫“啊,哥,你终于回来了!我都要想死你了!”

    我无奈地双手下垂,手里两个大袋,加上整个人被她如此凶狠地抱着,都要当场跪地了。幸好这时龙从后面上来生拉硬掰地将她扯开,分开之后龙还撇嘴说着“还想死你了!你怎么不去春晚找冯巩啊!那家伙肯定喜欢你不行不行的了!”

    刘三姐嘻嘻一笑,露出白亮白亮地两颗大门牙,“别吃醋啊二哥,我也想你了!”

    “切!”龙撇撇嘴,说道“麻溜儿地进屋去!”

    其实这位“刘三姐”真名叫刘小华,是我和龙的表妹,在我们这一代排行老三,屈居我俩之下,这丫头曾经还为此一个劲儿抱怨她妈把她生得太晚。刘小华这丫头生性开朗,平日里嬉皮笑脸的比龙还要命。小时候,我宠着她,龙这坏蛋从小就喜欢欺负人,没事就把刘小华气哭。后来我们都大了,就变成我和龙两个男孩子一起保护她。

    “呦!老大老二都回来啦!他大姨二姨快出来,你们的宝贝儿子回来了!”我和龙刚进屋,鞋还没来得及脱,就听见三姨那分贝夸张的声音。

    嗯,这就是刘小华她妈,俗话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古人诚不欺我!

    “啊,两位帅气的大宝贝儿都回来了!快进去看看姥姥姥爷!之前还一直念叨你俩呢!”我妈和二姨(也就是龙的妈妈)脸上根本掩藏不出笑意,接过了我和龙的行李。

    卧室里姥爷坐在床上看见我们俩进来也微笑起来,他一辈子都当物理老师,不是很擅长情感的表达,所以微笑已经很够了。

    “姥姥、姥爷,我和龙回来了。”我笑着说道,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这可能就是人说的平平淡淡的幸福吧。

    旁边的姥姥一脸嫌弃地看着老伴儿说道“你看看你姥爷,就知道在那坐着傻笑,一张老脸是能笑出花来还是怎么的呀!快快快,姥姥看看两位大宝贝儿有没有长高变帅!啧啧啧,老头儿你看看,我就说我姑娘生出来的孩子那是绝对不带差的!你看看,带不带劲儿!”

    我和龙一下被逗乐了,这老太太一句话表扬了她自己,还有自己的两个闺女,两个外孙子,真是高啊!

    不多时,刘三姐高歌嘹亮地带着队也进来了,一家人围坐在卧室里,有说有笑,一直聊到了半夜,才有了些困意。